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被妹妹介绍去当经纪人
开局被妹妹介绍去当经纪人

开局被妹妹介绍去当经纪人

我家有个橘子园

都市/娱乐明星

更新时间:2024-05-11 12:29:13

韩娱,不喜勿入。 明远:你们不要抢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纪人而已。
目录

7天前·连载至第九百二十一章 恨铁不成钢的名井南

第一章 这样的穿越给我来一打

  (韩娱,不喜勿入。)

  “砰……”

  明远用力把手里的酒杯顿在吧台上,任由爆炸般的感觉在口腔中迸裂开来。

  他现在只想让酒精来麻醉一下自己,毕竟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先生,如果你想吐的话,厕所在那边。”

  吧台里的中年服务生或许已经看出来了面前的这个略显颓废的人根本不怎么会喝酒,所以一边擦拭着手里的杯子,一边好心提醒了一句。

  吐到这里可是要赔钱的。

  凭借多年的从业经验,他可不认为这个人身上会有很多钱。

  “再来一杯。”

  似乎没有听到对方的好心提醒,明远挥了挥手,他现在只想把自己灌醉,那样才能暂时忘掉怪异的现实。

  中年大叔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什么,他只要能赚钱就可以了。

  酒吧里从来都不缺少买醉的客人。

  又是一大口酒灌了下去,溢出口腔的液体从嘴角流下,不过主人却恍若未觉。

  “酒,不是这么喝的。”

  一个女人坐到了明远的旁边,抬手示意服务生来一杯同样的酒。

  “我觉得自己喜欢的才是最合适的方法。”昏暗朦胧的灯光下,男人看不太清楚身边这个陌生女人的脸,所以也并没有什么回应的心情。

  更何况,他并不觉得自己此时的模样值得被搭讪。

  据说夜店里钓鱼的骗子有很多。

  “你很没有礼貌。”

  “一个来这里买醉的人,温文尔雅才比较奇怪吧,我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不要浪费时间了。”

  明远只想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实在没心情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扯淡,哪怕可能是一位美女。

  当然,更有可能是钓鱼的骗子。

  听到略显粗暴的拒绝后,女人也没有生气,拿起自己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明远的杯子,然后一口喝了下去。

  动作熟练,面色正常,和看起来已经半醉的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说不出的轻松写意。

  不过很可惜,明远仿佛没有看到这番精彩的表演,依然沉默地喝着自己的酒,而且还加快了灌醉自己的速度。

  “你真不像一个男人。”女人还没有受到过这种冷落,这个家伙难道一点胜负欲都没有吗?

  “男人与否不是这样展示的。”

  明远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了,对于不常喝酒的他来说,此时的感觉说不出的难受,语气也更加烦躁了。

  “要再来一杯吗?我请客。”

  女人似乎发现了面前这个家伙的状态不对劲,说出来的话挑衅意味十足。

  明远冷漠地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向厕所走去。

  女人歪了歪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她将自己的杯中酒一饮而尽,也起身向同样的方向走去。

  中年服务生淡定地把两个人的杯子收拾好,他们不会回来了。

  夜店里,每天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到要发生多少次。

  “呕……”

  明远扒着厕所隔间的墙壁吐得昏天黑地,脑子里的眩晕感也随之减轻了不少。

  “呼啦……”男人摁了一下冲水按钮,自己则是盯着水面的旋涡上隐隐倒映出来的面孔怔怔出神,或许,这一切并不是梦。

  明远低着头恶狠狠地洗着手,头一直保持着一个奇怪的角度,好像在刻意躲避面前的镜子一样。

  那张颓废却难掩清秀的圆脸让他感到陌生。

  “嘿,看样子,你的酒量不怎么样嘛。”

  明远放弃了喝醉的打算,想回到那个陌生的落脚地好好捋一捋以后的生活,却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调侃的话语。

  又是那个女人。

  “你知道在夜店这样挑衅一个男性会发生什么吗?”

  “小菜鸟就不要装凶狠了,现在是我对你很感兴趣,要和我一起出去吗?”

  男人咬了咬牙,他虽然现在的情况一团糟,不过面对这种情况也不能认怂,反正身上也没多少钱,骗子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要命就有一条。

  直到进了酒店的房间,明远把这个女人摁在墙壁上肆意亲吻的时候,才发现她原来还挺漂亮的。

  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了。

  ……

  等到男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他摸了摸脑袋,昨晚喝的酒太多了,但现在头还有点痛。

  枕边人已经不见了,只有微微凹进去的印迹证明着这里曾经睡过一个人,不过浴室里轻微的水流声,让明远知道那个女人并没有走。

  “醒了?”

  女人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雪白的肩膀上,她不止长得好看,身材也是一等一得好。

  这让明远有些迷糊,天上也会掉馅饼了?

  “介意帮我吹头发吗?”女人指着电吹风说道,她没有一点害羞或者不好意思的样子,反倒衬托得手忙脚乱的男人有点可爱。

  很漂亮的长发,乌黑,柔顺,丝滑。

  “我们……昨晚……”

  “看来你果然是一个菜鸟,不要说你等一下还要问我的名字。”

  女人通过镜子看着支支吾吾的明远,突然笑了出来。

  男人也没有再自找没趣,反正自己也没吃亏,虽然心里隐藏着一万个疑问,不过明显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了。

  “介意我抽烟吗?”

  吹好头发的女人倚靠在床头,抬手间,上面花朵一样的纹身格外刺眼。

  “你随意。”明远自己不抽烟,不过他不会拒绝一个刚刚一同过夜的女人的请求。

  袅袅的烟雾升起,香烟夹在女人纤细的手指尖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你是第一次?”

  “嗯?”

  “昨天晚上,你的表现可不怎么样。”

  突如其来的话题让明远有点恼羞成怒,因为喝了酒,他对昨晚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只有破碎的闪回的画面。

  那不能代表他的真实实力。

  “要不我们再试试?”

  “好。”

  “哈?”

  “我说好,待着也很无聊,我下午才有事。”

  女人笑得花枝招展,就像她手臂上的那个纹身一样,很开朗,又带着一丝忧郁。

  “纹身很漂亮。”

  “我也觉得,这朵花代表着我的奶奶。”

  明远静静听着女人的小故事,一个女孩从小父母离异,被奶奶抚养长大,好不容易能够自己赚钱以后,却又被欠了很多债的母亲找上门来。

  她昨晚之所以找上自己,就是觉得两个人身上有同样的感觉。

  迷茫。

  “你是九四年出生的?”

  “对啊,那你呢?”

  “我是93年的。”

  “哦,看不出来,竟然比我大,那你还……”

  女人打量着明远带着一点小肚子的身材,略带调侃和嘲笑的眼神让男人有点焦躁,不过一下子又找不到什么理由来反驳。

  还能说什么呢?

  需要好好教训。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