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飞时
流年飞时

流年飞时

深夜伍妖灵1

仙侠/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2-11-04 22:17:13

时间逝去,纪元更迭。 一个平凡青年,因传家宝意外夺走了神秘女子的造化,摆脱平凡人生。 在找寻家传至宝的秘密过程中,结实了诸多有个性的强者,并不断厮杀变强……得知了更大的秘密。 且看楚逝如何改变命运,踏足仙道之巅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章 血染的星

第二章 世界观崩塌

  一片无垠的虚空,有大有小的光点密集的散布在视野中无法触及,它们都是相隔亿万里恒星,向这里传递着光芒。

  楚逝在其中漫步,他有些不知所措,但更多的是激动兴奋,这是他常在梦中见到的场景,但从没有一次是这般的真实,这样的浩瀚无垠。

  虽沉浸在其中,但他冥冥中总觉得有大事将要发生,关系他的命运……

  蓦然,面前不远处凭空出现了一摸金色的光晕。

  光晕金灿,宛若佛门金光,又像是帝王之气。它逐渐扩散,延伸出双臂、双腿以及头颅,显然化成了人形。光晕继续细化,生出了手脚,与人类一般无二。

  那道人形光影挺拔修长,看体态应是一名男子,虽看不清面容,但五官有着模糊的轮廓。

  最让楚逝震惊的是,这道一动不动的光影宛若帝王,在自然而然中散发出了一股我自魏然盖世凌天的气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楚逝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情况?做个梦都能见到这么个气势骇人的光影?

  “被古符初步接受的人,可来此修炼时与空”。

  楚逝蒙了,他说的音节不知属于哪个年代,但自己却能听懂…还有他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做梦梦到外星人讲胡话了?

  “石符九禁,九禁之后石符认主,了解我推演真相得无名法成就至高”

  话落,还不等楚逝说些什么,一个古朴的小石头就从光影体内飘出,正是天天在脖子上挂着的传家宝,只见小石头缓缓向他的眉心印去,似要与血肉融合为一。

  楚逝骇了一跳,连连后退,但任凭楚逝如何快速的后退,看似缓慢的小石头与他眉心之间的距离却始终在不断缩小。

  最终还是诡异的融进了楚逝的眉心,留下了一道细小的金色印记,若是细看正是小石头上的那些纹络,但不过一会印记就淡化消失了。

  楚逝摩挲着眉心位置,脸色难看,静静感受脑部,但没什么异常感觉。

  那道光影在小石头融进楚逝眉心后便如烟一般飘散了,但空中却多出了两条交错的巨大锁链,能看出其横贯了整个星空。

  一条勉强算是银白色,因为它近乎透明,另外那条是一种混沌不清的颜色,和第一条一样,几乎透明。

  楚逝的心情无法形容,短短一会发生了太多事情,让他一时间呆呆发愣。

  但他仍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两条锁链的古朴恢宏,似是开天辟地之前就已经存在的神物。

  要是拿几千年前的古董和眼前之物相比,简直就是把石器时代的物件和他侄子前天捏的橡皮泥放在一起的既视感。

  刚要仔细观察横贯星空的两条巨大锁链,眼前的虚空却忽得抖动了起来,逐渐模糊最终一片漆黑。

  随后顿感身体传来了阵阵巨痛,他忍不住闷哼出声,眼皮一阵颤动,努力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略显昏暗的木屋里。

  全身的力气好似都被抽干了,身体软绵四肢无力,像快泥巴一样软趴趴的躺在坚硬的床上。

  自己这是在哪?刚才做了个好奇怪的梦,一系列的突发事件让楚逝有些应接不暇,几疑仍在梦中。但身体传来的疼痛告诉自己这是现实无疑。

  我怎么躺在这了?他只记得当时要去废楼天台抽烟,然后怎么来着,哎,头好疼,想不起来了……咦?这情形…不对!被绑票了!

  “吱压,伶叮叮”,有开门声和铃铛晃动传来,楚逝连忙扭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着素衣的纤细身影,是个女人,目光上移,蓦然,胸口宛若被无形大锤重重一击,呼吸都被掐断,眼神不由变直。

  心中飘过两个大大的国粹,太特喵美了……完不比那个叫玛丽苏什么戴安娜的星系知名女星差!

  在看这淡雅脱俗的气质,宛若一朵兰花在眼前微微摇曳,嗯,是是从画中走出的仙女。

  还不等女神开口,楚逝就一脸成熟冷静的先一步说到“不知阁下为何绑我至此,若阁下是为了钱财,那或许没有,贱命和纯洁的灵魂到是各有一条。”

  那女子微微一愣,随后冷漠的说到。

  “你的灵魂我倒是不要,但我要你的命,我自认为已经做的极其隐蔽了,没想到还是被你悄无声息的钻进法阵,半路摘桃,夺走了一半的造化劫雷,也不怕被灵能撑死,但你当真以为我必死无疑不成。”

  “握曹,你是精神病吗?你在讲什么?还有!你特马就是那个会飞的人!?”

  听到雷字的那一刻记忆瞬间恢复,楚逝的魂都被吓飞了,瘫软的身体硬生生的弹了一下。

  她就是那个会飞的人!

