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四合院启航
诸天从四合院启航

诸天从四合院启航

神经第三刀

诸天无限/诸天

更新时间:2024-07-10 13:49:53

从四合院开始启航,穿梭诸天影视世界。 暂定世界:四合院,都挺好,小舍得,人世间。
目录

7天前·连载至1333 有什么也别有病!

001 穿越四合院

  “兄弟,有货吗?”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站在墙根下,与另一个人交头接耳。

  “你想要什么?”

  “有肉吗?什么肉都可以!”

  “你有钱吗?”

  “有,我有钱。”那人兴奋的拿出一叠票子,证明自己有钱。

  “你要什么肉,猪肉,鸡肉,鸭肉,价格不一样。”

  “我老婆快生了,我想买一只老母鸡给她补补。”那人搓了搓冻红的鼻子,说道。

  “老母鸡8块钱一只。”

  “这么贵?”那人可能没想到,母鸡价格那么贵。

  “母鸡能下蛋,价格自然贵,公鸡便宜,你要不要。”

  那人挣扎了一会,说道:“能不能便宜点。”

  “便宜不可能便宜,不过买母鸡送十个鸡蛋,你买不买,不买别妨碍我做生意。”

  那人一听送鸡蛋,心里就盘算起来,半晌才说道:“买了。”

  对面那人打开后面一个小暗门,拿出一个竹筐出来,里面正有一只四五斤重的老母鸡。

  买家高兴的接过竹筐,看了看母鸡,说道:“兄弟,你这鸡卖相不错。”

  “那是当然,你不打听打听,我老六在鸽子市,什么时候卖的东西差过。”

  说话间,他又拿出一个小布袋,打开来后,正是十个鸡蛋,每个鸡蛋上的鸡屎都没擦干净,一看就是最新鲜的。

  买家看货不错,痛快的给了钱,拿着东西高高兴兴走人,没有废一句话。

  这里的买卖见不得光。

  卖家收了钱,找了个隐蔽的角落,下一刻手上的钱就消失不见。

  此时天色渐晚,卖家看生意渐少,也就收了摊,慢慢向城北走去,来到一个大杂院门前。

  大杂院门口站着一个中年人,四五十岁的年纪,头发就有些花白。

  中年人看到卖家,眼睛一眯,打了个招呼。

  “小王!你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遛弯了呀!”

  “三大爷,你今天收获不错呀!”卖家与中年人熟识,毫无生涩的调侃道:

  “又去钓鱼了!”

  中年人手里拿着一根鱼竿,提溜着个鱼筐,好几条小鱼正在摆尾撒欢。

  “吃不穷,穿不穷,不会算计就受穷,我那点死工资,不掉点鱼打打牙祭,怎么养活一家子人。”中年人笑嘻嘻的说道。

  “倒是我要说说你,小王呀!你今年也快二十五了吧!平常花销大手大脚,也不知道存些老婆本。”

  “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多自在,结婚干什么,找个管我的人呀!”

  中年人摇头苦笑道:“你怎么跟那个傻柱一样混不吝呢?你老王家现在就剩你一根独苗,不结婚,怎么传宗接代,难道你要王家绝后。”

  “三大爷,现在都新社会了,你怎么还是老观念,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呀!”

  中年人被呛了一口,脸上微微有些怒气:“新社会难道就不结婚,不生孩子了?我看你就是浑,早晚有一天把老王家浑的断子绝孙。”

  “有儿子也未必就是孝子贤孙,要我说呀!儿女都是债,还是不沾为妙。”

  小王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入大杂院,完全不管三大爷那猪肝颜色的脸。

  “老王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浑人?”

  小王走入大杂院,看见人就笑嘻嘻的打个招呼,只是大多人都不怎么搭理他,甚至躲着他走。

  可见这个小王在大杂院的人缘,不是很好。

  唯有一个面相老成的男人,与他多说了几句话。

  “小王,一会来我家喝酒呀!”男人看见小王,明显与其他人态度不一样。

  “好呀!柱哥,老规矩,一会你出菜,我出酒。”小王高兴的吆喝道。

  小王走入大杂院后院一间屋子,看了看自家明明应该关着,现在半掩着的窗户,心里冷笑一声,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原来门根本没锁。

  小王的家不大,就是一间三十来平米的通铺,除了一张床,一张矮桌子,两个小凳子,可说是家徒四壁。

  关上门后,小王在床上一趟,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小王全名王刚,原本是二十一世纪一个待业青年,结果有一天,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穿越了。

  度过一段磨合期后,王刚也就是适应了新世界。

  王刚是魂穿,原主也叫王刚,祖祖辈辈都是佃农,身世清白,自幼丧母,由父亲带大。

  父亲是红星轧钢厂的一名普通工人,十六岁就送原主去当了兵。

  王刚前世记忆觉醒后,人正在军队里接受训练,融合原主记忆,后来又当了几年兵,直到二十一岁时,接到父亲过世的消息,这才复原回家。

  回家之后,王刚才意识到,自己的家竟然就是那个有名的禽满四合院,他家就在男主傻柱何雨柱家隔壁。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金手指觉醒。

  王刚的金手指很简单,一点都不强大,只是个随身空间,100立方米大小,可存放任何东西,死物活物都能放,就是不能放人进去。

  办完父亲的丧事后,王刚就顶替父亲的班,进入红星轧钢厂,当了一名光荣的工人。

  他父亲王贵生前是轧钢厂七级钳工,每月工资84.5元。

  王刚自然不可能顶七级钳工的班,只能从学徒干起,一个月工资只有13.5元,转正后是27元。

  六十年代的13块钱,养活一家子都够呛,但是养活王刚一个人,也够了。

  只是王刚一个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怎么可能干的惯钳工那又苦又累的活,更何况他还是一个无肉不欢的主,13块钱真不够他花的。

  进入轧钢厂后,王刚第一时间申请调岗,想要调到工厂司机班,当一个卡车司机。

  当初他在部队就是运输兵,学过开车和修车,只是那个年代的工厂,岗位一个萝卜一个坑,想调岗可不容易。

  好在原主的父亲给他留了点遗产,两间瓦房,一千八百多块钱。

  王刚用钱买了点好酒好肉好烟,去了一趟副厂长家,就把调岗的事情搞定,很快成为司机班一个普通卡车司机,工资也调到27元。

  工资看似不多,可是卡车司机的隐形收入很多,更何况王刚还有金手指随身空间。

  他借着开车出任务期间,总是会拜访一些农村,花钱收购粮食和肉类,带到鸽子市去贩卖。

  空间里的东西,放进去什么样,出来就什么样,不存在腐烂问题,保证新鲜,有时候王刚也会以物换物,换点好东西犒劳自己,小日子过的很滋润,每个月也能赚一百来块。

  主要还是王刚不敢搞的太大,怕出问题。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