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百李山中仙

都市/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4-06-09 23:59:18

重生1986年,在这个不禁枪、不禁猎、不保护野生动物,甚至因为黑熊、野猪祸害人民群众辛勤劳动果实,上级部门鼓励、号召各村屯积极打猎的年代。 作为永安屯民兵排小兵、猎人大队小队员的赵军,背枪走向了大山,过起了牵狗打猎的生活。 本故事纯属事实,如有雷同,那是真的!!!
目录

7天前·连载至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确定财宝窖的位置

第一章.重生1986 围猎野猪

  东北大地,黑水白山。

  黑水奔腾,白山巍峨。

  白山山脉,大顶子山。

  南峰北坡,是一溜慢坡。此处坡势平缓,如是平地。

  值此深秋时节,漫山黄草枯叶,人畜途经,脚踩枯叶而过,都会发出清脆不绝的响声。

  在东北,这叫响叶子。

  今日,就在此山林之内,那踩踏枯叶发出的脆响声不绝于耳,更有犬吠之声,与“吩儿”、“吼”异响交杂其间。

  但见那慢坡上,一头体重将近三百斤的大野猪,鼻口发音,腰身发力,一股巨力自猪脊上涌,沿颈而起,至猪首之处。

  蓄力已满,野猪狠狠一甩头,巨力勃发,猪首如棒,猪嘴似锥,直将在它左前方的一个年轻人抽飞了出去。

  年轻人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遭野猪一击,整个人如破布口袋一般,被轰飞出两米开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落地更是不停,直往坡下又滚了一段距离。

  “汪汪汪……”

  “嗷!嗷……”

  战场中。

  两道犬声交错,声音中充斥着愤怒,一黄、一花两条狗恶狠狠地杀向了野猪。

  黄狗两条后腿使劲蹬地,往上一窜,一双前爪搭住猪身,歪头张嘴就是一口,这一口正咬在野猪右前肘下,那一大块软肉上。

  野猪吃痛,甩头攻向黄狗。

  而这时花狗也至,只见它三纵两扑,便来在野猪身后,狗身灵巧的一侧,狗头往前一探,张嘴就咬了在野猪屁股上。

  “嗷……吼、吼!”野猪吃痛,嘶声惨叫,再也顾不得那黄狗,调转原本向右的猪头,猛地向左一转,二百七八十斤的猪身轰然轮转,硬是将吊在身上的黄狗、身后的花狗,都给甩了出去。

  野猪转身,鼻喷白气,“吩儿”、“吩儿”响鼻,一双小眼睛死死盯紧那掏它后门的罪魁祸首,低头便向花狗发起了冲锋。

  花狗尾巴一甩,灵活地躲开了野猪来势汹汹地冲击,并将这愤怒的野猪向旁边引去。

  野猪扑空,顺势就追,对花狗穷追不舍。而那条黄狗又自一旁窜出,张口向着它就咬。

  山中野猪,常年以肩膀、脊背磨沙土、蹭松油。

  长年累月之下,松油和沙土在野猪肩膀、脊背形成了一层坚固的保护层,其坚硬无比,刀斧难伤,山中猎人称之为野猪挂甲。

  但这两条狗,哪个也不往野猪挂甲之处下口,一袭腋下,一掏后门,这两处可全是猪身柔弱之处。

  特别是那花狗,一口掏的野猪菊门火辣,它那大肠堵头就好像被火烧一般,疼痛感直往里钻,窜的五脏六腑内的肠子都疼。

  这样的疼痛实在难忍,疼得它暴跳如雷,怎奈速度不及二狗,反复寻机与狗贴身缠斗,却也不能。

  这时,不远处,那被野猪抽翻在地的年轻人慢慢转醒。方遭野猪一击的他,此刻只觉得头晕脑胀,身上更是如散了架子一样,使不出半分力气来。

  “我这是……”

  “我不是死了吗?”年轻人强撑着睁开眼皮,茫然地看着四周。

  突然,那猪犬交战之声传来,年轻人一个激灵,一股暖流自体内凭空而生,瞬间游走四肢百骸。其所过之处,力气渐生,很快这具身体又重现活力。

  “这……”

  年轻人正怀疑自己身体发生了什么变故的时候,就见一道矫健的身姿出现在他视线当中。

  在看到一条白底黑花的大花狗,一口咬住野猪屁股,直咬得那野猪整个后腰身都猛地往起一翘时,不禁失声叫道:“花小儿!”

  年轻人沙哑的声音被山风吹没,但下一秒,一声怒吼如奔雷炸开。

  “呔!孽畜!胆敢伤我哥哥……”

  “宝玉?”听此声音,年轻人更是惊喜万分,循声望去,只见一身材高大魁梧的青年,手持长刀大步冲入战场。

  这青年身高一米九,膀大腰圆,手持一条水曲柳削成的长棍,长棍顶端套着二尺尖刀。

  这刀形似杀猪刀,却比杀猪刀略短、略窄,刀尖、刀刃俱都锋利无比,泛着点点寒光。

  青年怒吼着大步冲锋,黄胶鞋踏碎黄叶无数,气势如虹,彷若那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猛张飞。

  或许是因为气势太盛,这青年人一至,花狗、黄狗尽皆闪在左右,只将那野猪留与持刀青年。

  说来也是奇怪,看到这青年人后,野猪竟然不再去追那花狗,反是闷头迎着青年人就冲。

  于是,就在这山坡之上。

  一人、一猪,狭路相逢!

