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下堂妻
穿成反派下堂妻

穿成反派下堂妻

言枝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3-12-10 19:17:46

新书【卖身后,我成了一家之主】上线!种田养家文来啦! 南枝只以为自己穿进了一本养娃文,凭着多年“荒野求生”的观看经验,每天上山抓兔子烧烤,下河摸鱼熬汤,兢兢业业带着娃,谁知道日子刚好起来了,她以为自己可以有了“第二春”,那个传言里死了八百回的“夫君”突然出现,等等!
她好像穿进了一本男主文!
南枝?不就是那个炮灰下堂妻吗? ps:非通文种田,女主无金手指空间系统,十八岁刚考上大学,非大女主爽文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五十九章荆山之玉

第一章三天饿九顿

  “娘,阿娘。”三岁多的小娃娃趴在床边一声声的叫着床上双眼紧闭的妇人。

  南枝醒的时候正好对上了那张脏兮兮的小脸。

  看着那晶莹剔透的鼻涕悬在自己面前,南枝一个激灵赶忙躲开了,那鼻涕倒是没像预料里的一般落下来,只看见那小娃娃一吸鼻子——鼻涕立马缩了回去。

  ……

  小娃娃看着南枝醒了,眼睛里都带着些光:“阿娘,阿娘,你醒啦!”

  听见小娃娃说的话,南枝的脸上满是惊恐,这小娃娃谁家的?

  怎么还喊她阿娘?她明明还是个母胎单身十八年的黄花大闺女。

  还没等她开口问出心里的疑惑,跟着眼前一黑又晕死过去。

  只留下那个小娃娃一脸无措。

  想起自家阿娘已经三天没怎么吃过东西,小娃娃只转身跑了。

  他要去山上,昨日里石头哥哥还在山上捡了鸟蛋回来,他也要去找找,找到了鸟蛋就拿回来给阿娘吃。

  再醒的时候南枝已经懵了,她这是穿越了?

  刚刚那个邋遢小娃娃是她的便宜儿子?

  想起来自己手机阅读软件书架里的十多本种田文,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虽然她是种田文的资深读者,但是老天爷倒也不必真的把她送来这个地界。

  她只不过是熬了个通宵,应该还不至于猝死吧?

  南枝只缩成一团坐着捋了捋自己脑子里的那些个事情,原本下意识的想扣扣脑袋,但是看见自己一双手脏兮兮的指甲缝里还有着黑泥,一下子收住了手。

  刚刚她晕倒后脑子里慢慢有了原主的记忆。

  她穿来的地界是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

  原主是隔壁村土生土长的一个小村姑,家里有爹娘和两个哥哥,婚配嫁到了梨花村,生了那个小娃娃当了阿娘,丈夫会打猎又是家中独子,公婆都温和慈爱,一家五口的小日子过的美满。

  天不遂人愿,三年前原主丈夫上山说打猎回来给她滋补身子,结果一去不回,村里的汉子们一同去山上找了三天,只带回来一件破烂衣裳。

  那衣裳被撕咬的破破烂烂的,还沾满了血,哪怕是没找到尸体,大家也都知道沈家小郎多半是没了。

  之后她们的日子便难了起来,婆母因为痛失独子一病不起,公爹也在下地干活的时候意外摔了身子。

  原主独自照顾着两个老人和几个月大的孩子,因为没有劳动力,又要给家里公婆治病,最后只能把家里的几亩地都卖给了别人。

  撑了一年多,直到家里再也掏不出银钱给两个老人买药,公婆都撒手人寰,最后原主也只能回娘家借了一两银子给两个老人料理后事。

  她带着自己的儿子过活,只靠着山上的野果野菜度日,曾经也有些村里人看她们孤儿寡母的可怜,会送些个粮食过来,可现在已经有半年没下雨,地里的庄稼眼看着就要旱死,谁家日子都不好过。

