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剑仙的传说
一个关于剑仙的传说

一个关于剑仙的传说

游点烦

仙侠/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2-08-19 16:20:54

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杨飞, 一剑就能轻而易举地解决各路妖族,魔帝,鬼王。 如果不行,那就 没有如果。 从此天下多了个传说, 一个关于剑仙的传说。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十一章 大悲大喜

第一章,重生

  大夏王朝。

  南方疆域,福省,青山镇。

  青山镇西边的“永安当”。

  永安当内院的一座小屋子里。

  满头白发,形容槁枯的掌柜伏身于案前画着一连串诡异的符号。左手边的蜡烛左右摇曳,如同老人的生命一般,让人害怕不知何时就熄灭了。

  老人身后的床上躺着一名相貌十分英俊,体态颀长的十七,八岁少年。

  少年的双眼微闭,修长的睫毛在烛光下微微抖动。

  四周布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物品,有松岛的枫叶,河北的彩花,樱空岛的桃…..整个床铺的周围构成一个神秘且诡异的仪式将这名少年紧紧地包围着。

  “嘿,大功告成了。”

  随着老人右手的快速抽动,

  符咒的最后一笔也终于完成。

  老人缓慢地转过身,将画好的符咒分别贴在少年与自己的额头上。随后,双手熟练地捏了九个复杂的手印。

  每完成一个手印,老人的脸色就红润一分,干瘦的身体也逐渐变得强硬,年轻。到第九个印决完成后,一股磅礴的灵气自他体内奔腾而出流向床上的年轻人。

  少年的身体毫无保留地接受来自老人灵气的冲击,一滴不漏。

  六个时辰后。

  老人流尽体内的最后一滴灵气,虚弱的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双腿,瘫坐在地上。房间内只能听到他剧烈的喘息声。

  “九世修成陆地神仙的道果,加上这具先天无暇的道体,谁还能阻止我成仙?”

  “!@#¥%……”

  默念了一段晦涩难懂的咒语后,一道介于实质与虚无之间的灵体自老者的体内飞出。

  看这情形,竟然世间最恶毒的“夺舍”,老人要借着少年的身体再度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就在那具灵体的右手即将搭上少年的身体时,一束金光从天而降,刺破了老人提前布置的结界。抢先一步进入了年轻人的身体,与其进行结合。

  片刻后,少年身体表面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金光。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老人措手不及,一股不祥的预感弥漫在心头。

  右手再度搭上少年的身躯,那层金光瞬时光芒大放,刺痛感令灵体一阵战栗。

  “不好……”老人的内心渐渐沉了下去,现在一身修为都在少年体内。现在这副灵体顶多就是灵魂力量比较强大,并无半点神通,而原先的躯体因过于老迈,早在元神离体的那一刻烟消云散了。现在如若再找不到栖息的容器,过不了多久自己便会成为孤魂游鬼。

  老者一咬牙,向远处飞去。先去找恢复实力的办法,这里的事情日后再说。

  ……

  不久后,床上的年轻人睁开了双眼。

  杨飞顶着沉重的脑袋从床上起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了心灵。

  一处昏暗的小房间,四周一片狼藉,散落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道具……

  这场面可真刺激。

  第一时间检查了自己身上的衣物,发现虽然并不是自己熟知的现代衣物,但至少完好的穿在自己身上,屁股处也没传来疼痛的感觉。这让杨飞慌乱的内心稍稍地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的杨飞并没有接收到原主的任何记忆,这对当下的局面很不友好。

  小腹处一股炽烈的灼烧感自下而上升起,迅速地传递到四肢百骸。

  杨飞此刻只感觉自己的每条血管里都有上万只烈马在来回的崩腾,杂乱无序的气息充斥着每条经脉。

  在过去二十年的岁月里,杨飞从未如此清晰地“看见”自己体内的奇经百骸,各处窍穴。

  但此刻,他以一种全新的视角看到了自己的丹田里有九颗小球在急速地飞转,喷薄而出的气息冲击着自己身上的每一条血管。

  杨飞踉踉跄跄地来到后院中,现在他急需找个地方发泄体内这股磅礴的能量。

  “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黑暗中的某处突然有人说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杨飞吓得楞在原地。

  这让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这么卡着,很难受的。

  “交出刚才那东西,我可以给你一个舒服的死法。”

  “舒服的死法?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让人死的舒服啊!”杨飞满腹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不到一米五的黑影。

  赖莱看着眼前这名好看的有点过分的年轻人,这么好看,打他一拳应该会痛很久吧。

  方才他瞧见一道金光自天而降,那分明是宝物降世的征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遇到我只能说你运气不好了。

  “既然你坚持不说,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了。”一条又粗又长的黑影自赖莱的身后伸出,顶部还反射着白银色的亮光。

  “等等,你还没说你要什么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把什么交给你啊,这个世界的人都这么奇怪的吗。”

  未等杨飞开口,那带着亮光的黑影就急速地来到杨飞面前,笔直地插入杨飞的心脏。

  离得近了,杨飞这才看清楚这是一条蝎子的尾巴。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蝎子?

  赖莱慢慢地来到杨飞身前,中了他蝎毒的人不出片刻就会化成一滩烂泥,这是他最得意的手段,尤其是用来对付这些长得比英俊潇洒的人类。

  感受到流入体内的毒液,杨飞很绝望。

  没想到自己连出生点都还未走出去就要被干掉了,这世界也太难了吧。

  随着毒液一滴一滴的流入体内,想象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反而还有点......有点舒服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舒服的死法吗?

  一刻钟后。

  蝎子赖莱疑惑了,从来就没有人可以在他的毒液下坚持这么久,于是他加大了输出的力度。

  伴随越来越多的毒液进入体内,杨飞清楚地感受到,原毒液与体内暴走的灵气互相中和,混乱的灵气在慢慢的稳定下来。

  又一刻钟后。

  赖莱察觉到局势似乎有点不对劲了。

  当他想抽身离开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被紧紧地吸住了。

  糟了!

  无法自拔!

  再一刻钟后。

  杨飞神采奕奕地看着面前软弱无力的赖莱。

  难以想象是自己制伏了他。

  要不要说些什么缓解一下现在的气氛。

  赖莱此时虚弱不堪,那毒液是他本命精血所化,平时使用都是一发制敌,那曾想今日会一滴不剩。

  现在他连移动双腿的力气都没有了,气血亏空得十分厉害。

  “咚咚咚。”

  就在这两人尴尬的时分,后门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