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风月
半城风月

半城风月

十四郎

玄幻言情/远古神话

更新时间:2021-03-30 00:18:17

她来自钟山之巅,披霜带雪,清艳无双,于“情”之一事,偏又没什么天赋,生平最喜不过清茶一杯,看看热闹。 都说她年少多舛,性格古怪,其实她也可以乖巧柔顺,笑靥如花。 都说她毒舌刻薄,傲慢无礼,其实她也可以巧笑倩兮,温柔可亲。 不过—— 她·就·是·不·乐·意! 直到那天,她遇见了一个少年。 半城风月半城雪,她一生中的所有风景,都因他而辉煌了起来。 ……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愿逐月华流照君(四)

楔子

  二月二,龙抬头,清净了数百年的钟山顶热闹无比。

  从卯时开始,碗大的金花便一朵朵自云中坠落,仙乐阵阵,香风四溢,宾客往来不绝。钟山帝君笑了整整一天,收礼也收了一整天,下巴和胳膊都有点酸痛。

  他的小女儿生下来到今天刚好两百岁,按说宴席不用办这么热闹,不过前几日还是泥鳅似的小丫头突然化出了人身,在钟山龙神一脉来说,算得上是头等大事,少不得请四海八方的天神们来喝个酒。

  眼看日上三竿,来贺喜的宾客越来越多,钟山帝君脸皮都笑麻了。

  不知怎么搞的,今天总有些心不在焉,好几次都叫错了来客的尊号,所幸一旁有神官齐南打圆场,倒还没出什么大差池。

  好容易得了空闲,钟山帝君望着越爬越高的日头,到底忍不住低低叹了一声:“阿翠竟真不回来?”

  齐南笑道:“小公主两百岁便得了人身,这样的喜事,夫人怎会不来?帝君且放宽心思,莫要多虑。”

  帝君依旧忧心:“她一定还在气我请了桐山一族的人赴宴,可珊珊是无辜的,她对我发乎情止乎礼,这个傻阿翠,何必与我斗气到现在。”

  齐南浅笑垂眸,偷偷拂去胳膊上升起的鸡皮疙瘩,跟了帝君十几万年,还是没法习惯他这种腔调。

  帝君别的都还好,就是这股多情腔始终改不掉,见一个爱一个,每个都说发乎情止乎礼,钟山龙神一脉多少代积攒下来的那点冷酷威名,都快被他败光了。

  就连最远的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岛上的小仙君都晓得,钟山帝君是最不好惹的帝君之一。能被天帝称为帝君,地位已是非同小可,关键是他们这钟山龙神一脉,绝非四海八荒的其他龙神所能媲美。

  上古天帝有言: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说的正是钟山龙神一脉。

  曾有传言,上上代的钟山帝君与九天之上的凤凰一族生了些龃龉,一怒之下将极西之地的离恨海彻底放逐在永恒黑暗之中,直到今天那里都阴寒彻骨,为无数厉害的凶煞盘踞,寻常的神族稍微靠近些便要重伤,故尔已被天帝封为了禁地。

  这是万龙之尊的霸道,不过看看眼前的这位帝君嘛……齐南无声地叹了口气。

  叹气归叹气,该安抚的还是要安抚,齐南劝道:“此处宾客无数,帝君还是谨言,何况小公主如此天赋,帝君应当开怀才是,怎能愁眉紧锁?”

  钟山龙神的血脉与其他龙神自有不同,出生时是为龙身,往往要在钟山顶的养龙池内渡过五六百年,才能化为人形。如今的帝君,还有小龙君,都是在五百岁左右才得了人身的,小公主仅两百岁就能得到人形,足以说明其神力之浑厚,说不准将来就靠她挽回点钟山龙神的威名了。

  他再三把小公主拿出来说事,终于打动了钟山帝君那颗多愁善感的心,正准备找女官把女儿抱过来亲昵一下,忽觉一股微弱的力道在拉扯袖子,帝君低下头,便见儿子清晏倚在腿边,满脸稚气地抬头看自己。

  “要爹爹抱。”清晏奶声奶气地朝他伸出手索抱。

  钟山帝君露出笑容,方欲将儿子抱起,只听礼官高声唱道:“桐山三公主,前来贺喜。”

  但见宫门处祥云飞舞,托着浩浩荡荡一群天神飘了进来,为首的神女披着淡桃花色的天衣,袖口衣摆不知嵌了多少天河星屑,晃得整座钟山都亮了。

  见到钟山帝君,她双目流波婉转,含羞带怯地盈盈行礼,柔柔唤一声:“帝君。”

  这一声唤得钟山帝君心都酥了,情不自禁走到她面前,应一声:“珊珊。”

  齐南低头望向清晏,这孩子的胳膊还茫然伸着,却没等到爹爹的抱。他只有再一次在心底叹息,蹲下去柔声道:“小龙君,帝君今日有太多宾客要招待,不如您去看看小公主?”

  一派天真的清晏果然被打动了,连连挥舞胳膊:“看妹妹!看妹妹!”

