欲能空间
欲能空间

欲能空间

西门浮夸

玄幻/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2-08-07 16:01:01

欲望和能力是人之两翼,不可偏废其一。在欲能空间,欲望和能力是守恒的,一些人通过修剪欲望来维持平衡,被称作炼欲师;一些人通过提升能力来维持平衡,被称作修能师。而随着欲能的异常涌动,亘古不变的守恒定律,正被悄无声息地打破......
目录

1年前·连载至14.任务

1.捡到一条狗

  石月大陆。月城。

  欠谷门。月城有名的城中村。

  关于欠谷门这个地名的来历,众说纷纭,最流行的说法是,此处的土地贫瘠,谷物欠收,故名欠谷门。

  欠谷门周边都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唯独欠谷门近百栋低矮的私房,像是烂掉的饺子馅儿,被包裹在中间。

  月亮河从欠谷门蜿蜒而过,那些私房恨不得架到河床上去,沿河都是白色垃圾和排污口,典型的黑臭水体。

  这里的几条巷子,白天全是沿街为市的菜贩子,所以充斥着一股臭味,是鱼杂、烂菜叶、香料以及臭水河混杂在一起的臭味。

  严冬时节,将近午夜,巷子安静无比,地上还散落着烂菜叶,横流着杀鸡宰鸭剖鱼后的污水。

  入口处的门卫室,是临时搭建的板房,此刻有一万个口子在灌风。

  19岁的保安吴宇,此刻穿着劣质保安服,围着岗亭来回奔跑,以免被冻僵。

  三年前,内务学府辍学的他,通过街上的招聘小广告,来到了这个叫欠谷门的地方,当上了一名小保安。

  也就是在入职的那天夜里,他第一次在这门卫室值夜班,闲来无事,受圆梦这个词的激励,确立了人生的远大理想——成为九星公民。

  为了逐步实现这个梦想,他为自己制定了一个三年规划,一共四条。

  第一条,当上保安队长。

  第二条,存三万复兴币。

  第三条,赚取五点功勋。

  第四条,晋级一星公民。

  当初定下这些计划时,他还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要求太低了点儿。

  今天回过头来看,哪怕再给自己三个三年,这四条计划也未必能实现一条。

  他目前依然只是个小保安,在他的上面,还有一个保安队长、九个领班。唯有保安队长,才能晋级一星公民,从而直接获取功勋卡,领取十点功勋。

  储蓄卡上,余额是负一千三百复兴币,十九天后是还款期限,十八天后发工资,月工资是一千五百复兴币。

  功勋卡已申请三年,但申请的材料已石沉大海。

  公民星级依然是灰色,距离被点亮还需14269点经验值。当保安这三年,他只挣到了731点经验值。

  而此刻,他已经连续在岗8个小时。原本他的值守时间是晚八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但应一个领班的请求,他提前到岗,帮那家伙顶了4个小时。

  正在这时,他听到了一阵凶狠的狗吠。

  他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垃圾池边,一只浑身是血的小奶狗,正被两只叫不上名的宠物狗左右夹击,稚嫩的爪子无力地还击着。

  两只卷毛棕色大狗,脖子上拴着绳子,看样子是有主子的。

  而这小奶狗虽然弱小,但浑身充满了殊死而搏的斗志,让吴宇发自内心的佩服。

  他凑过来,这小奶狗并没注意到,疯狂发出稚嫩的狂吠,身体因为高度紧张缩成一团,看得出正在蓄势,随时准备将身体射向眼前强大的敌人。

  而两只大狗也在步步紧逼,可能是出于猎人天然的谨慎,也或许是身为宠物的无能,虽然实力悬殊,这两个大家伙还是显得小心翼翼。

  吴宇随手抄起扫帚,疯狂挥舞着,冲两只大狗怒吼道:“狗日的,以大欺小,以多欺少,信不信老子收拾你们!”

