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屠念
浮屠念

浮屠念

不悟啊

科幻/星际文明

更新时间:2022-07-02 20:42:41

卑微的也是崇敬的,平凡的也是伟大的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十八章:遇袭

第一章:深山

  锲子:这是一个贫寒的年代,刚历经了血与火,仿佛日子有了希望,可是贫困压在人民身上已有千年之久,辛劳肯干但是吃不上饭是这个时代的眼泪。

  一片深山中,有一片黄土房子,仿佛一阵暴雨冲个石头下来,都会令这家人宣布破产。人人都穷,而念安便生在十户人中最穷的一两个人家。不仅如此,他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不久后他又有了弟弟,但现在他还是家里的老幺(一家中年纪最小的孩子)。

  这天清晨,快十岁的念安背着就比他矮一个头的箩筐上山了。手里拿着的镰刀好像把子都比他的手臂要粗,常年的饥饿导致念安严重营养不良,他迈着跌跌撞撞的步伐,一路抓着野草树枝爬山。他今天的目标是采集药材,他需要找到杜仲树,当地人叫他褐斑子树,扒树皮,折树枝。

  “白色树皮上有褐色斑点”,

  念安一路念叨一路寻找。

  “这种树长的又高又粗,显眼的很,哎哟饭都吃不到嘴还显摆个啥子哟”

  念安嘴里叨叨着,使劲拽了下一株野草,手指却被叶边划了个破皮。

  “啥家伙倒霉子事都有”

  念安将手指放到嘴里含了一会,觉得没味了就又拿了出来,继续寻找褐斑子树。

  这不是念安第一次上山了,他曾经和俩哥哥上去过,但哥哥们故意丢下他。他一路哭喊,仿佛世间黑暗都向自己袭来。等到家时,本就布满布丁的衣服又破了几个口子,胳膊上,腿上,脸上全是泥巴和红色的不知是血还是浆果的液体,早已凝固。

  那天他回家后,两个哥哥在门口跪了一宿,念安在床上只听到父亲的怒骂和砰砰的闷响。第二天父母就拿出了一个箩筐和镰刀让他跟着哥哥们又上山了。念安永远不知道哥哥们是故意放下他的。唯有被水淹过的人,才能学会游泳。两个哥哥几次想要冲出来,但都忍住了。那天晚上天很冷,但大哥二哥对视一眼心里很热。

  下着雨的山路泥泞又湿滑,林间还有淡淡的雾气,充斥着诡异的安静,唯有几声雀雀叫让念安觉得自己还在人间。平时父母队里工作需要镰刀和箩筐,只有下雨干不了活念安才有机会上山采药。

  “已经卖了九毛钱了,这两天加把劲,搞个三毛钱都可以上学了”

  念安一想到上学,心里就热乎乎的。人们都说念书可以当大官,念安却从来不想当官。他只晓得人们说当官可以吃好的,每天都有干饭和白面馍馍。一想到白面馍馍念安又加快了脚步。

  终于,念安找到了那颗象征着白面馍馍的褐皮子树。他太小了,砍不动树,只能割一点树皮晒干了卖给供销社二大爷,换取微薄的收入。

  “等老子长大了,直接找个斧子两豁子砍下来抱回去,树皮子一扒,树枝子一折,比这不强多了”

  念安一边想着一边扒着树皮。

  他用镰刀在树干上划了两个口子,口子有半个树那么大,再左右割一刀,用刀背把皮剥下来,扔到箩筐里。

  “要不是不叫我割一圈,老早我就搞好了”

  念安大哥告诉他割树皮只能割半圈,

  “树皮都是树的衣裳,你用树皮卖钱就是扒了他的衣裳卖钱,你总要给人留点撒”

  念安虽然感觉不对,但还是听了大哥的话。

  就这样念安天天盼着下雨,终于在开学前攒够了一块三毛钱。上学的那天,念安妈妈找了一个破布条子,拿着家里攒了好久的鸡蛋,换了两只铅笔一个本子给他包上。念安背起布条去了学校,母亲看着他的背影眼神中充满愧疚。

  念安满心欢喜的跑向了他梦想中的学校,眼中的兴奋压抑不住,他知道只要好好读书,以后顿顿都有白面馍馍吃。他仰头望天,只见漫天白云中有一个奇异的漩涡,漩涡与大片白云的间隙被阳光透出,在二者交汇处出现了蓝天,同时有浪漫的七彩祥云向外扩散。这是世间至美之景,是人间温柔之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