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秦始皇能听到我的心声
大秦:秦始皇能听到我的心声

大秦:秦始皇能听到我的心声

大铃铛

历史/架空历史

更新时间:2024-02-19 21:01:15

大铃铛书友Q群:429537593 欢迎加入 重生到秦朝末年,眼看秦始皇就要东巡而死于途中,李肇决定先从秦始皇身上赚些快钱,再远离这个地方,殊不知,秦始皇竟然能听到他的心声,给他封爵封官,将他绑定于大秦。 秦始皇说:“你敢溜,没收你千万财产。” 李肇害怕了,说:“陛下,我不溜了,我愿意给你养生品,助你延年益寿。” “给你出谋献策,改变大秦即将灭亡局面;给你现代化种子,种出高产粮食,让百姓丰衣足食;给你飞机大炮,拿下西羌、西域等王朝,成为世界千古一帝。”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新书已发布,《大秦县长》奉上

第1章 秦始皇能听到李肇的心声

  “陛下驾到!”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御驾李斯的府邸,李府上下皆恭敬地在外迎接,跪倒一片。

  “臣李斯参见陛下。”李斯在前头拱手行礼。

  “参见陛下。”家眷们也纷纷叩头,内心无比紧张。

  在众人前方,一队身穿轻盔的侍卫持剑而立,正中是一位两鬓斑白,眼角有些疲态,却不怒而威的男子,他正是秦始皇。

  六国统一后,为了震慑各国余孽,他已经进行了四次东巡,这次,他准备第五次,在东巡之前,他得见一见权贵家眷,以表达他对权贵的看重,同时看看在权贵家眷中是否有良才,也好为他儿子将来继位做人才储备。

  “都起来吧!”

  “今日朕只是个客人,不必拘谨。”

  “谢陛下!”

  李家家眷们皆谢恩。

  “这就是千古一帝秦始皇?声音雄浑,摄人心魄,果然是千古一人。”

  嗯!这声音?

  嬴政似乎听到一个诡秘的声音,很是悠长,似来自心海,却又不是。

  “可惜的是,即将准备的第五次东巡......他的末日呐!”

  什么?又听到诡秘声音。

  “谁?”

  瞬间,嬴政脸色变了,一阵堤防,目光四射,却没有看到有人在说话。

  “有情况!”侍卫看到嬴政的反常,瞬间异常警惕,剑倏地拔了出来,将嬴政围了起来。

  李家家眷也一阵惊慌,频频回望,却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

  家眷中的李肇也是一愣,四处张望,心道:“啥情况?有刺客吗?好不容易才争取到面见千古一帝的机会,可不能出事?”

  嗯!就是这声音!

  嬴政听之一阵皱眉,暗道发出声音之人应该是从未见过自己的人,想必特意来看他的,可是是谁呢?

  威严的目光落在李家家眷身上。刚才他注意到了,声音就是发自家眷内。

  “不会吧!秦始皇看向这边了,会不会刺客就在我们中间!”

  咦!嬴政凝目,目光在李肇身上游走。他确认了,声音就是从这人身上发出的。

  此人身着崭新衣裳,一副好奇又小心翼翼的样子。

  不过此人并没有开口说话呀!怎会有声音?

  嬴政异常好奇。

  “不好,秦始皇注意到我了,不会认为我就是刺客吧!我小小身板可担不起这个罪。”

  依旧是这个声音,嬴政眼眸一凝。

  此人还是没有开口,但声音的的确确是从他身上发出的。

  难道是腹语?可是,其他人明显没有听到呀!难道只有我才能听到?

  想必就是,呵呵!天下竟还有如此稀奇事!

  不过,此子到底是何人?为何说第五次东巡是朕的末日?

  “不必惊慌,昨晚睡眠不好,错觉罢了!”嬴政搞清楚声音出处,褪去心中警惕,便大手一挥,喝令侍卫退到一旁,收起剑。

  此人对他没有威胁。

  众人听之,才松口气。

  李肇也松口气,心想:“原来是错觉,吓我一跳,还以为盯上我了。”

  “好了,青年俊才们都抬起头来,给朕好好看看。”嬴政一扫家眷,吩咐站在前列跪地低头的青年们。

  青年们一喜,连忙抬起头,满脸期待。他们可是听说了,陛下东巡前御驾三公九卿,乃为择才,也就是说,如果他们能被看中,前程似锦。

  李肇也抬起头,才得以看到这位历史上名人,千古一帝。

  “嗯嗯,和书里的刻图有几分相似,威严大气,风采绝伦,可惜就是寿命短了点,他应该还有不到一年的寿命。”

  啥?

