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庄门口说书:我给九叔整无语了
义庄门口说书:我给九叔整无语了

义庄门口说书:我给九叔整无语了

光之国说书人

仙侠/幻想修仙

更新时间:2022-05-01 12:47:31

(九叔+说书+系统+无敌流+修仙) 林白穿越到九叔世界,觉醒神级说书人系统,开篇讲解茅山后裔。 只要说书就能够抽取各种各样的奖励,甚至还能够收集人物碎片,让书中的人降临这个世界。 “青山难阻洪荒涌,唯以血肉筑长堤。三尊座下难复命,苍生得度慰我躯。” “宁守家园一寸土,不望倭寇百里金。身虽万劫不复处,回眸中华满庭芳。” “人心自有吾辈断,恩怨怎当后世殇。生死度外本无畏,却愿骈石归阴阳。” “国之将亡,道何存焉?” 林白开篇讲解茅山后裔,同时也开启了他斩妖除魔的传奇生涯。 随后。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有些面具戴得太久了,就摘不下来了。” “常胜山上有高楼,四方英雄到此来。龙凤如意结故交,五湖四海水滔滔。” “人点烛,鬼吹灯。”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十四章 同行可不兴搞内卷!

第一章 义庄门口的说书人

  “书接上回!”

  “人间进入末法时代,灵气凋敝,道门不存。先贤大能大多隐世,但依然有鬼狐精怪作乱人间!”

  “且说那九河下梢之地,人杰地灵之所,诞生了一位未来道门的传承者,也就是我们这段书的主人公,茅山后裔!”

  “话说一日,一名姓张名曰国忠的青年,偶然之下获得了一本奇书《茅山图志》,书中所写,尽是一些莫名奇妙的东西和怪异无比的使用方法,这让他极为不解。”

  “张国忠自幼接受新式教育,并不相信这些牛鬼蛇神之说。但是他的爷爷见了这本奇书,却是直拍大腿,连声道让张国忠找人一试便知,此书绝无错处!”

  “张国忠虽不信这些东西,但是却十分尊敬他的爷爷。于是特地找到了一个机会,为一名疯女人治疗疾病。”

  “他按照《茅山图志》中所记载的一些症状,准备了一瓶醋与几片柚子叶,这就赶往了那疯女人的家中。”

  “而当他到了那女人家中,可是吓了一跳。这女人神情狰狞宛若厉鬼,力气大的几个年轻的壮小伙子都拉不住。最后还是用浸了水的麻绳,才将那个女人结结实实地捆在了凳子上。”

  ……

  林白身穿一身青色长衫,端坐在茶馆的高台之上。面前一块醒木,一张手绢,还有一杯冒着腾腾热气的茶水。

  台下此时已经是人山人海,百八十人在此摩肩接踵,削尖了脑袋往前挤,想要听清楚林白口中的语句,看清楚林白手中的比划。他们生怕稍微靠后些,或者被其他人挡住,就会错过这段评书的只字片语。

  不过台下的场面虽然已经是拥挤不堪,但是氛围却是格外地安静。每一名客人都竖起了耳朵,大气都不敢喘舒服了,生怕打扰到了台上的青年。

  如果有谁一不小心撞到了桌子,或者喧哗几句,立刻就会引来屋内所有人的怒目相视,只得灰溜溜地离开茶馆。

  而此时,林白站起身来,为众人形容了一番那疯女人狰狞的面貌以及被浸水麻绳捆在凳子上时那不断挣扎的动作,惊得诸位客人都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这茶馆的东北角,靠窗的位置,有两名青年相邻而坐,不住低声闲聊着。二人面前的枣木桌子上放着几块糕点,以及两碗香气扑鼻的茶水。

  其中一名青年身着一身青色短衫,相貌英俊不凡,身材匀称健壮。他顾盼之间,吸引了不少大姑娘小媳妇的注意。而他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这种魅力,不时对那些狂蜂浪蝶微微一笑,引来她们脸上一阵潮红。

