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活地狱
等活地狱

等活地狱

拥有福气

都市/恩怨情仇

更新时间:2022-05-03 21:28:33

等活地狱,梵名Sam!ji^va,巴利名同。又称更活地狱、又活地狱、更生地狱、想地狱,为八热地狱之第一。 因罪人于此地狱中受苦而死,后还复活受苦,故称等活地狱。
这是一个荒诞且诡谲的世界,危机四伏、恐怖邪异、稍有不慎,一根头发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同样,这也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026、绝境

001、失踪人员回归

  “各位听众朋友,现在插播一条寻人启事,失踪人员赵斌,男性,二十二,为瀛洲市大学的大二学生。”

  “失踪时间为四天前,据相关同学述说,赵斌失踪前曾多次告白瀛大校花被拒,疑似感情问题导致……”

  “失踪人员体貌特征如下,上身穿黑色T恤,下身为蓝色牛仔裤,并背有双肩背包……”

  ……

  傍晚时分。

  瀛洲市,幸福家园4单元602户,中层复式。

  一名中年妇女打开门,冲站在门外的杜渊和蔼的说道:“儿子,你回来啦……”

  “嗯……”

  杜渊生涩的点点头,又看向屋里。

  屋里的沙发上,坐着一名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男人放下手里拿着的报纸,冲杜渊温和的笑道:“事办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

  杜渊走进屋,身后的妇女则说道:“儿子,饿不饿,妈妈给你做饭。”

  “不太饿,我先上楼了。”

  “好好好,那妈妈做完饭喊你。”

  那妇女笑呵呵的看着杜渊上楼的背影,眼里满是母性的慈爱和温柔。

  ……

  呲……

  洗手间内,冰凉的水流从水龙头流出,缓缓将盥洗池填满。

  镜子前,是一个样貌冷峻的年轻人,一头黑色碎发,眼神平静淡漠。

  “呼……”

  杜渊呼了口气,用指尖感受着水流的凉意,心底再次浮现出了那个荒诞的想法。

  “会不会,我再洗一把脸,就能回到我原来的那个世界?”

  然而杜渊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三天前,他起床以后照常洗漱,只是洗完脸以后,再次睁开眼,除了他以外,周围的一切全都变了。

  他来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

  熟悉的是这里的人,从语言到文化,都和他之前的世界一样,陌生的是,这个世界的很多细节,又和之前完全不同。

  当然……

  对他而言,最陌生的就是那对夫妇。

  想到这,杜渊便拿出口袋里的那张DNA检测凭证条,紧紧攥在手中。

  “我的父母,才不会是这样。”

  杜渊用冷水洗了把脸,便自顾自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这个卧室非常整洁。

  忽然。

  杜渊抽了抽鼻子,有些厌恶的说了一句:“又是这种熟悉味道,明明是全新的床单,哪来的臭味?”

  他有些忍无可忍,就趴下身子,再次往床底看了一眼。

  床底空无一物。

  而那臭味,却越来越浓。

  杜渊眯了眯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这臭味给他的感觉非常熟悉。

  但是不管他怎么检查,都找不到臭味的来源。

  “再忍一晚上。”

  杜渊这么告诉自己。

  可是,就在他准备上床的时候,一阵微不可查的声音,从床底响起。

  滴答……

  杜渊身体一怔。

  他再次低下头看了一眼床底。

  床底的地板上,一滴粘稠泛黄的液体,在地上缓缓晕开。

  紧接着。

  又一滴液体滴落。

  杜渊的视线往上移动,在这张床的支撑板处,一滴液体正在凝聚,而源头,则是放置在支撑板上的席梦思床垫。

  “是尸液啊?!”

  杜渊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怪不得觉得这味道那么熟悉。”

  他扭过头,确定卧室门关好,便拉开床头柜,从若里面掏出一把锋利的尖刀。

  将被子,床单,枕头全都丢在一旁的地上,暴露在他面前的,则只有一张席梦思床垫。

  锋利的刀刃轻易划开了席梦思床垫的面料,臭味便再也没有了遮掩。

  几分钟后。

  杜渊一脸莫名的盯着被划开的床垫,准确的说,是盯着里面躺着的那具穿着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的尸体。

  此刻。

  在杜渊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

  “抛尸容易被发现,挖坑埋起来也不安全,应该制造硝酸和盐酸,按照比例混合成王水,这样毁尸灭迹才干净。”

  但很快,他古怪的笑了笑。

  然后,低声说了一句:“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我已经不是那个被通缉的杀人犯了,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说完,杜渊好整以暇的打开了尸体背着的双肩背包。

  背包里有一些没吃完的食物,几瓶像是眼药水一样的东西,一本像是日记的书籍,日记里夹杂着几张像是泛着油光的纸张,还有几个像是从寺庙里求来的平安符,以及一个钱包。

  从钱包里拿出身份证,和尸体对比了一下。

  “赵斌?”

