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名为提
祂名为提

祂名为提

凝之尘

奇幻/史诗奇幻

更新时间:2023-03-06 11:19:28

诞萨满之家,挣扎时因意外之举,获上天眷恋得惊世之资。 挽城邦之危,胜利时遭无名黑手,困虚无世界逃难于登天。 知人生之路,迷茫时被他识侵染,癫清明思绪欲一统世界。 拾本心之明,危机时扛大厦将倾,弃簇拥万千返兀自独身。 启愚昧之民,力微时聚千人万众,引千军万马唤麻木不仁。 说权贵之者,势众时掀万民起义,战三教九宗辨诸长百族。 寻真相之源,通晓时舍盖世神功,损肉体凡胎碎灵身魂体,永为结界。
目录

11个月前·连载至第二十四章:矛盾

序:世界之外,域界之内

  “该死,这群家伙怎么还能够找到我的踪迹?”

  在南世界域的平原上,一只浑身泛着蔚蓝光芒的球状生物在虚空中疯狂闪烁跃迁,占身体十分之一的脑核正以极快地速度推演着逃逸路线,而距他几界里远的地方,一队毫不避讳自己那充满虚空波动的漆黑生物追赶着他。

  漆黑的物质从高速疾行的身上不断洒落,将平原底部的稳定态虚空扰动得不再平静,不少生长于此的界植晃动着链接虚空的枝干,这副随风摇曳的模样让人不由得担心其中孕育的世界是否会就此凋零。

  “我们已经进入南域平原,如果再继续追下去,扰动虚空潮汐,引来驻守此处的高维生物,那我们指不定都得交代在这里。”

  身处队伍最前端的虚空生物扩散着思维滤波,向其他队友阐述着担忧,头顶前端两根细长的触须不断地交互摩擦,似乎是在收集什么信息。

  “不行!那个高维生物身上携带的模拟球是被无所窃走的研发品,在获得详细的测试数据之前它必须在我们的控制之中,教会目前对此极为重视,除去我们小队以外,其他的四十四支虚空者也被全部派出。”

  落在最后的虚空化生物立即做出了解释,不得已向小队成员吐露了此次行动的真实任务,打断还在试图中止任务的思维滤波。

  “了解,既然小队行动的动静已经出现了,那现在撤离的收益极低,不如提前向教会打出申请,直接将那个波动态高维生物分而围之,通过腐化吞蚀的方式把他寄存在体内,届时等我们返回圣地的时候再将其整理。”

  飘离在队伍边缘的右侧成员得此情报后连忙对目前战况进行分析,快速制定出一个临时计划。

  “附议。”

  最后一名未曾开口的成员也终于是发表自己的意见,沉默寡言的他一向是作为队伍的决定者。

  听到小队里的意见统一后,身处队尾的虚空生物立刻撑起身上的过滤膜,用以联络教会的通讯器被排斥出身体,尖锐的长刺从它的底部渗出包裹住那坨隐蔽在漆黑薄膜之下的血红肉体,他无暇顾及疼痛,只是在脑海中快速精炼了情报和目标后,就立即向当值长老上报了申请。

  经过特殊方式发送的信息跨越过万千世界,直到无垠虚空的尽头才方罢休。

  似乎果断就是这个组织的信条,就在小队刚做出规避姿态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便从队长的背上响起,让准备躲闪身后偷袭的他有了一丝迟疑,在硬抗了一下高维生物的攻击后,他才能够调整状态再度将思维滤波扩散出去,把远在世界域尽头的命令传达下去。

  “已批准!自主行动!”

  信号一经传递,原本通过虚空之力链接在一起的虚空生物瞬间散开,朝着四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快速逃窜,让紧随其后的高维生物一时间不知道应该选择哪个目标,只得从身边释放出几个具有跟随效果的器具协助自己,然后选了个最不顺眼的进行追杀。

  “全体通报!世界域平原南部出现虚空化的世界终末教徒,由于人手不足无法进行缉捕,烦请收到该信息的人士按照第五版的3-541条例进行协助,发起人为南部执行者布·不卡。”

  通报伴随着不定型的源力快速扩散着,没多久这一片虚空域就被覆盖完了,不管是否选择协助,在此处的超凡生物大脑无例外的都收到了请求,包括作为布·不卡同胞的那只球状生物。

