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世界大boss
我不是世界大boss

我不是世界大boss

罄A4难书

科幻/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2-05-09 10:00:22

这是一个被旧主抛弃的世界,时空将其悉数割裂,人非人,物非物。 神州萧条,鞠为茂草。 异能者竭力抵抗外来的异形,异形却对他们不屑一顾。。 “吾主必降临此间世界,汝等皆为吾主供养。” …… 夏谷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我才不是什么世界大boss,只是一个凡人啊!!”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十八章 拦路羊匪

第一章 毕业

  6月2日,咸安,5天后高考。

  西铜一中毕业典礼。

  校长在台子上说着话,同学们坐在下边吵吵闹闹。

  “夏谷,咱偷偷溜出去上网呗?”一个胖墩墩的男生撇过脸偷偷的对另一个男生说。

  被叫做夏谷的男生摆摆手:“我还要赶回老家考试,今晚就走。”

  6月3日,火车,4天后高考。

  夏谷看着窗外的一片片玉米地,一只手在窗子上轻轻叩敲。

  爷爷,我要从大山里走出去了。

  夏谷上三代都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在这黄土地上日复一日的向老天爷讨饭吃。

  夏谷他爹摔到山沟沟里了,他娘也随着去了。

  他是被爷爷养大的。

  6月4日,长子县乌厘镇,3天后高考。

  “爷爷,高铁还没得通,直两天才回来。”

  看到家门口张望的爷爷,夏谷把泛红眼眶里的泪憋了回去。

  先是去镇上挑了两桶水,然后是和爷爷拉家常。

  “赵婶他们一家也进城了?我看镇上好多人都不在了。”夏谷边劈着晚上用来烧炉子的柴,边问爷爷。

  “都走了,你赵婶,王伯、李伯都搬县里住去了,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都不想去,城里人生分的很。”看着自己的孙子,谷爷爷别提多高兴了,话说个不停。

  他们吃的是低保,根本搬不了家,和别人是本质上的不同。

  夏谷大学的学费,都是由同学家长介绍的打小工赚来的,说不得还得吃贷款上大学。

  地里种出来的庄稼刚够人吃。

  6月5日,长子二中,2天后高考。

  考场并没有熟人,初中同学早就不联系了。

  记得当初中考的时候,爷爷叫算命的老头给夏谷算了一卦。

  解卦得:命途多舛,时来运转。

  怪力乱神,夏谷自来是不信的,奈何家里老爷子信,硬是掏了两顿饭钱买下了那个卦签,塞在夏谷的荞麦枕头里。

  绝对是被骗了。

  考场位置很快就看完了,校园也又转了一圈,和三年前的样子没什么大变化。

  刚走出校门,忽地瞧见了个算命小摊,和三年前只有一点点变化。

  老头子又老了三岁。

  “吆,这不是之前那个买签的小伙子吗?要不要再来算一卦?回头客便宜5块。”小老头眯着眼吆喝着。

  夏谷还没回应,身后另一个年轻人就跑了过去。

  “您老给我算算呗,我总感觉我这次高考要超常发挥。”年轻人摩挲双手,对老头子说。

  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夏谷凑了个不近不远的距离。就看老头煞有其事、念念有词的摇晃着签筒,没两下就掉出一签,签面向里夏谷无法看到,就听老头对这年轻人说:“魁钺夹命,福兮贵兮,贵人相助,想必高考无忧。”听着算命的神神叨叨的话,夏谷刚准备离开,就听到旁边小贩大喊:“城管来了!城管来了!”

  老头也顾不得继续解命了,赶快收拾摊子,大包裹小包裹一把揽起,骑上小三轮就开蹬,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那个年轻人也走了,得亏夏谷眼尖,瞅见了一个签掉到了地上,捡起来后,只看到签面上写着:风地观卦,旱荷得水。

  6月6日,也许是一个奶茶店,1天后高考

  夏谷拿到了卦,没有见到城管。

  却怎么也找不到乌厘镇了。

  ......

  给爷爷打电话,能打的通,爷爷过日子也过的好好的,但就是找不到了。

  晚上了。

  紧接着,就在小奶茶店的电视里看到新闻报道的乌厘镇全镇人口消失的事情。

  夏谷倒是没慌,又给爷爷打了个电话,仍然能打的通,刚吃完晚饭,还问夏谷怎么还不回来。

  爷爷不会看新闻,也不会玩手机,夏谷用在同学家玩的借口糊弄了一下爷爷,却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道理电话能打通,整个镇不见了呀......

  好说歹说,奶茶店老板允许夏谷在椅子上挨一晚上。

  结果白天起来,却又听电视上传来:自乌厘镇消失后,长子县其他部分区域陆续消失。并随之放出长子县消失的地区地图。

  上边赫然圈出的,长子二中及其周围二百公里,包括奶茶店.....

  所以我现在算是消失了吗?夏谷看了看电视上现场报告的一片荒芜,又看看奶茶店外和昨天完全没有差别的平常,手机上4G仍然忽闪忽闪的光亮,不免怀疑自己在做梦。

  突然手机铃响了起来,是那个叫自己上网吧的小胖子。

  “夏谷,你家没了。”

  “你家才没了!”啪的一下,把小胖子的电话挂掉,这小子怎么这时候还来埋汰人呢?

  铃声又一次响起来。

  “吴小林你没完没了了?”

  “我是你爷爷,镇长今天说咱镇失联了,你在外头知道咋......”

  嘟..嘟..嘟..

  电话被挂掉了,被那边切断的。试了试往回去拨号,无人接听。

  夏谷明白,也许自己从现在开始就没有一个亲人了。

  就像当时知道父亲摔死一样。

  他已经有了一颗大心脏,但刀子割上来的时候还是很痛。

  根据新闻上的时间来算,大概12个小时,乌厘镇失联了。长子县刚消失2小时,还有10小时的机动时间。

  身边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人的镇定消失了。

  大街上的喧闹声,哭泣声此起彼伏。

  毕竟那些人的存在彻底消失了,这些人又能存在多久呢?

  夏谷想活着。

  最先想到的就是去消失的边界看一看,200公里,开车并不远,夏谷没有车,但愿意稍他一程的并不罕见。

  没有人傻。

  边界上零零星星的散布着一些车,一点人。但他们也出不去,能看到外头,外头却看不到里头。

  边界像是玻璃,却又不是,因为人能走进去,却不是进去外头,而是进这边界里头,却没有人能从边界里头出来。边界像是碎花玻璃,零零星星点缀着不规则的图案,就像糖水底下的糖浆,漂动着,无归处。

  夏谷将长棍状的签条一半插到边界那头,一半握在这头。手上并没有传来多余的力,但却拽不出来,松手也并不掉落。

  这个边界,只能进,不能出,而且进去的东西便将静止,这是夏谷的猜测。

  留下了半边签面:旱荷得水。

  ......

  绝望的人群其实并没有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12个小时又能做些什么呢?毕竟最后的结局也许都是死亡。

  “胖子,上大学再和你打游戏。”

  没有等吴小林回话,夏谷就挂掉了电话,也没有电话铃响起。

  ......

  6月7日,算了,考个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