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石乱纪
靖石乱纪

靖石乱纪

多丘

玄幻/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2-07-11 23:50:53

靖石,乃是女娲补天所用的五彩石经过岁月无情的打磨而成,由于他的能量已经倾泻于这个世间,所以他也失去了原本属于它的五彩斑斓,虽说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精元,但是还是有人会争夺它.......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四章 惨无人道!林家的灾难

第一章 神秘的力量,仙阶元灵!

  靖石,乃是女娲补天所用的五彩石经过岁月无情的打磨而成,由于他的能量已经倾泻于这个世间,所以他也失去了原本属于它的五彩斑斓,虽说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精元,但是还是有人会争夺它.......

  在两界开外的魔灵界里,只见这里的世界岩浆滚滚,除了岩浆发出的些许亮光以外,暗无天日,然而在这眼前四个魔灵似乎在争夺一颗靖石。

  这四个魔灵也没有多言,他们也都清楚其他人得到靖石的目的,所以多言也无用,直接大打出手,但是由于四人实力相近,战局一度僵持。

  过了一会,只见魔灵界岩浆也开始剧烈滚动,似乎在相应他们这声势浩荡的战斗,忽然,一束魔气朝着靖石毫不犹豫地扑了过去,瞬间,靖石竟犹如被激活了一般,自顾自的飘到了空中,而曾经应属于靖石的那股灰暗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阵阵金黄色的亮光。

  ‘boom!’只听见一阵剧烈的爆炸声,靖石竟被分裂成无数的碎屑飘向四面八方。看到这一切的四人也顾不上继续他们的僵局了,在瞪了三人对方一眼之后各奔东西,相继去寻找靖石的碎片......

  人元历221年,阳光明媚的天空突然电闪雷鸣,轰隆隆的雷声伴随着一道金黄色的弧线,歪打正着的落在了林府夫人的产房中。

  “呜哇——”随着初生小孩的一阵哭啼声,金光也逐渐消失在产房中。不一会儿,只见两个侍女一同抱着一个刚出生未久的小男孩,似乎捧着价值连城的宝物一般向着面前的男人缓缓前进,一边前进一边嘟囔道:“生啦,生啦,夫人生啦,母子平安,是个男娃,老爷,是个男娃!”。

  听到两个侍女的话,男人迫不及待地从侍女怀中抱出孩子,将其抱到自己的怀里,眼前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马上从焦虑变成了开心,最后竟哭了出来,因为喜悦而哭!嘴里还不停地道:“老天不负我林家!五年了,五年啦,我林家翻身的时候到了”,说完,转头看向怀中的小孩,“孩子,我林陶会竭尽所能地保护你,我要让你重振林家!”,虽然说这些话时还带着哭腔,但是就算如此,气势依旧磅礴!

  “希望,你就叫林玺吧,以后你就是林家的骄傲,林家的希望了!”,说罢他便抱着怀中的林玺,仰天长笑。

  于此同时,在遥远的仙源界里,两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似乎正在竹林中下棋,忽然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两人停下了下棋的手,对着天空观望,过了许久才默契地看向对方,而两者中一白衣老者轻抚着自己银白色的胡子,笑道:“看来,这次整个天穹界,又有造化咯”,坐在他对面的黑衣老者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只见苍老的手握紧了他的棋子,一言不发地盯着棋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竹林里只听见阵阵风吹竹林的声音,还有那仙源界某种元兽的嘶吼声在耳边游荡。

  良久,黑衣老者将其手中的棋子布入棋盘中,那一瞬间!只见从黑衣老者放下的棋子中心忽然传出一阵强大的气场,所经之处,皆狂风大作,就连感受到此波动的元兽们都发出阵阵哀鸣,纷纷回到自己的巢穴中,只有白衣老者与棋子似乎丝毫没有收到气场的影响。

