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大单于
吾乃大单于

吾乃大单于

墨茗忧伤

历史/上古先秦

更新时间:2023-08-16 22:41:33

在波澜壮阔的秦汉相交之际,草原上的匈奴部落中迎来了一位意外来客,毡帐的冒顿又该如何去融入这个灿烂的时代,难道我真的要带兵入关? 新书托孤名混,大伙有空瞅瞅呗。
目录

7个月前·连载至写作时的一点想法

第一章 时空变换身移位,惊恐望顶大王子

  叮铃铃……

  早晨八点二十分,清脆的上课预备铃声准时响彻在校园的每个角落,位于学校足球场东侧,几座孤零零的灰白色宿舍楼随之震动,嘈杂声骤起,男生宿舍开启了新的一天。

  有些年代的楼道瞬间被人潮堆满,水房里、厕所中本已是人满为患,却还有几个不长眼的只穿着裤头,手里还提着烟、拿着纸,弓着腰夹着双腿,求爷爷告奶奶的想插队,引来一阵咒骂....

  晨曦的第一束光照进来很久后,男生宿舍成为了灾区,叫骂声、脸盆的撞击声不绝于耳,推搡间,云雾里穿梭着一个个忙碌的身影。

  随着四楼宿舍门上染尘的宿舍号一路望去,鱼贯而出的男生们有的正穿着衣服,提着脸盆奔向水房,有的双眼还堆着眼屎,手指间却早早点上了廉价香烟,满是口臭的嘴里熟练的喷吐着烟圈。

  419宿舍内,哦不对是416宿舍里,可怜的6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喝醉的兄弟们来了个移形换位,此时同样一片忙碌,穿衣服、吹头发各干各的收拾着,时不时还传出两句跑了八调子的酸歌,不过好在贵在高亢。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鼻酸,你会流泪...”

  “强子!你妹的!瞎鸡儿唱你大爷!没见爸爸正在睡觉嘛!不孝子!”发出咒骂声的是正躺在宿舍门后下铺的死胖子,黄色褶皱的被子像坨米黄物般堆在他身上,露出大象腿,双眼角挂着眼屎,小眼睛懒得睁开便气呼呼的骂起了人。

  强子同样是个秒人,全身加起来没有二两肉,来阵风估计就得随风而动了,不过他丝毫不在意胖子的叫骂,反而转头对着胖子嘿嘿一笑,继续对着手里的小镜子左瞧又看,时不时还撩拨一下头上飘逸的发型,生生迷恋其中不能自拔。

  头也不回强子问胖子道:“怎么样?怎么样?小李子,哥哥这首《洋葱》是不是又进步了,今天一定要给我的环环唱上一曲,她一定会爱上我的,么么嗒。”

  闻言宿舍里其他兄弟刘旭、何晓东两个纷纷挤眉弄眼,鼓励着强子,起哄着。

  上铺刘旭装模作样的拿出手机翻开黄历,煞有其事的朗声道:“强子,今日益婚丧嫁娶,听哥哥的,今晚表白肯定能成!”

  啪,住在刘旭下铺的何晓东帅气的点上烟,望着臭美的强子,二话不说甩了一个金属小盒过去,盒子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奔向强子,何晓东吐着云雾淫笑道:“给,强子给哥省着点,进口的。”

  强子看着飞过来的小盒子连忙接住,眼睛一瞄小盒子上的字,白皙的脸上瞬间一红,无语望着两只色狼露出你懂得的表情,愤怒的说道:“我跟环环是真爱!真爱!你俩可真龌龊!”

  说着将小盒子往堆满杂物的桌子上一扔,不屑的哼了一声,夹起书瞪着眼出了宿舍门。

  见强子负气而走,刘旭、何晓东两人对视一眼大笑不已,随后笑岔气的刘旭和何晓东两人又盯上了还在睡觉的胖子。

  胖子名叫李欣,父母双亡,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大错没少犯,小错天天犯,好容易考了个不知名的大专学校混迹。不过自从脱离孤儿院后,李欣就变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宅男,毕竟宅在宿舍最省钱不是。

  何晓东冲着刘旭挑了挑眉毛,好像在说瞧小爷的。

  他夹着烟走到胖子的床前,学着志玲姐姐嗲嗲的声音喊道:“小欣欣,起床了。”