  由于身后的追兵紧咬不放,光滑的躯体早已被虚空蚕食的参差不齐,无法像其他高维生物直接用源力填补的方式修复自身的他,必须通过自己那颗特殊的脑核中转叠加术式后,才能完成这在同胞看来是本能的操作。

  脑核,一种因为疾病才会产生的特异物质,是高维生物中独特的存在,没有人能够将其研究透彻,只能够给出一个观点,就是它会影响高维生物的施术过程,必须保持同一高频率中只有单源力波动才会正常运行,而布·不卡的源力通报就是干扰球状生物自我修复的推手。

  杂乱的波频在他脑核中激荡,恍惚间意识漂浮出来躯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朝着由消亡世界残骸构成的稳定态虚空坠落,无法挣扎,无法逃逸。

  那个紧跟其后的虚空生物愣住了,他从未见过有任何一个需要维持理智的高维生物会主动选择投入这稳定态虚空之中,可来不及思考,急促的使命感就在脑海中回荡,这被后天注入的思维试图占据他的身体,去完成被苍老声音所命令的任务。

  所幸,求生本能在他强硬抗争下还是得以重获掌控权,如果他进入到稳定沉淀的虚空中,那被虚空所“感化”的他便一种以极快的速度稳定下来,像是那些已经失去的世界一样,徒留下空洞到极致的源质化残渣,失去意识、感知、以及他所渴望的一切。

  梦想抵达的应许之地自然就会成为泡沫,为了完成这个目的而加入世界终末教会的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要去做。

  所以他犹豫了,在又一次扫描后,终于是彻底失去对那个高维生物的感知,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开始行动,早已模拟过数亿次的剥离到了真正执行起来时,他才发现自己还是需要坚韧的意志,不过好在教会恐怖带给了他动力,硬着撕心裂肺的疼痛,他在意识最后清醒的瞬间斥远虚空的躯壳,一头扎进了身边的未知世界中。

  忠诚的不绝对,就是绝对的不忠诚,就更别提这种舍去“荣耀”重返叛逆的行为了,那名虚空生物在完成剥离行为的瞬间便被世界终末教会所捕捉到,他的同伴在追杀高维生物的同时又有了新的任务。

  时间以一种奇妙的方式消耗,忽快忽慢,连带着空间都陷入了畸形的膨胀过程里,球状生物的视界也在这种虚空浸染下逐渐变质,纯粹的黑暗之中似乎也有了光亮。

  “可恶,难不成我泰莱要殒命于此?好不容易才拿到的世界模拟球,还没有尝试就”

  感受着身旁不断散发惰性波动的虚空,泰莱不由得在心中咒骂起来,即使是世界域顶端的高维生物,也是一样受限于虚空定律之中,他自身的蓬勃源力依旧无法抵御虚空波动侵染,最多只能减缓它的腐蚀速度。

  固有深度值的变换计算,是唯一能够在世界根源-虚空之中确定方位的方式,作为世界基础信息编写系的优秀临毕业生,泰莱自然能够熟练掌握这项技能,当坠入黑暗时,他便开始了计算,从而得知自己下坠已经到了一种从未出现过的速度。

  之前为了防护身后追兵所开启的源力防护屏障已经全部消失,通过凝固源力构造的交互躯体也缺失了许多部分,可有心无力的球状生物就只能绝望的感受着一切。

  “啪叽”

  虽然虚空之中并没有能支持声音传播的介质,但是球状生物还是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顶部突然出现了什么东西,粘稠且有种能够穿透他源质表层的寒意,将他本就迟滞的源力循环变得更加缓慢,甚至还出现了间歇性停顿的情况。

  不过这对于泰莱来说并非完全是坏消息,由于源力供应的流速变慢,让他体内脆弱的源力脉搏能够重新供给躯体而不会破坏它的完整性,这就给他了能够脱离危机的希望。

  “好!只要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力,那么我就能返回虚空平原了。”球状生物从体内衍生出了几根触手开始尝试控制着躯体,可还未等他有所行动,他的视界之中就出现了一团不断向下滴落未知液体。

  “等等,这墨色的稠体是什么?!虚空实体?!”

