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大佬
你好,我是大佬

你好,我是大佬

大二爻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6-06 20:23:58

向来以打铁为生的苏承,因为一把锤子,一个袋子,一本《神魔炼器宝典》,被卷进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权力争斗,求仙证道是为了自在逍遥?还是为了更大的权力? (此书是“升序宇宙系列”的第一本,敬请期待!) (名字60天改一次,动不了了,就这吧,朋友们,别在意名字,相信我,看就完事了 0.0 绝对物有所值!)
目录

1年前·连载至15.两个巴掌

1.想收我为徒,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大元王朝,北荒域,草叶城。

  草叶城内,荒凉的北风吹过城墙根,在城墙西南角有一处石头房子,房子如同一个蒸炉,散发的热量扭曲了周围的空气。

  这石头房子是苏承一手盖起来的,别看他只有16岁,却有着成年人也无法企及的力量,这石头房子都是他从西山扛下来石头一点点盖起来的。

  石头房子被装点成一个铁匠铺子,苏承此时正坐在熔炉旁,往熔炉里投递煤球。

  一旁有一只小狐狸抓着一个袋子,从袋子里源源不断吹出风,灌进炼铁的熔炉中。

  这风袋是个不俗之物,只见小狐狸拿着袋子,什么也不做,便有千股万股的风吹出来。

  “小苏苏,收!”

  苏承一声令下,小狐狸银铃一般的声音回应道:“好嘞!”

  狐狸收下风袋,苏承立即开炉,取出一块烧得通红的铁块,随后抡起一把乌黑的大锤开始锤炼铁块。

  这乌黑的铁锤也是不俗,铁锤中间镶嵌一颗同样乌黑的珠子,与铁锤完美融为一体。苏承抡起铁锤仿若无物,但每一锤落下都能爆发出数百斤的重量。

  三两锤便把铁锤的杂质打出,敲出一把菜刀的模样。

  小狐狸有苏承一半高,也拿一柄小锤配合着苏承敲打。

  打完铁,苏承夹起铁块放入水缸之中,淬火之声滋啦滋啦响起。

  随后,苏承将成型的菜刀抛出,小狐狸接过去迅速磨刀,三五下就做出了一把刻有“苏”字的刀具。

  把菜刀收入一个竹筐中,少年掂了掂:“20把菜刀,如果能全部卖掉的话,够我们一个月的饭钱了。”

  小狐狸精于计算,在一旁撇了撇嘴,奶声奶气女音说道:“人家要吃肉,吃肉就不够一个月了……”

  苏承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打趣道:“想吃肉自己去打猎嘛,我给你炼的那把马刀呢?”

  小狐狸两脚离地,窜到房顶上,从房梁上取下一柄红色刀鞘的短马刀,刀身长度正好匹配她的身长。

  “刀术炼的怎么样了?这几天只顾忙生意,都忘了抽查你的功课。”苏承继续说道。

  说着话,他右手一招,风袋自己飞到他手里,被他挂在腰间。随后又招来铁锤背在身后。

  小狐狸拔出马刀,使出一个挑刀,一个斩刀,有模有样。

  “还不错,斩刀的时候身子前倾才有爆发力,你身子干嘛老是后仰?”

  小狐狸挠挠头,有些不意思说道:“怕误伤了自己。”

  “真刀真枪的干架本就是搏命,你这么畏首畏尾可是要吃大亏的。”

  “知道了,公子。”

  苏承一手提着竹筐,轻而易举的背在了肩上,带着小狐狸出了门。

  今天是草叶城开市的日子,附近的村镇都会前来赶集。苏承的刀也会卖的多一些。

  这世间豢养灵宠灵兽的人很多,一些大宗门甚至专门开设了灵兽学。所以苏承带着一只小狐狸,倒也并不惹眼。

  其实在一些大门大户,他们是不会豢养狐狸、獐子、阿猫、阿狗这类低级灵兽的,他们追求的是麒麟、龙蛇、凤鸟这一类带有传奇色彩的灵兽。

  街市上好不热闹,苏承刚入街巷,就听见身后有人呼和开道:

  “祖师爷赶路,闲人让道!”

