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柯南开始重新做人
从柯南开始重新做人

从柯南开始重新做人

李四羊

二次元/衍生同人

更新时间:2024-06-20 21:40:00

空手道胜京极真,七步之内比枪快。
能手攀摩天楼抓捕狙击手。
让琴酒破防开直升机出门。
这是一本无限流综漫同人文,第一个世界穿越柯南,后续将有死火海、龙珠、学园都市、一人之下、双城之战等动漫,敬请期待。
【四羊的第七本小说,已有万订精品《火影之活久见》、《我在海贼镇守推进城一百年》,六千订精品《忍界修正带》等,品质保证,大纲完备,无太监记录,请放心收藏阅读!】
目录

4天前·连载至第四十二章 双龙,宣战!

第一章 妖魔

  夜幕降,灯昏黄,斜月初上。

  路灯下,一象棋摊前,季星三指捻着二路炮,翻过中兵打掉红方七路兵,抬头道:“大爷,刚刚那匹马不应该吃的,现在我打着车,你只能躲车,躲车了,底象就丢了。

  炮打底象将军,只能上士,我再把炮一拨,重炮是绝杀,你只能出老将,出老将就守不住了,我这边双炮一车下底,几步就将死了。”

  这是后手屏风马开局的一种常规弃马飞刀(象棋飞刀,指布局陷阱,多数是以失子为诱饵达成占据先手或快速攻杀),季星走过不下一千盘,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下。

  所谓宁失一子,不失一先。

  中了飞刀,诸葛亮他二舅来也救不了。

  见对面头发花白的老大爷盯着棋盘陷入沉默,旁边看棋的也都直摇头,季星又道:“弃车保象的话还能坚持一会儿,但……您看天色也不早了,我这边也准备收摊回家,咱们以和为贵,这盘算和棋,我就不收您的钱了,怎么样?”

  棋摊旁牌子上写着:‘残棋每局5元,破解返50,对弈每局10元,胜返50,指导棋每局20元,拆分细节讲棋,小本生意,概不赊账。’

  “行了老张,别想了,你这臭棋篓子连我都下不过,还跟小季下?”

  “前两盘明显是在让你,你还真觉得自己有机会赢?”

  “人家小季够意思了,这盘不收你钱,左右不过是输了20块,就当是交的学费了,回家吧,回家吧。”

  旁边的棋友们也都劝张大爷。

  但张大爷始终没有吭声。

  季星奇怪地瞅了眼,只见老头眼睛发红,喘息粗重,额头除了深深的抬头纹,连青筋都崩出来了。

  输两盘棋,气成这样?

  季星愣了愣,面色大变。

  坏了,是我中飞刀了!

  三盘棋赢了20块,这老头往地上一躺,20万都不一定够!

  他急促道:“张大爷……”

  刺啦!

  一阵布帛撕裂的声音打断了季星的话,只见对面的张大爷双手指尖伸长漆黑指甲,手臂膨胀加粗撑破衣袖,生长出浓郁的漆黑毛发!

  他那平平无奇的老头脸撕裂扭曲,一股腥臭味弥漫的同时,整个人化成一只两米多高的黑毛怪物!

  “哎呦卧槽!”

  季星魂儿差点没吓飞,棋摊往怪物脸上一掀,转身就跑。

  怪物利爪挥舞,将棋盘直接撕碎,狰狞地扑向季星。

  “是妖魔啊!!”看棋的棋友也在张大爷变身的同时四散奔逃。

  许是输棋记了仇,‘张大爷’眼睛里只有季星一个,大黑毛腿迈起来飞快,转瞬就拉近了距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轮弯月在半空掠过,奔跑中的妖魔头颅与脖子分家,顺惯性又跑两米,扑通倒下,黑血喷洒。

  季星跑出十几米,才敢回头瞄一眼,见妖魔已死,一名十六七岁的俊秀少年穿黑衣持刀立在一旁,才长长地吐了口气,喘得急促。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因为输棋而现行暴露的笨蛋妖魔……”少年对季星挥了挥手:“没事了,这边有我们处理,猎人们会保护大家的。”

  季星喘匀呼吸,给少年竖了一个大拇指:“棒!”

