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不是说说的之兵荒马乱
爱你不是说说的之兵荒马乱

爱你不是说说的之兵荒马乱

菓菓公子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2-12-11 00:18:10

这么多年,简瑶做梦都没想到,再见闫泽会是这样狼狈的场景。 “闫泽,我就问你一句,这些年,你有没有一丁点喜欢过我?” “没有” “我不信,你明明对我不一样啊?如果你现在不想谈恋爱,我可以等的,等你喜欢我的那一天……” “不要等,你等不到……”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物归原主

医院偶遇

  这么多年,简瑶从没想到再见闫泽会是如此狼狈场面…

  这个林一许,说是来陪她,结果又不知道跑去哪泡妞了,害的她一个人艰难的行走,时不时还能感受到身后人们投来异样的眼光。

  简瑶回头恶狠狠的瞪向那些人,看什么看,谁还不得个zhi……

  “砰~”

  转身的简瑶并没有注意前方,却结结实实的撞上了一堵人墙,向后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站住。

  “嘶~”简瑶瞬间感觉那里一紧,不妙,可能扯到伤口了,不由得弯腰把一只手撑在膝盖上,以此来缓解痛苦。

  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这些人走路不看吗?抬起头刚想发作,准备痛斥对方一顿,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在她眼前不停地放大放大再放大直到完全炸开。

  那个寸头少年,穿着白T,在篮球场上肆意挥洒着汗水,周围都是为他喝彩的声音。

  “咚~”少年投了一个完美的三分球,嘴角疯狂上扬,荡起好看的弧度。场上依然人声鼎沸,而她却只听得见篮球投入球框再掉下来,咚咚咚地落在地上,却好像也砸在了她的心上。

  “简瑶?你怎么样……简瑶……”闫泽轻轻唤着眼前这个眼眸低垂,睫毛忽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姑娘。

  没来由的他脑子里浮现出的却是那个穿着蓝色校服,梳着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在阳光下朝他招手的样子,刺眼的阳光将那少女与眼前的简瑶逐渐重叠,他身体的某一处好像有什么正在破土而出。

  “嗨……闫泽,好久不见啊!”简瑶直起腰,将身子放正。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一个自认为好看的微笑。

  真是要死了,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她……出现,真是瘟神。

  “阿瑶,阿瑶……”后方突然传来几声急切的呼唤。

  呼~终于救星到了。

  “阿瑶,你说说你,走的倒是快,一点都看不出是做完手术的样子,不怕伤口裂开啊?”

  “你去哪了你……”简瑶咬牙切齿道。

  “我去给你拿药了啊!”说完还在简瑶面前晃了晃,见状简瑶赶紧制止了他。

  “我楼上楼下跑着找你,刚吃完的油条都消化了,你赔……”

  林一许这才看到对面站着一个黑色风衣的男子,完美的轮廓比例,脸上虽然始终挂着淡淡的表情,但丝毫不影响他的颜值,尤其是那双桃花眼,不禁让人沉溺。不过这双桃花眼此时正冷冷的盯着他,好像他们没什么仇吧?这人真是莫名其妙。

  “诶?这位是?”林一许赶紧转头看向简瑶。

  “他……”

  简瑶沉默了,说朋友吧,他们已经十几年并未联系了,说同学吧,她又感觉有些生分,毕竟当年……

  “我与她认识很多年了,不知你是?”闫泽冷冷的声音传来。

  “嘿,巧了不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肯定比你要久一些!”林一许嘴角上扬,露出他的标志性笑容。

  “幸会!”还是一样的语气,衣兜里的手却不经意间握紧。

  “我好像刚刚听到手术?你怎么了?”突然,闫泽转头看向一直低眉不说话的简瑶。

  突然被问到,简瑶有些不知所措,微微抬眸便撞向那双几乎叫人沉溺的双眼。

  “害,她啊,她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个……唔唔……”

  还好她反应快,捂住了林一许那张那张大嘴巴,要不然她真想一头碰死算了。

  “呃,我没事,只是小手术,你来医院也是看病吧?那你快去,身体要紧,我们不打扰你了,回见回见啊……”

  说完便强颜欢笑着拽着林一许离开。

  “我去,简瑶你是要憋死我吗?”林一许终于挣脱束缚。

  “怎么,刚刚那男人不会是你的初恋情人吧?欸嘿嘿……”林一许靠在简瑶耳边轻轻的说道。

  “给我闭嘴,你瞎说什么呢,你又皮痒了吧,林一许?嗯?”

  “啊!简瑶你这个毒妇……”

  “看什么,两口子吵架没见过,不许看……”林一许朝着周围人怒道。

  此时林一许全然没有发现,身后那道好似吃人的目光。

  听到此,简瑶手里的力度不由得又加重了几分。

  只见林一许歪着身子,一只耳朵正被简瑶揪着,她不经意朝后方看去,却发现闫泽还站在那里,顿时嘴角上扬,伸出另一只空手朝那人晃了晃手,然后松开手中的耳朵一溜烟跑了。

  突然被松开的林一许,因着受力的原因,差点摔个屁股墩。捂着耳朵,咒骂着,简瑶你这个狠毒的女人,给我等着。

  林一许转身再看向刚才黑衣男子的位置,却发现人早已消失。

  “闫医生早~”

  “早”

  “这么早啊,闫医生?”

  “能遇见李护士长,说明我还是迟到了。”此时的闫泽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和刚刚走廊里冷漠的简泽判若两人。

  “你个臭小子,还学会贫嘴了,赶紧换衣服去。”李洁佯装生气道。

  “好嘞,李姐。”

  “诶,闫医生真的好帅啊,连背影都是那么迷人,要是能嫁给闫医生,我这辈子当牛做马也行……”

  “啊!”小护士吃了李洁一记脑瓜崩。

  “把你口水擦一擦哈,好好给我上班,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

  “诶呦,李姐,想想又不犯法,我只是在想什么样的女孩才能配的上我们闫医生啊?”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吃,却偏偏要靠才华,全员最年轻的医学博士,还能被林老亲自带着,那可是林老诶,我们青山市最好的外科专家,多少人慕名而来,简直就是我们医院的活招牌!”

  “去你的,没大没小,什么活招牌,我怎么教你的?不许妄议领导。”李洁白了眼眼前的李小小。

  “知道啦~知道啦,凶巴巴的,不过话说回来,李姐,你说闫医生为什么要放弃首都医院那么好的前途回到我们青山市呢?”

  听着小小的话,李洁翻动交接本的手顿了顿。

  “可能,这里有他放不下的事吧!”除此之外李洁也想不到其它。

  “行了,不要八卦了,一号病房三床的药换了吗?”

  李小小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懊恼道:“我就说有什么忘了,我这就去~”

  “那赶紧去呀,让病人等你啊!小小你来的时间不短了,什么时候能认真点,你是护士,要学会对患者负责呐!”

  “李姐,我下不为例,我都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就是刚刚一打岔给耽搁了,我这就去,一大早的,您别生气哈……”

  真是一遇到事跑的比兔子还快。这些个实习的小孩啊!真是越来越难带了,真让人头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