  再次听到这个声音,嬴政头皮一麻,浑身打个冷颤,暗道这人在胡说些什么,朕还有不到一年寿命?

  虽然身体日渐不支,可各方面都很正常呀!

  怎么可能只有不到一年的寿命呢?小儿信口雌黄。

  看到嬴政怒容上展现一丝疑惑,本就沧桑的脸上抹上几分阴霾,李肇突感此老人很可怜,无奈一叹,心想:“哎!千古一帝悲呀!他也料不到自己会死在沙丘吧!”

  什么?

  朕死在沙丘?

  这一刻,嬴政心里一颤一颤的。

  这次东巡路线他已经确定了,一个月之后出发,的确是路经沙丘,可是东巡路线除了几个心腹,他并没有告诉别人呀!连丞相李斯都不知道,此子怎会知道呢?

  难道他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很有可能,否则他也不会知道东巡的路线。

  可是,虽然朕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但有吞服金丹呀!此丹可令朕长生不老,怎敢说朕死在沙丘呢?

  嬴政面现难看之色。

  他在咒我吗?如此恶毒的小子,待会非揪出来不可。

  “嗯嗯,很不错的俊才,你们都是我大秦的未来呀!李相教导有方呐!”嬴政压下心中愤怒,仔细打量着众青年,满意开口。

  青年们听之都很兴奋,这话无不说明陛下看好他们,纷纷踏步上前,精气神十足。

  李肇也高兴地踏前一步,想近距离地接触千古一帝,接触这位史书上鼎鼎大名之人。

  可,却被旁边的婶婶,李斯的夫人狠狠地瞪了一眼。

  李肇忍不住心里抱怨,“毒妇,你瞪我干什么?难道我看看千古一帝都不行吗?”

  婶婶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让他靠近秦始皇,剥夺他被看中的机会。

  “哼!想我家还拥有万贯家财时,你敢这么瞪我吗?还不是处处讨好。现在倒好,我爹死了,家财都被你们霸占,就翻脸不认人了。”

  “还经常说什么我是个野种,应该饿死街头,卑鄙呀!”

  “麻蛋,还要我讨个疯女入赘,有如此对待侄子的吗?”李肇心里不忿地嘀咕。

  李肇的父亲李念和李斯是堂兄弟,李斯还未当上丞相时,都是李肇家关照,甚至当上丞相都是李肇父亲出的力。

  可父亲死后,母亲被他们逼走,家财被霸占,一切都变了,李肇成了连个下人都可以随意打骂的野种。

  要不是李肇是从21世纪重生过来的现代人,恐怕心态早就崩了。

  咦!

  毒妇?饿死街头?侄子?

  听到李肇的心声,嬴政一滞,眼睛眯了眯,心里活动开来:原来他的身世那么可怜,李斯一家可真可恶,忘恩负义呀。

  李斯的家世他也隐隐听过,堂兄李念乃咸阳城数一数二的富商,可后来没落了,听说受不了没落的刺激,跳河自尽,更有传言,乃李斯所迫而致。

  李斯竟然如此对亡人小儿,实在是卑鄙。他能力是有,但心胸不怎么样呐!

  嬴政这样想着,突又听到心声:

  “麻蛋,反正秦始皇死了之后,秦二世滥杀,大秦灭亡,天下大乱,到时我便出去捞乱世钱,才不稀罕日日面见这毒妇。”

  啥?

  嬴政一惊,嘴角抖了抖。

  秦二世滥杀?我大秦灭亡?怎么回事儿?难道我死后,扶苏转性,实施暴政?

  扶苏是我大儿,重点培养的接班人,可他本性仁慈,更是一根筋,会滥杀吗?

  而且,就算扶苏转性,按他的能力和蒙家的支持,大秦怎会灭亡呢?

  胡说,小子对我大秦不满。

  可是,小子刚才的确预知到我东巡路经沙丘呀!

  这一刻,嬴政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折磨透了。

  李斯并不知李肇和嬴政的心里活动,听到嬴政夸奖的话,忙诚惶诚恐地来到驾前作礼回应,“谢陛下夸奖。”

  嬴政强挤出笑容,“呵呵,李相谦虚了。”随后目光复杂地扫过站在最后的李肇,落在紧跟李斯身后的一位年轻人身上,伸手指着说:

  “可是你家小儿?”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