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不为少年郎
重逢不为少年郎

重逢不为少年郎

青烟绕燎间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2-06-08 19:59:23

互相喜欢的暗恋真的会有好结果吗?多年后的再次相遇,都已不在是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在最好的年华遇到最好的人,莫过于是世上最幸福的事了,可就连上天都嫉妒这最纯净的爱恋狠心的将有情人分开。 我喜欢你,至死不渝, 抛开世俗,抛开成见,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很幸运初中时代遇见你.

第一章:重逢不为少年郎

  “妤姐,今晚咱们初中同学聚会,你可一定得来昂。″

  “没空,不去”温书妤冷不丁的回应。

  林彦扬一听她的回答顿时急了,“妤姐,你不能这样啊!同学们把如此艰巨的任务交给我,我不能辜负了他们呀!给个面子行不行啊!”

  林彦扬苦口婆心的劝着温书妤,但温书妤依旧无动于衷,仍旧保持自已的立场。

  见温书妤不肯去,林彦扬只好使出了必杀计。“妤姐,不瞒你说,其实念哥这次也去。不过话说回来,你不会不敢去吧?”

  果然,温书妤在听到白念川也去时,心跳瞬间加快。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无法真正的忘记他。

  温书妤你真是没出息啊

  不过激将法还是有作用,温书妤松了口。

  温书妤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先准备出发了,但发现时间还早,无奈只好给好闺蜜白皖辞打去了电话约她出来先逛会儿街再去聚会。

  白皖辞很爽快地答应了,温书妤来到商场,把聚会的事告诉了白皖辞。

  “你确定要去吗?”白皖辞问道

  “本来不想去的,但是他在呀”温书妤垂眸。

  白皖辞叹了一口气“是你经常给我提起的那个男孩儿吧,那你……还喜欢他吗?”

  温书妤听到这个问题明显的愣一下“我……不清楚。”

  “那就去,弄清自己的心思,不要给青春留下遗憾,大胆一点我永远在”白皖辞紧紧握着温书妤的手。

  温书妤已经感动地快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了“我明白了,谢谢皖宝”她紧紧抱着白皖辞。

  温书妤怀着忐忑的心情推开了包厢的门,一进去就看到了那个心心念念的少年,温书妤的心猛的一跳,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但面上依旧保持淡定。

  林彦扬看到温书妤赶忙站起来,给温书妤拉开旁边的椅子“妤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真是的,快来坐。”

  而空位正巧在白念川的身边,温书妤扫了一圈。好吧!就这一个位子了。

  无奈温书妤只好坐了下去。

  “唉唉!书妤啊,你可迟到了哟,不得罚一杯?”贺沉欢笑嘻嘻的说着。

  “确实,不好意思啊各位,我知道了让大家等了这么久,自罚一杯”说着温书妤直接一口就把整杯白酒喝下肚。

  “好酒量!”班长高声说道。

  ……

  幸好,温书妤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吃饭。

  饭后,贺沉欢提议大家去酒吧。

  所有人都举双手赞成,温书妤也不好意思拒绝,于是也就跟着他们来到了酒吧。

  大家坐在包厢里,锦萧萱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

  宋汶打断锦萧萱的话“你幼不幼稚啊,都多大了,还玩儿这些小孩儿的东西。”

  锦萧萱一听宋汶这话,火气顿时就上来了,于是两人又像以前一样吵了起来。

  其他人只能在一旁默默的忍着笑,有人调侃到“他俩呀!还是像以前一样呐!闹腾”

  班长无奈的摇摇头,挥了挥手“好了好了,不管他们,咱们玩儿咱们的。”

  第一句班长就输了,贺沉欢这个老手邪魅一笑“那就罚班长……和学委拥抱一分钟”

  班长一听不干了,″我和谁抱都行,就是不会和那个小毛驴抱“

  “喂,你说谁毛驴呢!你才是毛驴呢,你全家都是毛驴!”学委瞪着班长,腮帮子鼓鼓的,就像一只可爱的小仓鼠。

  林彦扬在一旁欠欠的说“老班长,你该不会是玩儿不起吧!”

  老班长一听就不服了,“玩儿就玩儿,谁怕谁”说完一把拉过学委,搂着她的腰拥入怀中。

  此刻的学委一脸懵,惩罚后结束的学委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很快又进入了下一轮,这次温书妤输了

  贺沉欢顿时来了兴致“那朕就罚你……和在场的一位指定异性对视三十秒”“林彦扬...你挑一个”

  林彦扬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OK啊!那就……念哥吧”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大家都开始起哄“对视!对视!对视!”

  温书妤坐在白念川身边,脸色渐渐红起来,反观白念川则一脸淡定。

  温书妤看着白念川,心中感慨万千,心跳也越来越快。

  短短三十秒,短短三十秒,他明白了自己对他的情感。

  终于结束了。

  班长站在台上说着“好了好了,不早了,大家都先回吧,咱们下次再聚。各位男同志都送送女孩们。”

  “念哥,你等一下。”林彦扬拉着白念川说了一堆废话,终于等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林彦扬拉着白念川走来“唉?妤姐,还没走啊!”

  “这个点没车了,我给我闺蜜打电话了。”温书妤平静的说。

  林彦扬见状,直接把温书妤推进了白念川的车里的副驾,“啪“的关上了门。

  温书妤被气的在心里把林彦扬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

  “额……那个,我给我闺蜜打了电话,她马上来。”温书妤小心翼翼的说。

  这时,白皖辞打来电话,温书妤一看是白皖辞,立马接起来“喂?皖辞,你到哪儿了啊?”

  “对不起啊,书书,我这边出了点事。你先自己打车回吧,到了家给我打个电话”

  不等温书妤开口,对面直接传来了“嘟嘟”声。

  白念川终于开口说“看来她来不了了”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