  两个凶手并未收敛,吴宇担心被咬,也不敢贸然攻击,一时也没辙,只是试探着驱赶两个凶手。

  不知怎么回事,看到这充满斗志的小土狗,吴宇就充满了同情,想要救它一命。

  这时,一个中年妇女出现,身材矮胖,穿着毛领皮衣,短小的皮裙,齐膝的皮靴,挎着小皮包。

  只见她一脸嫌弃,阴阳怪气冲吴宇道:“臭看门的,吃里扒外的家伙!居然帮一条野狗!”

  “不好意思!请您不要误会,我只是在劝架,并没有要帮谁的意思!”吴宇丢掉手扫帚,尴尬地解释道。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在帮那小奶狗。

  “哼!还好有老娘在,不然还不被两条野狗给欺负了!汤姆,比尔,跟这些野狗有什么好玩的!妈咪带你们去找莉莉、露丝!”女子说完,给吴宇翻了个白眼,转身扭动着腰肢。

  两只大狗迅速撤离,屁颠屁颠跟在妇女身后,缓缓离去。

  惹了一身臊的吴宇,也懒得去理论,继续围着岗亭奔跑取暖。

  当保安这些年,他也经历了很多纠纷场面,一个白眼、两句责骂,还不足以掀起他内心的波澜。

  他跑了几圈,发现小奶狗依然蜷缩在原地,发出一阵阵叫声,如此稚嫩而绝望,用无辜的眼神盯着吴宇,让吴宇的心一下子软了。

  他小心翼翼地凑上去,抱起伤痕累累的小家伙,感觉它好轻,浑身冷得像冰块,还在瑟瑟发抖。

  这小家伙似乎找到了归宿,钻进吴宇的怀里,见吴宇没有阻止,得寸进尺,钻进了吴宇衣服里,蜷缩成一个小球,秒睡。

  吴宇继续跑步取暖,而狗子睡得更香了,似乎要将出生以来缺的觉全部补回来。

  他轻轻挠了狗子几把,没好气地说:“没心没肺的狗子!老子冻成狗,你给老子睡成猪!”

  狗子挣扎了两下,发出一阵警告的低吠,翻了个身,继续酣睡。

  吴宇有些无语,不再弄它,继续跑圈。

  天亮了,他感觉有些发热了,出了不少汗,狗子自然也有感觉,从衣服里面钻了出来,前后左右望了几眼,继续酣睡,呼吸十分匀称。

  吴宇第一次仔细打量这狗子,毛是黄色偏灰色,像大地的颜色,浑身透着土气,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一只普通的田园犬,而不是什么贵族血统。

  “这么土气,以后就叫你小土吧!”李尔苟自言自语道。

  而狗子还在酣睡中,对于自己喜提一个土气的名字这件事,还毫不知情。

  太阳两尺高的时候,领班刘永福姗姗来迟,一边啃着馒头,一边笑嘻嘻地说:“今儿真倒霉,半道上交通车坏了,来迟了一小会儿,你快回去休息吧!”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事!那我走了,刘领班你忙。”吴宇热情地回答一句,准备迈步离开。

  吴宇很想说,你不是来迟了一小会儿,而是来迟了三个小时。迟了也就迟了,提前也不打个招呼,实在是太不尊重人了!交通车坏了?吹牛吧,我还从没见过交通车会坏呢!但话到嘴边了,又被他噎了回去。

  “慢着!你怀里藏的什么?”刘永福一把抓住吴宇的胳膊,咄咄逼人地问道,一副警察审问小偷的表情。

  “汪汪汪!”狗子发出一阵凶狠地狂吠,从吴宇怀里钻出来,警惕地看着刘永福,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吴宇淡然解释道:“值班时捡的,以前在小区从来没见过,应该是条流浪狗,怪可怜的!”

  刘永福瞅了狗子几眼,冷冷道:“给我!”

