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是个小道士!
我真的只是个小道士!

我真的只是个小道士!

马路一分钱

都市/恩怨情仇

更新时间:2022-05-10 23:26:30

  苏九重生到平行世界当中,成为了一名小道士。     不对,正经道士谁写日记?   我那是记录科研资料!   毕竟这个世界妖魔太多了,而我又不喜欢打打杀杀!总得给自己找点事做吧!   PS:平行世界,妖魔鬼怪人,轻松向文。不喜勿喷!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010章 夜路走多了迟早要遇到鬼!

第001章 正经人谁写日记?

  七月十三日,天气晴。

  今天是我穿越的第四天,穿越到了一个叫苏九的小道士身上。

  我足足花费了三天的时间,才完整的融合了原身十八年的记忆。

  本着对牛鬼神蛇不相信的科学价值观,我打算从今天开始写日记,回头好研究一番,穿越者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如果有后人发现这本日记,可以当做科研资料进行研究。

  先初步的介绍一下,我目前的情况就是一名小道士,也是这座不起眼道观唯一的道士。

  原本还有一个老道士。

  但老道士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升天了。

  这个老道士,也就是我的便宜师傅。

  通过原主的记忆,我能清晰的回忆出便宜师傅的容貌。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怪异感!

  懂神经脑科学的可以朝着这方面去研究研究,记忆是可以融合的!

  这是一个神奇的课题,如果能研究出个一二三来,诺贝尔奖肯定没问题,听说若贝尔奖的奖金比较多,如果诺贝儿奖有这个项目的话。

  ……

  七月十四日,天气晴。

  经过一天的摸索,我终于搞清楚了目前自己的处境。

  把道观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里里外外,逛了个遍。

  对比脑海中的记忆,也弄清楚了目前的情况。

  道观是公家的产业,我是注册了道籍的正牌道士,每个月有千把块钱的补助。

  换个说法就是我也是有铁饭碗的人了。

  没有想到,前世考了八年的铁饭碗,年年名落孙山,结果却是以这种方式,获得了一个这样的铁饭碗。

  唯一让人头痛的是,这个铁饭碗,虽然经摔,但好像有点小。

  一千块钱一个月。

  都二零二二年了,这真的只是生活补助啊!

  ……

  七月十五日,天气又是晴。

  穿越第六天了。

  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太阳暖洋洋的。

  确实是一个躺平的好地方。

  吃喝不愁。

  今天镇上的小领导,又来看望我了。

  自从便宜师傅十年前挂了之后,镇上的小领导隔三差五的就过来看看我。

  带点柴米油盐,提点水果牛奶,让我有一种住在高级ICU病房的感觉。

  我开始怀念有漂亮小姐姐陪伴的日子了。

  唯一不好的就是这里穷山恶水,方圆百里就山下一个小镇。

  哎!作为在籍道士,我不能下山外出打工,我得守着这道观。

  最为致命的是,自从便宜师傅死了之后,这里基本上就断了香火钱,而公家嫌浪费,就把这里当成了半个义庄,周围十里八乡的,要是意外死个人,又没有家人来认领的话,就都往我这里送。

  今天镇上小领导过来,就是跟我唠叨这些事情。

  道观西厢房那里还摆着几张薄棺材,昨天查看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原本以为是道观财产,还心想回头要是手头紧了,可以变卖,结果没想到,里面居然有躺板板的。

  这铁饭碗也不好拿。

  不过或许是融合了前身的记忆,我对这方面居然没啥害怕的感觉,或许是因为我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小道士了吧!

  ……

  七月十八日,天气又又又又是晴。

  没有网络的日子有点难受。

  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天气已经晴了好多天了。

  今天山下的老乡,跟着镇上的小领导,送来了个躺板板的漂亮婆娘。

  年龄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素颜无装的面容,白皙的皮肤,当场就让我震惊,直呼暴殄天物!

