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个皇帝做小弟
收个皇帝做小弟

收个皇帝做小弟

青玉狮子

历史/两宋元明

更新时间:2022-06-11 10:04:58

“小弟乖!看哥哥我灭金、驱蒙、恢复华夏!然后,代宋,混一南北,超迈汉唐!” “可是……代宋?哥哥,我是大宋的皇帝啊!” “小弟乖!朕封你个一字并肩王……封你个宋王,如何?”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报告

第一章 顿开金锁走蛟龙

  吴浩……苏醒过来了。

  他晓得自己穿越了,穿到了一个同姓名的人的身上,而他的“侵入”,并未百分百清除原主人的所有记忆——还有部分残留;“残记”犹如一个破损的档案,勉强可以分辨以下信息:

  目下,大宋嘉定十二年。

  原主人比自己大两岁——二十二岁,父母都已过世,独子,未婚,而身份,似乎是个……不大不小的土财主?

  嘉定……好像是宋宁宗的年号?嘉定十二年……呃,隐约记得,此时,北边,金国正被成吉思汗狂虐,吃不住劲儿,想将压力向南边转移,很奇葩的主动北、南两线作战,对宋发动进攻?

  即是说……我穿到了南宋后期,不过,距天崩地裂,还有些年头?而我兜里,多少有两把米?

  这个起点,本来还不大坏,但吴浩很快便发觉,这个起点,很坏,很坏。

  首先,头痛欲裂,既像宿醉初醒,又像被人敲了一棒子,而真正清醒之后,吴浩确定,两种感觉都是对的:原主人是酒醉之后被人敲了一棒子,晕死过去。

  其次,是他目下的状态:仰躺在一条长凳上,上身赤裸,双臂反剪于凳下而动弹不得——双手被绑在一起。

  吴浩还闭着眼睛,但浑身的汗毛都已竖了起来——这个倒霉的原主人不是进了间黑店罢?我身下的,不是条“剥人凳”罢?

  他试着将眼睛睁开了条缝,慢慢的移动着眼球。

  雕花大床、锦袱圈椅、螺钿漆柜……墙上还挂着字画……

  这……非但不是黑店,还像是个大户人家呢。

  还有,绛烛高烧,目下是晚上。

  刚刚略略放下点儿心来,一张满是油光的大脸倏然占据了视野,两个腮帮子高高鼓起,手里端着一个碗。

  脑海中虽还一片混乱,但吴浩马上就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赶紧睁大眼睛,大油脸一怔,“噗”一声,一口水吐回了碗里,啐一口,嘟囔着骂道:“这个撮鸟,原来早已醒了,却还在装死,莫不是有心赚老爷的香涎?”

  吴浩一阵恶寒,大油脸转头,对着房间内另一人喊道,“牛子已经醒转了,快去报与大郎知晓!”

  那人开门去了,不多时,门外脚步橐橐,数人进得房来,其中一人,走上前来,背着手,微微俯身,笑吟吟的,“吴兄,你不是号称海量吗?怎么就醉倒了呢?”

  吴浩看时,此人年龄与自己相仿,白净面皮,眉浓鼻高,若不是下巴太长,有“鞋拔子脸”之嫌,倒也算得一表人才。

  吴浩脑海中“残记”明灭不定,半响,迟疑着说道,“你是……黄达?”

  黄达,黄家长子……黄家,平水乡第一个大户……吴家也算平水乡有数的大户,不过,较之黄家,到底略逊一筹……

  平水、平水……平水在哪里?哦,对了,绍兴府、山阴县、平水乡……

  酒醉之前,“我”做了什么?对,堂兄纳妾,“我”去喝他的喜酒,回来的时候,天已黑了,“我”醉醺醺的,就不防被人敲了一棒子……

  下黑手的是黄达?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黄达依旧含笑,“你我相交多年,吴兄说话,如何恁的生分!看来,这个酒,还是没有完全醒过来呀!”手向大油脸一伸,“拿来!我替吴大郎醒酒!”

  吴浩心说,幸好,俺姓吴、不姓武,这个音,谐的好险……见大油脸已将碗递给了黄达,赶紧张口,“不……”“必”字没来得及出口,黄达手一扬,一碗水,尽数泼在吴浩左胸口。

  吴浩浑身一个激灵,脑中“档案”一亮:靠,我晓得黄达为什么要下黑手了!

  一定是为包税一事!

  黄、吴两家争今年平水乡包缴夏税的差使,黄家本来势大,但山阴县却更青睐吴家,黄达气不过,便使出这等腌臜下作手段!

  “你们晓不晓得,”只听黄达朗声说道,“我这碗水,泼在吴大郎心窝上,是个什么道理?”略一顿,“说对了,有赏!”

