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臂阎罗
九臂阎罗

九臂阎罗

谪蝉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7-24 02:41:40

神明已落,人间妖魔横行,生灵涂炭。 要想自保,也得登顶这炼狱高台,俯瞰人间。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十六章 奠

第一章 奇怪的一家人

  大天国。

  华城外。

  乌云如墨,将泛着皎洁荧光的天空肆意侵占。

  平日里无数人走过的官道此时已伸手不见五指。

  一只披着夜色,浑身散发着恶意的黑影锁定目标后,从林中掠出。

  那是一栋爬满青苔的三层古旧小店。

  夜间没有一丝风浪,店旁的柳树却沙沙作响,在这压抑的夜晚增添了几分诡异色彩。

  此时店内二层的客房中还点着灯,显然房间的主人此时还未休息。

  屋内略显空荡,一盏油灯,一套桌椅,一张放着打满补丁被褥的床。

  尽管打烊前清理过,但鼻尖还能闻到楼下飘荡着残羹剩饭的味道。

  闫明揉了揉鼻子,一天的劳作过后,俊秀的脸上看不见一丝疲惫。

  铜镜中的他书卷气十足。

  此时正借着微弱的火光埋头奋笔疾书。

  方正的汉字在泛黄的纸张上有序的排列。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是只有他才能看懂的日记。

  “算了算日子,这应该是我经历那场禁忌仪式的第二年,回想起过往,简直就是噩梦般的经历。”

  “鲜血、惨叫、断肢、还有…那个挥之不去的恐怖身影。”

  “逃出来了又如何?”

  “我们曾躲在密集的流民中,也试过藏在厚厚的城墙内,却什么都无法改变,该来的总会来的。”

  “一同逃出的…不是分散去了各地,就是死在了对它的恐惧之中。”

  “还有多久才会结束?”

  “是被它杀死。”

  “还是…尝试杀了它?”

  “好在它一次只杀一人。”

  “相比修炼,还是做个普通人更幸福。”

  “总之,在那一天到来之前,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前几天我去霞光村猪肉贩子那进货了,那个老东西兴许是收到了风声,竟然坐地起价,这年头...猪都比人值钱。”

  “好不容易重新找到地方落脚,只能先咬咬牙,吃亏就吃亏吧。”

  “正如我所料,这个世界的饭菜还不够精细,他们对于烹饪一无所知,不过是空有宝山的野人。”

  “也正因如此,厨艺平平的我也能大放异彩。”

  “话虽如此,我堂堂异世界厨神竟然还是被人钻了空子狠狠吃了一顿霸王餐。”

  “算了,不提这个。”

  “如今在华城我已难寻敌手,是时候涨价了。”

  “涨多少好呢?”

  “我需要琢磨琢磨。”

  “最近的天气越来越恶劣了,我有预感,这场大雨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令人厌恶的雨季。”

  断断续续写到此处,闫明停下笔,望着手边沸腾的水杯皱起了眉头。

  那是他刻意储存的雨水,当然不是用来喝的。

  “有东西进来了。”他喃喃道。

  说着,他迅速的合上了日记,将宽大的袖口旋转收紧,无声地贴至门旁。

  脆弱的纱窗门连稍大的风沙都抵挡不了,更别提凶残的妖魔了。

  但闫明并未慌张,就像是接收过无数次来历不明的快递,一脸淡定。

  咆哮的液体不知何时安静下来,化作一条细长水蛇自杯中蜿蜒而上。

  房梁上、床底下、书架后,一条条灵动或僵硬的水蛇无声游弋。

  从地面顺着脚踝钻入他的衣物之中,隔着内衣化作水甲,严丝合缝。

  呼吸渐渐变得微弱,仿佛变成了一尊毫无生气的雕塑。

  黑夜中也如白日般明亮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门缝。

  嗒...嗒...嗒...

  尽管小店内安静无比。

  可他还是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

  很轻很轻...

  轻到像是脱手的气球接触天花板所发出的声响。

  门外,绝对不是人。

  闫明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老旧的木门适时发出了声惨叫。

  他趁机控制着一条水蛇从衣物中探出,捅破了薄薄的砂纸,留下一个可供窥视的窟窿。

  小心翼翼的凑近洞口观察,同时也警惕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门外昏暗无比,只有心脏不甘寂寞的跳动声萦绕耳畔。

  蓦的。

  一声闷响从右侧楼梯口传来。

  他双眼一缩,不确定来者是不是那恐怖大妖。

  但他知道,与妖斗,死亡只在一瞬间。

  与其坐等袭击,不如趁此机会主动一些。

  说干就干。

  随即他撞开房门,意念流转,霎时间水幕四起,从店内的各个角落汇聚而来。

  与此同时。

  头顶能感受到一股灼热的气流,那恐怖的热量,就连空气中的水分都能燃烧殆尽。

  一条条肉眼不可察觉的蛛丝遍布房梁,就像是顶级掠食者所布下的陷阱,一旦踏入,便是万劫不复。

  惨白的雾气从他隔壁的房间蔓延而出,如梦似幻,同样不可小觑。

  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除了三人微弱的呼吸,店内再无其他异动。

  不知过了多久,闫明耳朵微动,店外的水幕破碎声格外悦耳。

  “它走了。”闫明满脸凝重道。

  台阶上的男孩无力的瘫倒在地,眼中满是后怕。

  “这点出息,怎么没把你给吓死?”

  出声之人是一名女子,身材窈窕,面相端庄大方,言语却十分刻薄。

  闫明没有理会他们,回到房间取出油灯观察着四周被侵入的痕迹,松了口气道:“不是它。”

  女子眼见被无视,心中更加恼怒,眼中净是轻蔑道:“要是它的话,你们这帮短命鬼早就被吃得渣都不剩了。”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闫明头也不回道。

  “希望你被当做袭击目标时也能装得这么云淡风轻。”二姐项蕊冷笑不止。

  “四哥…三哥怎么办?”萧景望着楼梯口以一种诡异姿势死去的身影,有些不知所措。

  闫明撇了一眼三哥汪景鹏的尸体,冷淡道:“放着。”

  六弟萧景在众人之中年龄最小。

  脸上稚气未脱,模样看上去有些乖巧。

  “这不好吧?再怎么说也有一年的感情了…”

  “那你现在去报案啊?”项蕊讥笑道。

  一提报案,众人便沉默了。

  夜间是妖魔活跃的时间段,也是有关人士重点处理案件的时间点。

  不说能不能在遭到袭击的情况下靠近城门。

  光是一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从城外毫发无损的走到城门口就足够令人生疑了。

  他们的身份对这个世界而言还是个秘密。

  谁也不知道贸然行动会不会导致这个秘密被暴露。

  闫明看了一眼隔壁白雾弥漫却依然紧闭的房门,轻轻敲击并询问道:“还好吗?”

  “我没事…”

  稍微驻足了一会,门内才传来女孩的回应,带着些许哭腔,隔着门也能想象到她强装镇定的模样。

  项蕊有些嫌恶道:“令人作呕。”

  不知是在说闫明,还是房间内的女子。

  稍稍安抚了一会五妹的情绪,闫明便开口道:

  “案子肯定是要报的,毕竟三哥经常出去送外卖,若是悄无声息的失踪了,我们的麻烦只会更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