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高达之另一条战线
Z高达之另一条战线

Z高达之另一条战线

斯托纳

二次元/衍生同人

更新时间:2022-05-31 09:28:14

同人作品,uc0087年,正史之外另一条推动战局发展的故事线。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四十章 新生命

第一章任务

  序

  “‘死亡皮萨罗’……果然,这家伙的名字不吉利啊……”

  从驾驶舱破裂的地方,传出空气渗出去的强烈声响,隔着宇宙服的头盔也能听得到。戴尔-查伦中尉知道自己的宇宙服也有破损,很快也会随着自己这架并不喜欢的座机一起沉没在这片宇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屏幕上自己前方那台还在猛烈爆炸的机体,以及远处依然完好的SIDE-6,查伦中尉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平稳感。不知是因为那强烈的响声,还是右胸上多处伤口流血过多带来的昏厥,本来就因为米诺夫斯基离子干扰而听不清楚的达喀尔演讲现在也愈加模糊难辨。

  “如果不将地球重新放回大自然的摇篮,人类在宇宙自立的话,地球将不再是水之行星。连这达喀尔都正将被沙漠吞没。地球已经如此疲惫不堪了。”

  凯帕斯-吉姆-戴肯,这位吉恩-戴肯的儿子的确深得其父的真传,起码在演讲上是这样。在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中,地球上达喀尔的夕阳残红如血,除了似乎映衬着这位当年有“红色彗星”名号的领导者,还显示出那么一点特别的新旧交替的意味。或许这对于看不到画面又是将死之人的查伦中尉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但是对于还在错综复杂的交战着的三方、对于所有宇宙移民来说,却是一条新的路、一种新的可能。

  尽管新的事物并不一定会更好,但是像阿尔弗雷德这样的年轻人一定会选择新生的事物。SIDE-6的中央广场上,他看着屏幕上自己偶像的演讲,不顾一切的笑着、哭着。他已经不在乎那些刚才还在驱散人群,耀武扬威的提坦斯军人,也更不会在意周围人们的目光。阿尔弗雷德像7年前的那个孩子一样,在人群之中用泪水来缓解那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感情。但是事情有多少和7年前有所不同,阿尔弗雷德甚至不知道,这次真正救了自己和SIDE-6的,又是一位曾今懦弱,却又想和命运抗争,执行自己那一丝可笑正义的吉恩军人……

  遭遇

  “哎……为什么我们非得来这里,看着那些游行的中学生?我们又不是老师。”

  乔纳森-古登少尉透过军车厚实窄小的防弹玻璃向车外张望,很明显SIDE-6萧条的街景让他很失望,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怨气直接发了几句牢骚。稚气未脱的面庞,加上做成叛逆发型的那一头金发。如果不是身上的黑色军服,很难将这位提坦斯少尉和他将要处理的那些高中、大学学生区分开。

  “……”

  军车里其他十几个黑衣军人都没有搭话,只是在低着头默念些什么,或者若无其事的低声聊天。几乎车里的人都快要忘记有人发过这么一句牢骚时突然有人问到:

  “我说,你花了这么大力是为了什么?”

  “啊?查伦中尉……”

  乔纳森愣了一下,才发现是自己对面的戴尔-查伦中尉向自己提的问题。但是想来,也只有查伦中尉才会耐心地回答每个人鸡毛蒜皮的小事。

  “告诉我,你花了这么大力气是为什么?”

  “你说什么我花了力气?”

  尽管保持着军人的冷静,但是面对一行人中除了指挥官之外最年长的查伦中尉,乔纳森新兵的稚嫩总是显现无遗。查伦中尉中等身材,但相当健壮,拥有相当粗犷富有男子气概的浓眉毛和宽下颚却又是队伍里少有的精于衣着的人,平时也会和别人开开玩笑,说些“我也是一年战争里活下来的人”之类不辨真伪的往事,但是他的语气低沉严肃起来,的确颇有老兵的威严。

  “当然是穿上这身提坦斯的军装。”查伦中尉拎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别和我说那些正义青年的台词,那是游行的中学生说的。”

  “……”

  乔纳森刚想搭话,就被老到的查伦看穿了心思,想说的话全被压了回去。

  “上前线打仗?别开玩笑了,幽谷可有不少一年战争时的老兵。抢夺高达的时候还出现了红色的指挥官座机,这样的传闻你也不是没听到过吧?”

