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猎人
极道猎人

极道猎人

星际第一难民

科幻/末世危机

更新时间:2022-04-28 17:27:45

末世危机!猎人成为流行职业快速崛起,替代了机器人、武士、基因战士、精英特工等职业,成为了末世社会的主流。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们,没有谁不想成为猎人。然而,能成为猎人者少之又少,比习武走向成神之路的武士还少。 猎人是希望的象征,是力量的象征,是通往极致之道,超脱天地规则的存在,是真正的神之种子。 我们都想成为猎人,有所追求!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6章 菌血池

第1章 疯狂的黑客

  养生城背后的天空一抹灰白。

  天刚蒙蒙亮。城市早晨昏沉沉的,空气中薄雾弥漫,街上行人稀少。

  一名穿着老式挡风衣的男子,表情漠然,站在黄线区内,等待都市线驶来。

  一阵风掠过,街边的树木沙沙作响,秋季发黄的叶子随风飘落。男子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拎着早餐盒,头发被秋风吹乱。

  风停了,男子依久站在原地。

  “大叔,学拳吗?”

  一名晨跑的少女,跑到面前,纤细雪白的小手递给男子一张传单,面带微笑地对男子问道。

  少女长得眉目清秀,长着一个小巧玲珑的鼻子,下颚锁骨分明,肤色白里透红,平时应该经常练拳,上臂长了一些肌肉,有一种健康美。

  男子神情冷漠地打量着少女,始终沉默,他并没有因为少女称呼自己为大叔,而怒不可遏反唇相讥。

  而是,男子微微摇头,拒绝了少女,接着转头望向远方,开始沉默。

  少女眼神中有些失望,动作僵硬地收回传单,向男子微微鞠躬,然后抱着传单继续晨跑远去。

  嘟嘟——

  简约时尚的都市线从养生城下开来,车身越来越大,最后停在了男子跟前。

  男子叫崔路,领着早餐盒,缓缓走上车。

  崔路今年二十五岁,原是一名计算机工程师,辞职后躲在家里成了宅男,和这个世界大部分人一样,靠着领取联盟的补贴混吃混喝。

  空旷的车厢里,车窗的外景色开始移动。

  不知那个部门用大船运来一棵大树,准备植在城市的绿化带。

  崔路坐在都市线的车厢里,静静地看着窗外。

  几分钟后,都市线在下一个站点停下,崔路拎着早餐盒下了车。

  穿过早高峰的人潮,崔路一人走在一条人行道上,左手边是一排常青树。

  一阵风袭来,树叶纷落,崔路的脸色铁青起来。

  他佝偻着身子,单手捂住挡风衣的领口,像一个老头子。

  凉风像一根根钢针刺痛他的神经,仿佛要将他剖尸,活活折磨到死。

  这种痛处仿佛来自骨子里,挥之不去。每当有风的时候,就像那千刀万剐,刮骨之痛。

  崔路佝偻着身子缓慢前行,和少女眼中的老大叔无二。

  崔路想起了先前那位少女:少女问他要不要学拳,他一直沉默着,有些清高。

  他喜欢这种感觉——无视一位大美女的请求。

  “难道崔路没有习武天赋也要和少女说吗?”

  崔路有些兴奋,感觉身体里的刺痛缓和了一些。

  有些事情不足以为外人道也,至少崔路觉得没有必要和一位第一次见面的少女解释。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这种思想在这个世界根本行不通,你给予这个世界善意,得到的往往只会是恶意。

  崔路不在乎少女叫自己大叔,反正他也高高在上的,像一位主人拒绝了女仆的请求。

  他不会去想:如果答应少女去学拳是不是就可以接近对方,有了那一份高高在上的感触崔路就已经很满足了。

  回到公寓里,房间只有十几平方米。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一台电脑,一张书桌,这就是房间里的全部。

  崔路走到落地窗打开上面的遮阳布,让上午的光线照射进来。

  晨光瞬间将他淹没,散落在他身后的地毯上。

  崔路微眯起眼睛,望向都市群尽头的建筑,那里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崔路回到了电脑前,打开早餐盒。

  食物的香味扑鼻,慢慢弥漫开。

  寿司的香味勾起了崔路的食欲,哈喇子都快要流了出来。他吞咽唾沫,大快朵颐了起来。

  吃完早餐,喝口绿茶漱口,接着崔路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

  屏幕上出现一副机甲,电脑进入到系统界面。

  崔路移动鼠标,双击打开爬虫盒子,快速将信息浏览了一遍。

  发现没有什么有趣的事件,崔路关闭了爬虫盒子,习惯性打开《猎人无敌》网游。

  登录游戏,开玩起来。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

  房间里,回荡着崔路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崔路对着屏幕低喝道:

  “找死……”

  敲击键盘的节奏加快,崔路的双手在键盘上飞舞起来,敲击的响声络绎不绝,铿锵有力。

  直到响声停止了,崔路一下瘫坐在椅子上,双手离开了键盘搭在扶手上,十指依久在抽搐。

  游戏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崔路闭上了眼睛,皱着眉头,一脸厌烦的神情。

  此刻,《猎人无敌》对他来说已经变了味,再也不是十年前的《猎人无敌》,一些人在游戏里专门抢夺弱者的猎物,比猎魔还要可恶。

  崔路忍痛卸载了游戏。对他来说《猎人无敌》就是他的第二次生命。

  一直以来崔路都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借着网游苟延残喘,活在这个世界上。

  现在他觉得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没有再活下去的勇气。

  “难道换个游戏继续苟着?”

