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冰人
时代的冰人

时代的冰人

放下了烟

短篇/人物传记

更新时间:2021-11-28 18:07:50

一个寒冷的的时代,一个寒冷的冬季,一个寒冷的人。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寒冬的故事

寒冬的故事

  今夜的天空格外的阴沉,大风也在呼呼地刮着,它刮走了秋后的最后一片落叶,也刮来了刺骨地严寒。

  路上的街灯在这时也显得不再那么地明亮。

  它似乎也害怕这寒冷的冬季,早早地就给自己蒙上了一层白色的棉被,这棉被虽然不是特别厚重,也足够它抵御冬日的寒冷了。

  街道上早已寂静无声,家家户户将门窗早早关起,壁橱冒出的是红色的光芒,一家人围坐着做着祷告,祈祷着这冬季不是特别寒冷,因为去年冬季的小镇上冻死的人就有好几个。

  如果至高无上的上帝能可怜可怜这些受苦受难的凡人,请将这寒冷收回些许,来年我们必将为您献上丰硕的果实。

  “谢...谢伦,你并不是么懦弱的,对吗?”他颤抖着身子,脸色苍白,语气微弱地说道。

  “你如果是一个战士就绝不...绝不屈服。”

  “是的,长...长官,我是一个战士,一个战士....”

  他用力握了握身上单薄破旧的军大衣,这是他身份的象征,也是他抵御严寒的武器。

  路灯下的长椅上,是他仅能寻找到并且能存身的地方。因为小巷里早已被这里的“本地人”占据了。

  而桥洞下有着温暖的火光,他却不敢奢求。虽然他们在路人眼中同是流浪汉,但他们还是自认为高人一等,至少认为他不配与他们共享温暖。

  如果他能将那些高傲的“上等人”打一顿,或许他也能享受温暖,可是他早就放下了武器,就连那满是老茧的双手也因为寒冷而冻得瑟瑟发抖。

  他如果不拿起武器。他或许也有一个温暖的家,也有一个冒着火光的壁橱。

  如果是这样的话,此刻他应该和艾尔维亚盖着毛毯坐在沙发上,听着他讲他在战场上发生的事。

  每次讲到队友倒下,尸体遍布的时候。

  艾尔维亚都会害怕地颤抖地握着他的手,似乎害怕下一个倒下的是他。

  这是一个多么胆小的女人啊!

  如果自己倒下了,那是谁在给她讲这件事呢!

  后来,她就不让他讲了,她说她不想知道后面的结果。

  “伦,不要讲了好不好!”她晕红的脸颊满是担心的神色。

  我知道她是害怕知道后面的结果。

  这个可怜的女人害怕知道自己将会失去什么!

  直到此时,他被严寒冻住的心里还爱着那个女人。

  直到她第一百零三次来找他,她对他的爱也不曾改变。

  “薇雅阿姨,谢伦...谢伦还是没有消息吗?”她柔弱的身子裹着棉毯,有些犹豫地问道。

  这个女人每周都会过来好几次,只为了打探她丈夫的消息。

  她想知道她爱人的消息,却也害怕知道他的消息。

  这个小镇上的人无一不同情这个可怜的女人。

  丈夫不在,自己却拖着沉重的身子四处打听他的消息。

  纷纷在背后咒骂这个无情的男人。

  怎么会有这么样的人哪?

  薇雅姑妈对她摇了摇头,劝解道:“他一定会没事的,你放心吧。”

  “你一定要保重身子,你怀着他的孩子,他不会这么不负责任地倒下,我知道,我看着这孩子长大的。”

  这是一个多么不负责任的男人啊!

  他为什么不死在战场上呢?

  他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她活过来,也不要看到她冰冷的墓碑。

  艾尔维亚之墓。

  多么可笑的笑话啊!

  你真该死谢伦!谢伦你真该死!

  无知的他那时还在炮火连天的战场,炮弹不断地在身边炸响,四周的战友也在不断倒下。

  他只能不顾一切地向前冲锋!冲锋!

  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这片战场,这场景是如此的熟悉,这炮弹也是当年的那个炮弹,可战友却不是那些战友了。

  他们去哪了呢?应该是去天国了吧!

