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爷,奴家不做妾
七爷,奴家不做妾

七爷,奴家不做妾

颜惜早谈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3-07-04 20:33:29

涂改改一穿过去就是状元郎养在外面的女人。 狗男人说:“本来你只能做侍妾,爷让你做良妾,等给爷生了儿子,直接升你做贵妾。” ​涂改改:“老娘不做妾,要么做大老婆,你还不能有其他小老婆,要么咱俩拜拜!” 狗男人:“真是会使性子,你身份太低。” 涂改改:“身份低?那姐姐升个郡主还低吗?” 涂改改:狗男人家里事太多,溜了溜了! 狗男人:看把你能的,抓到腿给你打断。 涂改改:来,看谁腿断? 狗男人:我。
目录

1年前·连载至186,平定

1,穿越

  唉!

  涂改改不知道自己唉声叹气多少回了。

  打死她也不敢相信,她真的穿越了。

  看着手心里的奇怪图案,真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砍下来。

  叫你手贱!

  摸什么不好偏要去摸那个布灵布灵的小玩意,这下好了,把自己坑到这不知何年何代的鬼地方。

  看看四周,还好,没有穿越到鸟不拉屎的荒郊野地,嗯,这房子不错。

  涂改改想起自己之前租的一室一厅,现在自己居然住上了四室两厅,还有一个小院。

  嘿嘿,关键是……还有贴身保姆和专业厨师伺候。

  这日子不要太美哦!

  涂改改是二十一世纪的颓废青年,没有考上高中,上了一个中专的卫校,对了,学的是中医,毕业后在一家中医诊所工作,没房没车没男朋友,每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还要给家里寄一千,除去房租,月月光。

  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自己买一套房子,不要太大,两室一厅就行,舒舒服服宅在家里过自己的小日子。

  那天,涂改改下班后去逛夜市,看到一个小摊上摆着一个布灵布灵闪光的小玩意,看起来像个小狐狸钥匙链,她好奇地拿起来仔细观看,嘿,小狐狸耳朵上缀着一颗圆圆的小豆豆,她就手贱去搓了搓,轰的一下,眼前突然一片血红,她就没意识了。

  完蛋了?

  完蛋是不可能的!

  涂改改就穿到了这不知何年何代的大越朝。

  她的身份居然是别人金屋藏娇的对象!

  当然,金屋是不可能的,但是目前吃穿不愁,还有人伺候,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咸鱼生活啊!

  涂改改表示非常满意。

  她穿的这姑娘也叫涂改改,今年十六岁,你说巧不巧?

  无巧不成书嘛。

  涂改改第一次照镜子,被自己惊艳了一把。

  这张脸,在二十一世纪,她觉得自己能演四大美女,这皮肤,哎呦,白皙,细嫩,这眉毛,这眼睛,这可爱的小鼻子,还有那粉嫩嫣红的小嘴,线条流畅优美的下巴,细长娇嫩的颈部,诶呦,咋看咋美!

  她一下子就不惆怅了。

  抱着镜子自恋了一个多时辰。

  涂改改继承了前任的记忆。

  她本来是一个地方小官家里的下人,因为相貌出众,就被那小官送给来视察工作的京官了。

  那京官是一个年轻的公子,把她带回京城后,扔到这个小院里就不管了。

  陶妈妈管他叫七爷。

  原主是个胆小的姑娘,估计什么也不敢问,甚至都不敢仔细看那个七爷一眼,所以涂改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那位七爷的样子。

  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来历,到底要怎么安顿自己。

  算了,不难为自己了。

  一个月前,七爷把她安置在这个小院后,给她留了一个从南阳带来的丫头和一个妈妈伺候。

  原主胆子小,又水土不服,生了一场大病,一下子就过去了,所以便宜了她涂改改。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小丫头叫招弟,涂改改嫌不好听,就给她改名叫云雀。

  妈妈就是陶妈妈,负责做饭采买之类的。

  “姑娘,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云雀看她抚着额头,快步过来扶住她,一脸的担心,“姑娘还是不要坐在外面吹风了,您身子刚刚好点,还是进屋去躺着吧。”

  涂改改一摆手,“不用!”

  她就是想摆个造型。

  云雀说道,“之前姑娘晕了三天,可把我和陶妈妈吓坏了!您要是再不醒,陶妈妈说拼死也要闯到七爷府上报信,万幸,您终于醒过来了,那个李大夫医术还真是不错,姑娘,要不要让李大夫再来看看?”

  “我说了不用”!

  涂改改试探地问道,“之前我病着,七爷没来看我吗?”

  云雀以为她是在伤心七爷没来,连忙安慰道,“七爷心里一定也记挂着姑娘的,只是太忙了。之前姑娘病重昏迷之时,陶妈妈就去找了,没见到七爷,姑娘也知道,那些高门大户的,规矩严,我们身份低微,又没有认识的熟人可以传话,门房的人是不会理会我们奴婢的,不过陶妈妈说了,这几天她会在七爷的府门口等着,总会等到的……”

  云雀小心地看着涂改改的脸色,生怕她不高兴。

  涂改改可高兴了,最好那个什么七爷把她忘了。

  “叫陶妈妈不要去了!”

  涂改改说道,“咱们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还是不要攀那高门大户了。”

  “这怎么可以?”

  云雀以为涂改改是心里难过故意说的气话,连忙说道,“姑娘,你不要自暴自弃,七爷不会不管你的。”

  谁自暴自弃了?

  我才没有!

  涂改改知道,云雀和陶妈妈跟那个七爷也不熟,应该是临时买来伺候她的,她们俩的身家性命都系在她身上,所以才对她好,陶妈妈才会那么积极主动去找七爷。

  只有七爷经常来看她,她们的生活才能过的下去,否则若是没钱了,她们三个女的,要靠什么生活啊?

  涂改改醒了三天了,这几天,陶妈妈和云雀坚决不让她下床,一定让她好生修养,这不,她刚到门口坐了一小会,就被云雀劝着拉进屋里躺着。

  躺着也睡不着,涂改改就起来翻自己的家当。

  打开一个小箱子,里面零零散散的放了一些碎银子,大概有十几二十两,还有一支金钗,两个银镯子,两对珍珠耳环,嘿,寒酸。

  另外一个大箱子里,放了几件衣服,颜色都是艳丽的橘红,果绿,嫩黄色,这谁呀?都是什么品味?真是让人看的眼花缭乱,涂改改无趣地盖上箱子。

  还真没什么钱?

  看来那个七爷根本就不在乎她嘛,把人往这一扔就不管了。

  也是,一个地方小官送来的女子,有什么要紧?人家七爷府上在京城也是高门大户,什么绝色美女没见过?

  可是,涂改改想躺平做咸鱼的梦想实现不了了。

  说不定马上要变成鱼干了。

  没钱啊!

  对了,是不是还要给陶妈妈和云雀发工资?

  想办法挣钱吧。

  “陶妈妈,你回来了?见到七爷了吗?”

  听到云雀在外面喊,涂改改一骨碌坐起来,蹿到门口,学着前身以前的样子,扶着门框,声音柔柔地说道,“可见着七爷了?”

  陶妈妈抬头一看,姑娘脸色苍白,身姿绵软地靠在门框上,看着她,一脸的期待。

  真是可怜!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