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疯批摄政王只想娇宠我
和离后,疯批摄政王只想娇宠我

和离后,疯批摄政王只想娇宠我

时京京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2-04-29 22:08:57

赵斯斯与摄政王成亲以来都是各过各的,仿佛谁也不爱谁。
在偶然撞见摄政王与相府小姐出入私宅过夜后,摄政王那是两天两夜不回府,赵斯斯执意要与摄政王和离。
和离前夜,摄政王意外负伤失忆。
自那以后,每当赵斯斯一提和离,摄政王就昏迷倒地。

**
摄政王那张好看的皮囊有多矜贵内敛,骨子里就有多偏执疯狂。
偏偏,他养得好好的女人执意要和离,后来那些藏在心底的占有欲彻底暴露。
也后来,一碗落子汤,摄政王仅有的理智彻底崩塌。
她软着身子倚在香软榻,嘴角微翘:“比狠吗,来啊。”


#那是他用皇权富贵养的小金枝儿#

【偏执流氓手段脏的摄政王VS不走心的美人】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重新捡起,亦所以义无返顾

001摄政王失忆了

  雪发了疯似的铺天盖地落下来,那是一座高大且金碧辉煌的琼楼。

  宫女悉数路过,都不忍一望那处。

  铜雀台终日重兵把守,据说囚禁的是位美人,她曾血洗宫门,偏偏那史官都不敢记撰她半个字儿。

  也据说这美人啊风致楚楚,小腰玉骨,可曾是备受万千宠爱的摄政王妃。

  “那她为何还被囚禁?”

  “一碗落子汤,囚禁铜雀台。”

  “宫中有秘闻,帝王夜夜宿在铜雀台,每每出来都凌乱不羁,嘴角还沾了零星红胭脂…”

  -

  二年前。

  摄政王府。

  金銮殿跪着一众太医,侍卫进进出出,浓烈的药味扑鼻而来。

  “回王妃,摄政王是得了这失忆之怔,若要痊愈尚需时日休养。”

  耳畔,还是这句说辞,赵斯斯靠在金柱边,玉指拨弄眼前的香灯,心下颇为烦躁。

  就在前些日,她已经同摄政王顾敬尧决定和离,正等着盖好官媒便可各生欢喜。

  和离书尚未到手,顾敬尧坠崖失忆了。

  思绪间,赵斯斯偏头,瞧了眼失忆的那人。

  顾敬尧正坐在玉桌前,安安静静地瞧着手里的药碗,似不太想喝。

  转间一丢,褐色的汤汁不由分说四溅,那双修长矜贵的手换成执茶杯。

  惊得他身旁的黑衣暗卫闭眼一颤,还得继续同顾敬尧解释:“您…您是西楚尊贵的摄政王殿下,同当今圣上一母同胞…”

  事到具细,连摄政王的名讳,连皇室天家先祖都详细解释,那暗卫陈安真是连说带写一字不落。

  总而言之离不开那几个字:皇权之颠,富贵滔天

  顾敬尧似乎正在接受自己失忆的事实,半听半就。

  陈安哈腰伏低:“殿下还有不知道的吗。”

  顾敬尧贴在唇边的茶久久未动,慢慢地,执茶杯的手指向赵斯斯:“她。”

  陈安道:“是殿下娶的王妃,已经成亲一载,王妃对殿下可好了,在殿下昏迷的这三日,都是王妃亲力亲为的照顾殿下。”

  顾敬尧就这么瞧着他的王妃:“还挺漂亮。”

  赵斯斯别开脸,耐着性子温柔道:“顾敬尧,虽说你失忆,但有件事必须告知于你,我们之间是圣上赐婚并非两情相悦,前些日,我们已经商议好要和离,和离书你也写了,只是现下你失忆了。”

  顾敬尧偏头睨向陈安,矜贵的眉眼轻挑:“她怎敢直呼本王的名讳?”

  似乎她说这么多,顾敬尧只记得她喊他的名讳,骨子里的高高在上不丢半分。

  陈安摸了摸鼻尖:“王妃总是时不时喊殿下的名讳,殿下以往是默许的,殿下的名讳向来是西楚上下都不敢提及的尊贵,就连当今圣上都不会直喊。”

  顾敬尧搁下茶杯:“这么说来,本王同她如此恩爱,那为何要和离?”

  陈安连忙点头:“是非常恩爱,属下也未曾听闻殿下要同王妃和离一说。”

  恩爱?

  简直胡说八道,赵斯斯看向陈安:“陈安!”

  陈安‘哎’了一声,拱礼退下:“属下去看看还有没有药要喝。”

  朱门开了又合,‘咯吱’两声响。

  紫鼎香炉熏着檀香,他与她视线交汇,隔着半明半昧的檀烟,便将这份沉默拉开距离。

  片刻,赵斯斯低声开口:“殿下真的答应和离了。”

  “嗯?”

  顾敬尧伸出手,他用一种毫不掩饰的、审视的目光瞧着她:“和离书拿出来看看。”

  赵斯斯细细帮摄政王唤起回忆:“在殿下手中,殿下自己找,数日前真写了,殿下还说等官媒印了章就给我。”

  顾敬尧极其虚假的看着手里,理了理衣袖:“在哪。”

  赵斯斯轻叹气,四处巡视一番,走去架子前取来笔墨纸砚放在桌子上。

  “殿下忘了也罢,我们可以再写一份。”

  其间,顾敬尧已经站在她身后,低哑的嗓音从头顶落下来:“写什么。”

  赵斯斯回头迎上他的长眸,耐着性子:“和离书。”

  “嗯?”

  顾敬尧转间就夺走她手中的笔,随意一丢。

  “他们都说本王同你伉俪情深,不曾有过和离一说。”

  伉俪情深四字就这么从他口中说出…

  赵斯斯有那么一瞬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过往,顾敬尧对她寡言淡漠,他看她的眼神,不曾有过温柔缱绻,兜兜转转一年过来了。

  怎么失了忆连性子都不似从前。

  再一抬眼,赵斯斯手指碰了碰他的脑袋,纠正道:“你我过往无情无爱,勿信谣言。”

  顾敬尧慢慢敛了嘴边的笑,垂下目光:“你该不是嫌弃本王脑袋坏了,要始乱终弃?”

  赵斯斯并不想跟他计较这类,索性开口:“对,我就是要同你和离。”

  只那一瞬,顾敬尧望着她静默不动。

  这怕不是他们成亲以来距离最近的一次。

  这种感觉并不适应,赵斯斯伸手撑开顾敬尧的胸膛,像是触及结实的巨石,正常力气根本撼不了丝毫。

  顾敬尧忽贴于她耳边轻吹一口气,他突然就很蛮横的语气:“不识抬举。”

  一狠,赵斯斯抬脚踹向他的膝盖:“够不识抬举吗。”

  顾敬尧眉头拧起,似是没料想到娇弱可欺的她竟敢,目光徐徐扫视着她。

  “以下犯上、咳、”

  长玉指抓来锦帕掩嘴,白色的缎料瞬间红了一块。

  摄政王他咳血了,瞧着好可怜的样子。

  赵斯斯连忙收回手,掠过他身侧离开:“我去叫太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