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首富:逍遥大地主
全村首富:逍遥大地主

全村首富:逍遥大地主

千煌

都市/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08-31 09:03:48

生活是什么? 生下来艰难的活着? 夏北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他想回老家过那种陪着父母的田园生活。 摸鱼捞虾,遛狗钓鱼,悠闲悠哉。 终于,在得到一枚玉扳指,开启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之后,他如愿的过上了这种生活!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百一十二章 美满!

第一章 生活就是生下来艰难的活着

  青市。

  山边,在建别墅群。

  六月份的工地,已经很热了。

  这个热,让工人们汗流浃背,裤裆淌水。

  汗水的浸透,还让一些工人师傅,双腿间磨得红肿,等汗水再次流过之后,更是淹的生疼。

  …

  工地最里面,靠近土山一侧的新基坑旁边。

  “呼!”

  用凉水浸透的汗衫搭在脖子上,却依旧汗流浃背的夏北,膀子铮亮的坐在挖机之上,他吐出烟雾,看着不远处打着电话,一脸无奈和悲痛之色的赵钢柱,顿时沉默了下来,眉心皱的很深很深。

  赵钢柱的父亲生病住院了,脑梗!

  他想回去代替母亲,照顾住院的老父亲,他媳妇却是坚决不让。

  特别是听到了赵钢柱,为了回去,对媳妇近乎哀求的话语后,让夏北对以后的生活,有了恐惧!

  是的,恐惧。

  对媳妇这个群体的恐惧。

  对婚后家庭的恐惧。

  对生活的恐惧。

  …

  生活,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

  对百分之九十多的人来说,生活,就是生下来,艰难的活着。

  这个艰难,就如同溺水之人的不断挣扎一般。

  说不定哪天,就真正的溺亡在了挣扎中。

  “你说的轻巧,生病的那是俺爹,是俺爹!”

  “我是俺爹的儿子,我怎么能不回去伺候他?”

  “人都这样了,我要是不回去,你让我以后在村里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啊!”

  赵钢柱压抑着自己想要开始的咆哮,嘴唇颤抖,唾液沾满了嘴边。

  他发红的双眸深处,更多的,还是无奈和无力。

  “赵钢柱,你冲我喊什么喊?”

  “你爹脑梗又不是很严重,有你妈在院里伺候着,等一个月就出院了,你回来做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回来一天就得耽误你少赚二百块钱。”

  “没了这一月六千多块,房贷怎么办?二小的学费和生活费怎么办?还有,你爹的医药费怎么办?你说你回来干什么?”

  “还在村里怎么抬起头来?我给你说,你就算是回来了,你没钱,你穷,你一样还是抬不起头来!”

  “我告诉你,不能回来,家里有我就行,你敢回来你试试!”

  电话挂断,赵钢柱愣住了,拿着电话的手,颤颤巍巍的缓缓放下。

  想到病床上的父亲,还有什么都不懂的母亲,在医院无助的样子,他咧了一下嘴,之后张开,想要放声大哭一场。

  可是,他只能无声的哭泣。

  泪,往心里流!

  “钢柱哥。”

  这时,眼睛同样有些发红的夏北,来到了钢柱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年纪大十岁,正当年,却身影有些佝偻了的汉子,夏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该怎么样去劝。

  “抽阔烟。”

  他只能拿出烟来,递给赵钢柱一支。

  夏北的心中清楚,此刻能拯救赵钢柱的,只有钱。

  有句话说的好啊:

  “钱啊,是一味神药,祂能救人命,更能解千忧万愁!”

  “唉!”

  接过烟的赵钢柱,看着年轻的夏北,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狠抽了一口,浓烟过肺之后,他语气很是低沉道:“小北啊,人活着,太难了!”

  “你说,我这一辈子,还能见我爹娘多少面?”

  “我这一年就能过年的时候回去一趟,我今年三十九了,我爹娘都快七十的人了,还能活多少年?”

  “就算是他们活到八十五行不,也就还能见十几面啊!”

  “这十几面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啊!”

  赵钢柱的眼睛很红,他紧攥着拳头,身体有些颤抖,他这是在极力的忍着。

  “唉!”