  泰莱突然反应过来,这视界之中不断出现的粘稠液体究竟是什么东西,想要操控源力将其排斥离体,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再次失去对躯体的控制权。

  不仅如此,紧贴躯体的虚空实体也开始进行同化,试图通过侵蚀的方式将他躯体腐化,不少部分已经开始变成为同样的黑色液体,唯一还能够让他保持镇定的大概就是接近脑核的那些核心源质还能够正常运转,依旧蔚蓝的源质薄层死死地拱卫着核心。

  虽然在虚空之中是没有空间的概念,但泰莱仍能有一种视界旋转,四面八方的稳定态虚空像是活过来一样,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他知道只要自己继续这么下去,那么无法进行源质增殖的他只会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成为那些离自己并不遥远的稳定态虚空的一员,被精神和实在界中的双重否定,从概念上被消除。

  就在这危急存亡时,一股柔和微光突然从他用以储藏东西的脑核深处映射出来,与泰莱完全不符合的温和源力将他包裹住,顺着当前下降的方向继续朝着更深层次的虚空进发。

  黑暗之下并没像那些理论学家猜想一般,未知的尽头是另外一边世界域,有的只是更加深沉的黑暗,而那抹忽明忽暗的光就是其中异类,看似脆弱不堪但也能够载着泰莱继续沉沦,直到重新苏醒的他看到一片完全陌生的世界。

  众所周知,世界域有五大奇观:东部的岩洞、北部的云层、南部的平原、西部的沙漠,以及中部的海洋,这些都是虚空在不同环境下演变的的不同表象,只存在实在界的差异并没有概念上的区别。

  可泰莱身处的地方却不是其中任何一个,是间隔甚远的星辰海,像某些世界之内的宇宙概念,空洞的暗物质奠定了基础,游离和稳定孕育了生命,像是沾染上色彩的寂黑幕布,咋一看觉得无趣,可仔细放大之后才能够见到那些绚丽多彩的微小生命是多么奇妙。

  起初,泰莱以为自己误入进什么濒临死亡的古老世界中,但当他试图调集体内源力链接该世界的世界核时,才发现这无边黑暗的本质是虚空,是身外包裹的异体源力干扰了他的判断,那些微弱光芒是直接裸露在虚空之中的世界。

  这是异于所有已知虚空形态的,世界不需要伪装,只凭自身的力量就能够独立存在,很明显这是一片独立于五大奇观之外的第六奇观!

  震惊所带来的兴奋感将泰莱笼罩,他不知道一片完全陌生的虚空会对如今研究方向趋于饱和的虚空学带来何种震撼,怕不是诸多理论都得被推翻了吧!

  在短暂的喜悦过后,丢失的理性终于被虚空唤醒,核心源质被腐蚀后所带来的极致刺痛感让泰莱差一点再次晕厥过去,这种与源力同等级的物质让他受损的脑核更是雪上加霜。

  除去之前就预设出来修复躯体的源力供给外,他还得再拿出一部分优先去填补脑核附近受损的部位,让泰莱不得已开始将自己从小积攒的源质拿出来消耗,通过这种竭泽而渔的方式他才勉强恢复了正常。

  由于此处并非是任何已知的虚空奇观,没有被高维生物们通过仪器或者术式修改成适宜居住和停留的场所,这里的虚空呈现出一副极为活跃的模样,用吞噬来填补它们永远不会被满足的概念。

  刚刚将躯体修复完整,撑开防虚空屏障的泰莱立刻就意识到当前的处境,在没有恢复状态的情况下贸然停留在虚空之中,那么再强大的高维生物也会被这不会终结的虚空所消化,他得去寻找一个临时的庇护所。

  不需要多大,反正至少能够坚持到让他把自己的问题全部解决。

  想明白的泰莱赶忙把还在不断蔓延生长的预设躯体中止,将其改变为适宜在虚空中前行的部件,以减少不必要的源力开支。

  等处理完这些,泰莱恢复缓慢的源力就显得更加的贫乏了,出发成了必须立即执行的事情,他索性也不再去做什么路线规划这种计划了,像是那些术法者一样凭着直觉开始了行动。

  漫无目的的寻找过程中泰莱发现,那些由“星辰”所散发的光芒其实是诸多世界为求自保从世界核中扩散出来的源力波动,这种与其他奇观完全不同的源力表象让他有了一些思路,不需要通过繁琐且危险的接触,仅需要通过改造视界接受端的方法就能够让他看到那些世界真实的“色彩”。