  待狂风停歇,竹林又恢复了许久的平静,只见棋盘中的棋子在不停变换,仿佛是相应黑衣老者一样,一开始所有棋子都在有规律地进行变换,过了一刻钟后,竟逐渐变得紊乱,“停”,只见黑衣老者沉稳而洪亮的嗓音响起,棋子就像有了生命一样,变为了一个图案,不,准确来说是一个字——“乱”。

  见棋子已停,黑衣老者才缓缓说道:“乱子入局,天下大乱啊”,说罢遍看向白衣老者,只见白衣老者脸上依旧挂着一抹微笑,手上也是不停地摸着自己的胡子,只是转头看了黑衣老者一眼,并无他言,黑衣老者见状自言自语道“唉,希望是我多虑了吧”,说罢便跟着白衣老者消失在了竹林中,而竹林中也随着老者的离去又回到了寂静......

  人元历229年,时间匆匆流逝,转眼间那个刚出生的男娃已经8岁了,也长成了跟他父亲林陶幼年那样活泼帅气的小男孩了。

  林陶望着在院子里跟书僮玩耍的林玺,一脸慈爱地说道:“玺儿,过来,明天就是你开启元灵的日子了”。

  听闻林陶的这句话,林玺就兴奋得像打了鸡血一样,跑到父亲身边,边跳边问:“父亲,我听林傲大长老说你当时可是天阶灵者呢,林家可有好几十年没有出过天阶灵者了,不知道玺儿能不能到达天阶呢”。

  其实在这个世界,每个8岁的孩童都得去让唤灵师开启元灵,如果在开启的时候测灵石黯淡无光或者失去灵性,那么被测试的孩童就等于是个凡人没有灵力,如果测灵石发光的话就被赋为灵者,而灵者又分为地阶、凡阶、人阶、天阶、仙阶、神阶这六个小阶级,元灵越高说明此人的天赋越高,能学习和使用的元灵技就越强大。

  “玺儿不必太担心,若是你没有疏于锻炼的话,我想至少也是天阶了”林陶笑着回应林玺的话。

  又或许想到了什么,林陶收起了笑脸,小声地嘀咕道:“从我开始,也有20来年没有出过天阶灵者了”,或许只是自言自语,又或许是讲给林玺听,林玺看着父亲收起笑脸的样子,暗自在心中发誓——我一定要到达天阶,让父亲骄傲。

  第二天一早,林玺早早就穿好了衣裳,在父亲母亲院门前等候。

  不知过了多久,吱吖,门开了,出来的是个女人,可能是因为初春寒气未退,面色红润,皓齿明眸,一身雪白色的袍子,与周围的绿叶刚好相衬,如果你不认识完全不知道,如此倾国倾城的美女竟是林玺的母亲——凌微霜。

  凌微霜开门看见林玺站在门前等候,一脸担心得走过去,责怪道:“初春,寒气未退,你怎么能穿着如此单薄?”,说罢转头回去屋里给林玺拿了一件棉袄,边给林玺换上边嘟囔:“以后可不能这么穿啦,寒气未退,这样穿可没少让我担心呢”。

  林玺笑着挠头说道:“谢...谢谢母亲”。

  “一家人道什么谢,好了玺儿,我们该出发了”。

  此时,从大门传出了一个雄厚的声音,不知何时,林陶已经在门口的马车上侯着了。

  只见林陶身上只穿了一件短袖,但也让林陶手臂上的肌肉格外显眼,只见林陶留着一头披肩发,双目炯炯有神,脸上还留着一些胡须根,似乎是今天才修剪的胡子,一脸慈祥地看着林玺。

