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剑神很诡异
这个剑神很诡异

这个剑神很诡异

这就是步行

仙侠/幻想修仙

更新时间:2022-04-08 18:09:02

【无敌流】【无系统】 这个玄界,诡异众多。 鬼王莲、戮魔地龙、灵魔、鹿首魔、鬼面灵、鬼灵虫 …… 有着人类模样的异种、亚种。 在宇宙中游荡着的诡异之神。 而从禁区中走出来的陈安善消灭它们仅需一剑。 如果不够,再补一剑。 …… 多年之后,他看着自己周身环绕的诡异气息。 直叹着气。 “我真的不是诡异!”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十九章 剑杀敌,离别

第一章 禁区练剑三千年【求收藏推荐!】

  玄界,生命禁区。

  这片区域终日无光。

  但天空上有一些微小的光点,又使这片地区不是那么的昏暗。

  一群发着光的鱼在空中游荡。

  一株奇异的植物感受到光后,张口把鱼全部吞噬。

  两片布满尖齿的叶子咀嚼了几下后,隐入了黑暗之中。

  站在不远处小山坡上的身影见怪不怪了。

  他点燃旁边的火盆,默默开始了他每天的必修课,挥一万剑。

  这已经是陈安善穿越到这里后的第三千个年头了,他不知道外界是什么样的,想着可能整个世界和这片禁区一样。

  诡异。

  弱肉强食。

  来到这的时候,他艰难求生,但本就胆小的他,渐渐忍受不了这环境,精神受污染严重,本想就此逝世,但一位诡异老人救下了他。

  那老人也传授了他在这片禁区生存的法则,气味和光。

  这片禁区任何有气味的地方都是危险的,血腥味,花香味,腥臭味……每一种味道都说明它周围有着散发味道的诡异之物。

  而他要做的就是远离这些气味。

  光,禁区里没有的东西,所有诡异生物对它都很敏感。所以他不能接近任何有光的事物。非要点火,要先确认好周围十里是否有味道。

  至于他为什么要练剑,是因为那老人给了他一段口诀。

  至真之要,在乎天玄,神守天息,复入本元,命曰归宗。

  老人认为人体最重要的是自身精气,外界的玄灵之气只会影响对至真大道的理解。

  而生命禁区恰好没有那些玄灵之气,可以一试。

  虽然老人一副拿他当试验对象的样子,但陈安善相信老人。

  他这一试,就坚持了三千年,虽还是未曾理解至真大道,但他知道他的身体发生了异变。不然怎么可能活到三千多岁。

  但这异变他不知道是禁区的影响,还是他对至真大道理解了那么一点?他感觉前者的概率大一些。

  毕竟他只是一个凡人,没有天赋,也不厉害。

  一万剑结束后,他熄灭了火苗,下了山坡。

  借着头顶上微小的光源,一边闻着气味,一边摸着黑小心行路。

  看着不远处的小屋,虽然破旧,但也是为数不多让他感到安全的地方。

  这是因为每天老人都会去把小屋周围的诡物解决掉。他见过一次老人的出手,十分厉害,没有哪个生物能在他收下活过一招。

  他十分尊敬他,也时常以为这可能就是武力天花板了。

  到了小屋门口,发现一位没有双脚,身材瘦小,靠着一根拐杖支撑着身体的人伫立在门前。

  “十佬,你回来了?”

  虽他穿着一身破烂斗篷,看不清模样,但这么有辨识度的人,陈安善一眼就认出了他。

  “阿三,天玄剑诀练的怎么样了?”

  他听到这,摇了摇头,“和往常一样。十佬,那至真大道真的存在吗?”

  十佬没有回答,摆了摆手,让他来到他身前,“你过来,我看看。”

  他听了十佬的话,乖乖地走到他身前。

  看着十佬伸出的那十分苍老的手,他想象出了斗篷下面十佬白发苍老的面容。

  十佬认真地摸着他全身每一处,时而叹息,时而惊讶。

  等待他检查完后,陈安善询问道:“我的身体有问题?”

