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游戏里重温加减
在游戏里重温加减

在游戏里重温加减

茶米粽

游戏竞技/游戏异界

更新时间:2022-05-30 10:20:14

“香香小猪?” 上面扭来扭去的一头黑色小猪,鼻子还是粉红色的,她对这种生物实在欣赏不来,“这有什么好玩的啊?” “好玩。竞技模式。” “比什么?比谁的猪养的好吗?”
目录

1年前·连载至50

01

  全息游戏厅里面,超过十二小时没有下线,就会被强制断电。舱门自动打开后,顶着两个浓重黑眼圈的焦璘葺走了出来,耳边传来咔哒一声。

  半分钟前就等在这里的赖洢卉低头看了眼手表,嘴角露出一分冷笑,“我就说八个小时,你根本不会下线。”

  刚才那一声是她开牛奶铁罐的声音,一边仰头喝,一边拿眼神鄙视她,“还好我没有听你胡扯,先去楼下洗了个澡,哦,我还吃过饭了。”

  “这不能怪我。”

  “?”

  “恋爱游戏实在太让人上头,我刚刚差点就全线通关的!”

  “啧。”赖洢卉说道,“纸片人有什么好玩的?”

  “就是纸片人才好啊!满足你的所有幻想。”

  焦璘葺那向往的表情一顿,面无表情地看向赖洢卉道,“不,你这个女人眼里没有爱情。”

  “新出了个游戏。”

  “我现在不能上线了。”焦璘葺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环,全息游戏出现之后,没日没夜地泡在游戏里的人太多,以至于开启了游戏时限,焦璘葺好不容易熬过了四小时下线制,没想到自己十二个小时也依旧是被强制下线。

  “起码得等到明天才行。”她这样说着有点可惜,但赖洢卉还在笑。

  那笑声几乎是嘲笑,拿起手环给她看了一眼,“看,这是什么?”

  “四小时?”

  “你但凡中间休息两个小时,就可以避开十二小时,就是连续一直在线上,才会被断电的。”赖洢卉一脸无语地看着她,道:“恋爱游戏也这么上头的,基本上就只有你一个了。”

  “……算了。”焦璘葺每回都这样,也自觉得没救了,聊了两句之后,终于是熬不住困意,“正好我去睡个觉,这家游戏厅楼下开个汗蒸实在是太明智了。明智之选!”

  “你不用说两遍。”

  “明智!”

  “知道了,赶紧去吧你!”

  焦璘葺半道上差点昏过去,好在她泡澡的时候还保持着清醒,等换上了衣服,找了个角落一趟,大字朝天地睡了过去。

  等她清醒过来,旁边多了个人。

  赖洢卉又在喝牛奶,一看墙头上挂着的钟表,时间已经走到了凌晨三点。

  她打了个哈欠,强制下线六小时后,基本上就能再登录了。

  起身盘腿坐好,问道:“新游戏怎么样?”

  “有意思。”

  “玩什么的?”

  赖洢卉从那件粉红色浴衣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冲着屏幕上点了两下,转手递给了焦璘葺。

  为了方便了解全息游戏,新出的游戏一般都会制作平面预告,焦璘葺看了半分钟,才想起来之前在广告上看到过这玩意儿,拧着眉头道:“香香小猪?”

  上面扭来扭去的一头黑色小猪,鼻子还是粉红色的,她对这种生物实在欣赏不来,“这有什么好玩的啊?”

  “好玩。竞技模式。”

  “比什么?比谁的猪养的好吗?”

  “差不多。”

  “哇——”焦璘葺道,“那我还是不玩了。”

  “你继续看下去。”

  焦璘葺又把进度条拖回去,这个名叫《香香小猪》的游戏,比赛方式出乎她的意料,不到一分钟之后,又出现了几双拖鞋,比起超市里十块钱两双的拖鞋设计感丝毫不差,“这游戏设计是谁?我突然觉得我也能去上班。”

  “你看上面的数字。”

  “干嘛用的?”

  “那是步数设定。”

  “哦……”焦璘葺茫然地点点头,然后把整个介绍看完了,停顿了一下,“总的来说,就是看谁的猪藏得好,藏到了最后?然后在这个游戏世界里,有步数限制,又或者可以去隐藏角落,寻找隐藏拖鞋拉长时间?”

  “还有工具,也可以缩短步数的使用。”

  “哪里有意思?”

  焦璘葺否决了这个游戏,从头到尾,起码为了一头猪,她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她在游戏界颇有名气,但那都是相当美妙的领域,比如说换装、有漂亮的裙子、璀璨的宝石,又或者是令人心动的纸片人。

  她原本是那样想的,但赖洢卉拉着她进入观赛模式。

  等到了游戏厅,旁边的全息游戏又都满座了,只好跟着赖洢卉进入了游戏。

  “请选择您的外貌设置。”

  焦璘葺仔细看了一眼,才发觉她彻底误会了这个游戏的设计师,“哇啊——”

  等做完基础设置之后,眼前突然出现的琳琅满目的裙子,让她差点没能缓过神来,“这,这裙子怎么跟我的换装小游戏,差不多好看啊?”

  都是些她没见过的裙子。设计也都讨了她的欢心。

  “好漂亮。”

  换了一件又一件。

  “这个也好看。”

  赖洢卉等了十来分钟,“你换好了没?”

  “好了,好了。”这么说着,她身上的衣服又换了一件,还冲着赖洢卉转了个圈圈,“怎么样?这件美不美?像不像春天的精灵?”

  “每次都得感叹一下你的捏脸水平。”

  “好看吧?”

  “进游戏了!”

  “我还没欣赏够——”

  机械声冰冷地打断了她,“你好,亲爱的玩家,您选择的游戏角色为观察者。”

  “什么?”

  “现在进行新手指引。”掉落在眼前的屏幕上,出现一个触点,焦璘葺伸手点了一下,才又继续说下去,“《香香小猪》是一款双重角色游戏,游戏配置分为两名观察者,六名参赛者,观察者在游戏中,只能处于观察位置,不能参与游戏。”

  “?那观察者在玩什么?”

  机械声回答道,“观察者的作用,是收集此场比赛的信息,现场收集图案的信息点,游戏结束后的赛事分析,是观察者的主要内容。”

  “呃……”

  焦璘葺没听懂,但她也不感兴趣,等机械声又把其他规则都说了一遍,她也没太在意,就进入了游戏。

  天空的颜色是昏暗的蓝,靠近山脉的边沿有着透亮的黄,交织在一起,焦璘葺的出生点在一座废弃的楼阁上,眼前是一颗蜿蜒往上伸展的树。树枝每个角度都向四周伸展,黑色剪影在天空的映衬下,流露出一丝神秘的诡异。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