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功
秦功

秦功

下雨我带刀

历史/秦汉三国

更新时间:2024-06-12 10:03:38

少年魂穿战国末期,身处于齐,生来饱受质疑、暗讽。 幸两世为人,故能见亡魂。 然战国七雄,六国之“功”,无非世袭罔替,权贵之物。 本以为了此一生,他很难撕碎他人对自己的轻视,封卿拜将。 未曾想在一次机缘巧合之后,他竟取代一名死人,去到了秦国。 “功名利禄,我入秦,求个‘功’!” ....... 本书又名【摊牌了嬴政,我是间谍】【齐人秦将】【齐王想杀人】【齐王被气晕了】
目录

12天前·连载至致敬每一位书友大大的话!

第一章:下次一定

  坐在小石上,看着水里小鱼在布满厚茧的脚边游过,这一幕似曾相似,这一幕依旧是让人这般羡慕。

  把两只布满伤口的手,轻轻放入水中,感觉手上传来的微凉。

  水衍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这一刻。

  偷得半日闲,或许是这一刻,形容水衍内心最好的句子。

  也就是在每一年中的这一天,会让他回想起曾经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从两千多年后,来到了这个时代。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一个婴儿。

  而这一转眼。

  他已经在这个时代,过了十四年!

  日复一日,连他都快要渐渐遗忘,有时候怀疑‘前生’,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

  只有当隐约听到其他人说起当今天下发生的大事之时,他才会想起,那并不是梦。

  水衍,这便是他如今的名字,而给他取名的,并非是爹娘,也不是祖父祖母。

  而是他的外祖母。

  村子叫水村,而衍,则来自于外祖母的偶像屈原,其中【远游】中的一字。

  想起外祖母,水衍那清瘦的脸颊上,不由得浮现一丝笑容。

  如果说。

  来到这个世界,让他猝不及防。

  那外祖母的出现,便是在他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温暖。

  小时候,他比起同龄人,显得格外瘦弱。

  所以那些比较壮硕的小孩,格外喜欢欺负他。

  而每当这个时候。

  只要外祖母在,那第一个为他出头的,很可能不是父母、长兄,而是外祖母。

  面对那些欺负自己外孙的小孩。

  扫帚、木棍,便是年岁已高的外祖母,保护外孙最好的武器。

  每当自己村里的大人,或者是在其他地方的村民,在暗地里说他的闲话。

  不管在哪里,这些话若是被外祖母听到。

  外祖母能从早上和那些人骂到晚上。

  若是有时候对面人数众多,外祖母骂不过,也会倔强的还嘴一句。

  “我外孙,定会比你们有出息!定会有明君贤王为我外孙,封卿拜将!”

  在这齐国,讲究周礼,学子无数的地方。

  很多时候,外祖母显得与他人有些格格不入,

  而外祖母的话,在他人眼里,无疑显得格外可笑。

  就是村民闲谈之时,都会引来旁人啼笑皆非。

  故而,这句话也越传越远,附近的村子,几乎都有所耳闻。不少人背地里,除了说外祖母是泼辣老妇,更多的,便是用这句话,嘲笑外祖母。

  “这天下,能有哪个君王,会昏庸眼拙到给水衍封卿拜将!”

  这句话,是他们嘲笑外祖母,也是嘲笑水衍最多的一句话。

  但也正是外祖母的保护,让水衍一直长大。

  每当想起外祖母时,都格外的暖心。

  那逐渐变老的身躯,倔强的拿起扫帚保护他的模样。

  这辈子。

  水衍都不会忘记。

  嘭~

  思绪间,突然传来石头入水的声响打断。

  水衍还未回过神,便感觉到自己脸上被溪水溅到。

  睁开眼睛,本能的看向身后,而入眼的,便是一个精致的八九岁小萝莉,气鼓鼓的瞪着他。

  萝莉虽小,却已初露倾城之姿。

  若是换到后世,都会引起无数惊叹,例如那句:又想骗我生女儿!

  一大一小距离好几步,就这般在河边互相对视。

  不过显然水衍眼神有些心虚。

  “姑娘!”

  对视几息后,还是略微有些不自然的水衍,率先开口。

  原因便是水衍看到远处几个老妇人,正在朝着这里走来。

  “我的东西呢?”