  “一年战争时候的‘红色彗星’?”

  有些王牌机师的传闻多多少少被添油加醋地夸大到了神话的程度,但是像一年战争时期的“白恶魔”和“红色彗星”这样实实在在的名将也不在少数,哪怕是乔纳森这样心高气傲的新兵也很明白,自己在军校教材里看到的,只有让这些王牌机师留名青史的击坠数字;而留在查伦中尉这样的老兵记忆里的,或许就是自己死去的战友了。

  “是啊!年轻人!……”

  查伦中尉不出所料地说起了一些倚老卖老的故事,不外乎是他也参加了一年战争的阿巴瓦库会战,托某个驾驶蓝色高机动勇士王牌的福,整个小队除了查伦中尉以外全部阵亡,自己还因为作战不利整整4年都在澳大利亚的军事基地里训练菜鸟。查伦中尉坚信,那个人就是事后制造金平岛惨剧的吉翁军王牌阿纳贝鲁-卡托,但是他的这个故事翻来覆去说了无数遍,除了自己那不太光彩、最近才有点咸鱼翻身的履历,根本没有什么支持他这套说辞的证据。所以,大多数人只当都只当是茶余饭后的故事,索然无味的听了一遍又一遍。

  “无论是多强的家伙,在战场上也只是暴风雨里的一片树叶,随时都有被打落的危险。”查伦中尉继续着自己的长篇大论,只是说到这里,车里不少原先还低头不语的提坦斯士兵都向查伦中尉抱以信任的目光,因为这位老兵吹嘘自己当年战绩的最后,总是不忘提醒新兵生命的重要。

  “所以说不管你多强,或者是为了些什么上的战场,你一死就什么都没了,只能变成纪念杯上的一个名字。还有可能你的狗牌和识别号被炸飞了,你甚至连上纪念杯的资格都没有,你只能被按一个‘战斗中无故失踪’的名目,飘在几百年都不一定有人会经过的宇域”查伦的脸上也显出恐惧,似乎他所描述的命运曾经以各种形式无数次折磨过他,“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想和抱负,你也必须活着才能做到。”

  “我没说过我不怕死……”在这个看似和平的年代,一下子把“死”的可能摆到一个没打过实战的新兵面前的确是个不小的冲击,古登少尉搪塞着一些似是而非的话给自己一点时间。但古登少尉毕竟也是能进入提坦斯编制的军校高材生,不忘加上一句,“战争总是有牺牲的,我有这个觉悟!查伦中尉。”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觉悟,然后再来好好嘲笑一下我吧”见到车队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查伦中尉知道马上就要到达任务地点,利落的整理了一下背包和军服,同时不忘提醒年轻的乔纳森,“当然是在你活着的情况下,包括这次出击……”

  “提坦斯的家伙从这里滚出去!”

  “滚回地球去!我们不要地球来的垃圾!”

  “回你老婆的被窝里去吧!”

  尽管游行是附近的高中生和大学生发起的,但是从粗俗下流的辱骂声里听得出来,SIDE-6一些生活不如意和受到这次军事基地建设影响的成年人俨然成了游行的主力。适应殖民地重力没多久的乔纳森少尉多少被游行队伍的庞大所吓到,身体僵硬的向后退了两步,同时明白了查伦中尉最后一句话,意指这次镇压游行的行动也有相当高的危险性。

  自从一周前幽谷抢夺高达的事件之后,提坦斯的高层就想在其他殖民地建设新的军事基地,权衡再三之后的选址竟然是当地反对呼声最高又离地球比较远不宜与管理的SIDE-6。这个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是查伦中尉和其他几个老油条明白上面的意思,既然幽谷已经做出了抢夺这种大胆的举动,他们就肯定得到了部分殖民地的暗中支持。所以这次将军事基地选在这里,一方面是建立于幽谷对抗的前哨站,另一方面就是要把殖民地的亲幽谷势力逼出来,做一些杀鸡儆猴的警示。