  众人纷纷让路,不让路就会被一身道袍的童子呵斥。

  苏承带着狐狸也赶紧转到一旁。大路敞开,一个八抬大轿慢慢而来,抬轿的是八个石头做的力士,应该是石山妖精。

  轿子硕大,轿顶上盘着一条小龙,那条小龙昏昏睡着,并不理睬世间的热闹。

  苏承年少,没见过什么世面,就问旁边的老汉:“阿叔,这是什么人出行?这么大的排场?比城主都要威风!”

  老汉一拍大腿:“这可是龙阳山上下来的仙人!听说草叶城要举办十年一次的‘仙丹大会’,周围百里内的仙家宗门都会过来!”

  苏承纳闷:“十年一次?我今年都16了,怎么不记得以前有这样的场面?”

  那老汉继续解说道:“本来这仙丹大会是仙家宗门的盛会,往日都是在更繁华的大都举办,怎料想草叶城城主的儿子,在今年的武科考竟然被大帝钦点为‘论述’第一!这是何等荣光,所以今年的仙丹大会也就选在了草叶城。”

  武科考。苏承之前倒是听说过,大元收取人才分为两种:一种是治世的文科,一种是守江山的武科。

  苏承从来没想过文科这条路,他自从在西山破神庙捡到乌黑大铁锤、风袋和那本《神魔炼器宝典》之后,就立志要走武科考。

  毕竟从小打铁打了十年,四书五经自然是没读过的,但却练了一膀子好力气。

  八抬大轿缓缓走来,等走到苏承面前是,轿顶上那条盘曲的小龙竟然出奇的睁开了眼!

  那条龙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盯着苏承瞧了好一阵。轿子里的祖师爷也感受到了小龙的反应。

  “停下轿子!”祖师爷说道。

  轿帘拉开,里面是一个皮肤嫩白的年轻男人,男人盯着苏承上下扫视,目光在他的腰间和后背上停留了一会。他的目光平静,却给苏承一种极大的心理压力,他的直觉告诉他要逃!

  这就是高手的威亚么?苏承心想,他顶着压力绝不低头,跟祖师四目相对。

  “你很好!”年轻祖师说道,“可愿入我龙阳门下?我可收你为内门弟子!”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龙阳山祖师钦点的内门底子,那必须是天才中的天才才有的机会!

  一般人登上龙阳山,需得做三年小工、三年学徒、三年外门,整整九年时间的打熬,才有可能去争取那十分之一的内门弟子名额。

  他苏承不就是一个铁匠?怎会有如此狗屎运气?

  众人还在纳闷之中,却听见苏承缓缓说道:“回祖师的话,弟子向来安分守己,不曾想过修行成仙,望祖师成全!”

  众人顿时炸开了锅,纷纷议论苏承怕不是傻子?铁匠有什么好的?送上门的机会竟然不要?

  一旁的小狐狸也是纳闷,公子平日里最是羡慕那些御剑飞行的仙人,今日有机会修行证道,他怎么要放弃?

  “公子……”小狐狸苏苏刚开口,苏承就偷偷踢了他一脚,她立马闭上了嘴。

  虽然不知道公子是何意,但她知道公子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坐在轿子里的祖师爷,声音不怒自威,以不容侵犯的威严语气说道:“你可想清楚了?入我门下,可保你得道升仙,享人间富贵。”

  苏承喏喏:“望祖师不要怪罪。”

  “也罢,人人都有自己的路,希望你日后不要后悔。”

  祖师把帘子放下,八个力士抬着轿子继续赶路,轿子顶上的那条龙突然扭动身子,冲着苏承吐了吐信子,竟然露出了一种玩味的神色。

  待到祖师远去,众人看向苏承的眼神里是五味杂陈,有人替他惋惜,有人觉得这少年不一般,有人觉得他是个大傻子。

  就连小狐狸苏苏也开始抱怨:“公子,你为什么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要,白白让他溜走,我们打铁过活很是辛苦呢……”

  “快走!”

