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赔偿金
死亡赔偿金

死亡赔偿金

虚鸣

奇幻/现代魔法

更新时间:2024-05-06 19:42:59

无魔的地球,随着维度的变化,接触到其他维度,可以将其他维度的力量凝结成各种模块,模块成为了最为主要的超凡来源。 利用各种各样的模块,自己DIY各种超凡技能。 超能力、魔法、武功、修仙? 只要有着相应模块,都能DIY出来。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认清生活的真相,并依然热爱它。 陆柏认清了这一切,但是却从不热爱自己的生活。 领着自己死亡赔偿金的陆柏,开始了自己的旅途。 提示1:原创无限流。 提示2:主角金手指不是摸尸,具体可看评论区置顶。 提示3:本书主角是屑人,不喜误入,具体看评论。 提示4:前期逐渐不做人,中后期转职邪神。 提示5:再次申明,主角是人间之屑,不喜勿入。 已有多本完本小说,《旧日篇章》、《奈格里之魂》、《永续之镜》、《灵魂冠冕》觉得这本不够看,可以看看以前的完本小说。
目录

16天前·连载至新书发布了:《我疯后,成为造物主》

第一章 死亡赔偿金

  冰冷,孤寂,仿佛触碰到什么,然后陆柏猛然惊醒。

  昏暗而又老旧的天花板浮现在陆柏的眼前,耳边是手机那熟悉的铃声。

  “陌生的天花板。”

  尽管有着赖床的习惯,但是今天陆柏还是坐起身来,今天可是个大日子。

  拉开窗帘,看向窗外,再次确认自己所在的地方,灰蒙蒙的天空后,是一网状的屏障,如同一倒扣的大碗一般,将整座城市笼罩在其中。

  拉上窗帘,陆柏神情一动,一个由黑色和白色两段颜色变化而成的噬尾蛇圆环,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观摩了一会儿后,便又将圆环重新收回意念之中,这圆环确实算是金手指,但是可惜目前还不清楚这东西有着什么作用。

  “或许还差一些条件?”陆柏想到。

  陆柏将一个信封塞入怀里,戴上平光眼镜,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事物便出了门。

  坐上破旧的公交车,陆柏小心警惕的观望着周围的人,双手环抱着胸口,将那信封紧抱。

  那信封里面是他的死亡赔偿金。

  地面上是黑帮和老旧的交通工具,而天上是各种快速穿梭的飞行器,看着窗外不断被略过的魔幻景象,陆柏还有着一些不真实感。

  “这未来和我想的不一样啊,当然也更加精彩。”陆柏心思浮动:“真想马上见识一下那维度内的风景!”

  “不过天武集团的‘江湖’维度的门票今天终于开放了,有着这笔赔偿金,我也能进入维度,成为旅者。”

  在这个时代,最为危险的职业名为旅者,最为高贵的职业也是旅者,人人都想成为旅者。

  可惜的是能够开启千维之门的维度之匙全部被一些先行者垄断了,除非是内部人员,否则每一次进入的门票都卖的十分昂贵,并且常常有市无价。

  陆柏等的便是一次门票购入机会。

  “天武集团。”下了公交,陆柏便看到了对面的那栋大楼,上面有着一个巨大的招牌,这便是他的目的地。

  怀揣着期盼的心情,陆柏正准备过马路走向那大楼,路上便驶过来一辆面包车。

  陆柏的神经瞬间绷紧警惕了起来。

  他所处的永丰市治安可不算好,这种面包车随时能够冲下来一票匪徒,然后一会儿后,路上就没有你的身影了。

  拉开距离后退几步,手摸向了口袋,陆柏便看到那面包车的门被直接拉开。

  一伙带着面罩的匪徒直接冲出,他们那一双双眼睛盯在陆柏的身上,准确的来说,是盯着陆柏的胸口。

  “冲着赔偿金来的。”陆柏瞬间反应过来,放在口袋里的手已经捏紧了某个小袋子。

  “幸运儿,乖乖把钱交出来,要不然就让你再死一次!”为首的匪徒那刺耳的声音响起,他手也掏出了一把手枪,其他的匪徒则向着周边围拢,要切断陆柏逃跑的路线。

  “这可是千维教会发的赔偿金,你们这也敢抢?”

  “千维教会高高在上,哪会理这点小事。”匪徒笑着露出了大黄牙。

  他心里明白,77年前,千维之神将地球当做藏品收藏,世界变成这种各个公司主宰各个城市的模式,也没见千维教会管过。

  陆柏不过是那时因为维度变化而死,又被连带着从死亡中拉扯回来的幸运儿罢了,一觉睡了77年,重新醒过来无依无靠的,不抢他抢谁?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了,快点把赔偿金交出来。”匪徒动了动手中的枪,厉声的说道。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陆柏动了,白色混杂着红色的粉末洒出的同时,压低身子滑步向前。

  几位匪徒措不及防下,便感觉到眼睛一股剧痛,生石灰和辣椒粉的滋味可并不好受。

  伴随着惨叫,陆柏仅瞬间便到达了那持枪匪徒的面前。

  佩戴的平光眼镜很好的提供了防护,让陆柏准确的抓住匪徒持枪的手一扭,将枪甩开,然后一提肘,一手肘直接顶在了匪徒的脖子上。

  然而从手肘传来的却并不是喉咙的触感,而是仿佛钢铁。

  “超凡力量?”陆柏微微一怔,只见对方体表浮现出黑铁的色泽,有超凡力量的人,为什么会看上自己那些赔偿金?

  “咳咳,你该死!”匪徒愤怒的声音传来,另一只发黑的手便直接伸向了陆柏,不给他思考的机会。

  不过陆柏虽然有点走神,但是战斗的下一招却并未停下,而是已经跟上,鞭腿踢出,直奔匪徒两腿中间,仿佛足球射门,又仿佛游龙出没。

  伴随着某种破碎声音的是不远处传来剧烈的响声,同时还有猛烈的震动。

  只见不远处的天武大楼某一层破开了一个大洞,大量的玻璃碎块坠落,浓浓的黑烟从大洞冒出。

  同样落下的还有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在她的怀里抱着一个黑色的盒子。

  并没有绳索之类的东西,但是黑风衣女人却在半空之中保持住了身体的平衡,那些坠落的玻璃碎块也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开。

  而在黑风衣女人身后,却飞出来一道流光,直奔女人而来。

  女人也仿佛背后有着眼睛一般,哪怕处于半空之中,也凭空借力翻转身体,将怀里的盒子拦在了那流光之前。

  不过流光却并没有停下来,反倒是直刺而下,刺穿盒子然后扎在女人的肩膀上。

  这个时候才看清楚那流光是什么,居然是一把古朴的长剑。

  看似发生了很多事,然而却都是在爆炸声响起后的一瞬间进行。

  陆柏虽然惊讶于一边的动静,但是却并没有停下进攻的节奏。

  嘴巴早已蓄起一泡口水,如同喷水鱼一般喷射出去,落在那匪徒的脸上。

  水和生石灰反应,高温灼烧带来的疼痛,再一次打断了匪徒进攻的意图。

  正待陆柏从衣袖里掏出一根细锥子,准备施展下一招彻底解决掉这个敌人的时候。

  一个黑盒子掉在了不远处,一把带着翅膀的钥匙从里面翻了出来。

  黑风衣女人肩膀带着伤,落在地上后,目光便直直的看向盒子,在看到那把钥匙的时候,神情一惊已经来不及阻止。

  难以描述的光彩绽放,一扇打开了维度的大门敞开,离着近的几人,甚至没反应过来,便被直接吸入其中。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