堡主可不兴当啊
堡主可不兴当啊

堡主可不兴当啊

贪吃的鲨鱼

游戏/游戏异界

更新时间:2022-03-30 00:58:24

恶魔之力侵袭,失落的城堡重新运转,这一切是谁在推动? 我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又该怎么在这场漩涡中活下去呢? 哥布林一族,荆棘丛林中的生灵,骷髅地牢的囚徒,洪荒遗迹的遗留,冰洞的古人,长廊的士兵,高塔的恶魔,王座的空荡,一切的一切都是怎么了? 难道真的是穿越到游戏里面了?可是好真实啊!不会是现实被人发现,改成了游戏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哥布林王

穿越了!

  “我一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如果你硬要问点什么特殊点,那就是我运气比较好吧,至于怎么好,就举个例子吧,就出门能见到别人买了但没吃的早饭。”

  “额【「◦㉨◦」】……你不信?害,真肯定不是骗你的,因为其实我是偷……不!我是借的【(/ω\)害羞】。”

  “我也没啥工作,就有点游戏天赋,然后游戏里比较欧皇,这次可是真的了,那不能开玩笑,我靠这个替别人抽卡,开宝箱过活的人,这要是开玩笑,早被人砍死了吧。【┐( ‾᷅㉨‾᷅ )┌ 怪我咯】”

  “唉,我这可不是炫耀啊,谁让我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又桃花运极好呢。”

  “行了行了,净听你哔哔赖赖,吵死人了,你TM打个游戏都不能安静点?我难得抽点空,陪你玩会lost castle ,这种高难度的操作游戏,你还不感恩戴德,就一直哔哔哔。”发言的是我的损友王巴丹。

  “嘿哟,王巴丹几天不见,你是飘了还是啥,这游戏不是我掏的钱?12块巨资呢,你舍得吗你?”

  “呸,要不是你求着我跟你打,我会过来吗?我可不像你就知道游戏,游戏,游戏的,这个游戏半小时内通关就能得到俩红的毛爷爷就把你迷的神魂颠倒了,你有没有点出息啊?”王巴丹一脸嫌弃的样子。

  “欸,你怎么说话呢?我像是那种为了两百元就会抛弃尊严的人吗?我这不是为了我们的兄弟感情吗,联络一下我们的兄弟情义!”【(*•̀ᴗ•́*)و ̑̑】我拍了拍王巴丹的肩膀。

  王巴丹瞟了我一眼,很是不屑一顾的样子。【(๑‾᷅^‾᷅๑)】

  “不是你什么意思,不相信我?我这能骗你不成?你当我们十年的友谊是打水漂吗?我太伤心了,呜呜呜。”【(Ծ‸Ծ)】我整个脸都哭丧下来了。

  “行行行了,服了你了,快点好好操作吧,马上结束了,这波还剩五分钟,干爆他,拿了你的钱请我吃顿好的,不得?我搁这陪你坐了一上午呢。”

  “那必须,俩毛爷爷呢,兄弟我也不是抠搜的人,就请你吃隔壁小四川的10元大碗鸭血粉丝吧!”

  【╯▂╰】我一副割肉的表情。

  “我TM搁着跟你干了一上午,现在都12点,马上一点了,你不犒劳一下我?还有,要不是你,大早上的睡过头了,我们能整到这个点吗?”王巴丹骂骂咧咧的喊道,但是手上的操作越来越激烈。

  【(≧ω≦)】我脸有点红了,不太好意思,因为今早是在他的电话轰炸下起来的。

  “这睡过头了嘛,这不昨晚熬夜熬的太久了,身体虚了吗?行了行了!谁让我是你王巴丹的好兄弟沙北呢,就给你加一个十元钱的油炸鸡腿吧!”我似乎下了什么非常重大的决定。

  王巴丹抬头看了我一眼,似乎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皿゚)】“哟,沙北你还有愿意大放血的时候呐!那我这波不得操作一下,看好了啊,独门绝学龟派气功波。”

  其实就是丢了个道具,效果和龟派气功波很像。

  我一脸鄙夷,“就这?”

