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天生的皇帝?

  能在皇宫当差的宫女都是十分有眼力见的宫女。

  看公主和温世子的模样,她便明白自己现在不应该待在这里,包扎完便退下了。

  沈静娴方才摸到了温染尘手中抱着的东西,同之前她要来的手绢手感是一样的。

  毫无疑问,这就是温染尘给她的礼物了。

  没想到她当时随口一句只想用来为难温染尘的话竟被他放在了心里。

  沈静娴突然有些自责。

  原文中对于男主小时候的事情着墨甚少,温染尘从出现在文中开始,就已经是那个运筹帷幄心机深沉的瞎眼将军了。

  可现在,毫无疑问,温染尘还是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一个乖巧的孩子。

  这般乖巧的孩子,究竟要吃多少的苦才会变成书中的性子?

  失去亲生母亲,被后娘陷害到失去眼睛,在府中被欺负而将军却不闻不问,就这样忍辱负重十年,终于涅槃重生。

  这短短的几句话,又概括了多少痛苦。

  沈静娴知道,以温染尘的性子,还不至于会因为手上流血便哭个不停,一定是因为发生了其他的事情。

  她得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要知道,拉近两个人距离最好的办法就是共享秘密。

  沈静娴睁着自己大大的眼睛,艰难地找到了温染尘的手然后贴在自己脸上,无辜地问,“尘哥哥还疼吗?”

  温染尘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温暖光滑的触感,忍不住上手捏了捏。

  这正合沈静娴的意,明明温染尘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她却装模作样地叫了一声,对温染尘控诉道,“温染尘!你把我捏痛了!”

  沈静娴熟练地开始假哭狼嚎,声音大,眼泪却是一点没掉,不过这也足够唬人了。

  温染尘手忙脚乱地想安慰沈静娴,又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只能不停地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好,殿下别哭了。”

  沈静娴见差不多了,见好就收,停下鬼嚎,开始和温染尘讲条件,“那尘哥哥得告诉我,你今天为什么哭了。”

  温染尘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沈静娴能够看出来,她不是一直觉得自己是因为手上的伤才哭的吗。

  疑问还没说出口,温染尘便听见沈静娴又道,“我认识的尘哥哥,不是因为流血就会哭鼻子的人。”

  才怪,沈静娴乱说的,他们统共就认识了这几天,天天待在一起除了讲故事就是讲故事,沈静娴哪知道温染尘的为人。

  不过有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小只的温染尘很乖,且知恩图报。

  温染尘听了沈静娴的话,心里变得暖暖的。

  自从娘亲死后,父亲对他更加严厉,除了他的学业其他一概不关心,后娘又整天算计着害他。

  这样算起来,温染尘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这么纯粹的关心了。

  他又有些湿了眼眶,但终究是不想在沈静娴面前丢了面子,又将泪水生生憋了回去。

  “殿下……我是因为和府上的姨娘起了冲突。”

  沈静娴好奇,“什么冲突啊?”

  温染尘便将府里的事同沈静娴说了。

  沈静娴听后直呼好家伙,这这这,温染尘好好一个嫡子在家里完全是爹不疼,后娘不爱的小可怜啊。

  原文中温染尘眼睛还没了,要在这种家庭环境中生存下来,不算计还真不行。

  可若是温染尘变成原文中的那种性子,最终受伤的人是谁,是她自己!

  沈静娴决定了,她要努力,为自己努力一把,也为温染尘努力一把,万一成功了呢。

  她要把小温染尘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别看她现在才4岁,但她可是皇帝最宠爱的公主。

  沈静娴当即拍案而起,可爱的小脸做出怒气冲冲的模样,奶声奶气地说道,“将军府的姨娘真坏!竟然弄坏了温世子要送我的东西,我不高兴了!!!”

  “尘哥哥放心,我要教训她!让她不敢再弄坏我的东西,也不敢再欺负你!”