  查伦中尉最后一个从军车里走出来,一脚踏在稍有些干裂的预制板路面上,能清楚的感觉到路面上干燥水泥块碎裂的感觉。殖民地的除尘系统不应该会出这样的问题,只能说明脚下的这片土地不久之前或许还是某个工厂或某间民宅。而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甘愿拿起一些粗糙的武器站在举着标语学生前方的,正是这些或许不久之前还在这片土地上工作的工人。

  这次行动的指挥官,巴拉莫斯-伊根上尉站在查伦中尉身边,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这位指挥官可以说是查伦中尉的旧识,迪拉兹乱之后查伦中尉就一直担任他的副官。高个、消瘦、不修边幅,拥有一张历史书里记录的运动员马尔蒂尼那样的欧洲人的面孔,只要换身皮夹克就会被误认为是街头的暴走族,但事实上却是个谨慎到近乎却诺的保守派。

  示威者们拉出最醒目横幅,上面特意将提坦斯的首子母“T”解释为“Terrorists”,让伊根上尉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兵也不免皱了皱眉头。但是小心谨慎的指挥官还是注意到一个容易被发现的细节,游行的队伍蔓延了好几个街区,但是在往后两个街区的地方却刻意断开,让出了一条空旷的马路。

  “让几个人去镇暴吉姆上就位。”伊根上尉果断地在副官耳边低语。

  “在殖民地擅用MS危险性太大了,上尉。上次高达也是在殖民地被抢夺的,我想我们应该有所防范。”查伦中尉一面组织着手下的队列,一面提醒自己的上级要小心行事。

  伊根上尉抬了一下头,用目光指向他所注意到的那个街角,这片区域在SIDE6也属于贫民区,密集的居民住宅如同一片荒芜土地里疯长的植物一样肆意盘根错节。游行队伍所空出来的那条路前面就是一大片高层公寓房,一台小型MS平躺着藏在建筑的后面也是绰绰有余。尽管在车上就透过高空摄像和整个殖民地的安保录像确认过这样的威胁,但是一旁残垣断瓦里写着“伊东工程公司”的招牌还是让人感到强烈的不安。查伦中尉明白伊根上尉所担心的是什么,所以也毫不犹豫地小声招呼起来。

  “古登少尉、巴利亚少尉、铃木少尉,到货车上的G1、G2、G3上就位。”查伦回忆着组成部队时看过的MS战训练成绩,特意加了一句,“古登少尉作为队长。”

  乔纳森明白这句话的深意,同时再三告诉自己这是自己军校时代一直努力的结果,是自己MS战连续三届在军校里名列前茅的回报,和刚才与查伦中尉在运兵车里的谈话并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一种对查伦中尉的感激之情和莫名的“一定会按我的信念战斗给你看!中尉!”的想法涌现在年轻的乔纳森脑海里。碍于不能在战场上表现过多可以透露军衔高低的行为,乔纳森只是向查伦中尉行了注目礼,就快步的和另两个士兵慢跑向后方的货车。

  伊根上尉在向之前在这里进行拆除工作的作业班队长问了一下情况之后,自己也带上了防暴头盔,特意又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防弹背心,退到了自认为可以确保安全的位置,又通过对讲机和查伦中尉安排了一下部署。

  “就和上次听说的情况一样,作业班遇到过焊枪、便携电钻、电动应力钳这样的工具袭击,暂时还没有碰到过爆炸物和大型机械。不过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听说那帮学生里面有卡拉巴的激进份子,戴尔。”

  “呵,还是和MS战一样喜欢对在后面放冷枪吗?”查伦中尉和伊根上尉一同经历过几次MS战役,也放心地开起这位上司的玩笑。

  “还教训年轻人哪,你自己不也每次都像不要命一样?”