  没想到苏承没有回答苏苏的话,直接拉起她的小狐狸爪子就开始往回跑,目标是自己家的石房子。

  小狐狸不解,她被苏承拉着像风筝一样,只觉得耳畔生风,哗哗乱叫。

  “公子……停下……我要吐了!”

  “再忍忍!”

  苏承反而加快了速度,一手提着装有菜刀的篮子,一手拽着小狐狸,飞一般的赶到了家门口。

  到了家里,苏承锁上门,石头房子关上门那就跟城墙一般厚实,而且还隔音。

  小狐狸被吓得直喘气,对苏承怒目而视,娇嗔道:“公子,你今天实在太奇怪了!莫不是染了狂病?”

  “去去去!你懂什么?”

  苏承放下筐子,钻进了卧室,翻箱倒柜的寻找东西。小狐狸在一旁不依不饶的问道:

  “公子,今天这么好的机会!那可是龙阳山!方圆百里最好的三大门派之一!平日里你不是经常说自己要去当一当人家的掌门吗?怎么现在连当内门弟子都害怕了?”

  苏承实在受不了小狐狸的碎碎念,他白了苏苏一眼:“小孩子懂什么,快帮我找找之前制作的压力机械开关在哪?”

  “人家才不小,我已经18岁了,可比你还大两岁呢!在我狐族里,我现在都能成亲了!”

  小狐狸嘴上不依不饶,可身子还是很诚实的,老老实实爬向房梁,取下了一个藤条编织的筐子,里面放了许多老鼠夹子一样的零件。

  “小狐狸真乖!”

  苏承伸手就要去拿,苏苏却筐子护在身后,仿佛有了仪仗,神气的说道:

  “公子先告诉苏苏,你今天为什么这么反常?”

  苏承无奈,突然他伸手指向窗外,大喊道:“糟糕!他们来了!”

  苏苏一脸好奇,赶紧看向窗外,却发现外面只有过路的老张和老王,什么人都没有,回过头一瞧,发现苏承已经把筐子抢走了,气得苏苏狠狠的跺脚。

  “公子,你变了……你以前答应过我,等你修仙得道之后,帮我修一个人身……你以前可是最疼苏苏了……”

  说着说着,小狐狸竟然有了哭腔。苏承在一旁狠狠的训斥了一句:“憋住!过来帮忙!”

  小狐狸见自己的“梨花带雨美狐计”失效了,只得乖乖的应和道:“来了,公子吩咐。”

  苏承从卧室地下仓库里扒拉出几块铁疙瘩,拼凑出一个人的模样,又从仓库里拉出来十斤黑火药塞在铁皮里,还故意在里面撒了一把铁弹丸。

  随后苏承双手掐诀,回忆《神魔炼器宝典》里的内容,找到了关于“傀儡术”那篇口诀,随后他咬破手指,以血为媒介,在铁人身上指点,对应人体的365处穴位。

  苏承左右手同时开工,手指迅疾如飞,铁人被点的咚咚作响,他也不嫌疼。

  365处穴位全部点完,每一处都有苏承的一点血红。

  擦掉自己一脑门子的汗,苏承重重吐出了一口浊气。

  铁人身上的血迹慢慢散开,竟然均匀的铺开,慢慢包裹住铁人,瞬间功夫,铁人就变得和苏承一模一样,活脱脱一个分身!

  “这《神魔炼器宝典》还真管用!苏苏,来帮忙。”

  小狐狸撇了撇嘴,但又不能不听话,谁让苏承是和她签了灵活契约的主人呢?

  两人把铁人搬到熔炉旁,乍看之下还真像苏承自己在烧锅炉,只是这铁人无法动弹,仔细看的话,难免会露出破绽。

  苏承又把压力机械开关撒在周围,用泥土埋起来,只等有人踩到上面,就会引起铁人的共鸣,铁人体内十斤黑火药便会当场爆开!

  “好了!”做完这些,苏承拍了拍手,只背了那把乌黑的大铁锤,和腰间的风袋,锁了门,就带着小狐狸悄悄溜了出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