  可如果说是这样,并不能够解决泰莱当前遇到的问题,高维生物在实在界中的份量看似不大,但在概念层面中他们却是足以媲美世界的复杂存在,所以要找到一个能够完美容纳他们的世界并不容易,想要进入一个自然的世界无疑是极为困难的事情,许多时候他们都是呆在一些特殊加工过的世界之中。

  还好,自泰莱从“土壤”之中安全逃离之后,因果律这种术法者的理论似乎发生了变化,在他费劲力气穿过一片泛有微光的世界废墟之后,一颗拥有许多斑点的巨大光球便映入他的视界中。

  空间泡,也被称为亚空间的世界附属产物,这种只存在文献之中的东西真出现在泰莱面前时可是让又兴奋起来,天然形成类似于肿瘤的物质是理论上最适宜高维生物的居所,因为在它之中停留不需要与未知的世界核接触,也不需要去考虑是否会出现概念上的碰撞。

  功夫不负有心球,遍体鳞伤的他自然是不会错过,加速前进,在即将失去动力之前触摸到空间泡的外壁,空洞脆弱的薄膜在与泰莱凝质源力结合的刹那,一小股的源力忽然出现,“色彩”不同的它们不由分说地碰撞在一起,交融相斥,再到融合,不过瞬间的变化在泰莱的视界中却显得是那么的缓慢。

  视界如流体表面虚晃,在包裹全身的粘滞感消失后,泰莱才算是进入到这微小的空间泡中,不等他有所动作,源自本能的松懈把他的意识笼罩,一直得不到释放的紧绷感终于是寻到了目标,他几乎是一瞬间就陷入了最深层次的休眠之中。

  所幸,泰莱来到的这处空间泡,似乎只是被主世界当做是排放储存废弃物的回收站,黑与白的骸骨遍满了整个空间,即使望尽边际也未有任何生命能够存活,死意盎然。

  不仅让泰莱能够开始修补之前不得已消耗掉的备用源质,也能够让寄宿在他脑核周围的世界模拟球得以修整,将它被迫贡献出来的能量缓慢填补着。

  自泰莱进入到“土壤”的时候,就是意外苏醒的它出手帮助了泰莱,就别说之后泰莱燃烧源质修补躯体的时候了,如果说没有它的无休止供给,泰莱早就在核心源质破损的瞬间就没了。

  众所周知,世界模拟球在制作的时候其实是要消除世界核的原有意识的,可也许是在世界终末教会的暴力制作下,竟让它保存下来被改造之前的记忆,在漫长的停滞时间里一直都在观察外界,寻找着奔向自由的机会。

  而对于模拟球来说,这次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也是它同样愿意将自己的力量贡献出来的原因,不然连自身都难保的它才不会去搭理这个试图使用自己的家伙。

  就这样,两个勉强算是难兄难弟的家伙因为不同的原因聚在了一起,通过消减损耗的方式加快自己的恢复速度,以便达到自己的目的。

  修整、弥补、创造,在完成了源力补充的泰莱显得有些无所不能,能随意地使用仪器计算出这片陌生虚空的概念数据和真实位置,并成功地通过寻找到的域点返回熟悉的世界域,去迎接自己理应受到的赞扬与荣誉。

  泰莱就在这源质再生的休眠中,做了一个虚幻但又无比真实的梦境。

  朦胧的视界之中,他看到了是自己的成功,得到了久违的认可,希望的美好盛开在激荡的脑核之中,直到,熟悉到有些陌生的身影卷携着半透明权杖出现在视界里,泰莱整个球都颤抖起来,仿佛所有遗憾都从此刻结束。

  细长的感知臂自躯体中探出,想要去抚摸这有些不切实际的人时,宾客们嘈杂的喧闹,热烈的祝福,无尽的狂欢都戛然而止,如同晶状硅质在遇极寒之后的碎裂反应,时间、空间以至于无法察觉到概念在他的认知中一并暂停,自中心扩散的冰裂纹在他的面前慢慢浮现,向周围快速疯长着。