  沈静娴迈着小短腿就要去找皇帝,走了两步,沈静娴突然想起一件事,又哒哒哒地跑回了原处,朝温染尘仰起小脸,用小奶音命令道,“尘哥哥给我涂药。”

  虽说是命令的语气,却完全没有令人不适的感觉,不光是因为沈静娴的身份,更因为她可爱的声音。

  温染尘被沈静娴闹了这一会儿,心情也好了很多,此时他拿着沈静娴递过来的药膏,眼里只剩下沈静娴光洁的皮肤,软乎乎的小脸,还有长而卷翘的睫毛。

  在这个距离,温染尘甚至能够清楚地看清沈静娴脸上的小绒毛。

  沈静娴见温染尘久久没有动静,开口提醒道,“尘哥哥快给我涂药,我还要去找父皇。”

  温染尘终于回神,有些尴尬地应道,“好。”

  药膏冰凉,可他将药膏涂在沈静娴的眼睛上时指尖却突然变得无比滚烫,烫到他差点忍不住收回了手。

  温染尘快速地为沈静娴涂完药,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后沈静娴便雄赳赳气昂昂地去找皇帝了。

  此时皇帝在御书房,御书房未得皇帝允许不能进入,温染尘便只在门外等沈静娴。

  沈静娴刚推开门,还没有摸索着前进,眼前便多了一个模糊的影子,沈静娴眯着眼睛大概能辨认出这是明黄的颜色,便开心地叫了一声,“父皇!”

  话音刚落下,沈静娴就被抱了起来,“诶,朕的宝贝小公主怎么过来了,你的眼睛还没有好,不能乱跑。是不是无聊了?父皇多叫些人来陪你?”

  站在门口还没有走远的温染尘听到皇帝这句话,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沈静娴摇了摇头,回道,“我不无聊,我是生气了!”

  皇帝一听,这还得了,生气可比无聊严重多了,立刻板下了脸,不过对沈静娴说话的声音依旧很温和,生怕将他的乖女儿吓到了,“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惹朕的伊芃生气!”

  皇帝看向门外的温染尘,眼神变的危险。

  而温染尘则低下了头,以示尊敬,却没有什么害怕的情绪,这倒是让皇帝有些欣赏。

  “父皇!是将军府的姨娘,她弄坏了尘哥哥要送我的礼物!还欺负尘哥哥,真的太过分太坏了!”

  后半句皇帝没有放在心上,前半句却记了个清清楚楚,“什么?竟敢弄坏朕宝贝女儿的东西,大胆愚妇!”

  沈静娴狠狠点头,表示肯定,“就是!尘哥哥都摔出血了,一定要让坏姨娘也摔出血!还要让她抄书!”

  皇帝被沈静娴可爱的话逗笑了,他一点也不觉得沈静娴说的有什么地方不对,沈静娴是云逸国唯一的嫡公主,这点惩罚人的权利还是有的。

  别说只是一个将军府的姨娘,就算是王府正室,也不敢损坏伊芃公主的东西。

  皇帝看着沈静娴宠溺道,“好,父皇这就下旨,小公主可还有别的要求?”

  沈静娴想了想,觉得惩罚姨娘只是治标不治本,她必须扼住这位姨娘的命脉。

  还记得剧情里面这位温染尘的后娘之所以不择手段地折磨温染尘就是为了让她自己儿子上位,将军府一共就两个儿子,只要温染尘死了,不管她的儿子是什么模样,都一定可以继承将军府。

  而温景明则是为了锻炼温染尘在逆境中的承受能力,一直旁观,不曾施以援手。

  最终彻底黑化的温染尘在掌握大权后杀了将军府所有人,包括他的亲身父亲温景明。

  温景明死前祈求了温染尘的原谅,可造成的伤害又怎能轻易收回,温景明直到咽气都没能得到温染尘的原谅。

  沈静娴摇了摇头,想远了。

  总之,毫无疑问!

  这位坏姨娘的命脉就是她的儿子。

  “父皇,我想让那个坏姨娘的儿子进宫,放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她就不敢再对尘哥哥下手了。”

  听了这话,皇帝有些惊讶。

  没想到沈静娴小小年纪竟然能想到这一层,透过表面看到本质,这正是为君者必须具备的能力。

  况且,沈静娴不光看到了本质,她还懂得制衡。

  难道说,他的伊芃真的是天生的帝王!!

  皇帝大惊,一边叫人按照沈静娴说的去办,一边跑去皇后边上拍马屁。

  “夫人真是高见,咱们的女儿说不定是个天生的帝王!”

  皇后一听到这个就生气,哼了一声没有回答,皇帝便舔的更起劲了。

  生活不易,舔皇叹气。

  ……

  沈静娴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后,心中无比满足,只要给男主一个温和的家庭成长环境,最后就不会变得那么恐怖吧。

  就算最后依旧会运筹帷幄,多智近妖,但也不会那么报复社会。

  沈静娴没法肯定,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温染尘从此刻起,已经成了她最后的试验品,也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第12章 天生的皇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言情小说吧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全场免费读,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