  “回大郎!”大油脸抢在里头,“但凡人心都是热血裹着,把这冷水泼散了热血,取出心肝来时,便脆了好吃!”

  什么?!

  黄达“哈哈”一笑,“不错!取了心肝出来,做一份醒酒酸辣汤,请吴大郎吃了,他的酒,不就醒过来了?”

  几个下人轰然答道,“大郎高明!”

  吴浩强笑道,“黄兄,玩笑开大了,你我相交多年,有什么误会,说开了……”

  话没说完,黄达一口啐在他脸上,已是翻转了面皮,“哪个同你‘相交多年’?看来,还真是没醒过酒来!还是好生吃一碗醒酒汤罢!”

  话音一落,手中已是多了一把雪亮的解腕尖刀,寒光一闪,向吴浩心口扎下。

  剧痛传来,吴浩不由长声惨呼!

  黄达“哈哈”大笑,“吴大!你枉称好汉,真遇到事情了,却如此无用?平日价的威风,哪里去了?三岁小儿都比你硬气些!”

  吴浩这才发觉,黄达这一刀,并未深入,不过是浅浅的划了一道口子,仅仅破皮及肉、带出一串血珠而已,自己感受的“剧痛”,心理恐惧成分居多。

  大油脸也笑,“就是!俺来看看他尿了没有……还没有?大郎,你再来一刀,他就该尿了罢?”

  吴浩血往上冲,但他咬咬牙,忍住了;方才,尖刀入肉,不由自主的挣扎,让他有了几个发现——

  其一,身下长凳,止于臀部,他的双腿踏在地上,并未被缚,脚上还穿着鞋子或靴子。

  其二,这位吴大郎,不但身高,臂展尤长,两条胳膊,虽被反剪在凳下,但背部和长凳,贴合的并不是很紧。

  其三,绑他双手的人,必是或蹲或跪,伸手到凳下做活计,姿势别扭,因此,虽然打了死结,其实并不是很紧。

  其四,这位吴大郎,身高手长之外,浑身肌肉强健,穿越之前的自己,算半个体育生,但新身体较之旧身体,气力似乎还要大些。

  生死关头,不能浪费了这副好身板!

  吴浩透一口气,微笑,“黄大,我到底是谋了你的浑家?还是偷了你的妹子?叫你如此气急败坏?我实在记不得了,你给提个醒?”

  黄达浓眉一挑,狞笑道,“死到临头,还占口舌便宜?也罢,我行行好,先割了你的舌头,免得你到了下头,还得进拔舌地狱!”

  伸出手,捏住吴浩的鼻子,喝道,“张嘴!”

  吴浩正要他如此——黄达站在吴浩左侧,右手执刀,左手捏吴浩的鼻子,其实是半门户向外,半侧、背对吴浩,而且,还俯下身来了。

  吴浩果然张嘴,但赶在黄达动手前,已吸了一大口气,不等黄达落刀,“嘿”一声,吐气的同时,腰腹发力,双脚猛蹬地面,双膝猛然曲抬,左膝正正撞中黄达左肋。

  这一下情急拼命,气力极大,黄达猝不及防,向吴浩头后方向跌了过去。

  而吴浩顺着这个势道,身子猛地一扭,向左侧翻在地,接着腰腹再用力,已是跪在了地上。

  那条长凳,相当于背在了他身上。

  变生仓猝,但对方反应也不慢,惊呼声中,有人去扶黄达,有人扑向吴浩——那个大油脸。

  如果吴浩背上没有这条长凳,大油脸一定直接扑到吴浩身上,但四条凳脚高竖,大油脸扑至,下意识的迟疑了一下,捉住了后头的两条凳腿。

  但这是凳脚,不是吴浩的脚,而吴浩的双手在前头的凳脚之前——非在前、后凳脚之间,吴浩向前挣扎,大油脸向后拉扯,两下用力,竟将长凳从吴浩的后背和双臂之间扯了出来。

  吴浩弹身而起,两个黄家下人堪堪将黄达扶起身来,吴浩的双手还反绑着,他微微侧身,一膀子撞了上去,一主二仆再次人仰马翻。

  吴浩脚步不停,冲向门口——手上的绑缚虽不甚紧,但急切间也挣脱不开,对方人多,一旦缠上了,只好“束手”就擒了。

  大油脸一边破口大骂“好囚攘的!”一边两手急抡,将手中长凳,照吴浩掷了过来。

  吴浩听得背后风声,却已无法闪避,半边长凳砸在背上,一个趔趄,把持不住,斜扑在地。

  大油脸大喜,猛扑而上,却不防长凳正横在自己和吴浩之间,凳脚一带,一跤仆倒,正正摔了个嘴啃泥,满口是血,一时间挣扎不起。

  而吴浩已再次弹身而起,一膀子撞开了门!

  *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