  林玺担心得问道:“父亲,母亲说寒气未退,可为何你只穿了一件短袖?”。

  林陶看了一眼一脸疑惑的林玺,便笑道,“我是灵者,又加上我的灵力是偏火属性的,所以我在任何时候,寒气都侵入不了我的体内,反而,他还要退避三舍呢,呵呵”。

  林玺一脸疑问,心想何为火属性,难道灵力能幻化出火,对着别人喷火吗,果然,有时候确实不得不佩服小孩子的想象力与创造力。

  许是他的疑惑相被林陶看到了,林陶便解释道:“这个世界,灵者的灵力不只是单纯的力量,他会拥有一种属性,有些人天生拥有两种,有的人甚至有三种,创世之祖女娲神大人甚至拥有全部的属性,世界上有六种灵力属性,分别是,风、火、雷、水、土、木,而属性之间却没有相克,只有力量的强弱,这下你可明白了?”。

  林玺挠这他的大脑袋,做出了一个似懂非懂的表情。

  林陶被这个动作给逗笑了,摸着林玺的头轻声说道:“没关系没关系,我想玺儿以后会明白的”。

  林玺这下才变回了那个活泼的孩子,冲着林陶用力的点了几下头。

  过了半柱香的功夫,马车到了林家唯一一个唤灵师的府邸。

  “进来吧孩子”,只见府邸内传来了一个年老又沉重的声音,原来还未等林陶与林玺敲门,里面的唤灵师便先开口了。

  林玺看了一眼林陶,林陶朝着他微微点头,似是给他鼓励,又或是给他肯定。

  有了父亲林陶的鼓励,林玺也并无拖沓,直接进入了唤灵师的府邸。

  只见里面空无一物,有的只是满墙林玺看不懂的字符以及坐在地上的唤灵师。

  “坐我前面来,孩子”唤灵师看着四处张望的林玺说道。

  林玺听闻也马上坐了下来,生怕做错什么对自己的元灵开启造成影响。

  见林玺坐好了,唤灵师在他的右手画了一串符文,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手上出现了一个由灵力幻化而成的圆球,整个球散发着微弱蓝光,圆球表面还飘着一层淡蓝色雾气。

  还没等林玺惊叹,唤灵师就已经开始了下一步,只见唤灵师伸出左手,缓缓地将自身金色的灵力源源不断得注入右手的圆球中。

  “孩子,手放上来”,唤灵师说道。

  林玺小心翼翼得把右手放了上去,瞬间林玺的右手手掌处传来了阵阵寒意,这种寒意遍布全身,但是经过他的左手时,他明显感觉到有东西在抗拒这种寒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抗拒越来越强烈,而林玺的脸也开始变得痛苦不堪。

  施法的唤灵师也感觉到了事态不妙,但是他不明所以,眉头一皱,索性倾尽自己的灵力源源不断得注入圆球中,只见圆球的光芒逐渐变得暗淡。

  此时唤灵师也长叹了一口,说道:“孩子,尽管你努力了,但是你好像只是个凡人”。

  ‘轰!’听到这话的林玺内心犹如五雷轰顶,此时,林玺的脑海中平时与父亲母亲一起生活的场景犹如PPT一般不断出现在他的眼中,父亲天天教他连的林家拳法,林家特有的枪术,父亲对他的期望,母亲对他的关照,历历在目,他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无比的懊恼与愤怒。

  终于,他忍受不住了,他撕心裂肺得嘶吼着,忽然!全身散发出了一道金光,金光顺着圆球的寒意竟打进了圆球里,只见圆球瞬间破裂,一道金光从圆球射出,犹如一根柱子,柱立在天与地之间。

  “是...是...是仙阶灵者,恭喜...恭喜,我们林家,时隔百年,终于又出了一名仙阶灵者啊,天无绝人之路啊,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直在旁的唤灵师颤颤巍巍地说道。

  在光柱发出后不久,林玺早已因为精疲力尽躺在地板上睡着了。

  门外,林陶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想好要为了林家,保护好这百年一遇的仙阶灵者,就算付出生命......

  但是注意到光柱的也不只是林家,此时林家外,一个黑袍男子自言自语道:“切,时机要成熟了,呵呵”,说罢,一摆手,便消失在了视野中......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