  杜渊随手将身份证放回去,思索着说道:“四天前失踪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他们干的吗?我很好奇……”

  是的,杜渊非常好奇。

  而不是觉得惊恐。

  就好像,这种事在他看来,早就习以为常。

  而他好奇的是,杀死赵斌的人,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法,才把这具尸体给塞进了床垫里,并且让人完全察觉不出来。

  他自信也能做到,但绝对没有这么完美。

  紧接着。

  杜渊又把背包里放着的日记拿了出来。

  一翻开,夹在日记里的那几张泛着油光的黄纸,便掉落了下来。

  杜渊随手捡起。

  可在指尖触碰到黄纸的一瞬间,他的手指轻颤了一下。

  “这是……人皮的手感……”

  杜渊摩挲着这几张人皮纸,他更好奇了。

  一个失踪的大学生,离奇死亡,被塞进了自己的床垫里,而且还看不出一丝痕迹,并且这名大学生的身上,还带着人皮做成的纸张。

  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诡异。

  杜渊一手抓着那几张人皮纸,一手翻开了日记本,就这么坐在尸体旁边,以一个阅读者的角度看了起来。

  日记的内容很琐碎。

  大概是一个舔狗不得好死的故事。

  杜渊越看越觉得无聊,但就在他懒得看下去的时候,下一页的内容,让他的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

  ……

  【4月8号,我不想当舔狗了,因为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加入了七人众,哈哈哈,那个玩弄我感情的贱人肯定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我是被选中的人,我就是主角】

  【4月12号,她又对我笑了,难道她只是在考验我吗?可笑,她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已经不是一路人了,我赵斌绝对不当舔狗】

  【4月17号,七人众的任务太可怕了,那个该死的纸人,简直就是个魔鬼,竟然要让我去一对鬼夫妻的家里住上七天,我才完成了一次任务啊,身上就几瓶净水,我怎么可能撑下去,不行,我要烧掉黄纸,我要去找它理论,它就是想要玩死我】

  ……

  “七人众?烧黄纸找它?”

  杜渊摸了摸下巴,觉得这日记上的内容有些匪夷所思。

  就像是精神病写出来的一样。

  但是看字迹却又一点都不凌乱。

  他把关于七人众这个组织的日记部分仔细看了一遍,便翻开了下一页。

  ……

  【4月20号,加入七人众还不如当舔狗,什么狗屎,她只是玩弄我的感情,这个纸人是要玩我的命,我身上就几瓶能看到鬼物的净水,我肯定活不下去】

  【4月21号,我撑过了第一天,这个任务好像没我想的可怕,这对鬼夫妻,好像真的把我当成了它们的儿子?如果不是我有净水,能看到它们的真面目,我都要被它们骗了】

  【4月22号,我撑不下去了,我用了净水,我看到的这对鬼夫妻比昨天还要恐怖,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了我一样】

  【4月23号,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写日记了,我好恨啊,我为什么要加入这个邪门的七人众,我好想回到以前,继续当我的舔狗,就算是天天被玩弄感情,也好过面对这对该死的鬼夫妻,妈的,它们一天比一天可怕,我根本不可能撑到第七天,它们不会让我……】

  ……

  日记到此戛然而止。

  杜渊沉默的看着这本内容荒诞不堪,像是精神病人写的日记,他在思考事情的可信程度。

  当然……

  不是说,他随便看本日记,就信了上面的内容。

  而是他觉得,连自己都无法做到将赵斌尸体完美藏进床垫,如果换做是鬼,那似乎是可以解释的。

  “所以,它们是鬼?”

  杜渊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

  下一秒。

  一只手掌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个慈爱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声念道:“儿子,该下楼吃饭了。”

  一瞬间。

  杜渊寒毛竖起,不敢置信的看向身后。

  卧室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大开,那个中年妇女此时就站在杜渊身后,笑容和蔼,目光慈祥,就好像,根本看不到地上躺着的那具尸体一样。

  似乎是见杜渊没反应。

  那妇女催促道:“儿子,该下楼吃饭了。”

  杜渊身体僵硬,他看着那仿佛把笑容刻在脸上的妇女,毛骨悚然的感觉,怎么都挥之不去,只能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冷静。

  妇女再次催促:“儿子,该下楼吃饭了。”

  这次,杜渊回答道:“我知道了,我收拾一下房间,等会儿就下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