  “你还年轻,趁着时间多,经常回家看看你爹你娘,别跟我似的。”

  说完,赵钢柱对夏北苦涩的一笑,摇了摇头后,扛起铁锹,转身小声低喃着,就向着一旁的基坑走去:

  “赚钱!”

  “好好活着!”

  “好好活着!”

  “……”

  看着仿佛泄了气,直不起来背,低喃着的赵钢柱,皱着眉头的夏北,心中,难以做出刚才在挖机之上想到的决定。

  他不想要赵钢柱这样的遗憾!

  他想着,要不要不干了,回老家找个工作,能每天下班回去,晚上陪着爸妈呢?

  要知道,他今年二十九岁,也是马上奔三的人。

  爹妈也都五十七八,眼看着就快六十岁的人了。

  就按照赵钢柱说的,不说长命百岁,这个社会,能活到八十岁就算是很不错了啊。

  还有二十年的时间。

  他夏北,之前也是一年回去一趟,一年见父母一面。

  这样算,也就还能见二十多次,二十多面。

  太少了啊。

  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他还不怕,总感觉几十年,时间长的很,以后有的是时间尽孝,陪爸妈。

  而此刻,看到了无奈无力,被生活压弯了的赵钢柱,夏北就知道,人这一生的时间,特别是长大后,能陪在父母身边的时间,太短了。

  不知不觉中,父母,已经老了。

  老话说:“孩子长大,大人,就老了!”

  想到再见二十多面之后,就再也见不到爸妈了,夏北的心里有了恐惧。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从赵钢柱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多年以后,自己的影子。

  等他结婚生子之后,会不会也走上和赵钢柱一样的路?

  成为下一个赵钢柱?

  为了养家,而不能回家。

  想到这,他的心中就很慌,很堵得上。

  “我想回家了。”

  夏北低喃着说着,脑海中浮现出了爸妈渐渐老去的身影。

  老爸此时,在县城工地做水电工。

  老妈,则是在家里收拾着那四亩地,以及,在鱼塘和河沟之中下地笼逮一些龙虾、水蛭和田螺等,换点零钱。

  而他十七岁辍学,跟着村里的包工头夏登仁开挖机,开了十二年了,也存了一些钱,有二十多万。

  但是,现在想想,这二十多万,够干什么的?

  娶个媳妇都不够啊。

  至于爹娘劝着找女朋友?

  芘!

  这山边的工地上,母的都很少,特么连野狗都是公的,去那里找女朋友?

  再说了,现在这个社会,没房没车,还想娶媳妇,想屁吃啊这是,还是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

  “唉!”

  抽了一口浓烟,压下心中的慌乱。

  扔掉烟蒂。

  夏北拧了拧汗衫上的汗水,满心沉重的,来到了挖机旁边。

  刚想上挖机,夏北感觉到了尿意,就扶着挖机停了下来:“撒泡尿,接着干,妈的,先干完今天,把今天的工资拿到手再说,等晚上下班给爸妈打个电话问问。”

  转身,夏北对着挖机旁,刚挖上来的新土,就开始了放水。

  “哗啦啦!”

  “……”

  年轻人,气盛。

  别的不说,这二十九年的大水管子,就是够劲。

  水流的冲击力,很大的。

  “咦!”

  就在这时,夏北发现,被他水管子冲刷的泥土小坑洞之中,竟然有黄芒透过。

  “上火了?”

  夏北皱眉,他感觉不对。

  放好家伙事后,他就弯身,伸手向着冲开的小坑洞之中扣去。

  顿时,一个桂圆大小,沾满了泥巴和水渍的小圆形,有些发黄物件,就被他扣了出来。

  “这是?”

  看着手中的这个小玩意,夏北用手指捻了捻,湿乎乎的泥巴被捻开。

  “这是个玉戒指吗?”

  “古董?”

  夏北想到这,心里顿时就激动了起来,这要是古董就好了啊。

  看四下无人,赵钢柱已经下了基坑,没人看到。

  他直接爬上了挖机,之后朝着手心物件,狠狠的吐了几口唾液后,抓了一下,甩了甩黏糊糊的湿土,就满心期待的,用汗衫擦拭了起来。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