  胖子李欣扭着肥嘟嘟的屁股一转身,理都不想理这厮。

  哈哈哈,躺在上铺的刘旭瞧着何晓东吃瘪心情舒畅,笑嘻嘻的帮忙道:“东子,志玲姐姐已经不行了,现在可是LOL的天下,要36E的琴女姐姐和狐狸妹妹才行啊。”

  东子眉毛一挑瞬时会意,狐狸版的起床声又一次响起。

  听见狐狸妹子的声音,胖子李欣像打了激血般从床上跃起,左手顺势一顺,将东子嘴里抽了半只的烟往嘴里一送,大裤衩一套,纸卷微摇,雪白的卫生纸已在手中握,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毫不拖沓。

  看的刘旭和何晓东目瞪口呆,两人对视一眼丝毫掩饰不住眼神里的震惊,何晓东喃喃说道:“我滴个乖乖,这怂胖子扮猪吃老虎啊,下次运动会短跑报他,终点找人扮狐狸”。

  望着胖子奔着厕所方向而去,蹬着凉拖真可谓一骑绝尘。刘旭在一旁也是不住的点头,两人没发现桌子上的小盒子不知什么时候也没了踪影。

  扑哧,一阵闹声飞过,厕所里顿时“芳香四溢”,胖子李欣深呼一口气险些没背过气去,连忙心里轻声安慰道:“自己不嫌弃自己,不嫌弃。”

  熟练的单手操作打开掉了漆的手机,划开屏保上的小姐姐,李欣肥嘟嘟的脸上挂起了舒心微笑,点开视屏,熟悉的声音又一次回响了起来。

  “欢迎大家收看本期的狐狸五杀翻盘局……”

  嗯,怎么拿手机的右手一直在摇?眼花了?心里寻思着李欣不信邪的揉了揉眼睛,换了个舒服的姿态,但手机屏幕还是一阵摇晃,妹的这是谁在消遣小爷,李欣刚准备开口骂人,便感觉到自己身体一轻眼一黑,没了知觉。

  ……

  “大王子!大王子!你醒醒啊,哎呦我的大王子呦,你和人家右贤王置什么气啊,人可是大匈奴第一勇士呐,你的小身板根本不够看啊....”

  听着耳畔断断续续的声音,李欣慢慢睁开模糊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老大爷充满褶皱的黑脸,黑脸上两坨高原红分外妖娆,不过老大爷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却是满满关怀。

  望着老大爷担心的样子,李欣先是张了张嘴准备开骂,不过想了想也不好意思对着大爷发脾气,毕竟虽然自己比较贱,但作为一个资深中国人来说还是知道尊老爱幼滴。

  细瞧下李欣默默发现黑脸老大爷不走寻常路,这都什么时代了居然穿着厚厚的兽皮衣,上面上面居然还是豹纹!李欣瞬时无语,豹纹不是应该妹子穿的吗?大爷你这凑什么热闹啊,您老有钱也不能乱花啊,您这样不仅伤害人家野生保护动物,而且还深深伤了我的穷屌心,买豹纹的钱要是给我,还不得妥妥搞几个绝版限定,我的龙瞎、我的电玩.....

  大爷真奢侈!李欣心中已经给黑脸大爷脸上打上了戳,不过转念一想现在不都六月天了吗,老大爷难道是个神经病?穿这么厚。

  撑起胖乎乎的身体李欣惊了个呆,自己什么时候睡到了帐篷里,不是在厕所的吗?就算是不雅的晕倒在了厕所里,也应该送校医室,送帐篷里是个什么鬼。

  迷茫的李欣接连发现帐篷里居然铺满了各种各样的兽皮,点着牛油灯,案上摆满了各种各样不知何用的陶器和青绿色器皿。

  看着似曾熟悉的青绿色器皿,李欣努力在脑海里回想,眼熟的青绿色器皿不就是历史书里插画青铜器吗,李欣满脸惊恐的指着案子上的青铜器,狠狠咽了一口吐沫。

  李欣望着黑脸大爷惊恐的问道:“大...大爷...你们这是拍什么古装戏吗?”

  黑脸大爷同样惊恐的望着李欣,连忙跪倒在李欣面前一边磕头,一边哭喊道:“大王子哎,怎么又说胡话了呢,都是老奴没有照顾好大王子,都是老奴的错....”

  “大王子?”