  后面的女仙立即上前将他抱开,用身子挡住他的视线,不教他望见钟山帝君握着桐山三公主双手的模样。

  桐山三公主既来,想必帝君是没心思招呼其他客人了,齐南只得替上去,忙得跟陀螺似的。

  直到天色渐渐暗沉,酉时降至,夫人依旧没有出现的迹象,齐南想,她肯定是不会回来了。

  夫人是翠河河神的女儿,从身份来说,确实是高攀了钟山龙神一脉,这也是她自己的一块心病,加上帝君大婚后多情花心的性子始终改不掉,她三天两头地吵,估计这次是累了,让她静静也好。

  不过,这些大大小小的神族们,十之八九都乱七八糟,天长地久的时光,绝顶丰艳的容颜身段,哪一个不是在感情上剪不断理还乱?今天爱这个,明天恨那个,反正有无比漫长的年月供他们造作纠缠,哪里管什么婚前婚后,像夫人如此较真的神族,反而少见。

  酉时正,女仙们抱着小公主从偏殿里出来了。才两百岁便得了人身,小公主看上去更像是凡人的婴儿,小小的身体被裹在金丝织就的锦被里,胸前放着瑰丽繁复的黄金锁,一面沉沉地睡着,一面把手指头含在嘴里吮,可爱极了。

  清晏一路又蹦又跳跟在后面,不停试图用手去够她,兴奋地嚷嚷:“粉团儿!粉团儿!”

  巨大的赞叹声在来宾中此起彼伏,先前都以为钟山帝君夸了海口,哪有两百岁就得人身的龙女?如今一见,竟是真的,许多年老的天神们想起曾经钟山龙神一脉的霸道,不由感慨万千。

  如此浩大的声势,到底是将小公主惊醒了,女仙怕她啼哭,急忙悉心摇晃抚拍,她却十分安静,换了只手继续吮,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眼前无数神族,一眨不眨。

  齐南估摸着马上帝君该给小公主取名,这个仪式十分重要,受不得干扰,他上前将莫名兴奋的清晏按住,吩咐女仙将他带到座位上,自己捧了玉匣,内里陈列不死树制成的细签,每一根都刻了字,只等待钟山帝君的挑选。

  帝君四方祝祷后,忽而抬手在玉匣上轻轻一拍,但见内里无数不死树细签好似活了一般飞起,在空中排列出无数大小不一的圆,不一会儿,两根细签像是被看不见的线拉扯住,轻轻落在帝君掌中。

  他低头一看,便取过案上的毛笔,蘸了天河水,在空中利落干脆地写下“玄乙”二字,霎时间莹光闪耀,“玄乙”两字在半空缓缓浮起,忽而化作万千光点,在夜色中莹莹絮絮地飘浮,良久才消散于风中。

  “既然天道有所示,本座自当遵循天意。今日为小女命名:玄乙。”

  下一刻,贺喜声此起彼伏,巨大的琉璃屏风后,乐官们奏起仙乐,万朵金花下雨般坠落,空荡荡的礼桌上忽然出现无数美酒,诸位神仙纷纷举杯邀饮。

  酒香醇厚,女仙怀里的小公主玄乙还不习惯这味道,打了个喷嚏,紧跟着“噗”一声,这玲珑剔透的玉娃娃在万众瞩目下变成了一尾灰溜溜的小龙,只有几寸长,在女官手中头尾摇曳,跟泥鳅似的。

  四下里骤然静了下来,桐山三公主花容失色,惊得声音都变了,有点刺耳:“哎呀!怎么变成泥鳅了?!”

  钟山帝君面色阴沉,邀饮的天神们噤若寒蝉,假装没听到桐山三公主的话,就连屏风后的乐官们也停下了奏乐——已得人身的龙神一脉按理说不该再变回龙身,除非……除非神力低微,不能长时间维持人身。

  可钟山龙神是什么血脉?小公主怎能神力低微?之前说的好好的两百年就得了人身,眼下算什么?众目睽睽下变回小龙,还长得跟泥鳅一样,简直是揪着钟山帝君的脸打得啪啪响,响彻天际。

  安安静静坐着的清晏忽然快步走至尴尬的女仙面前,抬手将妹妹捧到自己怀里,用手指头轻轻抚摸她头顶嫩芽似的小角,一面低声哄道:“好孩子,听话,快变回去。”

  泥鳅一样的小公主却在他掌心打个呵欠,吐出一串口水泡泡,蜷成一团,睡着了。

  二月二,龙抬头,钟山顶小公主的两百岁寿宴早早散了,诸神离开的时候,钟山顶已经开始飘雨,想来帝君心情不佳,过两天可能就要冰封钟山。

  不管钟山帝君怎么不爽,这件事依旧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神界,连三座仙岛上的小仙君们都晓得,钟山龙神吹破了牛皮,号称两百年就得人身的小公主,在寿宴上变成了泥鳅。

  “泥鳅公主”的名号顺理成章地响彻寰宇,有着万龙之尊名号的钟山龙神一脉,所剩不多的威名再一次被狠狠抹黑,连下方的那些妖族都敢堂而皇之地嘲笑他们。

  直到上千年过去,钟山帝君的夫人翠河神女不知何故陨灭在大荒之原,与此同时,北方的桐山一族忽然遭到寒冰封冻,族内诸神尽数陨灭,有传言称,正是钟山帝君所为。

  桐山一族陨灭得太过离奇,天帝亦曾找帝君质问过,结果却不尽如人意。谁也不知他二位神尊聊了些什么,只知道钟山帝君安然回到了钟山,继续做他的帝君,而桐山一族的事,就被天帝悄然无声地压了下去,全当没发生。

  至此,钟山龙神的威名再一次震慑神界,有关泥鳅公主的笑话,终于无人敢再提。

  时光匆匆流逝,一晃眼,八千年过去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