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即刻复生
死后即刻复生

死后即刻复生

老臧还小

玄幻/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2-06-24 21:59:30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复生之迷

复生之迷

  “哥哥,刚才那个男人说的是真的么?”

  “我不知道”

  “哥哥,哥哥!玄山界入四境失败直坠九幽,坠底百年内生灵死亡后意识不会消散,即刻投胎到新出生的生灵身上。啥是九幽,啥是四境?”

  “哥不知道”

  “哥哥哥哥哥哥!我好像悟了,那个男人是不是说这百年死的人都会立马活过来,我们季家也能人人长命百岁了耶!”

  “小季,嘴再碎就下来自己走!”

  我叫季合,背上的是我弟弟季姬,这次出门是要回老宅借着老祖70大寿混点油水。路上倒霉,从天而降一个活死人压死了车夫压坏了马车。真后悔带这个拖油瓶跑出来,等走到了黄石镇,老爹新买的锦鞋怕不是要破10个洞。希望老祖他大方点,给我兄弟二人千八儿百的银两,好租个异兽,体验一下日行千里是什么滋味。

  “哥哥,老祖是什么样的人呀,老爹说他瞳孔血红,打小看了就做噩梦,及冠以后迫不及待的就搬了出来。咱俩拜见完不会也做噩梦吧?还有爹让咱俩学一学血潮刀法,这名字听起来就霸气,以后我就叫血潮小季”季姬骑在我的脖子上兴奋的说到。

  “我倒是听爹讲过一些。”

  “咱季家老祖本是马匪,有幸被雍国边军招安,在军里当了小兵混上了一身官皮。一次追杀拜月教余孽时得了两页刀法残谱,日钻月研,倒真练出了几分名堂。季祖退伍后回到黄石镇后倚着一众披甲的弟兄大肆采撷,20年后又仗着众多儿子成了三河府一霸自号血潮庄主,势力之大隐隐与三河府尹分庭抗礼。季祖两式残招在军营里练的出神入化,刀法劈砍起来如潮水翻涌让人难以招架,于是把这门刀法起名为血潮,当作咱们季家绝学。就是这刀法有点邪门,叔伯们练后寿命消耗的极快,补气血的珍材吃了一副又一副还是挡不住季家二代三十鬓生白发,四十龙钟老态。”

  “啊?怪不得爹不学家传刀法跑去读书,不对啊,他不练为什么要我俩去学啊。俩儿子都练短命刀,嫌我俩烦了是吧?自己要给自己送终是吧?”小季用力薅着我的头发嚷嚷道。

  “哥哥,前面有个小湖快放我下去我要嘘嘘。”

  放下小季,洗了把脸,思绪纷飞。这个世界好像有神仙的,老爹的山海志里记载,天降仙术,修之延年益寿,腾云驾雾。较之武夫快活百倍,但是仙姿天成,有缘者才可窥视门径。我季合能否纵横这大雍王朝,到时候有多神气呢。对了,上次去州城遇到的将军,那个将军给我当车夫。嘿嘿嘿,哎嘿嘿。

  “哥哥,救命啊!你弟弟落水啦!”

  “哥哥,我不会游泳啊”

  “哥哥,唔噜噜噜噜”

  望着河上飘着的小弟,我惊呆了,就走神臆想这短短的几分钟,季姬居然溺水死了。我木然的坐在石头上紧紧盯着小季的尸体,等着他跳起来吓唬我,告诉我“哥哥,这次我是不是演的很像”。5分钟,一刻钟,一个时辰过去了,两行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平时吵闹的弟弟突然永久的闭上了嘴,让我感到不知所措和撕裂的痛苦。

  突然一个蛤蟆跳上弟弟的额头,不停地朝着我呱呱叫。我忍不了一个畜生作践小季的身体,一把抓住准备捏死。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你想再杀一遍你的弟弟么?”我猛的回头,发现自己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手心的蛤蟆在不停的叫喊。

  “什么妖魔鬼怪,快快显形,我季合也不是没人罩着的,我弟弟季姬乃阴间鬼王,不想化为灰灰就速速让开!”我大声吼道。

  “哈哈,你的鬼王就是手里那只绿蛤蟆么?”那声音忽远忽近,难以寻找到位置。嗯哼?周围怎么嗡嗡的有点吵。我看了下肩膀发现上面站了只大蚊子,正要拍死他壮壮胆。

  “莫挨本座,不想让你弟弟变回来了么?”

  说话的居然是这只蚊子?手上呱呱乱叫的是我的季姬弟弟?

  这大蚊子飞到我面前的树叶上,“给爷磕一个吧,爷送你一场大造化。”

  我翻了翻白眼骂道:“臭妖怪,会说话也就是只蚊子,小爷我一巴掌就能拍死你,要不要试试我的遮天掌。”

  “想不想救回你弟弟了,你是准备带着这个臭蛤蟆回家,告诉你爹娘这玩意是他们小儿子。”蚊子兴奋的挥舞前爪说道。

  “本座元月真君,让你给本座磕头是你的荣幸,门内真传才有资格见我真身做礼,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就在眼前,你小子不要不识好歹。”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能口吐人言的蚊子,一时之间也拿捏不好他身份的真假。于是道:“前辈救我,如何让我弟弟恢复人形。”

  “咳咳,这个好说,你先选一块干净的大石头盘腿坐下,手捻太阳手印,闭目长吐气。待心神合一我传你重塑肉身之法。”

  “前辈,我坐好了,您能别在我身边嗡嗡么?”季合直感心烦气躁,无法心神合一。“唉,咋这么痒,你他娘的咬我!”

  “咳咳,传法要耗大量精气,本座先补充补充。”

  “真君真的懂重塑肉身之法么?”季合冷冷道。

  “那是自然”

  “那请前辈到竹筒里给晚辈传法吧”季合迅速用随身盛水的竹筒扣住的蚊子。

  “你这妖怪,不想洗沸水澡,受烟气熏的话就快点告诉小爷如何重塑肉身。”

  “你这小辈,岂敢如此无礼!”蚊子怒斥道:

  “嘿嘿,先让你尝尝童子尿。”

  “住手啊!”一声怒吼惊的季合一抖,手中的竹筒掉落到地上。“本座就在这里你能耐本座如何”。季合用火烤,用水淹。蚊子纹丝不动。这时蛤蟆呱呱叫了几声。季合灵机一动说道:“不知真君的蚊子身会不会被蛤蟆吃掉呢?”蚊子惊道:“你小子敢赌么,重塑肉身之法,别说你这边陲之地,就是雍国也少有人能掌握,不想救你弟弟了么。”季合冷笑道:“我弟弟已经死了,就算这真是我弟弟,叫了这么久早饿了,正好吃掉你给他开开荤,是吧?弟弟”。“呱”一旁青蛙应道。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