  南枝穿越过来这会儿家里已经断粮三天了。

  揉了揉空落落的肚子,南枝只觉得老天爷在逗自己。

  别的穿越者不是空间就是系统,差些的还有个金手指,最不济的也会有爹有娘能够商量。

  她到好,一来就是三天饿九顿,穿越送个邋遢娃娃不说,还直接从黄花大闺女晋升成了带着“小拖油瓶”的寡妇。

  捋清了原主的记忆南枝才慢慢的下了床。

  她得去找狗儿。

  狗儿是原主儿子的小名,这儿的乡下有贱名好养活的说法,加上原主丈夫走得早,之后日子又都忙着照顾家里老人,压根没想着给孩子取个正经名字。

  也就狗儿狗儿的一直叫着。

  哪怕是现在站在村口喊声狗儿,也能听见五六个娃娃答应。

  出了院门南枝打量了一下自己以后的根据地,四四方方的院子,用的是石砖垒的院墙,进门左边有两间房是用来堆东西的杂物间,隔着的是个旱厕,正对着院门的是堂屋,左边是公婆的房间,现如今都空着,右边是她的房间,后院是厨房和一口水井,还有块小菜地,不过如今都已经荒了。

  看起来原主这家曾经的日子是过得不错的,只可惜了。

  南枝摇了摇头,去厨房水缸里舀了瓢水也来不及烧开,只咕咚咕咚的灌进了肚子。

  肚子里哪怕装些水也比空落落的好受些。

  刚出了院门想去找狗儿,就看见一个大娘急冲冲的向着自己来了。

  想了想南枝刚要开口叫人,就被那大娘扯着往后山跑。

  “哎哟,林丫头你快些去看看你家狗儿,他在山上跟着吴家石头吵起来了。”

  听了这话南枝把想说的话咽进了肚子,只跟着刘大娘往山上跑。

  揣着一肚子凉水跑的南枝胃里直抽,好不容易到了那后山上南枝看了那场面差点晕了过去。

  原本就脏兮兮的狗儿现在浑身都是泥巴,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还流着鼻血,看的南枝红了眼睛。

  “狗儿!”南枝喊了一声赶忙上前检查狗儿有没有出什么事。

  “阿娘。”狗儿看着自己阿娘来了,原本还板着的脸一下子便垮了,三岁多的小娃娃哪里憋的了,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哭的直叫人鼻尖发酸。

  一边哄着狗儿,南枝一边冷着脸看了石头一眼。

  石头今年七岁是隔壁李老头家里的孩子,因为比狗儿大了四岁,看起来高高壮壮的一个,现在手里还抓着什么东西一直想往自己身后藏。

  “狗儿,不哭,告诉阿娘,怎么回事,谁打的你?”南枝给自家便宜儿子擦了擦脸。

  “是他!是狗儿抢我东西!”石头看见几个大人盯着自己只大声喊着,手更是往后藏了藏。

  南枝看着故作镇定的石头问道:“那你就说说,我家狗儿抢你什么了?你可是比我家狗儿大了四岁,他能抢的了你什么?”

  石头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脸憋的通红也说不出一句话。

  任他在孩子堆里是个小霸王,到底也还是怕大人的。

  看了他这样子南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干脆也不问石头了,只低头看向自家儿子。

  “狗儿,你跟娘说,发生什么事了?”

  “阿娘,阿娘倒了,狗儿,狗儿来山上,找,找吃的,给阿娘。”狗儿两眼泪汪汪,眼泪在脏兮兮的脸上冲出了两行白线。

  “我找到了野鸡蛋,石头,石头哥哥要抢,我不给,他就打我。”

  听了这话石头的脸红了一片,周围加上刘大娘的几个妇人的脸色也变了。

  她们原本是组了队上山来挖野菜的,碰见两个小娃娃吵架只以为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看着两个孩子吵的凶了了刘大娘才赶忙去找了南枝。

  哪里知道会是石头跟狗儿抢东西?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