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当我走在科学尽头
大秦:当我走在科学尽头

大秦:当我走在科学尽头

秋风扫落花

历史/秦汉三国

更新时间:2022-04-25 16:35:07

始皇帝暴毙之际,一颗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无意中占据了他的身体…… 许行:五十岁的身体二十岁的心,我能有什么办法。 嬴政:只要不让历史反复,随你怎么弄! 李斯:遗诏?还是再等等吧…… 赵高:我活不过第三章?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062章 不世之人

第001章 朕怎么可能死!

  “陛下~陛下~”

  “行医,快传行医!”

  尖锐且焦急的声音划破夜空,就犹如一杆漏了气的唢呐突然奏响。

  几盏摇曳的灯火被快速点亮,幽静的行宫内,一名身材壮实的宦官跪坐在书案旁作惊恐状。

  而在他身旁的书案上,穿黑色冕服的男人瘫在那儿,口鼻正源源不断的往外溢着鲜血。

  ......

  “嗯?”

  “怎么回事?”

  许行昏昏沉沉醒来,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闷痛无比,像是刚生了一场大病。

  除此之外,他的口鼻之中充斥着一股子很浓烈的血腥味儿。

  “汝是何人?!”突然,一道满是诧异,诧异中又带点惊恐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

  许行怔了一下,随即眼前一亮。

  “这声音......”

  “莫不是......”

  “穿越?”

  “奇遇?”

  “老爷爷?”

  “可若是老爷爷的话,不应该是我反过来问他,他是谁吗?”

  “别是在做梦吧......”

  “……有没有可能是我遇到修仙大佬,然后被大佬给夺舍了......”

  这一瞬间,许行萌发出来上百种想法。

  而遇上被夺舍这种极低概率事件,也不是没有可能。

  再联想修仙文里被夺舍之人的种种桥段……

  如你妻便是我妻,而我早已不是我。

  想想,许行都觉得脊梁骨直冒冷汗。

  他下意识睁开双眼。

  入眼竟是一卧古色古香,金丝银缕的软榻。

  而他正当躺在这软榻上。

  软榻四周,则是些年岁已经过半百,又颤颤巍巍的斑驳老者。

  他们神情严肃地围在软榻周围,同时脸上写满了绝望二字。

  “如何?”

  此时,一位身穿官服的中年男子脸色沉重的问道:“你们之中可有人寻到救治之法?”

  老者们相互之间看了看,欲言又止。

  其间,似乎是这群老者中身居首位之人。

  他身穿紫绶,摇曳着稍稍拱了拱手,有些哀哉的上前说道:“回禀大人,还是...还是尽早准备吧。”

  其话中之意,已是不言而喻。

  中年男子闻言脸色瞬时变得铁青,有种天塌了的感觉。

  他缓了口气,遂而郑重其事的问道:“葛老你是说......”

  被称作葛老的老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适加肯定。

  随即摇头说道:“陛下原本就有暗疾在身,此前又舟车劳顿许久。加之今时深夜,仍操劳于政务之中,这便使得陛下遭那邪火入腑,进而引起旧疾攻心。

  如今积压多年的病灶一并爆发出来,此时......此时多半只剩下一口气还吊在胸中未落下。”

  大人?陛下?

  听着耳边传来几人交谈时的称谓后,许行懵逼了。

  听这意思,合着不是他被人夺舍,反而是他魂穿过来占据了别人身体?

  而且这个“别人”,还特喵的是位皇帝?!

  “……”得出这一结论八成是真的之后,许行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只觉得自己脑子在嗡嗡作响,似乎心脏都快要从胸口蹦出来一样。

  呼~

  冷静!

  一定要冷静!!!

  毕竟是受到网文熏陶了十多年的老书虫,什么荒诞剧情没见识过。

  遇事不要慌。

  所以很快,许行便自我沉寂下来。

  他开始琢磨刚才那个在他脑海里发出声音的人。

  他想从对方口中得知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时间,地点。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打听知晓是哪个“倒霉蛋”被他魂穿了。

  所以许行稍稍想了下称呼,随即在内心深处问道:“老哥在吗?”

