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不列颠当锦衣卫
我在不列颠当锦衣卫

我在不列颠当锦衣卫

吴之风

玄幻/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2-09-05 23:59:10

蝴蝶的翅膀振动一下,混沌中就掀起巨浪。 三百年前,东方帝国庞大的舰队启航七下西洋。 没人知道,那将是一场席卷整个西方的风暴。旧世界的征服和新大陆的发现,就此拉开序幕! 一百年前,逐鹿遗迹的发掘,加速了世界的剧变。 蒸汽、魔法、机械、符箓、飞空艇、傀儡术……科技和超凡碰撞出绚烂的火花。 九年前,在翡冷翠的地下。 远古的生灵睁开了紧闭数万年的眼睛。 现在,当吴铭来到这个世界时,他看见的是……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60章 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

第1章 锦衣卫和蒸汽甲胄

  冰冷,抖动。

  吴铭醒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墨色积雨云。

  空气弥漫着湿漉漉、沉甸甸的水汽味道。

  自己似乎是躺着的姿势,浑身隐隐作痛。

  一阵恍惚后,记忆和思维渐渐回归他的大脑。

  “我不是,正在参加公司举办的汉服秀吗?好像突然地震了,大楼倒塌。”

  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画面,是砸向自己的水泥天花板。

  他手扶着额头,坐起身来。

  然后就看见了……

  四周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堆尸体!

  浑身布满狰狞伤口,鲜血在地面上蜿蜒,像是爬了一地红色的蚯蚓。

  吴铭当时就麻了。

  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大脑一片空白,宕机了起码半分钟。

  缓过劲儿来之后。

  他再次仔细观察目前所处的环境。

  这里并不是地震后的废墟,而是在一条挺宽阔的巷子深处。

  两侧冷灰色的砖墙高耸,地面铺满了鹅卵石。

  而自己,似乎是仰躺在一口厚实的长条形木头箱子里,盖子已经被打开了。

  呼!

  吴铭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恐惧和疑惑,用力撑着木箱两侧站了起来。然后哆哆嗦嗦地从里面迈出来。

  小心翼翼,生怕碰着倒在木箱旁边的几具尸体——他们都面朝下趴着,后背上插着粗大的黑色箭矢,恐怕就是在接近木箱时被后面的箭矢射死的。

  “这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从地震中的公司大楼突然就到了一条巷子里?而且周围还有这么可怕的凶杀案。只是这些人穿的衣服好奇怪,看上去像古代的皮甲……等等!我不会穿越了吧?”

  吴铭心里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

  虽然他看的网文不算多,但基本套路还是知道的。

  只不过这事儿落在自己头上时,并没有多么高兴……毕竟一睁眼就是这么刺激的景象,任何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心脏都有点受不了。

  他的目光四下扫视。

  发现地上的尸体,衣着不太一样……看上去应该是两伙人。

  “也就是说,有两方人马在这里激烈厮杀。那我是谁?属于哪一方?要做什么?”

  无数混乱的念头,让吴铭又觉得脑袋隐隐作痛。

  他揉了揉太阳穴。

  然后发现,在巷子尽头的角落处,有一个奇怪的人形物体……呃,远看很难形容,应该是人吧?

  “如果真是穿越,那来都来了!死过一次的人,也不能太怂吧?至少要搞清楚开局的状况。”

  吴铭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恐惧,但好奇心还是驱使他小心翼翼地往那边靠近。

  四周的尸体数量很多,他小心翼翼的生怕踩着了。

  距离还有三五米左右,吴铭终于看清楚了这古怪的人形物体。

  应该是一个穿着盔甲的人!

  他跌坐在地上,后背靠着砖墙。

  双手放在腿上,横着一柄漆黑的金属长刀。刀身细长,且有弧度。莫名的有些眼熟。

  但这一身盔甲……和吴铭印象中所见过的无论古代东方还是西方的,都不一样。

  因为这是一具极厚的重型铠甲,让着甲者看上去比常人高大魁梧了许多。

  这让吴铭怀疑,人的血肉之躯力气怎么可能穿得上?

  铠甲将这人全身上下都包裹得密不透风,头盔竟然还有往下扣着的面罩,连脸都没有露出来——只在眼睛和鼻子的位置有开口。

  吴铭虽然不太懂古代盔甲,但常识告诉他,如果古代真有眼前这样的盔甲,恐怕没有任何冷兵器能够损坏它!

  在战场上,那几乎就是所向无敌的存在。

  然而,此时这具甲胄的腹部和胸口位置,都有两个拳头大的贯穿破洞。边缘有扭曲的金属裂纹。透过破损的厚厚铠甲层,还能看到血肉模糊的伤口,极深。

  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刀剑箭矢之类的插在里面。

  就像是,这两个破洞是凭空产生的一样!

  铠甲的其余部位,也或多或少有些破损,露出里面的金属机械结构。

  对吴铭来说,眼前的景象,所有的细节都透着一股子诡异……

  但这还没完!

  他猛地发现,这甲胄正面似乎有一些极为精致的装饰性纹路。看上去像是某种动物的图案。

  一细看。

  竟是一蟒形之物,鱼鳍鱼尾,却腹生四爪。

  “这,这是……四爪飞鱼纹?”

  吴铭又看向那长刀,彻底想起来了。

  “飞鱼纹,绣春刀!这不是锦衣卫的标志吗?难道我穿越到明朝了?可明代哪有这么精良的铸甲工艺啊。”

  就在他觉得脑子一团浆糊时。

  嗤……

  伴随一股轻响,眼前的甲胄竟从关节的缝隙处喷出一股股高热的白色蒸汽!

  就像是蒸汽锅炉一样。

  同时还有阵阵齿轮转动的机械咔嚓声。

  这让吴铭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表情震惊,跟见鬼了似的。

  “不是吧?蒸汽驱动?机械齿轮?这锦衣卫穿着的是钢铁蒸汽甲胄!”

  紧接着“咔哒”一声,那头盔的面罩往上收起,露出一张中年男人的脸,虚弱苍白。

  他睁开眼睛,看到吴铭的一瞬间,顿时就跟见鬼了一样!

  他的嘴唇抖动着。

  “你,你……怎么会……你活了!”

  ???

  吴铭头上冒出几个问号。

  什么叫我活了?

  难道我还死了不成!

  不过好在,他发现这个重伤垂死的盔甲人的话自己能听懂,无障碍交流。

  吴铭咽了咽口水,问。

  “抱歉,请问一下……我们这是什么情况?”

  他刻意强调了一下“我们”的意思,大概就是想装作自己和他是一伙——至于对方可能是敌人,那就看天意了。

  可没想到盔甲人一听他说话,更惊骇了。

  “你,你会说话?你居然还有自我意识?”

  吴铭更是莫名其妙了,还想再说几句。

  突然!

  身后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盔甲人脸色一变。

  “小心!”

  左手抬起——吴铭这才发现竟然握着一把巨大的、造型古怪的枪——砰砰砰!

  他连开三枪。

  带着火药味的硕大铁丸擦着吴铭的耳畔飞向身后。

  身后响起什么东西爆碎的闷声。

  吴铭回头。

  看见三具无首尸体倒在了地上——他记得刚才这三具尸体,身上都有恐怖的刀伤,应该死透了啊?

  死人复活攻击自己?然后被爆头?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