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魂玉
鹿魂玉

鹿魂玉

二十籼米

仙侠/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2-10-01 14:02:05

裂炎凝寒,力破千古,玉雪仙子,出尘绝世,千刃峰上,群魔相附,昆仑山下,蔷薇盛开。
目录

1年前·连载至125

第一章 仙门共敌

  昆仑山深处的玉雪峰,有一处冰冷彻骨的寒潭,普通人只需手指触碰一下潭水,便会冻得浑身发抖,可这样的极寒之物,却是灵力饱满的疗伤圣水,只要你忍得住那一时半刻的寒冷,等身体适应了潭水的温度,你就会感受到脱胎换骨般的沁心。

  只不过,有那么一瞬间,你会分辨不清是潭水的冰冷麻痹了你的感觉,让你感受不到伤痛,还是你的伤口真的已经愈合。

  狱教教主姜焱凌,就是这样一个分辨不清的人,他和正道仙门厮杀了三百年,早已忘了,自己最初到底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二十年前。

  常年盘踞在不周山千刃峰的魔头姜焱凌再次出山的消息,一经扩散,便引得仙门中人直呼天道崩塌,仙门五绝更是个个门庭若市,熙熙攘攘挤满了慌张的弟子,急得掌门长老们抓耳挠腮。

  第二日,蜀山、昆仑、蓬莱、灵山和峨眉开了一场仙门会议,其余四位掌门见到蓬莱掌门时大吃一惊,仅仅一晚上,这老道士竟愁的胡子都白了。

  原因无二,那姜焱凌放话,七日之后,亲自登门蓬莱岛,借那女娲池一用。

  女娲池相传是上古时期女娲于蓬莱岛所建的灵池,池水含有女娲充沛的灵力,可活死人,肉白骨,传闻连魂飞魄散之人都可重塑。女娲神隐闭关后便一直待在池畔,再未出过蓬莱岛。

  如此圣地,蓬莱从不让任何人靠近,连本门弟子都不例外,若是有哪个顽皮弟子在池中泡了澡,那可是要逐出师门废去修为的重罪,要是如今被这魔头染指圣地,蓬莱以后怕是在天下修行之人门前再抬不起头了。

  其余四绝的掌门人,也是想帮忙又心有余力不足,因为姜焱凌成立狱教三百年,与仙门大大小小冲突战争几千场,从未败过,五绝不知道换了多少代掌门人,却没有一代能打赢姜焱凌的,可谓是流水的掌门,铁打的魔头,每当想起姜焱凌熬死了一代又一代仙门精英,都让人甚是愤愤不平,又无可奈何。

  若不是不周山中除了狱教,还住着许多老弱病残的半魔百姓,需要不周山的天然屏障庇护,姜焱凌怕是早已剿灭仙门,入主中原了。

  眼见硬拼定是不行,若是仙门精英于蓬莱一战全数折损,又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恢复元气,情急之中,灵山派掌门心生一计。

  灵山派本就已情报系统冠绝天下,又以足智多谋闻名,只见那老道捋一捋胡须,道:“那姜焱凌远赴蓬莱,那后方必定空虚,当日只需我等携众弟子佯装要进攻半魔据地,逼迫姜焱凌放弃女娲池,自当可解蓬莱之困。”

  这老道说完,微微颔首,抬眼不动声色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显得颇为猥琐。

  “可此计只能拖延时间,并不能解决姜焱凌觊觎女娲池的难题,若他下次在后方有所防范,再赴蓬莱,该当如何?”峨眉的一位师太提道。

  “那就再围魏救赵一次呗。”蜀山掌门笑道,这里面就数他长得最年轻,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腰间别着一个酒葫芦,说完便喝了一口,引起旁边人不满提醒。

  “狱教与我仙门的冲突旷日持久,非一日可解,此计只在于让姜焱凌时时忌惮他后方空虚,不敢轻举妄动,留给众道友足够的修炼时间,若他日我们之中些许人得道成仙,总有机会能消灭这魔头。”

  众人见了这“得道成仙”的“大饼”,都提起了精神,准备七日后的一战。

  讨论了一番,因昆仑派距离不周山最近,所以决定由昆仑掌门领众弟子佯攻不周山脚下的半魔据地,据说那里大部分半魔都是平民,还有一些饲养的妖怪宠物,战斗力比起千刃峰上的狱教教徒来说,十分羸弱。

  而灵山派负责姜焱凌的行踪,其余三派会在姜焱凌赶回路上截击,给他制造最大麻烦。

  七日之后,便到了姜焱凌放话出去拜访蓬莱的日子了。

  蓬莱掌门风商,与六位师兄弟,并称蓬莱七子,他们领着各自手下的亲传弟子,已在渡口等候多时了。

  这一日,海面上泛起大雾,视线受阻,众人在海面上望了许久也未望到船只的影子。蓬莱岛四面环海,姜焱凌再怎么神通广大,难道还能不坐船只到达蓬莱岛?