  “你是?!”

  果然能听到!

  如许行判断的一样。

  他和对方是可以通过内心的声音来沟通交流的。

  “......还是老哥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吧,因为我现在也很懵。”

  或许是因为两个灵魂共用一具身体的缘故,许行并没有当即获得对方的相关记忆。

  以至于他现在在哪,对方是谁,是哪位皇帝,这些基本信息他一概不清楚。

  “......汝想知道何事?”

  似乎对方本身也难以理解,自己的身体里怎么会有另外一个声音出现。

  所以许行能感受到对方语气中那份迟疑,以及好奇。

  他想了想,直接问道:“你是谁?”

  “你问吾是谁?!”

  “......”

  “吾乃大秦之主嬴政!”

  嗡~~

  当脑海里传来这句话的时候,许行脑瓜子霎时间一片空白。

  他说他是谁?

  嬴……

  “卧槽!”

  许行动容了。

  如果对方真是嬴政,那他周围这些人岂不就是赵高,李斯之流?

  这一刻,似乎他想知道的一切都因为这句“吾乃大秦之主嬴政。”而逐渐清晰起来。

  “你又是何人,朕如何能听到你的声音?”嬴政同样好奇对方是谁,此时他出声问道。

  许行沉吟了一下,随即说道:“小子索性斗胆称呼您一声始皇陛下,陛下您如今更应该关心你的臣子们,而非询问我是谁。”

  因为许行知道哪怕他现在说出他的来历,嬴政一时半会也只怕是接受不了。

  索性先转移话题,待眼前的事情处理完,他再想办法给嬴政解释。

  然而嬴政却是因此越发的疑惑,疑惑对方为何叫他关心他的臣下?

  他的臣下又关他何事?

  是怪力乱神?

  还是邪魔作祟?

  他嬴政这一生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

  唯独眼前这个事情离奇的让他无法理解,甚至让他有种思维跟不上眼见的感觉。

  “他们觉得你快死了,所以心底正盘算着怎么立储,甚至怎么篡改遗诏这件事呢。”许行也不瞒着,继续把他从历史书上得来的知识说了出来。

  “大胆!”

  “朕怎么可能死!”

  “朕……”话说到这,嬴政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他声音开始变得颤抖起来,“你是说,朕如今已是将死之人?”

  “所以才能够听到你的声音,并且跟你交流?”

  此时在嬴政心里,哪怕虚无缥缈的长生摆在面前,甚至都比不过许行此刻说出来的话带来的震撼大。

  因为前者只是把长生摆在面前,他还没来得及触及,而后者却直接当着你的面说你快死了。

  鬼神莫测!

  鬼神莫测!

  嬴政只有把许行解释为遇到鬼神,才能解释他为何能在自己脑海里听到许行的声音,乃至跟对方交流。

  反倒许行没想这么多,他也不知道嬴政想了这么多。

  他只知道嬴政死了,因为历史上嬴政就是这个时候暴毙沙丘行宫的。

  至于嬴政为何死后仍然以灵魂的形式存在于脑海深处。

  许行理解为可能是因为他穿越而来,恰好占据了嬴政刚刚暴毙的身体。

  而在嬴政死亡前的一瞬间,许行占据了身体的主导,所以嬴政的灵魂得以留在了身体中,但是失去了对身体的主导权。

  有些难理解。

  不过不重要。

  只要知晓现在许行就是嬴政,而嬴政就是许行。

  这就够了!

  所以听到嬴政这么理解的时候,许行也只是稍稍点了点头,觉得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就当做是玄学理解吧。

  随后他才说道:“想必那位葛姓医者说的话,陛下你都听到了,陛下昨夜旧疾攻心,如今仅剩下一口气吊在胸口。”

  “……原来如此。”嬴政叹了口气,对自己只剩一口气这个事实显得极为无助。

  他不甘地说道:“天意潦草,何执赤地千里而人心未定,将来.....”

  说到将来之时,嬴政却突然缄口沉默。

  许行见状,

  思索良久之后,他方才对嬴政说道:“其实......”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