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吟梧桐忆霜烟
剑吟梧桐忆霜烟

剑吟梧桐忆霜烟

素衣踏雪

武侠/传统武侠

更新时间:2023-12-08 22:50:08

“风卷残云千纷雪 ,一剑肃杀惊雪吟”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陆晚

幽亭

  深秋!

  残阳如血

  晚风初定柳絮垂摆,兰花幽香散溢沁人心脾。

  微风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余晖映照着天边,一抹淡淡的红霞染红了天空,而晚风轻轻吹过,带着丝丝凉意。

  幽静的庭院里,一座小筑依山而建,掩映在翠绿的竹林和藤蔓之间,仿佛是世外桃源。

  独孤听雪身披素衣,独立于小筑阁楼之上,宛如一朵白莲出水,清雅脱俗。

  她的眼神深邃而幽冷,宛如寒夜中的星火,透露着一种超脱尘世的孤傲。她是一朵孤独的雪花,在荒凉的山巅怒放,永远不曾停息。

  “梧桐落,惊雪影,好一个林棠,果然生得俊俏。”一眼望去,少女束发为丸,推门而来,带着几分俏皮的说道。

  “身为一个剑客,希望别人夸他的剑,而非夸他的脸。”那个人影矗立在幽庭小筑门前,声音低沉道。

  他仿佛一道静谧的风景。在青瓦白墙的映衬下,他的身影显得格外独特而优雅。

  他身着青衣,头戴斗笠,面容俊秀而清冷。

  少女凝视着眼前这个俊俏男子,他的鼻子挺而直,薄薄的嘴唇透着淡淡血色,目光随后落在男子手中的银色长剑上。

  “想必这柄精美宝剑便是惊雪了吧”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她仔细端详着这病长剑。

  “姑娘慧眼。”林棠颔首道。

  “我家主人已等候多时,请随我来。”少女缓过神道。

  林棠微微点头,紧随其后环顾四周,只见此处虽然简朴,但却布置得颇为雅致。

  晚风轻拂,夕阳余晖尽洒,翠竹林间亭院深幽,藤蔓环绕,小径蜿蜒而过,通向幽深的竹林深处,散发着清新的花草香气。

  空气中弥漫着静谧与孤寂,字迹秀美且苍劲有力的两幅字映入眼帘,“幽亭观小筑,独孤夜听雪”。每一个字似乎都诉说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孤独和凄美。

  正当他入神之际,瞬时!一少年短刀劈出,往他眉心处袭来。林棠双指瞬间便夹住刀尖,双指轻弹,少年便后退数米。

  “好身手”林棠笑道。

  少年手持短刀,刀身漆黑,刀柄呈古铜色,刀虽残旧却泛著光。他嘴里叼着野草,腰间挂着一串铃铛,脸上带着几分不羁,恶狠狠注视着林棠。

  残阳已经西斜。一抹残霞映在他略显稚幼的脸上,他用手抚摸着刀身刻纹,刀锋在夕阳下泛起了寒光。

  少年目光坚定,像飞翔在空中的雄鹰,死死注视着眼前的猎物,宁静中夹杂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与林棠对视片刻过后,少年便笑了起来。“听说你的剑很快,却不知与我的刀相较如何”少年的话语中带着几分挑衅。

  “想不到这荒郊幽亭之中,竟藏着一位使刀的高手。”林棠心中暗衬。

  少年一脸傲娇,正当脱口而出之际,一温柔的声音却打断了他。

  “小七不得无礼。”

  独孤听雪脚步轻盈,从屏风后的幽暗中缓缓走出。她仿佛带起了一阵微凉的风,轻轻抚过屋内的沉寂。

  素衣如雪,胸前梅绣绽放。林棠瞩目此绝美女子,她那忧郁的眼神,正如她的名字一般凄美,眉目间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与幽冷。

  独孤听雪叹道:“好一柄凄美的剑,虽未出鞘,却已然感到了寒意”

  “可惜这是没有心的剑。”林棠眼含忧郁。

  “喔?那么公子的心呢”独孤听雪坚定的望向林棠。

  林棠目光落桌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酒劲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闯进他的火热的胸膛。

  “我的心,呵呵。”林棠苦笑欲言又止。

  “你的心似乎已经死了。”独孤听雪转身望向天边夕阳,眼中尽带忧郁。

  林棠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他抬起头,望向天空,迎着夕阳的余晖,缓缓向窗前走去。

  两人之间的气氛一时间竟变得有些沉闷。

  然而,独孤听雪却显得非常平静,她望着窗外的残阳,嘴角不禁勾起一丝微笑。

  “亦或许你的剑跟你心一样,都已死了。”独孤听雪温声道。

  晚风抚过,寂寞撩人。

  “人会死,但剑却不会死”林棠坚定的说道。

  “剑的确不会死,可是它却跟了一个死人,这对一柄好剑来说,可算得上是一种屈辱。”独孤听雪讥讽道。

  林棠双眸寒光闪动,双手猛的抬起握住剑柄,手腕微微一动寒光已亮。

  “我想给你看一样东西”独孤听雪慢声道。

  林棠眼神充满疑惑。

  她只是轻挥衣袖,屏风随掌力而移至墙边。隔空移物需要强大的内力支撑,林棠心中惊叹这女人看似柔弱,实则武功深不可测。

  余晖殆尽,残阳映室,血衣古剑,赫然在目。血渍凝黑,衣痕昭彰,旧事历历,如在眼前。

  “离伤剑!”林棠讶然道。

  “公子好眼力。”独孤听雪慢步走到离伤剑旁边。

  “弄剑山庄传承之剑,姑娘是如何得来?”林棠疑惑道。

  “莫说是一柄剑,就是这天下,我家姑娘若要了又当如何。

  “锵”的一声短刀直入刀鞘,石小七纵身一跃从墙头跳下,落地的瞬间,腰间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他稳稳地站在地上,晚风拂过他的衣袂,他抱着那口短刀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