  驻守在海岛四面八方的弟子也一一向风商禀报,并未发现任何人踪迹,看来也排除了偷渡的可能性,不过以姜焱凌的性格,偷偷摸摸的事他不屑于做,只有从正面强攻才是他的风格。

  又过了两个时辰,海面依旧风平浪静,一个弟子讥讽道:“那魔头莫不是怕了咱们的乾坤七极阵,不敢来了吧。”

  “我看他是故弄玄虚,拿咱们寻开心!”

  风商掌门眉头紧皱,深知此事没这么简单,姜焱凌的杀伐狠绝在他几十年的修行生涯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除非有人告诉他姜焱凌回千刃峰了,不然他绝不敢轻易放松警惕。

  只见吹过一阵怪风,惊得风商扬起拂尘,手中法术已捏了一半,攒动的黄色灵力如惊弓之鸟,可是眼前依旧什么也没出现。

  “掌门,看!”蓬莱弟子指了指后方,风商只见阶梯之上,蓬莱殿门口的七星广场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伙人。

  渡口空空如也,一艘船都没有,这伙人从哪里来的?莫不是飞来的!?此时风商等人在阶梯下,那伙人在阶梯上,反倒显得他们反客为主了。

  面对横空出现的一群人,蓬莱弟子如临大敌,纷纷拔出兵器,从山下赶回蓬莱殿门口,将他们团团围住。

  “恭喜教主,神功练成!”姜焱凌的一男一女两个手下,对他拱手祝贺道。

  姜焱凌看着周身环境,定是蓬莱无疑了,他刚试了试新练的空间法术,瞬间就从海边跑到了蓬莱岛上。

  只是这蓬莱门户大开,门前空空如也,这些本该严阵以待的道人呢?难道日子错了?

  蓬莱弟子和掌门长老们从姜焱凌身后涌入,将他们团团围在七星广场内。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只见姜焱凌只带了一男一女两个护法和四位教众,而蓬莱却是从上至下倾巢而出,不免显得丢人。

  那左护法身材魁梧,身着深棕色劲装,右手腕上一副腕爪,正是姜焱凌手下第一高手沈楼,此人是个半魔,习武成痴,跟随姜焱凌多年,实力强劲。

  而右边那身着紫衫黄纱,用面纱遮住面目的女子,之前却是没见过,随看不清真容,却能想象到面纱之下倾国容颜,娇媚之态通过灵动的眸子迷得年轻弟子怔在原地。相传姜焱凌不久前从风月场所捞出来一个相中的女子,让她修习法术武功,每天陪自己饮酒作乐,至于饮酒之后两人做过什么事……江湖中传的天花乱坠,如今看来这名叫柳星月的女子已经当上了和沈楼平级的右护法。

  风商咳嗽一声,众弟子才从柳星月的勾人眸子中醒过来。

  “姜焱凌,你莫要欺人太甚!今日便是我蓬莱全军覆没,也定不叫你染指女娲池!”风商怒道。

  “风掌门怕是贵人多忘事,你们仙门豪言壮语说了不少,却没有一次胜绩。”姜焱凌笑道。

  “古人云,失败乃成功之母,只要你一日不将我们赶尽杀绝,我们总有一日能赢你!”

  “那你们的母亲还真多啊。”姜焱凌漫步向前,眼前蓬莱弟子的剑刃仿若无物。“从千刃峰到不周山脚下,从御龙关到风沙原,从陈州城到你蓬莱岛,你们的失败可是写满了你的族谱。”

  风商不堪受辱,大声下令摆阵,蓬莱七子手下的弟子已出列七人,摆出研究多时的乾坤七极阵。

  姜焱凌见是七个小辈,自己也不想以大欺小,就命左右护法沈楼和柳星月对阵。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