  而且听她的意思这是要宰了自己?真不该嘴贱去调侃她,本以为她是个美丽的人贩子,结果是个会飞的杀人魔,要是手能抬起来一定狠狠的给自己来个大嘴巴。

  “事到如今你不必多说,更不用诱骗我去探查你的灵魂,像你这种明明点滴修为都没有,却能发现我所布大阵破绽的小家伙,应是镇族嫡系后裔,连能扛住造化劫雷的灵铠都有,灵魂的保护恐怕更甚,所以我用了些手段,在我没集全熬血炼骨要用到的天材地宝前,你便安置于此吧”。

  “等等,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还有你是个什么东西呀?怎么特马的会飞呀!”楚逝对转身出门的女子狂喊到。

  女子顿住了,回头淡淡的瞥了楚逝一眼冷哼一声,关门走了。

  楚逝都崩溃了,这泥马是什么情况?这女人是会飞的妖怪吗?她不是要宰了自己,是要活炖了自己。

  而且自己都被五雷轰顶了,差点失忆,怎么还活得好好的?那个造化劫雷是什么东西?自己把那玩意吸收了?灵铠又是什么东西?那女人口中的镇族后裔又又又是什么家伙?

  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在一天内经历了这种颠覆世界观的事情,楚逝真的怀疑自己得了妄想症,看到和听到的都是幻觉,但好好的人怎么会得病呢?

  又或者那女人就是个精神病,说的话全都是疯话,但精神病怎么会飞?

  楚逝不是那种怯懦又不自信的人,否则也不会为了遨游宇宙这种一听就不切实际的梦想奋斗那么些年。

  他开始冷静下来思考这一系列事件,楚逝坚信自己的眼睛,相信他所看到的东西,那就说明女子真的不是普通人,她眼里的世界和她做的事都是楚逝这种普通人不敢想的神话。

  楚逝脑中忽有灵光一闪,想起了小时候每次睡不着觉,老爹给他讲的那些天马行空的故事。

  那些故事里没有宇宙飞船,没有任何高科技设备,有得只是一片洪荒的大地,和很多不可思议的神人、异兽、天灾和人祸。

  比如上半身是人身,下半身是蛇躯的补天女神,名叫女娲;头颅没了,还能继续战斗的盖世战神,名叫刑天;也有睁眼就是白天,闭眼就是黑夜的万里神龙,名叫烛九阴;还有淹没世间的大洪水,和被神一头撞碎的世界支柱。

  他那时问过老爹,这些故事是他啥时候编的,老爹却笑着说:“这都是发生过的历史,只不过很多很多年后成了传说,再后来就成了家喻户晓的神话,不过五百年前出了一件事,把当时现存的古籍和神话全封杀了,不知道那时的祖宗用什么方法保留了一大堆,所以嘛,那些传说很可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只要你好好表现我就多讲些给你听”。

  直到后来长大了,才在老爹的指引下找到了祖宗留下来的那堆古籍,其中有一本《黄帝内经》,里面就有一段记载。

  “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

  联想至此,楚逝有些惊疑不定,难不成在古代还真有一个扑朔迷离的神话时代不成?只是到了当今天下,神仙不可见了。

  如果猜测成真,那自己就真破天荒的遇见神仙了,还是个美丽的、说胡话的、会吃人的神仙。不过,这一切还有待确认,下次见面再询问一下,做个明白鬼,不对,是历史挖掘人。

  一天一夜过去了,楚逝没有睡意,在木床上辗转反侧,他想了很多东西。

  女子对他说的那些话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里重复,逐字解刨分析,他越发觉得这其中或许另有隐情,那些发生在他身上的事,那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让女子误认为他身世不凡。

  ……

  瘫软的身体已经好了大半,已经能下床走动了。

  透过木屋里唯一的半开窗看向外面,外面是满山遍野的奇花异草,散发着独特的芬芳,还能看到旁边的山谷,景色异常的秀丽。望着眼前的美景,呼吸着带有芬芳的空气,让楚逝那一片混乱的大脑恢复了些许平静。

  他尝试过开门出去,或者翻窗溜走,但手刚摸到木门,就顿感一股电流窜遍全身,麻的他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把手伸向窗外,却怎么也探不出去,任你用力却毫无作用,就好像有一道柔软的空气墙竖立在那,将木屋内与窗外的世界一分为二。

  这种诡异的现象,让抽自己好几个耳光的楚逝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上古,是否真的有一个洪荒时代!”

  ……

  位于水瓶座,海兽系的DE-史塔克,一颗比太阳还大一些的海洋类行星。水的密度比地球大了好几倍。

  海洋深处,一座石质宫殿,建筑风格诡异。

  大堂中央,一座雕像栩栩如生,是一个男人脚踏战靴踩着翻涌的海浪前行的身影,体貌与人类相似,唯一迥异于人的部位,就是自臀部延伸出的一条龙尾,除此之外与人类一般无二。

  雕像头戴战盔身穿战铠,手握三叉戟斜指前方,似是在面对未知的敌人。

  漏出的那双眼睛,摄人至极,带着庞大的压迫感,气势恢宏。雕像的雕刻技艺巧夺天工,像是活人被石化于此。

  雕像古朴,整体皆为石质,但额头处却突兀镶嵌了一颗菱形水晶。大堂两侧,齐齐的排满了单膝跪地,以手中战矛触地的黑色干尸,他们佝偻身躯,头颅朝地,眼眶空洞。

  这副诡异的画面已经定格了不知多久,而这种定格在雕像额头上的宝石蓦然闪耀起蓝色幽光后,被打破了。

  干尸动了,所有干尸齐齐抬头注视光芒闪耀之处,空洞的眼眶里跳动起惨绿色的鬼火,两排鬼火齐齐晃动,场景骇人。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