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诡途
天道诡途

天道诡途

超越千年

都市/异术超能

更新时间:2022-07-26 20:35:45

陈丰醒了,发现自己依然在梦里。
诡异的红色大门凭空出现,钻出来数不清的怪物。

更可怕的是,这些只有他能看到的怪东西,却能影响现实。
......
陈丰睡着了,却发现梦境比现实还现实。
他在梦里受了伤,现实中也会受伤。
他从梦里带回来的石头,能卖一百万!
甚至,他从梦里学会的法术,在现实中也能用!
......
陈丰快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了,唯一支持他的,只有他的青梅竹马刘倩倩!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十二章 迷雾(结局)

第一章 诡门

  窗外烈日炎炎,冷饮店里却冷得像冰窟。

  年轻的店员把温度调到最低,宁愿穿着长袖外套,也不愿意调高半度。

  陈丰摸了摸后脑勺,感觉有几个穿背带牛仔裤的小人正拿着电钻在自己的颅骨上打孔。

  对面,刘倩倩正一边喝着冰冻柠檬茶,一边说着学校的趣事。

  看着她白皙修长的小腿一上一下的跳动,陈丰不禁微笑起来。

  “小丰,你记得三班的杨萍和刘凯吗?这两个人,上学的时候一点都看不出来,一高考完就彻底放飞自我了,俩人当着班主任的面,在校门口接吻呢……”

  看着刘倩倩咬着吸管浅笑,陈丰感觉恍如隔世。

  就在三周前,他还是一名正在备考的高三学生。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直接把他送进了医院。

  昏迷了整整一周之后,他竟然奇迹般地康复了,就连医生都觉得是上帝眷顾。

  当然,他也完美地错过了高考。

  “嗯?又来?”

  脑神经一阵钻心的疼痛,陈丰忍不住咬紧牙关,倒吸一口凉气。

  “小丰,你怎么了?”

  刘倩倩急切地问道。

  “没事,我只是在想……”

  陈丰突然站起身子,吓得刘倩倩差点把杯子打翻。

  “你,你干嘛?吓我一跳……”

  他右手重重拍在桌子上,身子前倾,盯着刘倩倩的桃花眼。

  “我们俩什么时候,嗯,那个?”

  刘倩倩脸上飞起一朵红晕,冷哼一声。

  “等你把这些做完再说。”

  说着,她从挂着兔子玩偶的粉白书包里,掏出一大摞复习资料。

  《五年高考七年模拟》《蓝冈密卷》全家桶,每一页都贴上了彩色便签纸,让书的厚度又增加了一倍有余。

  “喂喂,刘倩倩,我可是才刚刚出院不久。”

  陈丰颓然坐回到座位中,一脸无奈。

  他的右手神不知鬼不觉地抽了回来,桌子上留下了一滩红色肉沫,里面夹杂着恶心的黑绿色碎片。

  那原本是一只巴掌大的红色蜘蛛,不过却诡异的长着一张老叟的脸。

  一对没有眼白的黑色眼珠,直勾勾地盯着陈丰。

  当然,这只怪物只有陈丰看得到。

  他右手自然地划过桌面,把怪物残渣扫到了地上。

  “小丰,你答应过我的,要跟我考同一所大学。”

  刘倩倩嗓音有些哽咽:“我知道你因为意外没有参加高考,但是……”

  “好了好了,败给你了。”

  陈丰从小最怕的就是看到刘倩倩哭。

  她一哭起来没完没了,直到自己被老妈打了屁股才算了事。

  “你也知道的,凭我的实力,考上你报的那所大学,小菜一碟!”

  “你可不要大意!我只等你一年!”

  “得令!”

  “切,还不是某人太笨了,给我写情书结果被老王逮住,被逼着念给全班听……嘻嘻。”

