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本多情
武本多情

武本多情

向天而笑

武侠/传统武侠

更新时间:2024-05-23 16:53:34

两个现代人,通过现代高科技芯片,穿越到600年前的江湖,寻找武道的的巅峰。武道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一定要断情绝义,一定要无我忘我吗?不,多情的人,才能全力以赴,才能无所畏惧,才能最终踏上武力的巅峰。前路漫漫,知己几何,唯有多情二字,相伴不弃。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章 杯中酒 酒中话

第一章 5条命和一包香烟

  江南,苏城的九月,正是一年中雨水最多的季节。白墙黛瓦,石板拱桥,烟雨间,舟行碧波之上,这正是苏城最为吸引人的特色。无论在哪朝哪代,文人或是侠客,即便再傲骨孤高,或是绝世独立,仿佛都要来苏城走上那么一遭。否则,似乎人生就少了那么点风花雪月,少了点侠义和风骨。

  在苏城最繁华的安平街上,许多穿着艳丽的男男女女,正撑着江南独具特色的木柄油纸伞,或漫步或疾行。熙熙攘攘,颇有一番味道。人群中,有一个身背一个古怪大鼎的老人,正与一位俊美的少年边走边聊着什么。少年撑着油纸伞,老人却任雨水拍打在身上。如果此时有细心的人,肯定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些雨水落在老人身上,顺着他早已被淋湿的衣服,不停滴落在地上,然而,挂在老人腰间的一个小布袋却是没有任何被雨水打到的迹象。仿佛有一层无形的保护罩,环绕在布袋的周围。

  身旁撑伞的年轻人,显然看到了这一奇怪的情况,皱了皱眉头,撇嘴笑道:”老东西,你还真舍得?“老人闻言一愣,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朝自己腰间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俩人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在街上走着,不时有人从他们身前或身后经过。偶尔会有人奇怪地扭头,看向那个不撑伞,却背着个大鼎的老人。看上几眼后,大都也就意兴索然地继续走路。就在两人快要走到安平街尽头,拐进附近的平安弄时,几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女子,撑着伞,边说边笑,从平安弄拐了出来,无巧不巧地挡住了一老一少两人的方向。

  这群女子共有5人,年龄约在20岁上下,个个姿容俏丽,举手投足间,都有一股江南女子独有的风情,似乎还有阵阵如兰的香风,迎着一老一少扑面而来。撑伞的年轻人举起那只没握伞的左手,揉了揉鼻子,看着面前的几位女子,露出了一个略带无奈的微笑。老人更是毫无形象地站立在原地,双手叉腰,望着女孩们,咧着嘴,笑了起来。脸上本就密布的褶子,更是挤在了一块。

  5名女子似乎也发觉有人看着自己,顿时收敛起笑容,脸上有些羞涩。其中两名白衣女子,率先侧身走过一老一少的身边,另外两名粉衣女子也一左一右,侧着身跟在后面,最后那名身着青衣的女子,走在最后。青衣女子仿佛见同伴离自己有些远,慌张地加快了脚步,就在她也准备侧身经过老人身边时。身子却突然一顿,手上的纸伞没有任何征兆地旋转起来。

  就在青衣女子行动的同时,正好在一老一少身旁的两名粉衣女子,也同时转动纸伞。霎那间,三把伞上的水珠如一颗颗钢珠般,射向一老一少的周身。3名女子的位置虽然不同,但发起进攻的时机和方位都恰到好处,不过尺余的距离,又是暴起发难,老人和少年几乎无处可退,无地可躲。更要命的是身后有两柄泛着蓝光的匕首,正混着雨声,悄无声息地逼向他们的后心。显然,先前经过的那两名白衣妇子也出手了。

  必杀之局!这5名年轻美貌的女子,显然都是万里挑一的绝顶高手,5人的这一布局也显然经过无数次演练。配合的纯熟至极,根本没有任何破绽。一老一少,仿佛下一刻就会变成两具带着体温的尸体。

  血光,4道血光和一声闷哼响起。4道血光分别来自两名白衣女子的额头和两名粉衣女子的颈部。而一道闷哼则来自那名青衣女子。青衣女子,嘴角带血,颓然地跌坐在地上。双眼满是见鬼般,惊恐地望着面前这两位脸上仍带着笑容的一老一少。俩人似乎连动都没动过,却瞬间破去了她们5人演练过无数次的必杀合击。她不想信,如果一天前有人告诉她这一切,她一定会扯着这人的脖子,给他十七八个大耳光,可现在,她却不得不信。

  其实,老人和少年显然是出过手的。因为,少年的左手虽然还在摸鼻子,握伞的右手上,却有两根手指伸了出来,呈现V字形状,分别指向后方。后面的两名白衣女子,额头上的血洞,正是这两根手指的杰作。就在两名白衣女子,缓缓递出匕首的同时,他竖起了右手的令指和中指,于是,血光迸出,于是两名白衣女子倒地。而老人叉着腰的双手,原本是手掌叉要,此时却是手背叉腰,左右两手各呈现大拇指和中指交接的兰花指造型。猛一看,就像个母夜叉在叉着腰,造型十分滑稽。左右两名粉衣女子,显然是折在他的兰花指下。所有的一切,说起来简单,但一老一少出手的时机和配合的默契,显然远在5名女子之上。

  ”你胸前的那个脚印,不是我踹的。“少年揉着嘴子,突然莫名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青衣女子,艰难地低头看下自己的胸前,这才发现,左胸赫然有一个深入皮肤约寸余的脚印。这个脚印直到现在,她在觉察到它的存在,可见出脚之人的速度有多么可怕。

  大口大口带着黑色血块的鲜血,从青衣女子口中,不断涌出。显然她的内脏又被一脚踢碎,她也马上就要死去。少年重重地叹了口气,想要走向青衣女子,帮她缓一缓伤势。青衣女子却苦笑地摇了摇头,却突然死死地盯住了老头腰间的布包。

  ”你想看?“少年问道。青衣女子,咬着唇,重重地点了点头。她和另外4人,接到的命令,本就是狙杀这一老一少,取回老了腰间的布袋。

  少年转头看向老人,轻轻地点了点头。老人苦笑地走近地上的青衣女子,弯下腰,轻轻地问道:”你真的想看,不会后悔?“青衣女子闻言一愣,随即再次坚定地点了点头。老人叹息着,慢慢解下腰中的布包,在青衣女子的面前,将布包打开。里面赫然只有一个大红色的纸盒,纸盒上有烫金小字,写着两个字”中崋“。

  ”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宝物?“青衣女子问道,她口中的她们,显然是指背后的组织。老人自嘲地笑了笑,随着从红色纸盒中,取中一根黄头白身的圆柱体东西。用嘴叼着黄头,拿出火石,在白色部分的尾部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重重吐出一团白色的烟雾。这才叹了口气,说道:”对他们是不是宝物,我不知道,但对我确实是。只不过,这东西其实和普通人家抽的旱烟,并没有什么区别。“

  青衣女子,瞪着眼睛,吐出了最后两个字:”你好.......“便气绝身亡。双眼仍绝望而又不甘,甚至有些疑惑地瞪着。也许她和她背后的人,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值得老人用真气保护,不让雨水淋湿的东西,居然只是一包香烟,一包中华牌香烟。当然,这包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代。这个还是侠客纵横,刀光剑影的冷冰器时代。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