  “咔嚓,咔嚓,咔嚓。”

  碎片接二连三的出现在他的视界,熟悉的黑暗立刻从视界的盲区钻出,侵蚀了感官的每一处角落,让无知无觉的恐怖再次回到了泰莱的脑核。

  是紧贴泰莱的世界模拟球,它撬开了薄弱的伤痕,贪婪偷取着只属于高维生物的源质,希望能够借用它来弥补之前为援救泰莱所支付的费用。

  可它却不知晓,高维生物的源质不仅仅是他们的能量来源,也是他们作为超脱世界的证明,世界之所以能够庇护万物抵抗虚空,就因为他们拥有可以生产源力的世界核。

  而高维生物的先祖们为了探索世界之外,在虚空中漫游的目的,以大无畏的精神对他们自身以及所有后裔做出的改造,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一种足以比拟世界核被发现的理论,让最初只存在于概念层面的源力被引导到了实在界,这就是源力的起源。

  源力凝结成集合,集合架空于概念,概念返照于实在界,源质就此出现,它是代表着高维生物的身份,是他们能够自由穿行虚空的保护伞。

  它是概念层面仅次于理论上的“基石”,是在实在界里与虚空的对立面,无论那方面都不是世界模拟球这个残破的次级世界核可以吞噬占有的。

  所以,模拟球在偷取到泰莱的源质吸收进其体内,试图消化溶解的那一刹那,概念层面的差距就开始体现了出来,在实在界中交错的界限变得模糊,残破的世界核和迷失的高维生物开始了融合。

  当然了,是以作为高维生物的泰莱为主体的融合,那自出生就不曾获得自由的世界核到最后那一刻都不明白,为何自己这循于本能的进食会失败,明明自己是处于整个世界域最顶层的存在。

  如虚空般的至黑笼罩了泰莱意识的最深处,微弱的色彩突然出现,频率不同的源力在此碰撞,产生的涟漪不断激荡着,将固有的寂静打破。

  类虚空的坍塌、概念源力的堆砌、然后边际的急剧收缩后的突然膨胀,在时间还未诞生的刹那,空间便有了边际,不断实体化的概念源力将这全新世界补充的满满当当。

  “世界的诞生。”

  不知何时被惊醒的泰莱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具象化的脑核里突然有了他物,一个世界,难以被普通方式观测的它被嵌合在仍在堆叠的源质中,这让想要立刻将其剔除的泰莱一时间无从下手,就更别说那似乎已经与完成自己交融的世界边际。

  祸不单行,当泰莱还在思索如何解决自己的意外情况时,意外出现在视界之中的模拟球引起了他的注意力,一根若有若无的细丝牵连了他与那个潜伏脑核的小世界。

  于是,为了查清这模拟球的奇异之处,泰莱姑且是许可了这寄生在脑核附近的客人,转而在不影响它的情况下,以自己从未经历过的方式豢养这这个模拟球。

  毕竟可怕的冒险,惊奇的旅程,无法理解的存在,这些天他所经历的一切都比那持续了成百上千的乏味日子要有趣的多,何必再如以往一样恐惧未知,害怕改变呢?

  就这样,当源质终于补充到足以再次运转躯体的那一刻,泰莱就迫不及待地掏出了他的便携营地,毫不在意由尸骸骨骼铺就而成的地面,任凭浓郁的负面能量不断冲击着刚刚搭建完毕的营地外层。

  “转为手动模式,脑核独立。”

  泰莱还未有意识上的波动,营地自有的辅助程序便已经识别出泰莱的想法,将早已袒露出躯体的脑核小心取出,在仔细收集完他这套崭新外壳后,才将脑核快速引导至一团悬浮于营地中央的液态矩形之中。

  在有了熟悉的工具之后,泰莱自信了不少,三下五除二就将依附在脑核边缘的模拟球分离,借助专用的仪器打算读取模拟球的核心数据,看看它与一般的有什么不同?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这世界模拟球与他的联系居然已经到了一种不分彼此的程度,就仿佛这是他不知何时生成的体外部件一样,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他主观生成的。

  可想要将其从概念层面割离,从而达到完全清除的效果是不可能,它是比概念还要更深层的规则所界定的。

  用通俗的讲法来说,就是主观意识和潜意识之间的碰撞了,再强硬的主观操作也难以撼动最薄弱的深层次反应的,对于当前的高维生物来说,这种概念级别的科技还只是一个懵懂且未知的领域。

  不过泰莱也没有在这种地方纠结,只是有些可惜于无法直接将其取出研究了。

  “这是将我作为模拟世界的展开主体了吗?”