  浪费啊!

  镇上小领导交代了一声。

  然后就带着两个老乡走了。

  作为拥有铁饭碗的我,也明白了自己的职责是什么。

  给死者整理仪容。

  没错,这就是我的工作。

  脑海中那些已经融合的记忆,在此刻也缓缓的浮现出来。

  看着躺在板板上的漂亮婆娘,我暗道可惜。

  抄家伙!

  准备干活。

  身为道士、兼职入殓师,我秉怀着尊敬之心,光明正大的开始为这婆娘宽衣解带。

  啧啧啧!这身材!

  啧啧啧!这肌肤!

  啧啧啧!……(此处省略三千八百字!)

  不要误会,我是个正直的,这只是我的工作,欣赏只是顺便。

  毕竟,这是她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亮点了。

  小道观成为义庄已经很多年。

  自然,我奶海、咳咳、不对,是脑海中的记忆,也有许多。

  上午的时候,镇上的小领导还在关心的问我:“晚上阴气那么重,有没有鬼啊?”

  秉着科学发展观,建国后不能成精的现代思想,我坚定的回答:“没有!”

  ……

  七月二十二日,天气又双叒叕是晴。

  我是苏九,苏九是我。

  我有个便宜师傅是道士,只不过死了快十年了。

  留给我一座破道观。

  据他生前说,这道观他布置下了绝世法阵。

  宵小鬼怪都无法靠近。

  当然,作为观主的我是有权限控制这个法阵的。

  曾经我就遇到过姿色不错的女鬼,我敞开了大门,放她们进来,探讨着人生,寻找着哲理。

  你问我为啥?

  漂亮啊!

  没听到我说【有姿色】吗?

  要知道一般漂亮的女鬼,基本属于艳鬼,倩女幽魂看过吗,就是‘小倩’那种,她会主动问你卧室在哪儿,然后把你往床上拉。

  对于这种情况,我会满脸正义的说:“女鬼,请自重!”

  然后满头大汗的说:“女施主,请自动!”

  你说被‘小倩’们吸阳气?

  不存在的。

  我虽然道术不行,但我挂掉的师父牛逼,他早就给我的身体刻下了金靈录,可以抵消任何阴鬼带来的副作用。

  而且我是很负责任的人,能进门的女鬼,我都会亲自帮她们超度。

  服务好的,我还会给她们烧点纸钱,缓解下她们的经济压力。

  不过我的首发,并不是给了‘小倩’。

  那时候义庄的生意还没开多久,送来一具年轻男人的尸体,捕鱼的时候淹死的,要不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呢!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一个更年轻的漂亮老婆,我叫她小红。

  小红当天下午,就跑来道观里认尸。

  好家伙,当时她冷静的不像话,好像根本不认识死者一样。

  后来我才知晓,这两人还真不算认识,就是村里的媒婆介绍,男方家用一头牛,把小红从邻村娶回来。

  很难想象,这年头一头牛还能换到老婆。

  我深感震惊!

  聊过几句之后,小红才开始眼圈红红,面露忧愁。

  倒不是为男人难过,她觉得自己还没有过门,就要开始守寡,她在为自己的凄惨命运而哭泣。

  而当时,同样还是纯情少年的我,萌生出了男人应该照顾女人的责任感,所以我怎么能忍心小红如此伤心?

  于是当天,我们一起品尝了红果果。

  (这个果我足足吃了三千八百字。)

  同时,我也成长成了真正的男人。

  往后的两年里,小红就经常来我的小道观烧香,说是来拜祭亡夫的,纸钱烧着烧着,就烧到床上去了。

  她红脸是被香火熏的,嗯,一定是这样!

  而我,作为一个拥有慈悲心肠的道士,当然要尽量安抚女施主躁动的灵魂。

  她无数个空虚寂寞冷的夜里,需要我为她开坛做法……换句话说,她需要在我道观里过夜。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