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章 瞒天过海与阴差阳错

  沈静娴很感谢宋妍,感谢她挑了自己身上最肉的地方砸,所以一点也不疼。

  但沈静娴更恨,她恨宋妍不使劲砸她以至于她在回宫的路上被一只鸟拉屎拉到了头上!!

  万恶的剧情!

  这完全是宋妍砸她砸的不够用力,没有让她深刻地感受到痛苦和屈辱,才会导致后面出现这只鸟!!

  主角和配角的待遇高下立判。

  沈静娴哭着回去洗头了。

  甚至于第二天起床后她还觉得自己头上有一股屎臭味,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温染尘最先发现沈静娴的情绪不对劲,想上去问问情况,沈静娴的周围却已经围上了一群人。

  有的是家中大人安排他们要和公主打好关系,还有的是单纯贪图沈静娴的可爱想和她说话,你一言我一句的,温染尘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没有机会能和沈静娴搭上话,只能自己一个人生闷气。

  沈静娴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计划。

  她认为如果惹恼夫子不能达到目的的话,那不如直接上课摆烂,让夫子知道她就是不求上进,学到了一点点皮毛上课就不好好听讲,简直孺子不可教也!

  沈静娴越想越觉得可行,于是一上课就拿出了自己的小枕头摆在桌上准备睡觉。

  别说,配上夫子念的抑扬顿挫的国学经典文章,沈静娴这一觉睡得很好。

  甚至还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她回到了高中,正在上历史课,历史老师不好好跟他们讲历史,反而在扯什么三国,什么三十六计。

  讲着讲着,历史老师觉得不得劲,于是把三十六计之瞒天过海写在了黑板上,让同学们照着读。

  与此同时,赵夫子发现了沈静娴睡得十分香甜,虽说昨日同公主的辩论让他受益匪浅,但这并不表示他可以容忍公主如此玷污课堂。

  赵夫子冷哼一声,所有学子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们都知道,只要赵夫子发出这个声音,有人就要惨了。

  但凡答不出问题,那绝对是从头到脚被夫子一顿批,他才不管你是什么公主还是皇子,他只知道你该骂。

  赵夫子的眼神十分凌厉,精准地锁定住了正在和周公相会的沈静娴。

  而沈静娴此时在梦中的历史老师似乎也发现了她在开小差,让她站起来将写在黑板上的三十六计读一遍。

  “伊芃殿下,如今正在抚水进行的斧钺之战中,高军一方处于弱势,您觉得他们有取胜的可能吗。”

  问题一出,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夫子怎么会出这种题。

  他们对斧钺之战只知皮毛,况且军事这一块的知识不是需要他们进入了秋水堂才能学吗,怎么夫子现在就……

  不少人担心地看向沈静娴,在发现沈静娴依旧睡的香甜时,他们突然明悟了。

  离沈静娴比较近的一位学生正想将她叫醒,便听见沈静娴突然说道,“备周则意怠,常见则不疑。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太阳,太阴。”

  梦中的沈静娴念完之后,历史老师觉得还不够,又让沈静娴翻译一下,沈静娴怎么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能拿出手机准备搜一下。

  台上的赵夫子没想到沈静娴会回答他的问题,并且这个答案听起来似乎并不简单,便继续问道,“公主能否细说?”

  而这时,沈静娴的同桌给她找到了答案,她立刻接过同桌的纸条开始照着念,“对某些事情防备得太周密,反而会松懈,对平常见惯了的事情反而不容易起疑心。秘计往往隐藏于公开的事物里。”

  “很好,沈静娴同学回答的很棒,可以坐下了。”

  沈静娴松了一口气,重新坐下,但是隐隐约约觉得什么地方似乎不太对,她是不是忘了什么。

  而此时的赵夫子因为受到了启发,甚为兴奋,说了一通沈静娴完全没听见的感谢的话后,就进宫面圣去了。

  毕竟抚水国是云逸的邻国,如今抚水受到入侵,云逸虽然不能直接出兵相帮,但若是能在计策方便为抚水提供帮助,那么对云逸国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此时的沈静娴睡得还很香甜,并且已经进入了第二个梦,在第二个梦里她成功地被夫子扔回了启蒙馆,并过上了幸福的摸鱼生活。

  后来,沈静娴醒了。

  刚醒过来就看到了一双眼睛,她被吓了一跳。

  又过了好几秒,沈静娴意识到这双眼睛是她的同桌的,好像是叫岳岳?她当场就想跳起来给这兄弟一巴掌,不知道别人睡觉的时候不要盯着别人看否则很容易出事的吗?

  不过在紧急关头,沈静娴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身份,她现在是公主,公主是不能随便打人的。

  于是沈静娴已经伸出的手方向一转,就在众人的注视中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熟练地开始嚎,“呜呜呜呜呜,你为什么瞪我啊,好可怕呜呜呜……”

  吓得对面的岳岳立刻抓着自己衣服就要给沈静娴擦眼泪,不过却被使出了温家一生仅一次瞬移的温染尘给挡住了。

  温染尘淡淡地看了江岳一眼便掏出了他质感上佳的手帕,开始给沈静娴擦眼泪。

  沈静娴见状,为了不让温染尘觉得她表里不一,明明没有流出眼泪,也硬是凭借着声音大震出了几滴让温染尘擦。

  而挤出眼泪的痛苦沈静娴一并算到了温染尘的头上,在温染尘柔声安慰了好一会儿后,沈静娴顺坡而下,并伸出了自己罪恶的小手再次开口问温染尘要手帕。

  “给我。”

  温染尘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柔声道,“好。”

  沈静娴获得温染尘手帕×1,总数量×3。

  其他人见温染尘给沈静娴送手帕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怪公主会这么喜欢温染尘,只叫他一个人尘哥哥,原来是因为温染尘随身携带手帕!

  他们懂了,他们也要带!

  于是这一批人全部有了带手帕的习惯,等他们长大后,成为了各个领域的大佬,也依然延续着这个习惯。

  后代有学者研究,这一批国子监出来的学生为何如此出众?

  最终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身上带手帕!!

  于是整个国家的男人都陷入了带手帕的漩涡,以至于在后来,所有女性已经有了统一的意识,不随身携带手帕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这是后话了。

  现在的沈静娴没收了温染尘的手帕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睡觉睡了一上午,夫子居然没有生气吗?

  赵夫子不是很难搞?

  沈静娴拐弯抹角地问了问温染尘,温染尘突然看着她笑的十分灿烂,让沈静娴无端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怎……怎么了这是。

  

第17章 瞒天过海与阴差阳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言情小说吧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全场免费读,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