  “小七无礼了,还请见谅。”独孤听雪慢声道。

  林棠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说话总是这么不紧不慢,让人觉着舒心。她的话语像一阵春风,轻轻地拂过心田,让人感到温暖而舒适。

  “我倒觉得他有几分纯真”林棠目光移向石小七笑道。

  石小七犹自矗立不动,衔草把玩,连正眼也不瞧一眼林棠。

  林棠手腕催动着长剑,似要出鞘。

  “我想他已经来了”林棠镇定道。

  “该来的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看来我这寒舍今晚注定不会安宁。”独孤听雪踱步道。

  “什么该来不该来,你们究竟在说谁。”石小七摸了摸脑袋疑惑道。

  “一个死人。”林棠道。

  “确切的说是死过的人。”独孤听雪笑道。

  “来了这么久,却不打算现身麽”林棠厉声道。

  不知何时,墙头却出现了一瘦弱的背影,那一袭红衣在最后一抹残阳之下显得格外醒目。

  他突然转身,那一刹那脸庞尽显。那是一张苍白的脸庞,似乎没有一点血色。他眼中闪烁着光芒,也仿佛充满着黑暗。

  “血衣索命段杀!”石小七讶然道。

  “既死过一次,何不珍惜余下时光,隐于山林做个闲云野鹤,岂不快哉。”林棠厉声道。

  “因为还有一件事没做完。”他用一条白色手绢捂住嘴咳嗽起来。

  “何事?”林棠疑道。

  “杀了你。”

  “呵呵,你是想杀我的第十二个。”林棠摇头苦笑。

  “真好奇你是如何能活到现在的。”段杀镇定道。

  “让我先来会会你。”说罢石小七眼神凌厉短刀出鞘,已向段杀袭去。

  段杀一跃而下,脚下如踩棉花,一点便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一跃而下,脚下如踩棉花,一点便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石小七的短刀劈来,他便一刀斩去,刀刀狠辣。

  “你不出手麽?”林棠目光落向独孤听雪。

  她欲出手,却不能出手。因为她知道,她这一出手实则是对石小七的不信任。

  “我相信他。”独孤听雪淡淡回答道。

  石小七见段杀身法灵活,一刀劈空后便立即后退,他不敢硬接段杀的刀锋。

  段杀见石小七后退,便立即追击。

  石小七身法诡异转身便跑,段杀便立即追击。

  两人一追一逃,在院子里绕起了圈子。

  石小七一面逃跑,一面悄悄摸到了墙角处的木桩后。

  突然之间段杀长刀砍去,砍倒了木桩,石小七一脚踢飞了地上一根长长的木屑。

  随着“噗”的一声闷响,木屑穿透了一缕月色照射下的雾气。

  月光下便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了那里,手握着一条长棍正朝着石小七的头顶砸了下来。

  这一招实在太快了,快的连石小七都没看清楚对方是从何处出手的。

  不过他的身手可没有落下风来,短刀一挥便将铁棍挡在了半空中。

  “咔嚓”一声脆响,那木棍被石小七一刀斩断。

  段杀见状便立即后退,他可不想和石小七硬碰硬地打起来。

  段杀刚退开脚步欲转身离去,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走了过来。

  “这人武功造诣极高,再缠斗下去石小七恐有危险。”林棠心里暗衬。

  这大汉身着黑衣,头戴斗笠,背上挂着一柄长剑,那一脸络腮胡在月光下隐约可见。

  独孤听雪眉目依旧清冷,纤细的手指微动,白衫下的袖子便如流水般拂动,仿佛连风都静止了。

  她手持离伤剑,一道身影在黑夜中瞬间飞掠。只留下一串轻烟,直刺黑暗深处。

  黑衣大汉落在远处的屋顶,双手如同铁石般坚硬,不知何时掌中竟握着一把铁剑,剑尖直指独孤听雪。

  独孤听雪眼神如刀,凝视着黑衣大汉。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仿佛一头孤狼。

  黑衣大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手中的铁剑猛地挥出,一股强大的剑气瞬间爆发而出。

  独孤听雪眼神一凝,她身形一闪,躲过了黑衣大汉的攻击。

  黑衣大汉见状,又是一剑挥出,这一次,他的剑气更加凌厉,仿佛要将独孤听雪一剑斩成两段。

  然而独孤听雪却丝毫不惧,他身形再次一闪,再次躲过黑衣大汉的攻击。

  这一刻,月光下的大地之上。两人你来我往,身影交错,剑气纵横。

  黑衣大汉的攻击越来越凌厉,而独孤听雪却依旧镇定自若。

  终于,黑衣大汉停下了手中的铁剑,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

  “离伤剑!”大汉讶然道。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