  刘倩倩说着偷笑起来。

  陈丰也跟着笑了一下,但他的注意力却全都放在了窗外。

  马路对面,坐落着一座上世纪建成的四层老旧建筑物。粗粝的水泥墙上,忽然凭空出现了一扇门。

  这扇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门,慢慢敞开了。

  暗红色的门扉,看不出来什么材质。诡异的红色,像极了凝固的血液。

  洞开的门扉内,黑暗如同油漆一般凝重。

  一条又细又长的胳膊从门内伸了出来,扒住了水泥墙。

  惨白的手指几乎跟水泥墙一个颜色。

  紧接着,一条又细又长的腿也伸了出来。

  一个“人”弓着背,弯着腰,从门内钻了出来。

  他身上穿着一袭又破又旧的藏蓝色长袍,脚下踩着一双千疮百孔的黑色千层底布鞋。

  头上一顶宽檐斗笠,把脸遮挡得严严实实,看不清长相。

  身高超过三米,胳膊、腿和腰身却像孩子般纤细,看上去就像一枚巨大的图钉。

  门扉往东不到三十米的阴影处,停着一辆白色宝马轿车。一个矮胖的男人正扶着车门打电话,胳膊上的纹身散发着浓烈的戾气。

  听到有汽车鸣笛,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又骂骂咧咧地扭过头,对那扇门以及怪人视而不见。

  “好家伙,这次是瘦长鬼影了?”

  陈丰摇摇头。

  “以后怪谈要少看了。”

  自从出院后,他总是能够在各个角落看到一扇诡异的红色大门。

  医院走廊上,马路围墙上,甚至厕所隔挡上……

  而从门后钻出来的东西,更加怪异。

  长着人脸的黑狗,脸是骷髅的红衣女子,背上长着蜘蛛脚的白胖婴儿……

  按照主治医生秦翔的说法,这是大脑受到严重机械性损伤之后出现的幻觉反应,经常出现在恢复阶段。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现象会逐渐消失。

  也就是说,眼前这一切,全都是陈丰的幻觉。

  “上,弄他丫的!”

  看着细长怪物慢慢走向纹身男,陈丰心头暗喜。

  刚才过马路时,纹身男差点撞到他跟刘倩倩,不仅不道歉,反而骂他们不长眼。

  “上啊,小鬼影,弄死他!”

  看着瘦长鬼影步步逼近,陈丰有些兴奋起来。

  路过的行人,同纹身男一样,根本无法察觉瘦长鬼影的存在。

  终于,瘦长鬼影走到纹身男身后。

  它慢慢弯下腰,把头伸到了纹身男耳旁。

  巨大的斗笠遮住了纹身男的脸,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突然,陈丰睁大了眼睛,手中装着柠檬红茶的塑料杯子被他捏扁了。

  纹身男直挺挺地向后倒去,翻着白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手里还紧紧攥着手机。

  路人见状,慢慢围了上来。

  人群突然一阵骚动,有人慌张地掏出了手机……

  看到路人惊恐的表情,陈丰心跳止不住地加快了速度。

  “怎么……不对,这只是我的幻觉,那个纹身男只是恰巧发病而已,兴许是心脏病……”

  陈丰自我安慰着。

  他看向那个瘦长鬼影,见对方慢慢摘下了斗笠。

  一张没有五官的脸,比烧干的石灰还白。

  更要命的是,它好像看到了陈丰,迈开长腿,像一只巨大的螳螂一般,慢慢向他走来。

  “给我消失!消失!消失!”

  陈丰心中默念,额头布满了汗珠。

  “喂,小丰,你哪里不舒服?”

  刘倩倩察觉到异状,从卡座上站起来,走到陈丰身边。

  “没事,哈哈,呼,呼。”

  陈丰长长吐了一口气。

  瘦长鬼影走到路中间的时候,突然消失不见了,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烈日炎炎,空旷的马路上,连个鬼影都没有。

  “全都是我的幻觉,没有什么好怕的。在我创造出来的世界里,我才是老大。”

  按照佛洛依德的理论,人的大脑创造出来的幻象,一旦被察觉到是幻想,那么人就可以加以操控。

  在华夏古代,有“庄子化蝶,神游物外”的说法。

  在西方,更是有人试图通过科学训练,打坐冥想,制造可以人为操作的“白日梦”。

  “小丰,出院后的这几天,我感觉你总是怪怪的。”

  刘倩倩拿着纸巾,仔细擦拭着陈丰额头上的汗珠。

  “咦?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我?”

  她微微有些不悦。

  陈丰睁大了眼睛,嘴巴微微开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喂,你怎么了,别吓我。”

  刘倩倩紧张起来。

  陈丰好像被定住了一般,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活动。

  后背被冷汗湿透了。

  他分明看到,刘倩倩的身后,缓缓探出了一张惨白的,没有五官的脸……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