  而另一名青年身着一身灰色短衫,看起来长得有些显老,整个人有着一种颓丧的气质,就仿佛随时都会虚脱一般。他拿着一块糕点,大口地吃着,一双耳朵还在仔细听着台上林白的评书。

  “唉,我说秋生,咱们义庄对面这个新来的说书先生有一套的啊。往柚子叶上倒醋,按在被上身的人脑门上,师父说过如果是不成气候的那种鬼物,很快就会被打出身体的。”那名颓丧的青年说道。

  “咦?是吗?我刚才没仔细听,不过这些术法自古以来民间也有流传,算不上什么。我们今天好不容易偷偷跑出来,不用在义庄里扎纸人纸马,何必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呢?唉,文才,你看,那位姑娘穿的旗袍开叉好高啊,脂粉味都传到这里来了。”英俊青年秋生笑着说道。

  文才闻言鼻翼翕动,疑惑地说道:“没有啊,我没有闻到什么脂粉味,只闻到了师父身上那股降真香的味道了。唉,降真香……”

  文才与秋生面色一僵,慢慢转过了头。果然,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人正面带寒意地站在他们身后。

  “师父,我和文才知道您喜欢听书,所以提前为您预备好了茶水和点心,您请坐吧。”秋生何等机灵,连忙示意文才站起来。他用衣袖擦拭了一下身下的凳子,连声请师父坐下。

  那名中年人容貌刚毅英奇,两条灰白的眉毛连成了一片,唇上留着打理得整整齐齐的八字胡,胡须也是灰白色的。他的相貌并不如何出奇,可是却有一种莫名的气质,能让人感受到此人身上的一身湛湛正气,似乎无论是任何的妖魔邪祟,都无法靠近此人一丝一毫。

  此人多年之前来到这座小镇,自称林九,因为会些阴阳法术,于是便当了镇上义庄的看护。他平时也帮人驱邪镇鬼、寻墓定穴,后来得到了诸多百姓的尊重,被称为九叔。

  九叔望着自己这两个活宝徒弟,又气又笑地摇了摇头:“罢了罢了,那些剩下的纸人纸马听完这段书回去再扎吧,你们两个今天也是累了一天了。”

  九叔挨着秋生坐下,找店小二要了一杯茶水,微微抿了几口。

  文才突然想起了刚才与秋生说的事情,连忙对九叔讲了一遍林白刚才说书的内容。

  九叔听到文才的话,惊讶地挑了挑眉:“《茅山图志》,茅山后裔,茅山?!”

  九叔自身就是茅山派传人,又怎会不知道柚子叶蘸醋驱鬼这种法门虽然粗陋不堪,但却的确是茅山术法的门类呢。

  “这个新来的年轻说书先生,只怕有些道行。”九叔心中暗暗说道。

  高台之上,林白饮场完毕,放下了手中的茶水。他一拍手中的醒木,张口继续讲道。

  “书接上回!”

  “张国忠见这女人似有九牛二虎之力,吓得一时不敢上前。但是想到之前爷爷对他说的话,一咬牙一发狠,还是站在了那疯女人的身前。”

  “只见那疯女人目光呆滞,嘴角还留着哈喇子,冲着张国忠一个劲地傻笑。张国忠虽然心中害怕,但是恐惧也激发了他心中的那股子狠劲。”

  “张国忠往柚子叶上倒了些醋,一下子按在了那疯女人的脑门上。只见那刚才还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的疯女人,身体突然开始不断地抽搐。屋里的几名健壮青年连忙上前,按住了这疯女人。片刻之后这女人眼神恢复了清明,竟是被张国忠治好了!”

  台下传出一片惊呼,一众听客们眼睛全都睁得大大的,似乎也带入了林白口中的人物,见到了那不可思议的神奇一幕。

  “此地虽然事毕,张国忠也对那本奇书中的记载信了八分。可是后来,他却遇上了更加离奇诡异的事。”

  林白端起茶水,轻抿一口,含笑望着众位听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