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爷怀里的小娇包又甜又野
祁爷怀里的小娇包又甜又野

祁爷怀里的小娇包又甜又野

茶山的小花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07-01 09:27:34

姜淼被迫成为祁家儿媳妇期间查清楚了当年母亲被害的证据,把仇人送进监狱,以为自己是祁故前女的替身在解开矛盾过后两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百一十一章大结局

第一章 断绝关系

  “跪下!”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一位中年男人满脸阴沉地怒喝道。

  他的身后是一对衣着华丽的母女,脸上皆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而他的面前,则站着一个姿容貌美的少女。

  姜淼扫了眼周围的佣人,以及那对不怀好意的母女。

  最后视线落在暴怒的父亲身上,一脸不解:“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

  “你还有脸问!”

  姜宏海朝旁边的佣人使了个眼色,后者随即提上来一个灰蒙蒙的帆布包。

  姜淼立刻认出那是母亲生前亲手为自己缝制的包。

  自从母亲去世后,就一直被她藏在衣柜的最深处,里面装的都是对她来说最为重要的东西!

  姜淼心头一紧,就想上前夺过来,然而姜宏海却是更快一步。

  破旧的帆布包被他狠狠地砸在姜淼的身上,里面装着的东西顿时撒了一地。

  姜宏海怒不可遏的声音骤然响起,“你告诉我,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姜淼被砸的有些懵,下意识顺着对方的声音朝地上看去。

  然而下一秒,她顿时愣住了。

  只见,光洁的地板上洒落着一张张百元大钞,里面还夹杂着许多偷拍的大尺度照片。

  明亮的灯光下,她清楚的看到,照片上的女主角骇然就是自己!

  姜淼瞬间脸色煞白,惊慌地解释道,“不是,我没有……”

  不等她说完,刚才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的贵妇人突然走了过来。

  满脸歉疚道:“老爷,都是我不好……”

  “前几天淼淼突然找我要一大笔钱急用,我担心她别是被人骗了,就没同意,没想到……”

  “都是我的错,要是知道她会为了钱做出这种事,当时她要再多我也……”

  姜涵也走了过来,可怜巴巴的替姜淼辩解道,“爸,你千万别生姐姐的气。”

  “姐姐估计只是一时叛逆,才会走岔路做出了这种事……”

  “那钱……那钱说不定是从别处得来的……”

  听了两人的话,姜淼猛得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们母女二人。

  她什么时候找方敏开口要过钱?

  什么叫做她一时叛逆,走岔了路?

  这些钱、这些照片,她根本就不知道!更没有做过!

  姜淼深吸一口气,正要开口为自己辩解,却突然听到头顶传来姜宏海冷冷的声音。

  瞬间就让她全身的血液冷冻成冰,遍体冰凉。

  “果然是有其母就有其女!”

  “你跟你那个早死的妈一样!水性杨花,不知羞耻!”

  姜宏海嫌恶地皱着眉头,仿佛她是这世上最肮脏的垃圾,连看一眼都嫌脏了自己的眼睛。

  姜淼只觉得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突然扎进了自己的心脏,在里面狠狠地搅弄着。

  她的母亲!曾经是国内最出色的芭蕾舞演员!

  却在一场国际大赛前,不顾众人的反对,毅然选择退役,嫁给眼前这个身无分文的男人!

  之后更是利用自己的人脉,一步步帮助他取得事业上的成功,攀上了上流社会的台阶。

  然而这个男人最后回报她的,却是偷偷地跟她的好闺蜜勾搭到了一起。

  得知真相后,母亲从此一蹶不振。

  可哪怕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母亲都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父亲在她心中的形象,没有说过他半句的不好。

  他怎么敢……

  怎么敢这般大言不惭地羞辱她已逝的母亲?!

  姜淼紧紧咬着下唇,指尖狠狠掐进手心,苍白的脸蛋浮现一丝嘲讽。

  “若是论不知羞耻,怕是比不上您万分之一。”

  她语气轻柔,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却让在场的所有人瞬间变了脸色。

  “能够在妻子怀孕的时候,跟她的好姐妹勾搭成奸。又趁着妻子重病卧床,光明正大的把小三跟私生女接进家里。”

  “甚至以亲生女儿的性命作要挟,想要逼重病缠身的妻子净身出户。”

  “这种厚颜无耻的行为,整个晏城怕是只有您这位靠着女人上位的姜家老爷,才能做得出来了……”

  她话音还未落下,姜宏海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被人戳穿的慌乱。

  “啪”地一声脆响。

  姜淼白皙的脸蛋上瞬间浮现五根指印。

  姜宏海双眼通红的瞪着她,恼羞成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指责我?!”

  “我姜宏海没有你这个丢人现眼的女儿,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姜淼耳边一阵嗡鸣,大脑有些发懵。

  原来,那个人说的都是真的……

  之前她还以为那个人夸大其词,有着其它的目的……

  没想到,她一直尊为“父亲”的这个男人,竟然真的利用过年幼的自己,逼迫病重的母亲!

  姜淼突然感觉世界变得无比荒诞,甚至有些可笑。

  哪怕她知道父亲不爱母亲,哪怕她知道自己无论做些什么,都比不上姜涵的一根手指头。

  可她绝没有想过,自己的存在竟然成了他挥向母亲的那把尖刀!

  姜淼舔了舔嘴角,浓郁的铁锈味瞬间在口腔里弥漫开来,又很快的消散了。

  随着这股味道同时消散的,仿佛还有她一直求而不得,却渴求了十九年,对父爱所有的期待。

  姜淼低头看着地上的那一片狼藉,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嘴角带笑,轻轻点头,“好啊。”

  姜宏海一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好”是指什么。

  方敏母女二人被姜淼的话刺激得有些阴沉的脸上,则瞬间露出几分狂喜。

  从很早之前,她们就策划着要把姜淼这个眼中钉赶出去,却一直没有找到好机会。

  难道,今天她们就能达成心中所愿了吗?

  想到这里,姜涵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故意试探道,“姐姐,刚才爸爸是气急了才会说把你赶出去,你不会真的要跟姜家撇清关系吧……”

  姜淼闻言,似笑非笑看向姜涵。

  自从母亲重病,姜涵母女两人被带回家后,她们就喜欢一唱一和的在姜宏海面前演戏。

  先是一步步地把她带进坑里,然后将各种脏水泼到她的身上。

  任由姜宏海狠狠地教训她一顿的同时,还会往自己身上贴上人美心善的标签。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们母女的手段还真是一丁点儿都没有变化。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