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启残唐
幸启残唐

幸启残唐

冬月初一的猫

历史/两晋隋唐

更新时间:2022-05-23 08:05:00

残唐末年,群雄逐鹿,社稷垂危。 且看一个秃子,重启“百骑”荣耀,光复大唐!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十二章 无奈的完结

第一章 缘起皇藏寺

  大唐乾符二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要更晚一些。

  瑟瑟的北风带走了皇藏山上最后一片飘落的红叶。

  那红叶伴着月色,慢悠悠的划过一处典雅的僧院,簌簌落落的停在了高幸的面前。

  这高幸法师生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虎目剑眉之间自带一股英气。

  虽不及弱冠之年,僧腊也仅有三载,却深得寺中众僧拥戴,又承了朝廷敕书。

  三日之前刚刚加持为这皇藏寺的寺主。

  本是山门中冉冉升起的一颗佛界新星,按理应是春风得意之时。

  但此刻却见他面色凝重,匍匐在雪地上,正在艰难的向前蠕动着。

  高幸只觉得自己浑身绵软虚乏,两个手肘撑住身子都十分艰难,仿佛每向前蹭上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二十来步的距离,却生生爬了一柱香的功夫。

  好不容易来到了院墙边,却已是油尽灯枯,再无半分力气把身子撑起来。

  自知此番定是难以逃脱了,索性斜靠在院墙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雪夜之中,那微薄的月光,轻浮的映在他满是绝望而又欲哭无泪的脸上。

  几日来积聚在胸中的烦闷与挣扎,汇成了一股戾气,冲破了那颤抖的嘴唇,在这寂静的夜里,化作了一声凄厉的悲鸣:

  “你——!

  妹——!!

  啊——!!!”

  ……

  片刻的宁静之后,只听“啪”的一声。

  院中僧房的门被推开,一个白胖的和尚慌慌张张地冲了出来。这和尚法名望石,睡眼惺忪的脸上,尽是焦急之色。

  望石在院中四下张望,瞬间便看见了坐在墙边的高幸。这才把吊到了嗓子眼的心,生生的又咽了回去。

  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了高幸身边,“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一边拉着高幸的手,一边带着哭腔憨憨的说道:“小师叔啊!大冷天的,您这是何苦呢?”

  高幸也不理他,双眼只是呆呆的看着月亮。

  望石又哭道:“小师叔啊!再有个七八天,就是您圆寂的大日子了!只剩下这么几天,您就不能像个人一样好好的活着吗?”

  高幸身子微微一颤,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那不争气的泪水,顺着眼角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哒,哒,哒”

  又一个黑脸和尚从僧房里冲了出来,这黑和尚身形高大,法名望山。

  此时事急,他帆布直裰的僧衣尚未扣上褡裢,隐约露出两块硕大而又厚实的胸肌。

  见这二人正在墙角边,一个箭步便冲了过来,压低了嗓子厉声对望石骂道:“你这懒鸟!让你执个夜,睡得跟死猪一般,又生出这等事情!”

  “这……这……小师叔也不是真的要走,他只是……只是出来透个气的。”望石嘟嘟囔囔的回道。

  “呸!就你这厮嘴硬!这两天已经爬出来三次了,真出了事你我怎么跟师傅交待?”

  说罢望山抡起胳膊作势要打,只吓得望石连忙抱住了头,但那巴掌终究没有落下来。

  但听他恨恨说道:“先带回屋里,免得惊动了师傅和大师叔。”

  望石见他没有动手,连忙应了声“是”。

  随即站起身来,冲着高幸低声又嘟囔了一句:“小师叔,得罪了!”

  然后他二人便十分默契的各拽着高幸的一只脚,快速的向僧房中走去。

  那苦主高幸依旧缄默无语,自知反抗也没有用的,索性躺平,随他二人去了。

  只在这雪地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拖痕……

  ~~

  再回到僧房之时,约莫已经有四更天了。

  望石搬来屋中的长案堵到了门口,随后便在这长案上铺了被褥自行睡了,不一会就传出了阵阵的鼾声。

  望山铺了块毡垫在靠墙角的地上,倚着墙闭目打坐,也不知是睡是醒。

  高幸被他二人拖到了榻上。此时也断了再逃的念想。

  今晚这一番折腾,早已虚乏无比,烂泥一般的瘫着。浑身上下都好似灌了铅一样,半个指头也不愿再动一下。

  唯独在这院子中吹了吹冷风,此时脑子还算清醒,便反复思索起穿越之后的每一件事情。希望能理出个头绪来。

  ……

  今儿个是十二月初一。

  小爷我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

  这尼玛是真真的回到了唐朝,只不过不是那贞观开元的初唐盛世,而是到了年号为乾符的残唐末年。

  没几年便要天下大乱,群雄逐鹿。

  这大唐的气数,就好像秋后的蚂蚱,也蹦哒不了多久了。

  不过这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

  眼下最急迫的事情是我他喵的快要圆寂了!

  这身体的原主三日前在那大雄宝殿上行了仪轨,成了这皇藏寺的一寺之主。

  只不过这寺主不是用来管事的,却是用来烧的。

  听说那上一任寺主是个得道高僧,法名高寿,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平生之执念。

  甘愿以舍身圆寂为引子,做一场宏大的法事,以求为信众祈福。

  那法事本定在十二月初八,腊八节施粥的时候操办。

  本就是佛家三节之一,又已经承禀了两个州的州府,想必定是盛况空前,来者岂止万人。

  怎知道这高寿法师福祉不及,痨病到了晚期,十一月二十八竟然先行圆寂了。

  按说这主角没了,就该散局了吧。

  谁曾想,这寺中的上座和维那与众僧议定后,一致要求继续这场法事。

  并且还一致推举这身体的原主继承了寺主之位,替代高寿大师完成遗愿,以尽功德。

  这……

  这就不是圆寂了,这他喵的是赤裸裸的献祭啊!

  摊上了这般变故,也不知那原主是心里阴影面积太大,还是身子骨太单薄,竟在那加持寺主的当晚,也往生极乐去了……

  也就是那晚,小爷我鬼使神差的得了这么个身子。

  咱还记得前世的最后一个念想,本来是吃着火锅唱着歌,喝着啤酒撸着串,只是个眨眼的功夫,就在一片火光之中了。

  本以为是个浴火重生,凤凰涅槃的征兆。

  前一世没混出个人模狗样,这一世便是要屌丝变凤凰了。

  按说不是穿个王孙世子之身,就是生在个豪门富贵之家。

  怎料到竟然魂穿到了一个和尚的身上。咱上辈子就是个酒肉之徒,与这佛家也没什么瓜葛啊!

  关键是过不了几天还要再被烧一次!

  这他喵的就不是山鸡变凤凰的节奏了。

  这是老天爷觉得咱皮糙肉厚,一遍过了火怕是还有些夹生。必须要回到火上再烤上一遍,才能通透啊!

  老天爷啊!

  您到底是多怕我烤不熟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