  伊根上尉坐到防暴军车里挥手示意,作业班的两名工人穿着厚重的防护器具分别走向贴着提坦斯标志的铲车和挖掘车,缓缓地驶向军队和游行队伍对峙的分界线——那栋已经摇摇欲坠的旧厂房。

  “这里是殖民地!不是地球!不是提坦斯为所欲为的地方!”

  当铲车驶过两队人马的分界线之际,原本就骂声震天,几乎根本听不到两部重型机械运转声的混乱中,突然响起了一记清晰的呼喊,虽然很明显可以听出那是扩音设备放出的录音,但是那个稍显稚嫩的嗓音和它的源头是那群学生的事实一时怔住了许多人。而就在那一刻,游行的工人们好像听到了冲锋号一样,扔下手上的标语,山洪爆发一样的向提坦斯的队列涌来。

  “好了!那就让他们看看提坦斯的能耐!”查伦中尉也大喝一声,盖上头盔的护目镜,举起防暴盾牌站到了队伍的第二排。

  “混蛋!”

  “提坦斯滚回去!”

  “来啊!你们这些地球来的臭虫!”

  与冲过来的游行队伍一接触,整个事态就变成了一场混乱的大斗殴,游行党野蛮的冲撞着、拉扯着、捶打着。尽管殖民地的向心重力只有地球上的一半还不到,适应地球生活的提坦斯新兵普遍比太空移民要强壮很多,但是游行党人数是镇压部队的数倍,又都是建筑工业的强体力劳动者,所以在蛮力上不相上下,变成了两方面互相较力的混乱局面。

  “手都抬高!藏住自己的脸!你想被砸到脸吗?”

  “我快受不了了!中尉!我的腿!我的腿!”

  “奇拉你吃饭怎么没比别人少吃?比希特军曹,你他妈的在奇拉后面不会帮点忙吗?”

  查伦中尉也大声叫喊着,调度着,同时自己也感到了人潮的力量。查伦中尉甚至开始佩服起“人潮”这个词的发明者,在这么大数量混乱的人群里,你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在下一秒钟会从现在的位置被推挤到什么位置,就像一个被抛进大海里的易拉罐,当然,现在的太空移民中大概只有三分之一见过真正的大海。

  “马提伍长!催泪弹和束缚兵器!快!”查伦察觉到了后面的游行党开始停下来,开始从背包和同伴手里不断地拿出一些伤害性的工具,用尽全力急切的喊起来,生怕自己头盔里的对讲机被撞坏了,这条命令也被淹没在嘈杂的骚乱中。

  “来尝尝这个吧!”

  壮汉马提带着十来个人在前排人墙的保护下一字排开,抬出6架便携式迫击炮发射器迅速的装弹发射,催泪散弹拖着白色的尾烟,在持械的暴徒还没走上来之前就在游行队伍的正上方炸开了花。

  “唔!啊!我的眼睛……”

  “提坦斯你们这帮狗娘养的!”

  “胆小鬼!懦夫!”

  “像个被调戏的娘们一样算什么!”

  随着白色的烟雾下沉到人群里,游行党开始不断的传出痛苦的喊叫,有人闭上眼睛,进攻也变得漫无目的,只能靠谩骂来发泄心中的怒火,更多的人直接捂住双眼无助的在地上打滚。

  “尽情骂吧,你们之后还会因为今天咒骂我们无数遍。”查伦中尉似是而非的说着,只有达到一定军衔的人才会知道,在面对比较激进、危险性高的游行队伍时,会用FL3催泪弹代替常规的催泪弹。那是一种制造制冷剂的次要原料,不致命却拥有极强的刺激性和异味,呼吸接触到的人都会产生如同把热油灌进你的眼睛和鼻孔一样异常痛苦的感觉。然而最要命的是,军方的实验显示,大剂量的吸入或者眼球黏膜接触会引起视力下降甚至是永久失去嗅觉,几个留有后遗症的测试人员和军方的官司现在还悬而未决。

  “收工了,收工了!”