  毕竟他们为了国家做出了如此的贡献。应该是能得到优待的。

  可被他们伤害的人呢?

  他们又会下地狱吗?

  他们也只是为自己的国家战斗而已吧!应该也会上天国的!

  那他们到天国后会不会打起来呢?毕竟他们都是因对方而死呢!

  当然,如果不是他们不断地冲锋!冲锋!

  元首也不能安稳地在办公室里悠闲地喝着自己名贵的茶叶,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们所付出的一切。

  多么英明的决定啊!

  多么睿智的决策啊!

  那他们又得到了什么了呢?

  或许现在已经有了答案了呢!

  临行前,他还记得父亲劝过他不要去,直到现在也记得。

  记得父亲那岁月揣摩过布满皱纹的面容,记得他那头上仅剩的几根白发。

  “奥茨维尔·谢伦!你要是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他是如此的愤怒,他的话是如此的决绝。

  他相信父亲的话了,但他最后还是走了。

  其实,他不该走的。

  是的,他不该走的,如果不走,之后他看到的也不会是那个样子。

  “薇雅姑妈,我父亲是葬在这吗?”谢伦问道。

  一旁的大树下,一个隆起的土堆就是他的父亲。

  自从母亲去世后,就一直是父亲在照顾他。

  他是严父,也是慈母。

  他知道父亲做的一切是为了他好,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去了。

  “嗯,你走后他就没有离开这里一步,每天都坐在这里,也不知道在等什么?”薇雅姑妈说道。

  在这里,他看到的是小时候与父亲玩耍的身影。

  他还记得他将纸飞机飞上树上时的场景,他哭了。

  “我的...我的飞机拿不到了。”他用着稚嫩的声音哽咽地说道。

  父亲便用着他那臃肿的身影爬上树,他的身体也并不是非常肥胖,只是有些啤酒肚,身手却是非常灵活。

  毕竟父亲以前也是一名军人呢!

  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件事。只是后来听酒醉的父亲无意间提起,之后就再也没有听他说起过,似乎这是一件十分令人伤心的事情。

  现在他才明白父亲为什么不要他去,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生气。

  同时他也知道父亲一直在等什么,他在等他那个不听话的儿子。

  不管父亲说得有多么地决绝,心底里却还是在意他的。

  如果能再来一次,他会留下来陪他,他会听他的话,再不会惹他生气了,即使骂他千万遍他也不走了!

  可是……

  天空的黑云降下来片片雪花。落在屋檐上,落在窗台边,落在街道上,落在这广袤的天地之间。

  给这丝缕未挂的大地母亲披上一层雪白的纱衣。

  雪花落下,渐渐地将谢伦的眼角湿润了,泪水顺着他那饱经沧桑的脸颊划过,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痕迹,那是岁月流逝过后的痕迹。

  远处的路口。

  一家三口回家,父亲一只手牵着妻子,一只手牵着女儿。

  多么温馨的一家啊!

  是多么地幸福啊!

  “爸爸!那个叔叔为什么睡在椅子上?”女儿稚嫩的声音问道。

  父亲抚摸着女儿的头发温柔地说道:“因为叔叔困了。”

  女儿小脸疑惑地问道:“叔叔难道不冷吗?为什么不回家去睡呢?”

  他不冷吗?他冷。

  他为什么不回家去呢?他还有家吗?

  只有他自己知道。

  战争夺走了他的一切,他的亲人,他的爱人,他的温暖。

  他的得到了什么呢?

  他身上仅有的是荣誉,是痛苦,是失去。

  这是多么可笑啊!

  母亲看着女儿,她不忍心告诉女儿残酷的事实,她还太小了。

  “我们请叔叔到我们家去做客好不好?”女儿用请求地目光看着父母。

  母亲转眼看向父亲,父亲缓缓点了点头。

  母亲温柔的对着女儿说道:“好啊!今天是感恩节,我们一起感恩哦!”

  女儿听后,脸颊红红的,像是高兴的,也像是这寒风刮过的。

  他们走到路灯下时,发现谢伦已经不见了。

  谢伦呢?

  他去哪了?

版权信息