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聊斋开始做保家仙
从聊斋开始做保家仙

从聊斋开始做保家仙

妖火兔女郎

仙侠/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2-03-14 16:30:34

做一只狐狸不容易,想做一个有本事儿的狐狸那就更不容易了。 要躲狗,要防人,想发愤图强修炼成仙还要学四海九州的全部鸟语。 作为一个悟性平平,天资愚钝的野狐狸,也只有给人当个保家仙,靠着香火,勉强度日了。 就是后来吧,有人给他建庙了,还越建越多。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四章 送子观音

第一章 家仙

  丹河县,柳溪村

  夜半三更,唯有一轮孤月悬天。

  漆黑的乡间道路上,一盏微弱烛火正在飞快移动,终于停在了村尾的一户人家门口。

  “笃笃笃!”

  “笃笃笃!”

  “李神婆,你开开门,快随我一起救人去!”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伴随着女子的哭腔。

  不一会儿,那门内就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动静。

  “吱呀~”

  木门被打开一道缝,里面的人露出半张脸,昏暗之下,看不太清是个什么模样,认出了来人,语气嗔怪,“柳秀才家的,夜里闹出这么大动静,若是惊了仙家,怪罪下来怎么是好!”

  来者是个眼眶殷红的清秀女郎,一听这话,慌忙赔礼,“神婆勿怪,珍娘来日必当亲自焚香向仙家告罪,现在还请你赶紧去看看我嫂嫂,她难产,孩子怎么都不肯出来,请的产婆一点办法也没有!”

  “等着。”

  听到事关人命,那神婆也不纠缠,扔下一句话就将大门合上。

  自称珍娘的女郎在门外催促道,“烦请神婆你快些!”

  不过几息的时间,大门便重新打开,李神婆肩上挂着一个自制木箱疾步朝着珍娘来的方向走去,边吩咐道,“你在路上好好与我详说你嫂子的情况,那一天都做了什么,吃了什么,去了哪些地方一个也不要漏!”

  闻言,珍娘也连忙跟了上去,却发现这李神婆年纪不小,速度却不慢,明明是疾走,她却要一路小跑才能勉强跟上。

  只是她光顾着追人,却全然没有发现身后的院子里,正有淡淡青烟升向漆黑夜空,凝而不散,全部朝着一个方向飘去。

  “我嫂嫂的吃食都是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区别。她即将足月临盆,家里人谁也不敢让她到处乱走,从没出过自家院子。今日夜里突然发动起来,搞得我们措手不及,匆匆从镇上请来产婆,那产婆说,我嫂子胎位无碍,但是那孩子自己不肯出来,我娘便让我赶紧把你请过来!”

  路上,听得这珍娘的话,李神婆直皱眉头,这话说的就有意思了,是不肯出来,而不是出不来。

  很快,两人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间宅子,大门口灯火通明。

  “啊!!!”

  才刚走进宅子,还未至产房,就骤然响起了女人因为生产而发出的痛苦叫声。

  “秀才娘子,你忍一忍,要节省体力啊!”

  接着,是产婆的安慰嘱咐。

  珍娘率先挑开帘子,朝着里面喊道,“娘!我把李神婆请来了!”

  一位衣着朴素的老太太立刻从里面迎了出来,望着李神婆泪眼婆娑,“李神婆,你有大本事,你千万一定要救救我儿媳啊!不然,我儿子学成归来,我该怎么跟他交代!”

  老太太一哭,一旁的珍娘也跟着低头抹泪。

  李神婆安抚道,“老太太莫急,我这就去看看情况。”

  说罢,便闪身进了内间。

  里面,一个体型微胖,面庞和气的中年妇人正在时刻关注着产妇和胎儿的动静,看到来人顿时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直接道,“李神婆,你快来看看,秀才娘子这一胎,怎么都不肯出来!”

  “哐!”

  还不等李神婆回答,那产房紧闭的窗户突然就被一阵怪风吹开。

  .........

  柳溪镇后山深处,一片常年白雾缭绕的野桃林之中,一只正在树洞之中酣睡的赤狐陡然睁开了眼睛。

  湿润的鼻尖轻耸,分辨出空气中弥漫着的是熟悉的请神香。

  察觉到了这一点,胡玉郎站起身来,下意识的抖了抖身上皮毛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从人变狐,穿越至此已近二十年,对于狐的某些习性他早已习惯,随即召唤出一阵阴风布于脚下,借风而行,顺着香味去寻找那点香之人所在的位置。

  点燃请神香的是柳溪镇的李神婆,亦是他初来乍到在此界行的第一件功德,获取修行功法的关键之人,双方因果不浅。

  那时,李神婆还没有这个名号,只是一个死了丈夫,又刚痛失儿子不久,名为李玉萍的苦命妇人。

  几亩良田屋舍,外加一个薄有三分姿色的妇人,落在他人眼里便是轻易能吃到嘴里的肥肉。

  就在日子难熬,就要被逼得活不下去,被人卖入花楼之时,她来到此处想要投河自尽。

  却正巧遇到了刚刚从人变狐的胡玉郎,当时他正在研究灵台中那块名为功德录的金色牌子,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咬住了李玉萍的衣角,把这个浑浑噩噩的苦命女人从寻死的边缘拉了回来。

  因为这件善事被功德录记下,赐予它修行功法,才让它一届野狐,叩开了修行大门,成了一只有些微末本领的狐妖。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就格外明显了,一个求生,一个贪功德,双方一拍即合,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李玉萍成了远近闻名的神婆。

  家里住着神通广大的狐仙镇宅,无人敢惹,上门送银子求她办事儿,解决问题的,数不胜数。

  胡二郎也靠着积累的善事功德,在修行一道上不断前进。

  等胡二郎寻着香味找到李神婆时,仗着自己来时便在自己身上放了障眼法,从房顶上一跃而下。

  待落地时,毛色艳丽的赤色火狐已经成了一个玉雪可爱,身量不高的红衣小少年。

  弯腰将蓬松的大尾巴抱在怀里,他悄悄的扒到了产房窗口,张嘴吐出一道阴风吹开紧闭的窗户,正好就听见了房间里那位产婆让李神婆过去看看情况。

  胡二郎立刻翻身进了产房,立在墙角去看那躺在床上的产妇,面容惨白,冷汗直流,整个人都快要昏过去了,只是一眼他就看出了其中问题。

  产妇肚中的胎儿不知受到了何种惊吓,正紧紧拉着脐带,任凭产妇如何努力,都不肯降世。

  李玉萍化身神婆和胡玉郎共事多年,虽然她现在瞧不见狐仙,但是窗户被吹开的瞬间她就知道,是狐仙来了。

  果然,她的耳边就响起了一道尖细的声音,“胎儿无大碍,只是受到了惊吓,让产婆继续催产。”

  李玉萍经验老道,直接大步上前关上窗户,从身上挂着的木箱中拿出一张符纸贴上后,严肃道,“这房间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刚刚被我身上的仙家气息所吓跑,别愣着,现在继续催产胎儿。”

  “哦哦哦!”

  回过神来的产婆下意识的听从吩咐,开始趁着产妇还有些力气赶紧施展。

  一旁的胡二郎则是乘机向那产妇及腹中胎儿吹出一口灵气,用以安抚婴儿和帮助生产中的秀才娘子恢复体力。

  不一会儿,就听那产婆发出惊喜的声音,“出来了,出来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