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太子,不做也罢!
这太子,不做也罢!

这太子,不做也罢!

曾许人间第一流

历史/两晋隋唐

更新时间:2024-07-09 21:12:50

首订25写到均订近三千,高订一万三的历史小说! 放心入坑! ********** 太极殿上,李承乾怒声道:“这太子,不做也罢!” 说完,率二十余骑,一路西行而去。 从此贞观再无太子! 数年后,当有人上奏再立太子之时。 当年被李承乾怒斥的文武百官纷纷站了出来,斥责道:“我朝太子正在西域为我大唐开创万世之基!何须再立太子?” 彼时,李承乾战慕容,败阿史那,意气风发! 江河所至,日月所照,何人敢迎我华夏战旗!
目录

7天前·连载至卷五 第832章 输给李二,不冤……

卷一 第001章 准备离家出走的太子

  贞观五年。

  东宫。

  看着眼前的亭台楼阁,李承乾觉得极度的不真实。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穿越了!

  而且穿越到了李世民长子李承乾的身上……

  这让他感到了非常的不安。

  李承乾是谁啊?

  大唐的太子爷!

  作为前世某点的高级VIP,看过的小说不知凡几,哪怕他是个历史文盲,也知道这个倒霉催的太子爷悲催的一生。

  而且,前世他还是某音的手工达人,粉丝几百万,生活不要太安逸好不好?

  就他的条件来说,怎么都拿不到某点孤儿院的穿越名额才对。

  “这特么是谁帮我走了后门啊!”

  他在心里狂骂!

  穿越成谁不好,偏偏要穿越成李承乾。

  不说他悲催的一生,关键是,他怕露馅啊!

  虽然融合了李承乾的记忆,但你指望他一个在后世偶尔也会满嘴芬芳的家伙,就因为融合了李承乾的记忆就变成一个彬彬有礼的一国储君,这特么不是开玩笑么?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好不好!

  就在刚刚,还有两个宫女在那嘀咕“殿下今天怎么怪怪的。”

  两宫女都能看出一些异样,就更别提他那个绝对千古一帝的皇帝老子,还有那一代贤后的皇后老妈了。

  就这,都还没提房玄龄,杜如晦,魏征这样的千古名臣。

  还有长孙无忌那个堪称千年老阴人的便宜舅舅。

  想在他们这些已经被历史无数次证明过的一代人精面前不露丝毫破绽,李承乾心里没底。

  “不行,得跑路!”

  冷静下来,李承乾嘀咕了一句。

  没办法,他穿越的这个身份可是大唐的太子爷啊,储君,国本,他但凡有点儿什么不对,让人有了李代桃僵、偷龙转凤的怀疑,他的下场估计就离午门不远了。

  而且,露馅这个事儿,还真的只是顷刻间的事儿,毕竟,他那一手毛笔字,跟狗刨的没啥区别,这特么不露馅才怪!

  再说了,就算留下来,没露馅或者说被他蒙混过去,但他清楚的知道,未来当皇帝的人可不是李承乾。

  他可不认为,自己是后世人,比这些“土鳖”知道的多一些,就真的能跟他们掰掰腕子。

  开什么玩笑,不说李二了,就现在朝堂上的那些家伙,哪一个不是斗争经验趋于满值的家伙,他可没信心和他们来斗一场。

  想着,李承乾回到了书房翻起了地图。

  唐朝的地界是待不得了。

  只要离开唐朝的地界,或者说摆脱李承乾的身份,以他后世人的经验和技术来说,想在这个年代混个风生水起,还真不是多大个事儿。

  扫了眼地图。

  贞观四年的时候,李二已经将颉利可汗打成狗了,这时候的大唐帝国向北已经摸到了贝加尔湖。

  也就是说,他想去北方是不可能了,再北的话,都到西伯利亚了。

  无奈之下,李承乾只能把目光转向西北方向。

  最终,他敲定了一个地方。

  吐谷浑!

  只是一瞬间,结合后世的知识,他都有了一个简单的在吐谷浑的发展计划。

  虽说吐谷浑最终也被李二给打下来了,但从地图上来看,吐谷浑的位置绝对是唐朝和西域、漠北等地的交通中心。

  如果到了李二把吐谷浑打下来的时候,他依然没有自保的能力,他还可以选择继续西进。

  地方是选好了,但怎么离开又成了新的问题。

  作为大唐的太子,储君,他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别人关注,这一点是没办法的。

  “殿下。”恰在这时,一个太监急匆匆的来到了书房门口。

  因为之前两个宫女的嘀咕被他听到了,他就把所有的宫女太监撵得远远的,说白了,还是他自己心虚,怕露馅。

  书房门没关,看到太监行色匆匆的样子,便问道:“怎么了?”

  “殿下,亲卫操练的时候出了岔子,好些都受了伤。”太监说着看了看李承乾的脸色,见李承乾反应不大,又加了句,“听说,都伤的不轻。”

  其实,这种小事儿,一般来说,用不着李承乾亲自处理,但是这个太监和那些亲卫有些过节,这会儿,就是故意来上眼药的。

  一入侯门深似海,别说朝堂,就东宫内部,各种斗争也是屡见不鲜。

  听这太监说完,李承乾倒是眼睛一亮,有办法了。

  “走,去看看。”说完,李承乾就走出了书房。

  太监一听,更是一喜。

  原本只打算上个眼药,谁知道太子殿下尽然真的亲自过问了,当下就很狗腿的在前面带路。

  在路上的时候,李承乾仔细的回顾了一下那个倒霉催的记忆。

  唐朝的时候,军队的操练其实是很严格的,让他都没想到的是,朝堂上对于军队的操练还给了一定的伤亡比例。

  也就是说,在一定比例内的伤亡,朝堂是不追究的。

  这一点,他以前看的书上倒是没提及过。

  不过也能理解,自从李二一上位就被逼着签下了渭水之盟后,他那股子憋屈,就指望着什么时候能找回场子,而要找回场子,自然需要一支能征善战的军队。

  总的来说,李二的报复心其实是很强的。

  “不去校场,去看看那些伤兵。”李承乾吩咐道。

  太监应了一声,也没多说,当下就带着李承乾去了伤兵营。

  等李承乾到了伤兵营的时候,几个检校病儿官(唐时军医)正在给伤兵检查伤势,有眼尖的看到李承乾,当下就停下了手里的活,行礼道:“见过太子殿下。”

  其他人一听,也是如他一般。

  “不用多礼。”李承乾摆了摆手,说道,“他们的情况如何?”

  说着,李承乾还近前看了看。

  有好些家伙这会儿都昏迷不醒了,更多的,这会儿疼的哼哼唧唧的,行礼也只是强撑着。

  “轻伤的还好,那些重伤的只要伤口不溃烂,兴许能捡回一条命。”之前说话的那位检校病儿官说完,摇了摇头。

  李承乾却是心中大喜,他已经想到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不过,还是需要做些准备,当即,就说道:“不管怎样,先保住他们的命,其他的我来想办法。”

  那些伤兵一听李承乾这么说,一个二个顿时来了力气,嘴里也是不停的喊着要为太子殿下尽忠……

  而李承乾其实并不在意这些伤兵的反应,或者说,这些伤兵的死活他都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这件事儿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名正言顺出走大唐的机会!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