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单
堂单

堂单

夜雨声寒

灵异/灵气复苏

更新时间:2022-04-22 13:14:13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大结局

第一章宿命

  东北这个地方或许大家都很熟悉,那里人杰地灵,资源丰富,用老一辈人的话讲就是,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就是形容物产丰富。不过这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别说狍子了,就是野鸡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唉!说来也惭愧。不过俺们东北人还是和以前一样,热情好客,用一个字就可以形容“讲究”嘿嘿!不过东北可不只有这些。冒昧的问大家一句,你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又或者是“仙儿”,好了,下面就让我们聊一聊另一个世界。

  我叫吴天,出生在东北临江的一个小农村。也不知道当时我爸妈为什么给我取这个名字,是想让我长大无法无天么,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看过一部西游记,那里边就有一个叫无天的,当时因为这个事没少跟我的小伙伴们显摆,说自己怎么怎么厉害,还用我自己创立的王八拳跟他们切磋,切磋了一脑袋包之后也认清现实了,毕竟我又不是真的无天,况且他还是个和尚我还不想这么早就出家。

  言归正传,听我奶奶说我妈生我时难产,因为当时并不是足月,所以谁也没想到这么突然。

  当时刚吃完早饭,我妈就去灶坑收了一些烧好的苞米样子,打算放到火盆里,因为当时正直冬天几乎每家都有一个火盆。火盆这个东西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如果去农村的一些老人家里或许还能见到,多数都是用黄泥做的,做成盆的样子然后在烤干,再把烧好的苞米样子放到火盆里这样屋子里就能暖和些。

  我妈收好刚一起身就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当时觉得可能是起猛了也没在意,毕竟当时怀我才七个多月,也没想到能生。就和我奶说了一声就去里屋躺着了,躺着躺着就睡着了,我妈说在她睡着之后做了个奇怪的梦。先是梦到一片黑云从远处飘来,气势逼人,眼看着就到眼前了,忽然间从天的另一边又看到一片金色祥云快速袭来,眨眼来到眼前。

  霎时间天空就被黑金两色占满,随之便传来阵阵雷声与钟鸣之音,就好像是两大战将在天空交战,打的是不可开交。天空也被一分为二,而我家就处在分界线的下方,我妈也被吓的够呛,即便知道这是在做梦,但未免也太过真实了,雷声钟鸣仿佛就在耳边隆隆作响,忽然一道闪电划过,我妈也就被惊醒了,醒来之后就觉得肚子越发的疼痛,并且也见了红了,随后叫来我奶奶,我奶见状觉得可能是要生了,随后便叫来我爸,让我爸赶紧去把接生婆找来。我奶还算是淡定,毕竟是过来人,可我爸就不一样了,明显是有些紧张了,手忙脚乱的找到大棉袄边走边穿,由于我们村子并没有会接生的,只能到隔壁村子去找,虽说两个村子挨着可也离着挺远的,等我爸跑到接生婆家也都半个多小时之后了,刚一进院就扯脖子喊:王婶在家吗?王婶在家吗?随后屋里便传来一声:谁啊!声音显得有些苍老。

  王婶,您在家啊,这可太好了,我媳妇就要生了我这不赶紧过来请您过去给看看呐,随后门被打开了。啊,是德贵啊,别着急慢慢说,我记得你媳妇还不到八个月啊,怎么这么快啊。唉!谁说不是啊,今早吃完饭我媳妇就说肚子有点不舒服,当时也没当回事,就到炕上躺着了,刚睡着没一会就醒了,醒了之后肚子就疼的不行,您还是赶紧过去看看吧。

  王婶听完心里也是一沉,这不到八个月突然早产,心想这事可不好办啊,要知道早产儿也不是没接过,但提前这么多的我也是头一回碰到,属实是没有把握啊,随后便把心里所想和我爸说了,我爸得知王婶也没什么把握就更着急了,要知道这十里八乡的就王婶一个接生婆,连她都没把握这可咋整,随即又一想,现在不能在耽搁了,有没有把握也得试一试了。王婶,不管有几成把握也得试试了,家里那边不能在耽搁了,随后眼圈通红的跟王婶说:王婶,您放心接生,无论出现什么后果我都能接受!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