  听到查伦中尉的喊声,马提伍长又指挥炮手发射了一阵不同的弹药。束缚炮弹在低空爆开,发散出天罗地网一般的束缚网罩在了那些还在痛苦哀嚎的游行党头上,就好像拖网拉起了一网已经奄奄一息的沙丁鱼,剩下的只有倒在地上人们的哭喊声、、吼叫声、怒骂声。

  “保持队形!”

  查伦中尉再次组织起队伍,在扣押了十几个人之后又把两队人马的界限推进了几米,给工程车辆留出了作业的空间。但是此刻的查伦中尉反而感到更强烈的不安,受到了这么大规模的挫败,游行队伍的主力丝毫没有动摇,依然保护着游行队伍中央的那群学生,也许他们也不认为这么简单的闹事就能达到他们的目的。

  “停下!”

  查伦让大家停下待命,他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是那种习惯了无重力环境又一下子回到地球的感觉,那种不安就像是太空船直接在你的身边起飞的震撼,查伦甚至能感觉到,原本是弱势群体的游行队伍里,有狮子一样凶猛锐利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

  “怎么了?查伦中尉?”

  伊根上尉的责难也跟随而来,他并不是一个严厉无情的人,只是他们没有站在查伦中尉的位置,站在镇压队伍的前面,越是身经百战的老兵越能感觉到这种穿透厚重的防弹装甲,直接触摸你思维的寒意。

  “我不知道,这帮家伙应该还有别的手段没使呐,他们伤了这么多人可是还是这么平静,好像都在计划里一样,总觉得他们还有底牌。”查伦中尉甚至开始喘气,以殖民地的重力,这样的镇压根本是小菜一碟,但是就是那种莫名的压迫感让查伦中尉感到胸口明显的疼痛,“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

  “放心,古登少尉他们在MS上待命,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只要再推进20米左右,在那个位置搭起隔离栏我们的任务就结束了。”

  “希望不需要动那些东西……”查伦中尉长舒了一口气,回想自己的目标也强迫自己用轻松的口气说,“是啊!转业成为殖民地的警察不也不错吗?”

  没等查伦中尉整顿情绪发出下一个命令,游行队伍的后方,就是伊根上尉也注意到的那个街区突然传来了大型机械的液压传动音,游行的暴民们也异常兴奋的进入了一种近乎歇斯底里的状态,他们自动的让开了整条马路,像带着迎接歌星的欢快的表情高喊着:“让提坦斯的家伙们也尝尝滋味!”、“来呀来呀!”之类的口号,迅速的从整条街区上散开了,尽管场面依然非常混乱,有学生和工人两个团体,这么多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撤离还是令人生疑。

  提坦斯的镇压部队还搞明白,下一秒钟的景象就能让这群适应地球重力的士兵也感到空前的压力。那个被空出来街区住房后面,探出4个明黄色带黑色条纹的扁平机械脑袋,依照那几栋建筑来看起码也有15米左右的高度,是工程用扎古坦克改装之后的小型MS,而且数量上还比队伍配置的镇暴吉姆更多,一场原本应该是镇压的行动现在一下子变成了势均力敌的械斗。

  “镇暴吉姆队,出击!”

  “喂!巴拉莫斯!等等……”

  没等查伦中尉提出等对方靠近再突然出击的方案,伊根上尉就迫不及待的发布了镇暴吉姆的出击命令,让MS尚在暗处这镇压部队仅有的这一丁点优势也荡然无存。

  “切,这不是连回避动作也没有直接往别人的战舰冲吗?”查伦中尉发了一句牢骚,他明白伊根的用意,如同MS战里擅长用远程炮击威吓敌人一样,伊根的指挥风格也是相当严谨古板,寄希望与用MS部队的力量来吓倒游行队伍。但是依照查伦中尉的判断,以现在的实力对比,镇压部队已经处于下风,不用一点出奇制胜的战术已然毫无胜算。

  “明白!G1乔纳森出击!”