  将读取器小心翼翼地贴近模拟球于脑核中小世界之间的源力轨道后,泰莱大致明白了当前的情况,似乎是由于模拟器吸取了他的源质之后,导致了世界域规律的误判,让本应该在它体内演化的模拟世界出现在了他脑核中,是最常见也是最棘手的信息域偏差。

  产生的结果就是他的每一步行动都会干预那个正在逐步演变的世界,作为一个完整世界,虽然它规模和源力频率都无法比拟留宿他的庞然巨物,但浓郁的世界核气息却做不得假,微小的世界核正在它的内部缓慢聚集。

  只要稍微触碰一下链接二者的源力轨道,泰莱脑核之中的小世界就会产生变换,从而引发包裹它的源质出现波动,要知道凝固完毕的源力是不可能被寻常外物所撼动的,而出现这种情况就说明他目前的状态很不正常。

  “小世界和我的源质融合了!”

  他不确定自己在拔除这个小世界后会出现什么情况,毕竟这是闻所未闻的案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没有数据的论证和庞大团队的协助,独自研究可得不出什么结果。

  至于营地的辅助程序,那自然是不行的,虽然辅助程序有较高的自主性,但是为了避免在大量出现的各种逻辑测试中爆发思维奇点,所以从事世界基础信息编写的高维生物通常是不会携带那种多逻辑的复杂拟态机械。

  不过这些东西并没有阻碍他的研究,相反还帮助他明白了另外一件事情。

  制作者借由模拟球开启就难以更改的特点,将一个虚空基点用极为巧妙的手法安放在其供能核心边缘,如果不是因为泰莱恰巧与模拟球链接在一起,那么他绝对是无法察觉,只会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段里意外触发符合虚空基点释放的条件,被迫参与进虚空湮灭的进程里,在那种无法控制自我的绝望中品味失去一切的痛苦。

  “只能说不亏是世界终末教会,如此大胆的手法,如此卑劣的技术,抹除初生世界的自我,固化即将衰变的虚空,然后再将能够轻易破坏平衡的基点放在它们之间,这真可谓,疯狂啊。”

  在将所有可拆卸部件全部移除后,泰莱只能得出一个有些绝望的结论,以自己的能力来说,这个模拟球是他难以触碰的层次,越是特立独行的手段就越难以复刻,就更别说是在其之上的修改和删除了。

  当然了,将虚空基点静止的方法他还是有几个,只是以当前仪器的精度来说不太现实,至少要泛世界域学院级别的实验室才能够满足条件,很明显这是奢望,身处未知地域的他如何寻找到出路。

  不过好在泰莱能够将虚空湮灭的触发条件通过干预世界模拟球的方式进行筛查,从而将危险范围缩小。

  比如说,接管世界模拟球的源力供给,由他来代替输入端,直接定时定量的专项供给小世界的扩展,不仅能够避免虚空基点的成型又可以按照自己意愿塑造世界。

  又比如说,分割世界模拟球和小世界之间的联系,让它们不再拥有联系,并制造出一个虚假的主体,模拟拓展停滞的小世界,从而达到欺骗虚空基点的目的。

  只不过有一个难点,就是需要泰莱提前获得详细数据,勘探好所有故障点,寻找模拟球的源力输出端,完完全全地掌控住那一片仍在扩张的小世界。

  将那个影响自己的模拟球意识给摁回去,这成为了他现在最为迫切需要完成的工作,以便他可以继续去挑选最适合自己的救治方案。

  因此,将自己的概念意识体从脑核之中解构,然后再投入进这个世界模拟球里面成为了他的第一步。

  压缩自身体积,削减更多支出,泰莱为了能够获得更充裕的时间,再次将自己变成了最为极致的休眠状态。

  只期待能够成功。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