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妖降临九州之日
当妖降临九州之日

当妖降临九州之日

拧上发条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5-04 18:40:45

从九州历2030年九月份开始,有传说的妖出现在城市。九州政府一边暗地肃清,一边寻找那遗落的秘密;可似乎还有一些神秘组织在活动,有着不为外知的目的;平日隐藏在资本之后的古老传承也在不断浮现,他们似乎试图找到长生的隐密……在这充满人类的尘世里,妖从何处来,人当往何处去?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十一章沧刀和羽影

第一章西华街杀人案

  九州历2043年,妖族降世第十三年。

  青秋城西华街的午夜,霓光映成一片一片。大河紫绿,天空艳红,道路上车流人流穿行于灯林。

  而此时,著名的空顶酒吧也是喧闹不断。此地虽有别于地上的那些低端会所,但也是供人发泄放松、寻欢作乐的场所。

  一些人在这里卸下面具,自我放纵一回,第二日就回归常态。这里灯光流彩,绚烂中带着迷离,众人沉醉,不知昼夜东西。

  在一处位靠玻璃明墙的绝佳座位里,却坐着一位安安静静独自饮酒的人。但也无人过多在意,毕竟有些人确实只喜独饮。

  皇甫无乐从十一点坐到了现在,期间他点了一杯又一杯,度数不高,并不担心喝醉。可他并非为了喝酒而且他也不喜欢酒味,眉头皱了皱,心中暗暗叹气,也不知要等到何时。

  邻边座位围着一圈人,此时听到有哄闹声响起,然后就有一个女孩走到皇甫旁边。

  “你好,能请你帮个忙吗?”女孩的话里带着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暖意,像乍见的冬阳。

  “嗯?什么忙?”皇甫在她来时瞥了一眼,就已记下了她的面貌,此刻声音也一同入档。

  “是这样的,能不能把这个座位让给我们,我们不会占你的便宜,会按原来的价格陪偿你。”女孩温柔的话似让周围消了音,带有一丝不能察觉的蛊惑。

  皇甫转过身看了眼窗外,又看回向女孩的俏脸。他知道酒吧的好位置不多,需要付钱预约,而且不能占太久。他的时间也没多久了,让给对方也无妨,更主要的是刚刚那一眼已经发现在楼下大街上的目标。于是,皇甫点头道:“可以。”

  女孩笑了笑,她拿出一部飞星,机壳是现下流行的极光紫,和皇甫加了个好友把钱转给了他。

  “谢谢。”仍是带有奇妙的力量的话语,周围的一切像是消了音,只有这两个字。

  皇甫朝她点下头,给了第一个浅浅的笑,他径直走向了大门。随后身后有众人的噪杂声像是在惊讶,他没有在意,走向了最顶楼。

  空顶不在顶楼,上面还有一层,但有先进的密码锁限制,一般人上不去。皇甫并不是一般人,或者说他朋友不是一般人。

  顶楼被设计成一个大堂用于会讲之类,此时当然不会有人。皇甫凭借朋友那的钥匙开了门,来到一个小窗下,打开窗户。他戴上胶手套搬来椅子,恰好够看见楼下。目标再一次出现了,那是一个微胖西装男人和一个淡妆旗袍女人,他们将要进入车中。

  皇甫从大衣外套的内口袋中取出了“沉默者IV型”,比两个巴掌略大,颜色冷白似月,枪口细小,直径只有八毫米。皇甫的眼眸是奇异的青色,他只用左手边的青瞳去对准,因为另一只已经瞎了,被特意留出的微卷细发遮住。

  枪开了两次,没有烟味,没有声响。

  皇甫清晰地看见那七百多米外的两人缓缓倒下。随后他自然地消除痕迹,自然地下楼,并未向事发地多看一眼。

  背后的人群汹涌,有阵阵的惊叫呼喊,皇甫自然地与人群相融,轻而易举地离开没被任何人注意。

  第二日,西华街仍被警局的警察围着。

  电视上只有简单的报道,没有任何有用的讯息供他判断。比如何时结案,他实在不想继续这样窝在家中。

  几日过去,一个少见的号码拨了过来。皇甫有些惊讶,他点了接听。

  “喂,老板,有事吗?”

  “无乐,准备一下,店里很忙走不开,你只能一个人还债了,对债主态度好些。”

  皇甫愣了下,心中惊讶更甚。老板对他说的是密语,翻译一下就是:处理家里非法枪械之类,老板被事缠住,警局要有人查到他了,要一个人应对,不用担心。他确实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查到自己,虽有些疑惑担忧,但当时人那么多,他也没让监控拍到什么。

  皇甫无乐看了眼日期——4月8号,嘟囔了一句:“警局效率挺高。”

  十号周末的时候来了人,一男一女,皇甫一眼就看出了两人并非当地警局的,这三日他详细了解了青秋公安局所有刑侦科人员的情况。而且这两人让皇甫无端起了警觉。

  “别紧张,我们只是问你一两个问题,了解一些情况。”女警员先开了口,她看起来很有亲和力,那双少见的暗蓝色的眼晴专注地盯着皇甫无乐。

  男警员目光在这二十多平方米的客厅转悠,像是在找什么。

  “我姓安,他姓罗。”安警官喝了口无乐之前沏的白开水,“能问一下家庭情况吗?”

  “父母都是科研人员,现已过世,没有什么亲戚。一个人住,开了间小店,半工半读地上大学。”无乐语气平淡,说话时那碧青色的眼瞳没有什么波动。

  “那这间公寓,是租的还是自己的。”罗姓警官突然提问,脸色自然平淡。

  “遗产加政府补贴,三年前买下的。”

  “我们了解到,你还有一栋别墅,在青安郡光化城郊外。对吗?”

  “没错,我父母遗产。那是我小时住过的,一直留着没动。”无乐的眼中此时才流出一点伤感。

  此后两位警员又问了许多,但一直没有提四月三号晚上的事。随后,他们就离开了。

  无乐送走了麻烦,轻吁了一口气。他先睡了几个小时,见天色昏暗,就下楼买了一箱泡面和一大袋面包。

  他所住的上嘉园区价格不菲,自然有值得的地方,比如拐角超市这样的便利之处。

  不过……却正好与西华街相靠。

  开始煮面时,又敲了一颗蛋进去。吃完面后,边咬着面包片边热牛奶,旁边电视播放着今日新闻。

  “四月三号西华街的一起案件将宣告结案,近日来,公众的目光都关注在这起案件上,根据青秋警局的通知,嫌疑人已经被抓获,三日后会有具体的结果……”

  无乐啜了口牛奶,热乎乎的牛奶从咽喉滑入胃部,淡香散开,眼前奇怪的新闻似乎不能引起他的惊讶。

  毕竟也是第五次了啊。

  三年间,皇甫无乐执行了五次暗杀,虽然他在老板手下不是主要负责这些。但由于优良的记忆以及四次经验,如今第五次倒也不会让他觉得有什么奇怪。老板的神通广大也不是第一次见,前四次也都是过了个十几日或者半个月,基本案子都不了了之。

  但这次结束得有些早,不过才过了七天就结案。

  无乐没太在意,他希望这场风波早点散去,明天就是星期一了,作为学生自然要上课,他也不能再请假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