  但是古登少尉就没有查伦心中的考虑了,作为新兵,毫无战绩有急于表现的他急切的和另外两人启动了镇暴吉姆。如同古代战争布阵列队的荒唐战法一样,镇压部队后方的货车也代开顶盖,让3台镇暴吉姆站起身来,似乎是要应付对面的叫阵一样摆开阵势。深蓝色的提坦斯配色让镇暴吉姆看起来像是一个恐怖的巨大阴影,但是它们从货车上走下来,引起地面的强列震动还是明确的告诉你,这些巨大的身影是实实在在的杀人机器。

  “古登少尉,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不要使用吉姆的光束步枪。”

  “我明白,查伦中尉。光束步枪在有大气的情况下散射消耗的能量很多。”

  “不是那样的理由。”查伦在欣慰乔纳森有超过普通新兵的冷静判断的同时还是不忘加了一句,“现在我们和殖民地的关系紧张,无意间破坏了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毁了你在部队的前程。”

  “我不会在意这样的事,中尉!”

  看到镇压部队的MS启动,对面的4台工程用扎古似乎更加兴奋起来,头部的单眼摄像头亮起了红色的光芒,不再顾及那些还没从居民楼里撤出去的居民,拖着承重的履带式下半身从居民楼的后面冲了出来。

  “只能和这些家伙打近战吗?”看到对方的装备,连心高气傲的乔纳森也倒吸一口冷气。除了常规的挖掘铲之外,殖民地的工人们还在工程扎古的右臂上加上了重锤、固定打桩机、巨型应力钳甚至是巨型转头这样根本无法用于工程,明显用来针对镇压部队MS的怪异武器。乔纳森似乎能从这些怪异的武器后面,看到一个个带着愤怒面容的建筑工人。而这,反而比那些巨大的武器更让乔纳森感到胆寒。

  工程扎古的速度并不快,但是暴民们毫无章法并排驶来还是给人以异常强烈的压迫感。刚才还在沿街的矮平房里跟着游行队伍痛骂提坦斯的居民,全部从原来的窗口位置消失,离开了自己的住房。查伦中尉再次感到不好的兆头,“这些家伙知道这场镇压没那么快结束,而且会有不小的破坏,那么他们会从哪里下手?就只有正面的这4台工程扎古吗?”

  “好了!后退!把这里交给乔纳森他们!快,别给他们拖后腿了!”伊根上尉自信满满的指挥着部队后退,似乎对于现在的局势成竹在胸,但是查伦中卫还是被那种强烈的不安纠缠着,默默地排在队伍的最后一个,视线始终不敢离开工程扎古任何一秒,随着那些工程扎古带着警示的颜色和履带式下半身带来的刺耳噪音越来越近,查伦中卫甚至感到了连MS实战也不曾体验到的压迫感。

  100米、90米、80米,眼见那四个庞大的机械身躯向自己驶来,查伦中卫突然之间生出一种想逃的感觉,尤其是在明白那些驾驶员可能并不是军人这个前提下,这个身经百战的老兵突然想逃,想要舍弃自己现在的身份,哪怕是让才被自己说教过的乔纳森嘲笑鄙视也不要紧。当然,军人的责任让他的脚步稳如泰山,还是塑像一样的站在自己其他队员的前面,看着工程扎古离3台镇暴吉姆越来越近。

  “是什么?这感觉到底是什么?”

  “嘭!嘭!”

  “嘶……!轰!”

  那几乎是查伦中尉默念这句话时一瞬间的事,剩下的只有大片浓烟和镇压部队的一阵混乱。只见到对方的4台工程扎古突然分散开来,从侧翼包抄过来,而镇压部队的左右两边,也响起了数记相当可怕的巨响,只见6个橄榄车上的混凝土搅拌罐大小的炮弹从左右两边被打上了3台镇暴吉姆和镇压部队的头顶,两个炸开,天女散花一般的散出无数哑铃大小的铆钉砸向步行的镇压部队,还有4个飞向了3台镇暴吉姆。

  “躲开!躲开!”

  “保持警戒!古登少尉!盯着监视器!”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