  “好的!”吴宇说着,将狗子抱出来,递给刘永福。

  狗子拼命挣扎,凶猛地狂吠,拒绝着刘永福伸出来的双手,如同泥鳅一样钻进吴宇的衣服里。

  这小奶狗不知是抽什么风,居然穿过了吴宇的三层衣服,直接接触到了他的秋衣,让他浑身不自在。

  刘永福表情有些复杂,手僵硬地缩回去,讪讪地说:“你走吧!我再提醒你一下,干我们这行,手脚一定要干净。”

  “谢谢领班的教导!我一定牢记在心!我先走了!”吴宇陪着笑脸,一边答话一边离去。

  这些领班,虽然工资跟保安队员一样,但一周才值一次班,经验值还比保安队员高一倍,这就是领班的特权,或者说是潜规则。

  更为重要的是,保安队员晋级时,每个领班都是有投票权的。

  若非如此,大家也不会拼了命地想爬到领班的位置了。

  欠谷门保安队,一共设置了10个领班,如今还有一个空缺名额,吴宇也是候选人之一。

  而且,在三个候选人中,不管是论资排辈,还是论经验值、论口碑,吴宇都是最合适的人选,或者更确切地说,他有着绝对的领先优势。

  入职这三年,为了不得罪领班,他忍气吞声,有求必应,不知帮领班顶了多少岗、买了多少饭。

  明天晚上八点,保安队将召开晋级会议,保安队长、9个领班和3个候选人都将参加,如果不出意外,后天他就将晋级为领班。

  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可不想得罪任何一个投票人,让三年的辛苦付出付之东流。

  这刘永福是三个月前从别的小区调来的,一直比较沉稳,与吴宇交道也很少,今天的态度实在有些反常。

  吴宇实在想不通,自己是哪里得罪了他。

  虽然刘永福的一票反对票,不足以左右吴宇晋级为领班,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冒出来一个不友好的家伙,总是让吴宇觉得心里不得劲。

  吴宇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在路边找了家早餐店。

  虽然时间将近中午,但他还是决定花5个复兴币吃一笼包子,这样更便宜点。如果炒一碗鸡蛋饭,得花费10个复兴币。

  毕竟,还有十八天才发工资,而他的透支额度只有两千复兴币,目前已经透支了一千三,不省着点花,后面几天就要揭不开锅。

  他叫醒了睡不够的狗子:“小土,吃东西啦!”然后把一个包子塞进了它嘴里。

  第一回听到自己的新名字,狗子显得不太高兴,也不知是起床气,还是实在不喜欢这个烂名字,还是不喜欢吃包子,嫌弃地吐了包子,一脸委屈和愤怒。

  “草!浪费老子一个复兴币!”吴宇骂着,真有心捡起来洗洗自己吃掉。

  他寻思狗子一般都爱啃骨头,于是在地上捡了根骨头塞进它嘴里,它还是十分抗拒,甚至发出了类似于人类呕吐的声音。

  没办法,吴宇只得放弃了喂它东西的想法。

  这家伙翻了几个身,继续酣睡,看起来很惬意。

  吴宇想,这家伙恐怕有些肠胃不适,所以厌食。不过,看这家伙睡得这么香,应该并无大碍的,过两天必然就好了。

  他并不喜欢宠物,但此刻他还是决定,暂时收留这家伙。兴许,这家伙是有主人的,它的主人很快就会来找它。

  将宠物完好地交予主人,将使吴宇获得5点经验值。值一个夜班,也才1点经验值,捡一条狗就得5点经验值,何乐而不为?

  吃完东西,吴宇带着狗子回到了租住处。

  他和大多数无星公民一样,租住在一百多层的筒子楼里,因为这里便宜,而且住得越高越便宜,吴宇住在一百零八层,一个月房租才四百复兴币。

  回到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家,吴宇倒头便呼呼大睡。他已经连续工作了20个小时,实在是太困了。

  狗子蜷缩在吴宇的枕头上,也睡得很香。一人一狗粗重的鼻息交相辉映,好不惬意。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