  崔路扪心自问,仰头望向天花板。

  事实上,从早上遇到女孩,从她口中听到“大叔”那一刻,崔路的心就已经死了。

  人生有几次年轻?

  崔路有气无力地坐了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瓶酒,拧开封盖仰头灌进嘴里。

  一股酒意涌上脑袋,崔路脸色变得绯红。

  他移出鼠标,右手操作鼠标调出编译器,双手放在键盘上,再次敲打起来。

  屏幕里,光标随着打出的字符跳动,频率飞快。

  一道道代码公式在屏幕里踊跃,又像贪吃蛇一样拉长壮大,占据半个屏幕。

  崔路的编程能力极为优秀,他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程序员,当初在大学之时他的计算机水平就已经是行业顶级。因此,编写一块木马程序对他来说非常简单。

  下午三点,新病毒炸弹木马程序编译完成。

  崔路右击鼠标,打包新病毒炸弹,上传到云端。接着,建立跳板,打开命令窗口,输入《猎人无敌》服务器的IP地址,开始破译。

  只用了几分钟,就先后将主服务器和备用云服务器攻破,入侵到服务器内部。

  崔路偷偷将上传到云端的新病毒炸弹下载下来,然后解压,双击运行。

  后台中,新病毒炸弹绕过了安全卫士扫描,开始疯狂复制,病化每一个接触到的文件,短短几分钟新病毒炸弹便感染整个服务器。

  随着新病毒炸弹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猎人无敌》的服务器开始瘫痪,接着官网陷入黑屏,新病毒炸弹自动引爆,数据库的文件被串改、彻底删除。

  内部的安全人员开始行动,数十道数据流像潮汐一般汹涌向崔路。

  崔路抽身退回第一跳板,险之又险地避开围堵。接着到第二跳板,开始抹除登录痕迹。最后,将肉机和所有可能留下的痕迹一起烧毁。

  做完这一切,崔路长舒了一口气,仰躺在椅背上,点燃一根香烟让自己冷静下来。

  回想起刚才的一切,崔路夹着香烟的右手手指微微颤抖,他有些激动,内心兴奋不已,苍白的脸上渐渐恢复了一抹红韵。

  崔路神情缓和,他知道这一次疯狂的举动,所需要承担的后果。他不后悔。

  在猎人为主流职业的现实社会中,他崔路只是一个普通人,内心中压抑太久了,他只有在网络上才能如此疯狂,发泄内心的愤怒。

  至于抢走了他BOSS的家伙,崔路不会去想,他们得知《猎人无敌》的数据库被摧毁,所有的数据都没有了,被抢走的贵族级别的boss也没了,他们会不会气死。

  天色渐渐暗下来,崔路在厨房随便找了点东西吃,然后回到房间,走到落地窗前打开上面一扇小窗。

  晚风从窗户吹进来,崔路面部肌肉紧绷,看着像是便秘一样。

  窗外的世界,夜灯璀璨,很美。

  在华丽的背后,时代的发展,高科技技术产生的废料,严重影响着低层人们的生活。

  崔路原本在一家科技公司工作,有幸得知了一些关于宇宙的秘密。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做猎人,猎人的由来是因为猎户座,猎户座是人类最早发现科技灰尘的地方。

  科技灰尘是一种能加速生物新陈代谢,促使生物变异的有害物质。

  如果生物感染了科技灰尘综合症,但是内心不接受变异,就会受到钢针刺骨的痛楚,然后快速衰老至死。

  如果生物内心里接受了变异舍去理智,则会变成恶魔、怪物,最后被赏金猎人杀掉。

  像崔路这样的普通人,只能避免、少量吸入科技灰尘。事实上,人类无法完全避免吸入科技灰尘,因为科技灰尘融入在空气、食物、水源中,人类不可能不呼吸、不吃饭、不喝水。

  科技灰尘像星辰一样满布宇宙太空。

  两千年前,人类居住的星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人类所能做的,只有忍受那刮骨一般的折磨,或变成人魔被清理掉。

  直到一千年前,人类有了另外一种选择,成为极道猎人。

  只有悟道极致成为猎人,修炼出烙印在自我深层意识里守护道心的意志印记,才能抵抗心魔入侵,接受了变异又不失去理智,反而获得了超凡力量,成为道种。

  因此,一千年里猎人快速崛起,成为了世界的主流。

  成为猎人,也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也是崔路,还在苟延残喘的追求和梦想。

  虽说修道一途永无止境,但是自从几年前崔路被证明悟道无望,且没有习武天赋,他差点就绝望了。

  他辞去工作,想去考考古师资格证找点门路,结果几次考证屡次失败。

  再后来,他彻底断了成为猎人的心思,整天想着如何减轻痛苦,苟延残喘活着,最终沉迷于虚拟网络,用网游来麻痹自己。

  崔路舔了舔被烟头烘烤得干裂的嘴唇,拿出一瓶酒对着窗外璀璨的夜景干杯。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