  “就这,不服啊?”【(ˇ╮ˇ)】

  “卧槽,卧槽,卧槽!赢了过了!哦耶,芜湖,29分57秒,嘿嘿嘿,这波不得是我最后精准卡位输出的功劳?”【٩(๑^o^๑)۶】

  “扯吧你就,中期那几个车轮滚滚要不是我身法了得,先行干死掉,你说不定都被碾成肉泥泥了,搁着说啥呢你。”【(´ー`)】王巴丹斜睨着我。

  “切,看在你是我沙北的好伙伴的份上,我就认可你了,等我联系一下客服,我带你去吃大餐。”我激动地用手机联系着。

  “欸,沙北,你看这个,过场动画不太一样欸。”王巴丹拍了拍我,我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一上午打了好几次了都是那一样的过场动画,难不成还有什么不同吗?我心里吐槽。

  可是我一抬头就惊住了。死神竟然说出了从未出现过的台词“来争夺堡主吧!”

  “这lost castle(失落的城堡)有这隐藏剧情?”我彻底蒙住了,还不是我一上午都在玩,我会觉得这是假的吧!

  突然死神身后的黑洞变大,直接跳出屏幕,我眼前一黑,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

  “哎哟,卧槽,谁把灯关了,开灯啊!”等我缓过来,我发现啥也看不见。

  “不是这是嘛回事啊,王巴丹你在不在?王巴丹!听到了你回一句,你好是故意捉弄我,小心不给你午饭吃,还让你请我吃饭昂。”【(›´ω`‹)】我大喊着,心里想着肯定是王巴丹搞得恶作剧,他没少干过这事。

  小学的时候最喜欢阴在角落里吓我。

  “我还蛮饿的,说实话,别玩了!开灯啊!再这样搞我克跟你翻脸了哦!”我摸了摸旁边,冰凉的触感,是墙壁。

  “不是你是在干什么恶作剧呢?怎么墙冰兮兮的,网吧空调坏掉了?”

  “轰!”突然旁边墙上的火把亮了起来。

  “卧槽!吓死我了,我就知道是你,王巴丹!”我假装生气地吼道。

  “嗯?王巴丹?不是为啥我在这个小黑屋子里,还有这旁边的火把哪来的,怎么亮了起来。”我环视这四周,打量着周围。

  【(゜ロ゜)】“唔,估计是昨晚睡得太晚了,上午又为了理想奋斗,肯定是睡着了,在做梦。”我不敢置信,我被关在了一个类似牢房的小黑屋。

  我直接原地躺下,闭上眼。

  “呼呼呼……呼呼呼……”

  【( ̄o ̄). z Z】

  我悄悄的睁开眼,然后赶紧闭上。

  可我依稀间看到的场景似乎没变,我心里凉了一半。

  “不会被人绑架了吧!”

  “肯定是没睡醒,换个姿势重来!”

  “呼呼呼……”【_(ˇωˇ」∠)_】我从躺平换成了侧躺。

  【(x_x;)】我躺了好一会,见没有任何反应,我当即意识到了什么:“我尼玛不会是!穿越了吧!卧槽!卧槽!”

  这场景和lost castle(失落的城堡)的初始房很相似。

  【\(◎o◎)/!】我愣了半天。

  【(//∇//)】“我就说我运气好吧,哈哈哈,我梦想的皮卡丘,这不就来了吗!欸等等……这地方有点点眼熟嗷。”

  “雾草!是尼玛lost castle开局的局子,没想到我英明一世,穿越之后就是蹲局子,这待遇真好,嘶……这么说!王巴丹是不是在隔壁啊,害,这波不得是企业级理解,难道要我们打败邪神嘛?拯救世界?”

  我这才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景象,越看越像游戏里的画面。

  “不是,开门的呢?把门开开啊,不然我怎么出去,怎么驰骋疆场,作这堡主,虽然这城堡哪哪都邪恶,哪哪都诡异,不过这穿越不才得劲吗?嘿嘿嘿!”

  【╭(°ㅂ°)╮╰(°ㅂ°)╯】我上窜下跳的,希望得到什么关注。

  “要不是没人,有人的话一定觉得我是个神经病吧,不行!我要正经一点。”我立马严肃地不动了。

  “我现在不得是个主角,我沙北也有翻身之日哈哈哈!”我刚说好正经结果一秒就变了。【ԅ(¯ㅂ¯ԅ)】

  “这波不得……”我邪魅一笑。

  “芝麻开门!”

  …………没有反应

  “咳咳咳,肯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啊,重来!”

  “芝麻开门!”

  【~( ̄▽ ̄~)~】我加上了手势。

  …………依旧没有反应

  “芝麻开门!”

  【≡└('o')┘≡┌('o')┐】我直接进行了一波仪式。

  “啊……啊……啊……”

  头顶似乎一只乌鸦飞过,空气中凝聚了的就是一个字“尬”。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