  二者皆勇,不知哪个能胜?

  “完了!”不远处观战的年轻人见此场景,心头一凉,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自己兄弟的下场。

  可就在他闭上眼睛的一刹那,一股明悟涌上心头。

  “这一幕……不是三十五年前,自己第一次和宝玉上山打猎时的情景吗?难道人死后,还能看见过去发生的事……”

  正想着,突然脑海内又涌出了一段往日的记忆。

  年轻人名叫赵军,家住山下永安屯,家里父母双全,有姐有妹,但他是家里唯一的一个男孩。

  而那个持刀与野猪冲杀的青年人,名叫李宝玉,是赵军的邻居兼发小。

  这俩人从小一起调皮捣蛋,下河摸鱼虾,上树掏鸟窝,对他们来说都是小儿科。

  现如今他们长大成人,更是萌生了入山打猎的心思。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尤其是在这个麻雀还属于四害的年代,神州大地不禁枪,也不禁猎,也并未对野生动物进行保护。

  特别是,在对野猪、黑熊等野生动物祸害庄稼的问题上,更是予以严厉的打击。

  每到秋收将近,野猪、黑熊就会下山,祸害人民百姓辛苦一年收获的劳动果实,所以神州上下都对它们深恶痛疾,鼓励林场、山区村民捕猎、狩猎。

  为此,各上级部门下发文件,要求各林场、村屯组织猎人队伍,对这些野生动物进行围剿,以保证人民辛苦一年的劳动成果不被破坏。

  赵军、李宝玉,都是永安屯狩猎大队的成员。

  当然了,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本领高强,而是只要年满16周岁的男性,就会自动成为民兵和猎人队的一员,并由村部登记在案。

  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山场、林区形成了它们独有的狩猎文化。

  渐渐地,猎人打猎在当地又被称为打围,打围又有大、小之分。

  小围说起来简单,就是下个夹子、布个套子,捕猎紫貂、黄鼠狼、松鼠、野鸡、狍子之类的小动物。

  而大围,则是带狗入山,围猎野猪、黑熊、棕熊等大型猛兽。

  要论打猎,赵、李二人可谓是家学渊源,他们爷爷都曾是远近闻名的猎手。

  可即使如此,眼下的赵军才二十岁。而那李宝玉,更是才刚满十八啊。

  虽然这是在农村,二十岁当爹的大小伙子都不在少数,可也没有说让这个年纪的后生进山打猎的啊!

  事实上,赵、李两家谁也不同意这俩小子胡来。可架不住人小主意正,赵军和李宝玉趁着爹妈不注意,偷着牵家里的狗,就进了山。

  都说新手手旺,此话诚然不假。

  这小哥俩刚入山不久,就听见自家的狗开了声。二人循声一路赶来,至山岗梁子上,就见两条狗已经将一头野猪围在了沟塘子里。

  二人一看猎狗围住了野猪,顿时又喜又急,赵军二话不说,就拽出了别在后腰的手斧。

  赵军挥舞着手斧,嗷嗷叫着就冲下了山坡。

  而李宝玉呢?

  他临出家门时,赵军让他带了一把侵刀。

  这侵刀,可是猎人跑山打猎的必备之物。此刀能砍能扎,能开膛放血,能卸骨割肉。

  最关键的是,这刀可像农具锄头、铁锹那样套在长棍上,如此如同长杆兵刃。在刀猎中,可予以猎物致命一击。

  眼看着赵军冲下了山坡,李宝玉虽然心急如焚,但也不得不在坡上四处寻找,见一棵水曲柳生长的粗细正好,便使刀砍断了水曲柳,将其削好并将侵刀套在其上。

  然后,李宝玉也举着长刀,兴奋地冲下了山坡。

  初出茅庐,自然是没有经验。

  那野猪与两条猎狗,在沟塘子里缠斗厮杀数个回合,便往与赵军相反坡上跑去,而两条猎狗紧随其后。

  两条腿哪里能跑的过四条腿啊!

  赵军刚下了沟塘,那野猪与狗已经上了对面坡头,赵军喘了两口粗气,提着手斧又往坡上赶。

  这时的他,早已无了方才的气势。

  赵军一上山坡,就见野猪正与二狗相斗,这小子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二话不说轮斧直入战场,迎着野猪就冲!

  但凡是打围打过野猪的,可都知道。

  不光猎狗认人,连山中的畜生也认人。

  无论周围有多少条狗,只要有人迎头,野猪必冲!

  于是,就发生了故事开篇的那一幕。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