  田姓小萝莉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娇小的双眼,满是威胁。

  水衍清秀的面孔,露出一丝苦笑,望着小萝莉身后远处,那逐渐走近的那些下人,再看着眼前的萝莉。

  “之前杂事匆忙,没来得及,下次一定!”

  水衍有些无奈的讪讪一笑。

  若非有把柄在这萝莉手中,水衍绝对不想和眼前这萝莉有半点交集。

  在脚下这片齐国土地上,田姓,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贵,而眼前这名叫田非烟的女子,水衍从她的着装与她乘坐的马车、仆人就能看得出。

  她的家世。

  恐怕很高,高到他难以想象。

  其父亲,恐怕是齐国朝堂内,一个顶级权贵。

  故而。

  水衍明白自己的身份,一旦稍微不留神,得罪了眼前的小萝莉,或者得罪了小萝莉身后的人。

  那对于他,对于他的亲人来说。

  绝对是灭顶之灾。

  毕竟在这世道中,身处齐国,杀一些以下犯上的平民百姓,最正常不过了。

  然而小萝莉还捏着他的把柄。

  “下次?”

  溪水旁,小萝莉听着眼前少年的话,那小小的拳头开始捏紧。

  显然。

  她不笨,自然听出了少年言外之意。

  故而小萝莉双眼逐渐眯起来,无论是表情还是眼神,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两卷!”

  水衍似乎也不想把小萝莉给逼急了,只能加重价码。

  而他的话显然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小萝莉的眼神微微转动,闪烁间似乎也在考虑利弊得失。

  “好!”

  最终,小萝莉显然心动了,但想到什么,她看向少年:“下次再敢骗我,我就把你的事情说出去!”

  说完才冷哼一声,目光突然注意到少年那脏兮兮的身体。

  “好臭!”

  方才因为着急而没注意到,如今或许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小萝莉顿时用小手捏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疑惑的看着少年。

  水衍见状,看了一眼自己的衣物,的确有些脏。

  故而只能对着小萝莉歉意一笑,示意他也很无奈。

  也就在这个时候,小萝莉的那些仆人也纷纷来到小萝莉的身边。

  “小主,时辰不早了。”

  “是啊小主,再不回去,家主就要责罚我等了!”

  几名仆人开口说道。

  看得出来,尽管小萝莉身份高贵,但心性定是十分善良,不然那些仆人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劝小萝莉回去。

  论身份,那些仆人地位比水衍高出一等,但在那小萝莉面前,那些仆人可说不上话。

  “下次记得换身干净的衣服再过来!”

  小萝莉捏着鼻子,故而嗓音有些奶声奶气,但却并不妨碍那小眼神中的警告。

  然而小萝莉的话,却让几个仆人纷纷露出担忧的神情,而当目光看向少年的时候,其中的厌恶更是毫不掩饰。

  “嗯!”

  水衍点点头。

  当小萝莉满意之后,带着仆人离开,水衍方才转身继续坐回方才的石块上。

  方才那几双眼神水衍已经见怪不怪。

  因为在他们来的地方,距离这里五六里的地方,便是齐国国都临淄。

  而他如今谋求生计的活,也着实难以讨喜。

  这个时代,府衙负责检查尸体状况的,叫做令史。

  一旦有被凶杀的尸体,令史便会带着麾下的隶臣,检验伤口,做出结论。

  而之后的事情,便是他要做的事。

  清理尸体!

  就如同今天,他去清理的那具尸体,因为时间过于长久,全身肿胀,都已经看不清面貌。

  最终令史只能不了了之。

  毕竟那具尸体的装扮,一看就知道,并非什么达官富贵。

  不过水衍却知道。

  那尸体生前,名叫崈,一个普通的百姓,住在齐、魏两国边境的一个小村庄。

  父母尚且安在,取了一个方圆十里,都算出彩的媳妇,并且育有二子。

  而死因则是因为无意回家,却碰到自家媳妇与其他男子私情,最后被偷他媳妇的男子打死,尸体丢在了大河里。

  顺着河流一直飘下来,最后才被他人发现。

  而这些,都是崈。

  亲口告诉水衍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