  “放心,你的身体很好,坚持下去,我相信快了。”

  同时十佬心里忍不住疑惑,根骨虽与普通人别无二致,但却异常坚硬,他使出了全力,居然都没有捏碎。

  这是为何?为何感受不到大道的存在?难道是至真大道超出了我的理解?

  肯定是了!这次真是捡到宝了,没想到真的能练成!

  十佬压制住内心的惊喜,为了让他不自傲,说着让他还需努力的话。

  他对十佬的话点头表示自己会的。

  随后和他进了小屋。

  小屋虽不宽敞,但容他们两人足够了。他点燃油灯,坐到凳上,继续研读着那没看完的书册。

  书册名叫《玄界诡异图解》,上面记载了玄界大部分诡异怪物,这也是十佬要求他记住的,说是如果想出去,就必须把这书上的内容全部记住。

  陈安善看着上面的各种凶恶,恐怖的怪物,更加坚信外界比这里还可怕了。

  十佬也坐在旁边,兴致勃勃地翻看着一本无名图册,时而点着头,发出耐人寻味的声音。

  他翻过那本图册,看着上面的男男女女,虽未经人事,但穿越前从高中同学那儿听说过这种,也知晓那是何物了。

  他对十佬这另一面轻摇了下头,表示无语。

  但就是这样的十佬,却让他倍感亲切、真实。

  是人就一定有他的乐趣。

  而屋中那琳琅满目的各种法宝、武器,二人却看都不看一眼。

  其实这些东西都是二人从禁区里捡到的,生命禁区虽传闻人类进了必死,但还是有不怕死想进来挖宝贝,找神药灵草的人,而且很多。

  但他至今没见过人类,那些宝贝看上去也有些年头了,好一些都用不了了。

  也不知道这世界的人是什么样的。

  此时,有一队人马闯了进来。

  十余个披甲卫士围着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女小心前进着。

  进入这里后,卫士们的精神就开始逐渐低迷,周围吹着的阴森冷风,更让他们兵器都开始握不稳了。

  少女见状,强忍恐惧,鼓舞着他们,“坚持住,地图上面标注的位置就在这附近了,等我们拿到玄阴地龙草就离开这鬼地方。”

  “是!”

  卫士们的火把还好,但少女头上那颗照亮周围的宝珠却引起了禁区里诡物们的注意。

  听到声响,一位卫士注意到了一只长着四脚的东西向他们靠近,身体为蚯蚓状,但它比蚯蚓大得多,足有一个人那么大,无眼,张着张人的嘴,流着唾液,兴奋着。

  “啊!!是戮魔地龙!”卫士害怕得大叫起来。

  卫士长见此,也连忙叫道:“全员战斗准备!”

  少女趁着卫士们也地龙战斗之际,慌忙寻找着玄阴地龙草。

  寻找了一刻,她终于在一片满是红土的地方找到了那颗地龙草。

  她连忙拿出工具,挖出地龙草,然后用精致木盒收好,放入了储物戒之中。

  接着站起,大声道:“找到了,我们快离开这儿。”

  卫士长松了口气,连忙道:“撤退!”

  看着周围战死的几位卫士,少女悲痛地咬了下嘴唇,但想着她的父亲还在等着药救治,她坚定地平视着前方,快速跟着剩余的卫士往禁区外冲去。

  可他们没逃多远,一道黑影飞快掠过地龙,把地龙都杀掉后,一跃。

  轰~~

  黑影落到了地上,巨大的冲击,使周围地面摇晃起来。

  等他们站稳脚跟之后,才发现拦住他们的是一个人,一个头被砍掉一半,满身不祥气息的人。

  “是被禁区感染的强者,公主,你快走,我们来拦住他。”

  ……

  陈安善放下书册,仔细倾耳听着,疑惑道:“十佬,外面从刚才开始就很吵闹。”

  十佬目光没离开书册,“管他们的,多半又是那些家伙的地盘之争。”

  他觉得不像,于是放下书册,出了木屋。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