  “哎?”少年见多了被妖魔吓惨的人,对季星的反应有些意外,愣了下,才回了个腼腆的笑。

  季星则望了眼妖魔尸体和没必要收的棋摊,心有余悸地往家走。

  夜幕下的小镇宁静祥和,下班回家的人们脸上带笑,远方还有炊烟袅袅而升,相隔一条街道,妖魔的出现就没给人们带来一丝困扰。

  还有熟人问季星:“收摊了?”

  季星答:“被收了。”

  一路回家,锁门,季星才低骂了声:“见鬼的世界,吓死爹了。”

  他是一名穿越者。

  从现代社会,穿越到这座‘妖魔大陆’已经快一个月了。

  在这座妖魔大陆上,自古以来便有妖魔与人类共存。

  妖魔以人脑为食,吃掉人的大脑,还可以继承人的记忆和身份,变化身形隐藏到人类社会中掠食。

  刚刚的张大爷就是例子。

  很显然,妖魔连张大爷喜欢下象棋、且越臭越好的习惯都继承下来了,甚至会因输棋而破防。

  不因故暴露,几无办法从性格习惯的改变上识破伪装。

  而说起象棋,季星对这个世界还有挺多地方感到奇怪的。

  明明和穿越前的世界历史发展毫无相同之处,却偏偏有象棋、军棋、围棋等棋类,而发明者和发明时间都已不可考证,让他一度怀疑久远的过去有和他一样的穿越者。

  他所身处的这座名为‘杨柳’的小镇,生活的人种亦有不同,有张大爷,也有约翰大爷,却偏偏都说着字正腔圆的汉语,连一些细节上的用语习惯都几无两样,甚至偶尔蹦出两句方言,大家也习以为常。

  科技的整体水平则大概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但就‘季星’所知,维持在这个水平至少有几百年了。

  或许是两个世界情况不同?

  穿越前可没有妖魔,也或许更大的城市已使用上了某些高科技,而这座偏远小镇还没接触到?

  季星暂时还没机会去别的地方看看,听说野外是妖魔的地盘,他也没有足够的金钱和力量旅行。

  刚穿越一个月的他目前还在适应和生存阶段,没空想其它,前身给他留下的只有家徒四壁的房屋。

  还是个失业状态,无亲无故。

  不搞钱,会饿死。

  而季星穿越前只是个普通人,肥皂、玻璃这个世界也都有,想搞些发明创造都不知从何下手,何况这个世界可是具有超凡力量的。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思来想去,他发现自己最大的特长或许就是玩了。

  穿越前的季星爱玩,且会玩。

  各种网络游戏、棋类游戏,他都有很高的水平,足球、乒乓、羽毛球也远近闻名,就算是新兴的桌游、密室逃脱,他也是一把好手。

  这其中大多数都用不上,考察了两天,他才选择用摆象棋摊这种方式暂时谋生,积累第一笔财富。

  这个世界没有城管。

  懂得见好就收、收费适宜的话,他觉得这应该是安全的,一个月下来也确实积攒了小笔财富。

  万万没想到摆个象棋摊对手还能不是人,这个世界也太危险了!

  虽然城镇里有妖魔猎人巡逻,但遇到紧急情况,还是防不胜防。

  就像张大爷,不是就被潜入的妖魔悄无声息地吃掉脑子顶替了?

  哪怕是刚刚在大街上,如果季星反应稍稍慢一点,跑慢一点,也根本就等不到妖魔猎人的救援!

  那样一来,恐怕他……

  季星心有余悸,对着镜子,伸长舌头舔了舔额头渗出的汗珠。

  恐怕他也是妖魔的情况……

  就暴露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