  李欣嗵的一声跌坐在了软塌上,宛如痴呆般的一遍又一遍的念着这三个字。

  不对一定是梦!对一定是梦,李欣连忙闭上眼,甚至下狠心给了自己一巴掌,但当他坚持许久,颤悠悠再次睁眼时,一切依旧。

  李欣的表现可吓了黑脸大爷一跳,黑脸大爷连忙起身伸手抹了一把老脸,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转身呢喃道:“老奴一定要去请大巫师来,大王子一定是被那些秦蛮子施了巫术,可恶的秦人!”

  眼看黑脸老大爷马上就要走出帐篷,发呆的李欣一下子惊醒了,二话不说上去就把黑脸大爷重新拽回了帐篷。

  虽然不愿意接受事实,但李欣却不得不面对现实。

  头上的短发不知何时变成了披肩长发,再低头一看身上的皮衣皮裤,衣襟向左还扎着腰带,他穿越了,而且还有可能穿越到了蒙古大草原。

  李欣将黑脸大爷拉到矮案前,忍着刺鼻的羊膻味,殷勤的为大爷倒上一杯看上去白乎乎的饮料,应该是羊奶吧李欣心里怯怯的想,笑呵呵的问道:“大爷,这是什么地方啊?今年是什么年岁啊?”

  黑脸大爷看着李欣的一系列动作,眼神里更是惊恐异常,几次想接替李欣的手都被打了下来,黑脸大爷害怕的带着哭腔说道:“大王子,是老奴那里做错了吗?你可以打老奴,但是不能不要老奴啊,老奴对大王子可是忠心耿耿啊,....”

  李欣当场气结,暗自嘀咕黑脸大爷的胆子怎么针尖大。脸上却还挂着皮笑肉不笑的笑意,顺手拿起陶盘里一块不知名的肉块递给黑脸大爷,笑呵呵问道:“大爷,我想听听,呸,不对,吾是吾,吾想听听吾小时候的事情,汝和吾说说呗。”

  听着李欣磕磕绊绊的问话,黑脸大爷双手颤抖着接过肉块又想起身磕头,不过再一次被李欣制止了,他可不想折寿。

  老是被黑脸大爷磕来磕去的甚是烦躁,眼见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李欣狗脸一变,狠狠骂道:“老不死的!给我,给吾说话。”

  谁知黑脸老大爷先是一愣,然后居然笑嘻嘻的叹道:“这就对了嘛!这才是大王子嘛!”

  李欣瞬间气结,望着黑脸大爷绽放着菊花般笑容的老脸,李欣真有种想上去揍两下的欲望,无奈李欣只能又厉声道:“说!”

  “大王子,大匈奴现在驻扎在贺兰山高地,今年是...等等老奴算算...”

  黑脸大爷低着头,搬着手指头细细算着。

  “匈奴?”

  李欣惊了个呆,望向黑脸大爷,此时黑脸大爷还念念有词的数着数,就恨不得多长出几根手趾头。

  看着黑脸大爷算不出来的难过样,李欣放弃了向老大爷询问年岁的念头,烦躁下李欣气哼哼的又问道:“好了好了,大爷你还是不要算了,告诉我现在中原是什么王朝吧,皇帝是谁?”

  黑脸大爷一听不用算数了,顿时来了精神,而李欣的问题他刚好知道,所以眼前一亮,连忙答道:“是秦,听大单于金帐内传出来的消息,说秦国的王前不久打赢了六个国家哩,现在不叫秦王,叫什么皇帝了。”

  说完话的黑脸大爷很自豪,黑脸笑成了一朵菊花,好像知道这个消息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一样。

  可听完黑脸大爷话,李欣却像被抽了气的皮球,再次无力的躺在软榻上眼神空洞。

  黑脸大爷被李欣这一躺吓的不轻,眼见又要跪下请罪。

  躺在软榻上的李欣只想一个人静静,望着帐篷顶无力的说道:“大爷你就再别给我添乱了,您老还是出去遛弯吧。”

  “诺。”

  黑脸大爷起身在皮衣上抹了抹手,麻利的转身准备出去。

  眼见大爷就要出去,李欣突然发现还不知道大爷的名字,连忙问道:“大爷,聊了这么久你叫什么啊?”

  黑脸大爷先是一顿,连忙殷勤的回答道:“老奴是大王子您永远忠实的奴隶,呼楞尔乐。”

  明了的李欣紧接着叮嘱道:“好吧,呼大爷你出去吧,有事再叫你,今天的事情就不要外传了。”

  “诺。”

  随着呼楞尔乐掀开门帘走了出去,帐篷里只剩李欣一人躺在软榻上思绪混乱。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