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玉
融玉

融玉

乔斯特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1-22 15:53:39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玉

  一刀,他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冰冷的刀上沾满温热的鲜血。

  我叫俞,从出生起便过着刀上舔血的日子。

  将刀拔出,转身离开这里。

  “师父,人一定要很坏吗?”

  “当然不是,你也可以做个好人。”

  “那如果不好也不坏呢?”

  “那只会是个平凡的普通人。”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不得已的去做一个坏人。

  既然没有那么善良的心,为何不做个坏人?

  师父的话,便是我的生存法则。

  睁开双眼,阳光照射在屋内。

  吃过午饭,我便出门执行任务。

  今天的任务,是一个叫黛玥的女人。

  趁天色刚刚变黑,我便潜入房间。

  从背后将她敲晕。背起来,从窗户溜走。

  悄悄的跑到城外,穿过丛林便是交货地点了。

  正当我在丛林中奔跑时,突然,一支箭射了过来。

  一个翻身,箭划破我的胳膊,射进了地里。

  “谁?”将女人放下,我拔出腰刀。

  “我们老大也需要这个女人,麻烦你把她给我。”一个男人从黑影中走出。

  “不然呢?”我目露凶光。

  “不然,我就除掉你。”那个男人也从身后拔出一支剑。

  同时冲向对方,多年的杀手经验让我敏锐的察觉到下手的时机。

  交锋了几个回合,我们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我拖着最后一点力气将刀举起。

  一刀,他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看着敌人已经没有了威胁,我也昏了过去。

  慢慢的恢复意识,已经是正午。

  看来,这次的任务是失败了。

  看着散在一边绳索,想必黛玥已经逃走了。

  拖着受伤的身体,我就近找了条小溪清洗血迹。

  将血迹基本洗干净后,我向着树下走去。

  “别动,你是谁?”身后传来声音。

  通过气息,我知道身后的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黛玥。

  为了减少麻烦,我只能说个谎了。

  “昨晚你被杀手打晕带出来了,是我在这里出手相救的。”我转身说道。

  黛玥的眼睛水灵灵的,带着淡淡的疑惑将手中的木棍放下。

  “你为什么不跑?”我疑惑的问她。

  “我............”黛玥显得有些尴尬。

  “我不知道从哪边能出去。”

  我没有说话,当务之急还是恢复自己的身体为主。于是我向着丛林深处走去。

  不远的地方有一栋小房子,看上去是荒废很久了,应该是猎人休息的地方。

  打开房门,屋内有两张床,阳光被灰尘遮住,角落有一个柜子。

  “你能带我出去吗?”黛玥在后面跟着我。

  “等身体恢复之后我带你出去。”我说道

  “嗯......好吧,我可以帮你治疗伤口。”

  ............接下来的几天,黛玥一直在采草药帮助我恢复伤口。在这满是灰尘的小房子里,渐渐的竟也射进来一道阳光。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在这休养了近半个月。而这半个月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忘的。

  但好景不长,就像今天的天气一样,乌云密布。

  我走到小溪边取水,隐约的闻到了空气中其他人的气息。

  是派我任务的老大以及身边的一个贴身杀手。

  没想到,他们既然都查到这里了。

  跑回小屋,我找到黛玥。

  “黛玥,我们离开这里。”我神色有些紧张。

  “为什么?你怎么了?”黛玥问到。

  “有人来追杀你了。”我说道。

  “那?怎么办?”黛玥有些慌张。

  “没事,我会保护你的。”

  看着我的眼睛,黛玥神色自若了一些。

  拉着她的手,我们冲出小屋,向着丛林深处跑去。

  丛林的尽头是一口瀑布,水流声哗哗直响。

  由于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跑到这里我已经有些吃力了。

  虽说我们已经尽力在跑,可对方还是靠着气息追着我们。

  一阵黑影闪过,该来的还是躲不掉。

  “俞,交出这个女人,你的任务就完成了。”老大说道。

  “任务?什么任务?”身边的黛玥惊讶的看着我。

  “你不知道吗?你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是我派出的杀手。”

  “...是真的吗?”黛玥的眼神从惊讶变成难过。

  “是的,我确实是派出带走你的杀手。但现在,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了。”

  虽然带着难过,但很显然,黛玥还是选择相信我。

  老大身边的杀手抬起头,冲着黛玥便刺了过去。

  我一刀挡在黛玥面前,双刀相交擦出些许的火花。

  “哼,没用。”在我和对方都在交锋之时,老大掏出弓箭,朝着黛玥射去。

  我将刀甩向箭矢,自己则被杀手刺了一刀。

  箭被刀打到树上,刀竖叉在地上。

  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黛玥抱起冲入瀑布之中。

  ——————————————————

  “孩子,这块玉佩母亲便送给你。”

  “妈妈,这玉佩少了一半,孩儿才不要呢。”

  “孩子,玉佩虽然欠缺了一半,但它本质永远都是纯净的,并且不带一丝杂质的。母亲之所以给你取名叫俞儿,就是希望你能像这玉佩一样,哪怕只有一半,心里也是纯净的。”

  “妈妈,那另一半玉佩哪去了呢?”

  “另一半,妈妈也不知道,希望我的俞儿能找到吧。”

  ——————————————————

  “俞?俞?!”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呼喊着我。

  缓缓的睁开双眼,我已经躺在岸边。

  “你醒了?你别动,我给你疗伤。”黛玥抹了抹眼泪。

  “黛玥......对不起,虽然我是那个要除掉你的人......但是.........后来与你的相处,让我对你动了情。”

  说着,我从兜里掏出那母亲留下的半块玉佩。

  “我知道...我可能无法补偿你什么,...我身上只有母亲为我留下的这半块玉佩......就当我补偿你了吧......”说完,我便缓缓的闭上双眼。

  “俞,我不要什么玉佩,我只要你,你已经让我爱上你了,你不可以把我丢下离开的.........”黛玥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渐渐地,已经听不见外界的声音了,而我也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放松。

  这辈子,只想听从师父的话做那个最坏的人,但到最后,我还是做成了普通人。

  但坏人能得到什么?如果坏人需要戒除七情六欲,那便已经不是人了。

  黛玥身上渐渐泛出光芒,是另一半玉佩。

  将这两半玉佩拼起,竟奇迹般的吻合。

  只见那合上的玉佩,闪烁着金黄的光亮。慢慢的进入俞的身体之中。而伤口,也在渐渐愈合。

  也许,坏人确实不会让别人伤害到自己。

  但这样,也就失去做人的意义。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